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82章 小金鱼

第82章 小金鱼

        一大早魏洛就被孙氏和阿阮唤起来打扮,魏淼和魏殊跟着他们爹爹早起,两个孩子在屋里嬉嬉闹闹的跑来跑去,看的魏洛没了瞌睡。

        阿阮怕魏府办喜事人多事杂,两个孩子不留神会跑出去,就让十八在暗处跟着。

        魏淼跑了大半个上午,觉得有些饿了,左右找不着爹娘,揪着小手有些犹豫的往放着糕点的桌子走去。

        “阿姐,”魏淼勾着头往外面唤魏殊,迟迟不见她过来,不由扁了扁嘴,眼馋的看着那桌糕点,委屈道:“淼淼饿。”

        魏悯不止一次的叮嘱过他,在外头不许乱吃东西,更不许拿别人的东西,魏淼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依依不舍的站在桌子不远处吞口水。

        魏府的下人是认得这个小主子的,见他自己一个人在这儿,立马过来蹲下来问他,“可是找不到爹爹了?”

        魏淼满脑子的糕点,茫然的摇头,可怜巴巴的说道:“饿。”

        小侍心都化了,牵着他走到桌子旁,捏了块精致的糕点递给他,“这些小主子您都可以吃。”

        魏淼在魏洛身旁见过这个小侍,这才犹豫着接过糕点,捏在手里,仰头软糯的道了声谢。

        那小侍本想领着魏淼去找魏主君,可他事儿太多,就叮嘱门口的人看好了小主子,等他吃够了,把人带去魏主君那里,千万别磕着碰着了。

        魏淼等那小侍走了之后,才把手里的那块一口没吃的糕点放在桌子上,自己扒着桌面,踮脚去够新的。

        他短胳膊短腿,踮着脚尖蹬着地,用手指头去够那盘糕点,小嘴都吃力的抿着。

        锦瑜误入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她见小娃娃长得实在是粉雕玉琢好看的紧,又见他身着华丽,就猜测他不是魏府里的主子就是来的贵客,定然不是个会偷嘴的孩子,就好奇的绕到他身后,拍他肩膀,明知故问,“你在做什么?”

        魏淼才刚把到手的糕点塞进嘴里,被这么一吓,“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栗子糕。”魏淼脸顿时难过的皱巴起来,立马蹲下捡,小手拍了拍上面不存在的泥土,有些犹豫的看着它,想着要不要塞嘴里。

        不吃吧,费了吃奶的劲好不容易才够到的,吃吧,爹爹又叮嘱过不许吃脏东西。

        魏淼的一张脸纠结的皱巴成一个包子,抿紧嘴唇眼神谴责的仰头看吓他的人。

        锦瑜哪可能让他吃掉在地上的东西,立马蹲下来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她从魏淼手里将脏了的糕点拿过来,问他,“你刚才在做什么?”

        魏淼委屈极了,眼里几乎蓄出泪水,可怜巴巴的看着锦瑜手里的糕点,软糯道:“饿。”

        他扒拉身上的布包给她看,“吃完了,都空了。”

        锦瑜看着魏淼扁起的嘴,想都没想就站起来,给他拿了块新糕点,“给。”

        对于五岁的锦瑜来说,这个桌子的高度根本不算什么,她问魏淼,“还想吃哪个?”

        魏淼有些不好意思,就指了一个,锦瑜就整盘给他端了下来,两个孩子蹲在桌子腿那偷吃。

        魏淼大眼睛忽闪的眨巴着,一边冲锦瑜甜甜的笑,一边小口小口的咬着,动作秀气又不失速度,他吃的很快,腮帮子鼓动没两下呢,一块糕点就没了。

        锦瑜第一次觉得看别人吃东西是种享受,这种感觉比她自己吃还甜。

        “你叫什么?”锦瑜抬手将魏淼嘴角的糕点渣抹掉。

        魏淼往后瑟缩了一下,见她没有恶意,才又慢慢伸回来,“淼淼。”

        锦瑜眨巴眼睛,拽着明白装糊涂,“喵喵?”

