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83章 阿阮说话

第83章 阿阮说话

        魏洛婚事后没几天,魏悯就带着阿阮和两个孩子回京了,不是不想在家里过年,而是皇上病重,朝中怕是要有大事发生。

        果不其然,魏悯前脚刚回到魏府,后脚宫里殿中省就派人来请左相进宫。

        魏悯换官服的时候,阿阮莫名有些担忧的握住她的手,怕皇上临死前不安生,闹出什么事儿来。

        皇上自从病重,整个人就性情大变,魔怔了不少,阿阮实在是放心不下。

        魏悯笑着将夫郎揽入怀里,借着这个亲密的姿势跟他小声咬耳朵,“朝中尽在太女的掌控之中。放心,我不会有事的,晚上我若是回来晚了,你就早点睡,舟车劳顿一路也累了,别等我。”

        魏悯松开阿阮,抬手给他将脸颊边掉落下来的碎发挽到耳后。

        魏淼迈着小短腿进来时,看见爹娘正在抱抱,也支棱着短胳膊朝魏悯抬手跑来,“娘,淼淼也要。”

        魏殊跟在他后面,仰头看着两人。

        魏悯蹲下来,将两个孩子一左一右的揽入怀里,交代道:“晚上娘要是回来晚了,你们记得叮嘱爹爹早点睡觉。”

        见孩子们乖巧点头,魏悯这才出府进宫。

        路上,殿中省派来的人瞅了个空挡,低声跟魏悯说道:“昨个,冷宫里的那位想尽法子见了陛下一面。”

        关在冷宫里的就一位,曾经的榕贵君,废太女的生父。

        魏悯皱眉,问道:“太女怎么说?”

        那小侍弓腰说道:“太女说随他折腾。”

        三言两语中魏悯已经将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当下没有再问,进宫后也是低眉顺眼的。

        蒋锟钧身子半瘫躺在床上,嗓子里像是卡着东西,含糊不清的问,“魏悯到了吗?太女呢,去哪儿了?”

        蒋梧阙已经治好了双腿,就站在床头边,听她喊自己,就撩起衣摆坐在床沿,俯身道:“母皇,我就在这儿呢,哪儿都没去。”

        蒋锟钧喘着粗气,瞳孔发散,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没去北疆吗?”

        “封家母子权力过重,且在北疆多年未曾回京,怕是有异心呀,”蒋锟钧拍着蒋梧阙的手说道:“朕本打算给封家独子随意找个妻主嫁了,把人留在京中……可老八非要娶他,你看如何啊?”

        听到这里蒋梧阙微微眯眼,看见蒋锟钧是把她当成废太女蒋梧雍了。

        她垂眸,勾着唇顺着皇上的话问道:“母皇觉得该如何?”

        蒋锟钧摇头叹息,“朕也不忍心啊,她也是朕的女儿……”

        蒋梧阙嘴角笑意变淡眼神微冷,可您最后,在解决潜在的威胁和女儿之间,还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前者。

        蒋锟钧轻阖眼皮小眯了一会儿,又有些不耐烦的问道:“魏相还没到吗?”

        魏悯正好进来,忙过来行礼,扬声道:“微臣魏悯,见过陛下。”

        蒋锟钧深深的喘了一口气,气音不稳的问道:“魏悯,你是朕一手培养出来的,你对朕感激吗?”

        魏悯垂眸,应道:“自然是感激的。”

        蒋锟钧一连说了三个好,“那朕找你借两样东西,你可给?”

        魏悯眉心一跳,莫名觉得心里揪着,没有满口应下,而是小心问道:“您要什么?”

        “朕要你那一对儿孩子。”

        此时殿内只有殿中省、蒋锟钧母女和魏悯四人,蒋锟钧此言一出,整个大殿都安静了下来,静到连呼吸都屏住了。

        魏悯垂眸,长睫浓密,在眼底投下一扇阴影,遮住眸中情绪。

        蒋锟钧眼神带着癫狂,声音都有些激动,说道:“朕找人算过了,说朕的身体,需要童男童女的心入药。这童男童女需是龙凤胎,其母位极人臣,如此的药引才是上品……朝中文武百官,能符合这两条的,只有你魏悯家的那对儿孩子了。”

        魏悯垂在身侧的手指紧握成拳,没有说话。

        蒋梧阙倒是问道:“母皇,给您算过的那人,怕是冷宫里的那位吧?”

