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81章 魏洛出嫁

第81章 魏洛出嫁

        魏悯上次带阿阮回青平县是四年前卫夫子去世,这次再回去则是因为她看着长大的魏洛出嫁了。

        魏洛到底没嫁远,就在青平县里,妻主是个教书的夫子。

        魏怜本打算魏悯若是朝中诸事繁忙,就别回来了,一家人也不在乎这些表面东西。

        可魏悯曾答应过魏洛,他出嫁时,定然带着阿阮回来送他。当初她考中状元就回去的诺言没能实现,这次可不能再言而无信了。

        魏淼和魏殊从来没出过远门,对于要回老家显得格外新奇,一路上都在兴奋。

        魏悯看着马车里玩累了,腻歪在阿阮怀里吃东西的魏淼,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心里有些感慨,“当初阿洛围着我跑来跑去的时候,也就是淼淼这么大,一眨眼,他都要嫁人了。”

        阿阮笑,点头赞同:

        ——时间过得真快,下回再眨眼,出嫁的就是咱们的淼淼了。

        一提起这个,魏悯眉头就无意识的皱了起来,反应跟当初的魏怜一样,“淼淼还小。”

        连提都不想提她儿子会嫁人的事儿。

        魏悯的反应,惹的阿阮笑弯眼睛。

        魏淼正在啃手里的糕点,听到爹娘提起自己,懵懂的抬头看两人,眨巴眼睛附和道:“对,淼淼还小,爹爹还能抱的动,阿姐大了,爹爹抱不动。”

        多数都是被魏悯抱着的魏殊,闻言愤愤的咬牙,心里不平衡的抬手掐了一把魏淼的小脸。

        妻夫两人被魏淼逗笑了,阿阮抬手说道:

        ——爹爹抱的动你们,在爹爹眼里,您们永远都是孩子。

        魏悯将话复述给两个孩子听,魏殊闻言立马踢掉鞋子,同魏淼一起笑嘻嘻的钻进阿阮怀里,两人一左一右的搂着他的腰,反正她还是个孩子,还能腻歪着爹爹。

        魏悯眼底笑意浓郁,抬手搂住阿阮的肩膀,拇指摩挲他的肩头,柔声说道:“阿阮在我眼里,永远是阿阮。”

        ……

        两人许久没回来了,再回到那个三进的宅子时,里面阿阮四年前种的小桂花树已经长大。

        正值九月,金桂飘香,整个院子弥漫着淡淡的桂花香气。

        府里的管家老早的收到主子们要回来的消息,差人将宅子上上下下打扫了一遍,被褥用品等都换上了最新的那款。

        马车停下来后,十八从上面跳下来搬出垫脚凳子放好,二九则撩开车帘,配合十分默契。

        两人一直跟着魏悯阿阮,这么多年来,哪怕府里称心的小侍再多,出门时,依旧都是十八和二九陪同。

        魏悯先从马车上面下来,随后转身将魏殊魏淼抱下来挨个递给十八和二九,最后抬手扶着阿阮的腰,亲自将他半抱下来。

        魏府里的下人在管家的指挥下,有条不紊的从后面的马车上往下搬运东西,魏悯和阿阮则一人一手牵着两个孩子进府。

        魏淼才刚踏进院子,就吸了吸鼻子,随后仰头一脸欢喜的朝阿阮道:“爹爹,桂花糕的味道,甜甜的。”

        二九跟在后面,笑着说他,“小公子这鼻子也是绝了,居然闻到桂花糕的味道。”

        魏殊松开魏悯的手,小跑到魏淼身边,跳着喊他,“小馋猫,喵喵喵。”

        阿阮笑着看向魏悯:

        ——淼淼怕是又饿了,让他先吃点东西,再去姐姐姐夫那里吧。

        魏悯点头,让人先去姐姐那里说一声,就道是他们已经到了,等吃完饭晚些再过去。

        一路舟车劳顿,尽管魏淼想吃桂花糕,魏悯也没舍得刚下车就让夫郎洗手挽袖下厨。

        因着魏淼爱吃糕点,来之前魏悯就让管家请了白案师傅,“二九,你让人去灶房说一声,小公子要吃桂花糕。”

        魏淼一听见桂花糕,立马高兴的围着魏悯蹦来蹦去,嘴里重复着,“桂花糕,桂花糕。”

        二九应了一声,正准备出去时,阿阮伸手拉了他一把,避开魏淼的视线,抬手说道:

        ——叮嘱一下,少放些糖。

        否则淼淼那一口小白牙,迟早要毁在糖上。

        二九了然,笑着退下。

        魏殊不像魏淼,心里就只惦记着吃,她还惦记着玩儿。

        青平县里的魏府不大,正好够她撒欢的跑一圈能跑完。

        她正是好动的年龄,对周围好奇的时候,魏悯也不拘束着她,让十八看着,随她去跑。

        魏悯犹记得当初说生个女儿让她学剑,将来阿阮生辰时舞给他看,这话后半句许是玩笑,但前半句倒是认真的。

        将来哪怕魏殊做个文人,也不能做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书呆子。

        魏悯现在就让十八看着魏殊,有意让她做魏殊的老师。至于淼淼,他学些拳脚功夫也行,不学也没事,反正将来嫁人,给他陪嫁的小侍,都是十八一手教出来的。

        若以后淼淼的妻主敢欺负他,魏悯冷笑,打不死,至少也得打残她。

        阿阮进去收拾东西,魏淼就跟个小尾巴一样,他走到哪儿,他就跟到哪儿。

        魏悯坐在外面喝茶,没一会儿就见魏淼哒哒哒的跑出来,扑进她怀里,牵着她的手往屋里拽,“爹爹喊您呢。”