        魏淼摇头,颇为认真的咬字说道:“淼淼,三个水的淼。”

        淼淼,水也。他娘说他刚出生长得水嫩,跟他爹爹一样好看,就起名叫淼。

        锦瑜弯着眼睛,说道:“你猜我叫什么?”

        魏淼心想这可怎么猜,脸上茫然摇头。

        锦瑜莫名觉得脸有些热,抬手挠了挠,“我叫锦瑜。”

        魏淼舔掉嘴上的糕点渣,乐了,“金鱼。”

        “喵喵喵,小金鱼。”锦瑜又拿了一块糕点递给魏淼,光看他吃,就觉得一脸满足。

        魏悯找来时,十八就守在不远处,便问道:“迎亲的轿子马上就来了,阿阮问淼淼呢?”

        十八抬手指向屋里,“在吃糕点呢。”

        魏悯摇头,眼里带着无奈笑意,“真是小馋猫,走到哪里饿到哪儿。”

        “淼淼。”魏悯抬脚跨过门槛,一眼扫过屋内却没看见人,不由皱眉,“淼淼?”

        魏淼听见魏悯的声音,顿时弯了眼睛,靠近锦瑜,凑头跟她小声说道:“我娘来找我了。”

        说完立马站了起来,高兴的朝魏悯跑去,“娘。”

        魏悯眼里含笑,眉眼温柔的给他擦拭嘴边的糕点渣,伸手将人抱了起来,坐在小臂上,“你爹爹在找你。”

        话虽是朝魏淼说,余光却瞥了下随着魏淼一同从桌子底下站起来的女娃。

        锦瑜恭恭敬敬的朝魏悯行了一个晚辈的礼。

        魏悯眼里闪过一抹惊讶,脸上却不动声色,只是微微颔首,抱着魏淼转身离开。

        那孩子不过四五岁的年龄,怕不是寻常人家的主子。

        光瞧着她的五官,魏悯觉得像是在哪儿见过,“淼淼,刚才跟你说话的人是谁?”

        魏淼歪头想了想,“喵喵喵,小金鱼。”他搂着魏悯的脖子,露出一口小白牙,吐字清晰的说道:“娘,她说她叫锦瑜。”

        “锦瑜。”魏悯将这个姓咀嚼了一下,微微眯眼,大蒋姓锦的可不多,京中就有一家,那就是锦国公。

        两人走后,锦瑜有些失落的看着地上那碟被吃了半个盘子的糕点,蹲下来捏了一块放进自己嘴里,皱眉摇头。

        味道一般,根本没有刚才淼淼吃起来的那么香。

        她将盘子端起来,放回桌子上,才刚走出门,就见锦府下人一脸担忧的跑过来,“我的小祖宗呦,您可让我一通的好找。”

        “快快快,国公让人送的礼,已经给魏府送过去了,”那下人在锦瑜耳边喋喋不休,“国公说刚好您在这边,就让您代为过来,至少在魏相面前露个脸,报个名。”

        锦瑜脸上挂上笑,应付道好,心里却想,刚才她见到的那人,怕就是当朝左相魏悯了吧。

        除却她,整个魏府里,怕是再也难找第二个有她这种气质的人了。

        魏悯抱着魏淼回来,把吃了个半饱的人递到阿阮怀里,魏殊抬手挠他的小腿,嘟囔道:“一转眼没看见,你又跑到哪里去了?害得我找了好一会儿,还以为你回爹爹这里了。”

        魏淼傻笑着,从本来空无一物的布包里掏出一块精致的糕点,弯腰递给魏殊,“给阿姐留的。”

        是甜味很淡的栗子糕。

        魏殊口味跟魏悯相似,同样不爱吃太甜的东西,魏淼心里都记着呢。

        魏殊接过来,一口咬掉大半块,嘴里依旧含糊着说道:“下回不许乱跑,别被人蒙在麻袋里卖喽,还有这糕点,不许吃别人给的,万一被人拐走了,那可怎么找回来。”

        就比魏淼大了半个时辰的魏殊,可操碎了一颗长姐的心,怎么看都觉得她这弟弟傻,谁都能骗他。

        魏淼揪着手指头冲魏殊笑,被说了也不反驳,就问她,“好不好吃啊?”

