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70章 过年

第70章 过年

        年三十这天,魏悯早上醒来后就倚在床头看书,丝毫没有下床的意思,连阿阮一个怀着身孕的男子都比她起的早。

        昨晚下了一夜的雪,今个天亮才刚停。整个京畿被皑皑白雪所覆盖,入目皆是一片洁白之色,分不清天与地。

        清晨打开房门,扑面而来的就是冷清刺骨的寒意,瞬间冲散屋内炭盆的热气,提神醒脑。

        阿阮不由打了个哆嗦,把手拢到嘴边哈气,抬脚往外走了两步,站在廊下看大雪过后的魏府。

        阿阮起来的时候,府里清扫积雪的下人们正挥着扫把在院中忙碌着。

        如今主君怀着身孕,若是踩到没扫干净的雪脚滑摔着了,全府谁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二九从园门处过来,走到阿阮身边问他,“主君起这么早?可是饿了?”

        阿阮最近胃口好了些,平常饭后没过多久又觉得饿了,更何况是过了一夜。

        阿阮垂眸,抬手覆在明显凸起的小腹上,抿唇微笑,有些腼腆的点头。他总觉得是最近自己吃的太多,肚子才明显鼓了不少。

        二九笑嘻嘻的盯着阿阮显怀的肚子,脆生生的说道:“大人不是说了么,能吃是福,再说您现在也不是一个人吃,肚子里的小主子也要吃呢。”

        阿阮笑笑,对于此话不置可否。

        妻主巴不得他多吃些,哪里会说半句的不好。

        二九让人去备饭,阿阮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觉得有些冷,又转身进屋了。

        魏悯抬眸见阿阮回来,伸手示意他过来,问道:“外面冷不冷?”

        阿阮手指冰凉,被魏悯温热干燥的掌心拢住塞进被窝里,贴在她小腹上捂着。

        冷热相冲,激的阿阮皱了皱鼻子,感受到魏悯身上的暖和之后,一边朝她靠近一边点头。

        ——冷。

        魏悯抬手脱掉阿阮的外衫,将人拉到床上,用被子把他围的严严实实的圈在怀里,皱眉问道:“冷还起那么早?”

        阿阮半个脑袋缩在被子里,被说落也不反驳,满足的倚魏悯怀中,准备陪她看会儿书。

        这么些年,魏悯抽空就会教阿阮识字,之前还请了夫子过来教了两年知识。如今魏悯书上的内容阿阮都认得,但有的地方却不是很懂句中深意。

        阿阮看不懂的地方就会抬手,指尖点在那处,仰头看魏悯。

        魏悯见此,则会将这句话掰碎了揉烂了讲给他听,耐心比夫子还足。

        等二九让人送热水和饭菜进来,魏悯和阿阮这才起床。

        魏府就两个主子,全府上下人也不多,住在四进四出的大院子里,平时不显,但逢年过节就会觉得有些冷清了。

        府里下人们一直盼望能有位小主子好能热闹些,今年主君好不容易怀上了,过年放的鞭炮似乎都比往年的响亮。

        对于魏悯来说,过年其实和平常休沐时没有两样,该吃饭吃饭,该看书看书。

        往年年夜饭,魏悯阿阮两口子,再加上二九十八,四个人会围在一起吃顿热气腾腾的火锅。

        不过今年二九爹爹和妹妹来京城了,阿阮就放二九和十八这对儿今年才成婚的小两口回去过年。

        所以本该四人的年夜饭,顿时就只剩下阿阮和魏悯两个人了。

        魏悯之前不知道听谁提了一句,说有孕的人最好忌些口,想了想便让人把每年晚上吃的火锅改成了饺子。

        晚饭后,阿阮裹上厚衫坐在堂屋里烤火盆守岁,魏悯就坐在一旁给他剥果子拿点心,时不时抬手塞他嘴里。

        等阿阮吃饱之后,魏悯确认他晚上应该不会再饿醒了,魏府的守岁也就结束了。

        魏悯拍拍衣服站起来,对阿阮说道:“天冷,在这里干坐着还不如回去捂被窝。”

        往年守岁时,阿阮会叫上二九和十八一同过来打马吊,说说笑笑四人玩到半夜。今个两人不在,倒真是显得冷清了。

        阿阮回屋躺在被窝里,弯着眼睛笑眯眯的跟魏悯“说”道:

        ——等孩子出生,府里就热闹了。

        魏悯掀开被子一角躺进去,将阿阮搂在怀里,手习惯性的覆在他小腹上摸了摸,“一个就够热闹了,多了会太闹腾。”

        魏悯低头吻了下阿阮的额头,躺好之后,才说道:“你受这一次罪也就够了,多了我心疼。”

        阿阮闻言嘴角慢慢咧开,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轻轻咬了一口一样,酥□□痒的。

        他眉目带笑,满眼温柔,仰头亲了下魏悯的下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

        屋外冷风呼啸,屋内温暖如春,两人躺在床上,彼此间的气氛极好,如果不做点什么都不合适。

        魏悯经不起撩拨,被阿阮主动亲了一口后,心随意动,转身撑着胳膊覆在他身上,低头亲吻他。

        吻到情深才想起阿阮现在怀着身孕,不由挣扎着停下手,亲亲一吻额头,柔声道:“睡吧。”

        魏悯等阿阮都快睡着了,才低头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下回不许再这般主动。”

        阿阮上下眼皮几乎黏在一起,迷迷糊糊间就听见她说:“你在床上多看我两眼,我都会觉得你在邀请我。”

        阿阮:“……”

        魏悯问过奉御了,她说阿阮身子没事,肚子里的孩子也很好,等三个月后胎儿稳了,同房……也不是不可以。

        魏悯之所以一直忍着,就是怕有个万一,但若是阿阮主动,那她这个做妻主的自然是要满足夫郎的需求。

        阿阮困的眼皮睁不开,听见魏悯这话,闭着眼睛皱起眉头,手掌绵软无力的推了她一下。

        魏悯眼底含笑,将他的拳头包在掌心里,低头吻了一下,这才睡去。

        夜半子时,守岁的百姓们裹着棉袍出来放炮。除旧岁的炮竹声响起,京城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声音。

        京城门口守夜的侍卫们换班,三三两两搓手跺脚,相互说笑彼此互道新年快乐,全都准备回去喝杯热酒暖身。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骑马狂奔而来,还未靠近就举起手中令牌扬声嚷道:“速速开门,南疆加急信件,急需告知陛下!”

        守城门的侍卫闻言不敢耽误,立马下去开门。

        哒哒哒的马蹄在鞭炮声中穿梭路过御街,两耳不闻新年气息,一路直奔皇宫。

        “什么?!”蒋锟钧被月美人扶着从内殿走出来,身上披着件外衫就召见了骑兵侍卫,看到她递过来的信件之后只觉得难以置信,哑声道:“信上是说,战败了?”

        “我大蒋兵马比赵国强壮百倍,怎么会战败?将军呢,太女呢?”

        侍卫低着头单膝跪在地上,眼神犹豫,声音艰难的说道:“太女跟随将军上阵,马受惊乱跑将太女颠落马下,伤了小腿……”

        战场上用的马全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战马,哪里会那么随随便便就受了惊?

        分明是养尊处优的太女初次上战场,惊慌乱之下扰了马,这才从马上跌落,伤了小腿。

        “陛下!”月美人瞥见身旁人身形不稳,尖叫了一声。

        蒋锟钧身子晃了晃,往后退了两步才堪堪停下,稳住脚之后抬手止住要扶她的月美人,咬牙将手中信件狠狠往地上一摔,“这个没用的东西!”

        真是浪费她一番苦心!

        “太女可有话让你捎给朕?”蒋锟钧气的语气不稳,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

        侍卫低头,说道:“太女说,已是新年,心底十分挂念陛下与君后,望您听闻消息之后,莫要气着了身子,等她回来责骂就是。”

        蒋锟钧摆摆手让殿中省带侍卫下去休息,自己无声叹息。这个女儿,到底是不堪大任啊。

        她本想借着这次出征南疆让她这个太女将来登基时能够民心所向,不至于输给老八太多,如今看来,是她弄巧成拙了。

        蒋锟钧拢了拢肩头上的外衫,等殿中省回来之后让她去传旨,让人请晋老来宫中一趟。

        大蒋对战赵国已经输了两次,不能再输了。

        作者有话要说:修改了一下,还请看过的小可爱再重新看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