        殿中省勉强扯了扯嘴角,低声劝道:“陛下您岂能听信这些东西?哪里有用心脏入药的?那分明就是邪术巫术啊。”

        蒋锟钧现在根本不在乎这些是什么术,她想要的不过是活着。

        久久不见魏悯出声,蒋锟钧心急的问道:“魏悯,你可愿意?”

        “若你同意,朕封你为王,将来美人封地都有,孩子也会再有的。”

        “你怎么不说话?是忘了朕对你的提点重用了吗?”

        “朕告诉你,朕刚才只是在询问你,朕其实在召你进宫时,就已经派人去了魏府。”

        魏悯猛的吸了一口凉气,只觉得浑身血液瞬间凝聚成块,通体发寒,“阿阮。”

        蒋梧阙忙冲魏悯摇头,说道:“阿禹亲自镇守宫门,今夜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从宫里出去。”

        她垂眸对蒋锟钧道:“母皇怕是忘了,如今这宫里,说的算的人,是我。”

        “母皇您从小就偏心蒋梧雍,无论女儿曾经做的多好,你都是一脸遗憾的说可惜了,是个瘸子。”

        “可我若是不瘸,我父后怎么能护我平安长大?”

        “北疆一行看似是蒋梧雍用计,其实是我自己想去而已。”

        “母皇,您欠孩儿的太多,如今怎么还有脸要忻栎未来妻主的心脏呢?他若是知道这事,以后怕是连声皇祖母都不愿意叫您了。”

        蒋锟钧眼睛睁大,眼尾湿润,嘴唇动了两下,却是摇头,“老八,是母皇以前对不起你,现在你救救母皇,母皇以后一定只疼你。忻栎那里你跟他说说,好的妻主以后多的是,蒋家的皇子,不愁没有好妻主。”

        魏悯上前两步,说道:“陛下,您是想吃心脏吗?微臣这就给您找来,您再等等。”

        说着同殿中省和蒋梧阙一同出去,走之前让殿中省把龙床前的烛台吹灭,帐子放下。

        临死之人,最是忍受不了黑暗。

        蒋锟钧见人都走了,急得拍床板又嚷又骂,整个人癫狂的吼叫着。

        三人来到外面,殿中省神色犹豫,满脸不忍,“我说左相大人呀,您是真要把孩子抱来吗?”

        两个孩子她都见过,那是一等一的可人疼啊。

        蒋梧阙笑着说道:“她舍得,我和阿禹还舍不得呢,她就是随口一说找个由头出来而已。”

        殿中省松了一口气,只拍胸口笑了,“倒是吓了老臣一跳。”

        蒋梧阙和魏悯一同坐在外面的软榻上,摆上小几,说道:“长夜漫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吧,下盘棋打发打发时间。”

        她姿态放松,眉眼含笑,仿佛殿内那位不是她相识之人一样。

        魏悯心中藏着戾气,手持黑子,在棋盘上啪的一声落下一子,垂眸说道:“榕贵君怕是跟废太女取得了联系。殿下,蒋梧雍活着一日,那就是一天的潜在威胁。”

        蒋梧阙点头,“是该除掉了,免得有大臣拿她做文章。”

        蒋梧阙抬头,舒眉一笑,说道:“乌神医说阿阮的嗓子快好了,我送你们妻夫俩一份礼物吧,”她将白子按在棋盘上,笑,“蒋梧雍的命。”

        “陛下去了,废太女伤心过度,跟着走了,”蒋梧阙笑,“顺理成章的事儿。”谁让她和榕氏不消停,这个时候了,还想着要魏家两个孩子的命,给魏悯找不痛快。

        魏悯勾唇,“这份礼物,我替阿阮收了,谢过殿下。”