        魏殊将最后一口整个塞进嘴里,舔了舔手指头上的碎渣,随意道:“马马虎虎。”

        阿阮看着两个孩子,笑着没说话,见吉时快到了,才抱着魏淼走进魏洛的屋子。

        魏洛出嫁,由魏启扶着他的手,将人送出去。

        看着站在门口廊下红毯那头的女人,魏启觉得舍不得松开哥哥的手。

        若是将人送过去,跟她打闹长大的哥哥就是别人家的了。

        魏启有些更咽,忍着哭腔小声说道:“哥哥别担心爹娘,六六会照顾好他们的,你出嫁后……若是不高兴,就回来,六六将来养你,肯定能养得起你。”

        魏洛本来觉得出嫁没什么,听她这么一说,鼻子一酸眼泪就落了下来,瓮声瓮气的说道:“我离的那么近,以后肯定常回来看你们的。”

        魏怜孙氏也是满脸不舍,但魏怜沉稳寡言惯了,再是不舍,在人前也没表现出来,只是说道:“以后想家就说一声,我让六六去接你回来。”

        孙氏闻言嗔了她一眼,却没反驳,拍着魏洛的手,更咽叮嘱,“嫁人了,就别那么淘气,妻夫相处要多沟通,莫要存了隔夜的气……懂吗?”

        说着,他的泪就落了下来,心里一阵难受,说不清什么滋味。

        魏洛明白,他都明白,哭着抱住孙氏。

        魏洛妻主的确是个文人,气质温和儒雅,瞧着不像是会给他气受的人。

        阿阮单手抱着淼淼,抬手隔着盖头贴了贴魏洛的脸,示意他以后照顾好自己。

        最后走到魏悯这里,魏洛停在她面前,更咽的唤了声,“姨。”

        魏悯忽然有些不舍,负手而立背在身后的手指攥了攥,沉声说道:“我魏家的孩子,不是能受委屈的人。”

        “这话今日说着许是不合适,但小姨还是想把话跟你说在这儿,将来若是受了气,莫要在意旁人眼光,回来就是。”

        “不管你嫁出去多少年,魏家永远都是你的底气,是能给你撑腰的地方。”

        魏洛泪如雨下,更咽的说不出话来,依依不舍的跟众人告别。

        他妻主上前扶住魏洛,认真的跟魏家众人保证,“日后定然时时带阿洛回来。”

        魏家人要的,也不过就是这个,只要能常常回来,就知道孩子嫁出去过得好不好。

        魏悯看着花轿抬走的时候有些感触,深觉儿子不能嫁远,像魏洛离的这般近都担心,更何况若是嫁远了,那为人父母的心,岂不是要跟着儿子一块儿飞走了。

        看着歪在阿阮怀里的魏淼,魏悯只盼时间能慢些,再慢些。

        魏淼见魏悯一直在看自己,以为是他吃饱了比较重,累着爹爹了,立马乖巧懂事的朝她伸手,“抱。”

        魏悯笑着将人接过来,垂眸说道:“淼淼将来若是嫁人了,妻主一定要让娘满意,否则爹娘会担心你。”

        魏淼似懂非懂,歪在她怀里,点头应道:“娘满意,才嫁。”

        锦瑜离的不远,就在魏悯身后,魏悯说的什么声音太小她没听清,倒是看清楚了魏淼的嘴型,莫名竟觉得压力有些大,不由挺直腰板抿了抿唇。

        想让魏相满意……怕是不容易。

        作者有话要说:魏悯:(喝茶吹热气)想让我满意,特别的简单

        锦瑜:(恭敬)求告知⊙?⊙

        魏悯:(冷笑)离我儿子远点,我就相当满意了

        锦瑜:……_(:зゝ∠)_那您怕是满意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