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63章 晚饭

第63章 晚饭

        卫夫子的丧事是景衫和魏悯一同办的,葬在一处风水很好的地方。魏悯扶灵,亲自送了老师最后一程。

        入殓那日,李氏伏在棺上迟迟不肯离开,目光痴痴的看着躺在里面不会再醒来的人,手指一遍又一遍抚摸她消瘦到皮包颧骨的脸庞,无声流泪。

        他嗓子几乎哑了,想哭都哭不出声。盖棺时,卫晓哭着去拉他胳膊,李氏手抠着棺材两边,呜咽着摇头挣扎,从嗓子里溢出的破碎声音,无助又绝望。

        魏悯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得就想起了阿阮,心猛的就是一阵揪疼,止住了卫晓的动作,哑声道:“让师公再陪老师一会儿吧。”

        卫晓难受到说不出话来,望着眼前从未这么脆弱的李氏,忙别开脸点头擦泪。

        李氏哭到流不出眼泪了,才依依不舍的直起腰,默许众人盖棺。

        下葬那日,天空中飘着烟雾般渺茫的秋雨,糊住了众人的视线,染湿了多对眼角。

        李氏单薄消瘦的身子微微佝偻着站在秋雨中,几乎摇摇欲坠。他看着自己所爱一生之人长埋于地下,只觉得心魂都跟着她一起入土了。

        两人门当户对,成亲多年未曾红过脸,她许他一生一世,如今尚未白头,就先他一步离开。

        李氏视线越发模糊,眼前慢慢被一片黑色吞噬,临倒下去前看到的是那埋了一半的棺材。

        妻主,奈何之下你且等等,不久的将来,我定会去找你。

        “爹?爹、爹!”跪在地上的卫晓声音由小到大,亲眼看着身旁的人,从身形摇晃到倒下去。

        他离得近,一把接住李氏,急得眼眶发红,慌忙抬头喊景衫,“妻主,你快来看看我爹这是怎么了?”

        卫晓抱着李氏身子的手都在抖,吓的六神无主声音发颤,“爹、爹您别吓我啊,娘才刚走,您不能再出事了。”

        景衫和魏悯听到动静忙跑过来,景衫作为半个女儿,抱起李氏带着卫晓就去找大夫,由魏悯留下来主持剩下的事情。

        之前魏悯从京中给老师请的大夫还住在书院,正好不用跑到远处再去找一个。

        魏悯处理完事情回来的时候,李氏已经睡下了,卫晓坐在床沿边神色担忧的看着他,景衫则站在卫晓身边轻抚他后背无声安慰。

        景衫先看到的魏悯,见她站在里屋门口处,就弯腰低声跟卫晓说了一声,朝她走出来,“今天的事多谢师姐了。”

        “应该做的,”魏悯远远看着床上的李氏,皱眉问道:“师公如何,大夫怎么说?”

        景衫叹息一声,看向屋内,眼底满是担忧之色,“郁结于心加疲劳过度,身体倒是没事,不过这心里……怕是要慢慢缓过来了。”

        魏悯沉默,虽然担心,却也知道李氏这心里的坎急不得医不了,只能靠他自己慢慢跨过去,让时间来淡化这份痛苦。

        景衫跟魏悯说,打算让卫晓带小儿子来小院里住一段时间,先陪李氏缓缓,等他精神好些,再将人接回景府,免得卫夫子刚走,李氏守着这里不肯离开。

        这事只能由卫晓这个儿子来做了,李氏许能看在他和孩子的份上,重新打起精神。

        但无论如何,曾经那个端庄大方保养如二十来岁的人,以后不管是精神还是容貌,怕是都回不去了……

        ……

        魏悯晚上才回到宅子,阿阮这两天有感染风寒的前兆,她今日就没让他过去。

        魏悯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盖棺前李氏无声挣扎的样子一直深深的印在她脑子里,只要一闭眼,眼前全是他那双暗淡绝望的眸子和沙哑破碎的呜咽。

        “阿阮呢?”魏悯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十八她夫郎呢?

        她语气有些急,十八听了难免心中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确定的说道:“在、在灶房呢。大人,怎么了?”

        魏悯摆手示意没事,自己大步流星的往灶房走。

        魏悯脸色有些差,走的又快,晚风鼓着衣袍在身后扬起,院中灯笼从上洒下,照在她半阴半明的脸上,看着很是吓人。

        正在灶房打下手的二九远远看见她过来本打算笑着行礼,但等走近了眼睛看清她的脸,吓的立马闭上嘴,安静的退了出去,将灶房留给两人。

        魏悯带风的脚步,在看见阿阮忙碌的后背后才慢慢停下来,躁动不安了一天的心,在看着这道熟悉的身影时一下子就定了。

        她收了脚步,就这么安静的站着,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心尖上的人在为她忙碌着,觉得踏实又温暖。

        阿阮喜欢亲手给魏悯做饭,在京城时他是主君而且府里有下人,他下厨的次数很少,但如今回了小城小县,身边都是熟悉的人,他不需要端着,有关魏悯的事他自然是亲力亲为。

        阿阮猜到魏悯回来怕会没什么胃口,就没做那些油腻荤腥的饭菜,而是做了碗清淡的水煮面,放了几根菜叶,滴了几滴芝麻油。

        清汤面条自然寡淡,但被热汤晕染开的橙黄色芝麻油和肥嫩绿油油的小青菜做衬,就显得有色泽了许多,芝麻油香气从碗里飘出,闻着喷香,勾人食欲。

        阿阮将面条盛好才想起来魏悯还没回来,不由摇头一笑,笑自己怎么忙起来就忘了。他找来瓷盖把碗盖好,垂手在腰间的围裙上擦了擦手指,转身想问二九妻主怎么还没回来。

        阿阮这一转身没看到二九,倒是和站在他身后不远处,丝毫没发出任何动静的魏悯对上了视线,饶是多年枕边人,他还是被吓了一跳。

        阿阮呼了一口气,抬手轻轻拍着胸口,心有余悸的嗔了她一眼:

        ——怎么回来也不告诉我一声?