        阿阮不太喜欢床上那个粉色的帐子,就让魏淼喊魏悯进来,帮他换个新的。

        ——这个颜色,太粉了。

        阿阮觉得他又不是刚成亲的少年了,怎得还用这么粉嫩的颜色,再说哪怕刚成亲,他也欣赏不来这种。

        魏悯也觉得不好看,抬手换了个喜庆的大红色,“看着舒服多了。”

        她含笑回头看阿阮,“这样每次回来,都像是刚成亲一样。”

        既然是刚成亲,那么成亲之夜要做的事情自然躲不掉。魏悯念着孩子还在,话说的含蓄,但她那不言而喻的意思,以及直白的眼神,倒是看的阿阮脸红。

        换完帐子,把跑了一头汗的魏殊喊进来,四人一桌吃罢饭后,已是黄昏时分。

        妻夫两人像是饭后遛食一样,牵着孩子们去姐姐姐夫家里串门走动。

        这样的生活方式让阿阮觉得极其舒服,脸上笑意都比平时柔和了不少。

        魏启等在门口,离老远的看见魏悯过来,忙跑了过去,喊道:“小姨。”

        四年未见,两人容貌没有任何变化,魏启一眼就认出来了。

        魏悯笑,低头拍了拍魏淼的脑袋,示意道:“这就是经常在信上给你画画的阿姐。”

        魏淼歪头好奇的打量魏启,听了魏悯的话后,立马乖巧的喊道:“阿姐。”

        魏启腼腆的低下头,抬手挠了挠脖子,“淼淼。”

        阿阮抬手摸了摸魏启的脑袋,笑着对她“道”:

        ——六六又长高了不少。

        魏启唤了声小姨夫,带着几人走进府里,“娘在忙,让我等在门口接你们进去,其实哥哥想亲自过来的,但现在不太合适。”

        进府里之后,魏悯直接去找魏怜,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而阿阮则带着两个孩子去后院找魏洛和孙氏。

        魏洛正在试喜服,屋里围了几个裁缝,正打算看有什么不合身的地方,好能赶紧修改。

        孙氏弯腰给魏洛整理衣服,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魏洛有些心不在焉的听着,时不时敷衍的点头嗯一声。

        他随意的抬头往门外看,没成想就看到了阿阮站在那里,顿时眼睛一亮,扬声唤道:“小姨夫!”

        孙氏闻声立马直起腰,“阿阮来了?”他往后看,见果真是阿阮,顿时笑弯了眼睛,瞧见他手里牵着的两个孩子,更是满脸笑意,半蹲下来,说道:“这是淼淼、小殊吧,长得和你俩真像。”

        阿阮示意两个孩子喊人。

        魏洛提着身上繁琐复杂的衣服走过来,弯腰捏了捏魏淼白.皙水嫩的脸蛋,故意笑眯眯的说道:“长得真好看,待会儿我抱走好不好啊?”

        魏淼一脸乖巧,被捏了也没什么反应,倒是魏殊抬手扯住他的袖子,将人拽到了身后,摇头说道:“不好。淼淼虽然吃的多,但是我们不卖。”

        魏洛被她一本正经的说魏淼吃的多给逗笑了,挨个揉了揉两个孩子的脑袋,这才直起腰,张开胳膊抱住阿阮,撒娇道:“小姨夫,阿洛想死你们了。”

        阿阮笑着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

        孙氏嗔了魏洛一眼,朝阿阮道:“你看看你看看,都是要出阁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似得,这样让我可怎么放心的下。”

        阿阮抬手轻拍孙氏手背,笑着宽慰他:

        ——哪怕是嫁人了,在咱们面前,他还是个孩子,长不大的孩子。

        提起儿子出嫁,孙氏心里是舍不得的,但一想想两家离的很近,又觉得没什么了,“好在嫁的近,随时能回来,若是受了委屈,我们也能知道。”

        魏洛听到这里才觉得鼻子泛酸,手绞着衣角嗔道:“爹爹。”

        孙氏笑着摆手,“不说这个,不说这个,来让阿阮给你看看,这身喜服可还合身。”

        魏洛出嫁那日,阿阮才明白魏悯当时为何要给他起名为洛。

        施以粉黛一身红衣的魏洛,堪比下凡的洛神,一颦一笑,美得逼人。

        阿阮垂眸看怀里的魏淼,不由一笑,魏家的孩子,长得都这么好看,他家淼淼将来长大,定然也是个美人胚子。

        作者有话要说:魏悯:我老魏家的基因好,没办法(/▽╲)

        ——

        淼淼要碰到妻主喽(/▽╲)

        魏悯:……来人,把本相四十米长的大刀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