        两人下棋,殿中省就候在一旁伺候着,全然不管殿内的蒋锟钧,以及殿外跪着的文武百官。

        魏悯和蒋梧阙下了两盘棋,殿中省从内殿出来,轻声说道:“陛下,去了。”

        蒋梧阙下棋的动作一顿,沉默片刻后,却是收回手苦笑着摇头叹息。母皇若是死前能看的开些,她这个做女儿的,也不会做的这么绝。

        蒋梧阙收起棋子,让殿中省去通知跪在下外面的大臣。

        随后,殿外就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哀哭声。

        ……

        魏悯这人谨慎惯了,走之前特意将十八留了下来。

        十八知道大人是将魏主君和两个孩子托付给她照看,自魏悯走后,她就立马调动全府的侍卫彻夜不眠的在魏府周围巡逻,以防发生点什么。

        这个节骨眼上,仔细小心一点,总不会出错的。

        直到宫中传来丧钟声,十八才松了半口气,让二九跟阿阮说一声,大人也快回来了,让他快去歇着吧。

        魏悯进宫后,阿阮的心就莫名的提着,总觉得有什么放心不下,两个孩子必须在他眼前,他才觉得好受点。

        吃过晚饭后,阿阮就将两个孩子牵进他和魏悯的那屋,三人坐在床上玩闹了一会儿,淼淼和小殊困了后,也就让两人直接睡在这里了。

        阿阮有些睡不着,就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等着。

        他不记得等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睡着的,总之看到魏悯回来时,天已经快亮了。

        魏悯坐在床边,垂眸看着窝在阿阮怀里,睡得香甜的两个孩子,抬手挨个摸了摸他们温热的脸蛋,缓缓吐出胸口的戾气。

        魏悯低头先是亲了下阿阮额头,才又亲了亲淼淼和小殊的脑袋,抬手给三人掖了掖被角。

        阿阮几乎是魏悯亲完刚起身时就醒了,迷迷瞪瞪的看见她一身官服坐在床边,立马就清醒过来。

        阿阮小心的绕过两个孩子,抬手搂住魏悯的脖子,被她伸手抱进怀里。

        明明平静的一夜,阿阮却总觉得心提着,直到看见妻主,他心才扑通一声落下,觉得瞬间踏实了。

        魏悯笑着轻拍阿阮后背,低声说道:“你也不怕冻着。”

        魏悯扯过斗篷裹住阿阮,抱着他去隔壁房睡觉。

        二九守在外面,见魏悯抱着个人出来,还以为她是把小主子们送出来了,没成想却是主君。

        阿阮窝在魏悯怀里,笑的温柔,被二九和下人们看见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往她怀里埋了埋。

        魏悯笑了,小声说他,“都老夫老妻了,阿阮还这么害臊。”

        将人放进新的被窝里,魏悯边背对着阿阮脱掉身上官服,边问他,“被窝凉不凉?”

        如今早已入冬,前两天回京的路上还遇到了雪,这种季节的被窝,怎么会不凉。

        阿阮很久没睡过这么凉的被窝了,被冻的有些发抖,蜷在被窝里瑟缩成一团,就露出半颗脑袋,想着魏悯快些上来,抖着音的话也是脱口而出,“凉。”

        魏悯脱衣服的手猛的一顿,喉咙紧了紧,屏住呼吸转身看向床上的人,哑声问道:“阿阮?”

        阿阮正在掖身后的被子,听魏悯喊自己,疑惑的“唔”了一声,唔完才惊的直眨巴眼睛,嘴角不自觉的朝两边咧开,猛的坐起来看着魏悯,连冷都不怕了。

        他刚才,是不是说话了?

        他能说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魏悯:(苍蝇搓手般期待)快快快,唱首小蛮腰听听ovo

        ————

        如果说正文完结的话,这一章就把主要剧情交代完了

        我之前开文前就说过,想写完魏悯和阿阮的大半生,让他们看着儿女出嫁,然后让我们的魏老带着阿阮告老还乡

        所以番外会多一点,番外写的还是魏家四口的故事,具体多少字看具体能写多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