        魏悯几步上前,将阿阮一把搂进怀里,紧紧抱住,侧头亲吻他头发,低声说道:“对不起,吓着你了。”

        阿阮被魏悯突然的拥抱弄的发懵,手下意识的回搂她的腰,后知后觉的摇了摇头。

        ——没事,其实也不是那么害怕。

        魏悯感觉到了他在摇头,低声嗯了一声,手依旧搂着阿阮,没了下文。

        阿阮敏感的察觉到妻主心里有事,联想到今日夫子下葬,她心里怕是难受的很。

        阿阮一想到妻主在人前撑着,只有回到家才敢抱着他软弱那么一瞬间,心里立马又软又疼,用手轻拍她后背,无声安慰。

        魏悯搂了阿阮好一会儿,才微微松开他,低头问道:“今天头有没有疼?还咳嗽吗?”

        说着手就抬起来贴在阿阮的额头上,神色语气看起来已经与平常无异了。

        阿阮心里舒了一口气,笑着摇头,抬手比划:

        ——没事,就之前咳了那么一两声,后来都没咳了。

        魏悯这才放心,低头余光瞥见阿阮还系着围裙,手就这么不受控制的搭在了他的胯上,慢慢往后滑,动作熟稔的解开他系在腰后的带子。

        阿阮低头看见自己身上的围裙转眼间到了妻主手里,不由抿嘴,果不其然,抬头就看见她眸色发暗的盯着他,眼底欲.望的火苗上下跳跃,意图明显的很。

        阿阮有些无奈,转身将瓷盖拿开,示意魏悯他饭做好了,想做什么事,等饭后再说。

        魏悯垂眸看着阿阮温柔的眸子,猛的又想起李氏绝望暗淡的眼睛,喉咙一紧,声音都有些哑,“我不饿,不想吃这个。”

        阿阮自然不会傻到问她想吃什么,就故意装作没听懂:

        ——那我再给你做点别的。

        魏悯拉住阿阮的胳膊,将人轻而易举的又拉回怀里,没再拐弯抹角,很是直白的说道:“阿阮,我想要你,就现在,特别想。”

        “阿阮,好不好?”

        “阿阮……”

        阿阮算是被她喊的没了一丝脾气,三声之后,妥协的举手点头,许了。她再这么压低嗓音声声唤下去,他的心就要化掉了。

        魏悯得逞,弯腰将人打横抱起,大步朝堂屋走去。

        灶房里的那碗勾人食欲的面就晾在了那里,而阿阮的围裙,却被魏悯顺手带走了。

        大人今天看着很是不对劲,二九和十八一直提心吊胆的站在廊下背光处看着灶房方向,如今看魏悯将阿阮抱了出来,十八忙一把扳过二九的脸,强行转移他的视线和自己相对。

        十八一激动力道就不知道控制,二九的脸被她用手生生挤变了形,不满的抬手拍她手背,嘟成小鸡嘴似得嘴里呜呜着。

        十八眼睛看似在看二九,余光却在瞥进屋关门的两人,嫌弃二九叽歪不老实,还皱眉说道:“被大人知道你偷看,仔细她回头罚你打扫茅房。”

        二九气的抬脚踩十八脚背。十八吃痛,刚嗷了一声立马用手捂住了嘴,顺势松开了二九。

        二九抬手揉脸,觉得腮帮子疼,又挥拳捶了一把十八的肩膀。

        他双手捧着发疼的脸,勾头往堂屋看,却被十八扯着后衣襟拉了回来,问他,“你看什么呢?”

        二九有些担心,“我瞧着主君怎么是被大人抱回去的?”他想到什么,臊的脸红,偷偷扯着十八衣袖,小声问她,“大人和主君刚才在灶房……”不会完事了吧?那么快?

        十八一看二九这神色就知道他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忙止住他的话头免得他想的更多,“让你少看点话本你不听,这一天天的脑子里想的都是些什么?”

        她以前那个,牵个小手亲个小嘴都能害羞半天的二九哪儿去了?

        二九翻了个白眼,抬脚往灶房方向走。

        十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背景,压低声音难以置信的问道:“你去干嘛?莫不是找什么证据?”

        二九都想脱鞋甩她脸上,没好气的说道:“主君的面条再没问人,回头就煮成面疙瘩了。到时候大人不吃,我就全喂你肚子里!”

        十八讪讪的抬手揉鼻尖,讨好的跟在他身后也去了灶房。

        大人和主君,怕是一时半会儿的不会出来了,她可以先蹭碗面条吃。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十八:我刚才看见了大人拿着围裙,你猜到用来干嘛?(坏笑)

        二九:……(乖巧眨眼)你说的都是什么,我怎么听不懂的样子(心里:傻逼,肯定在玩围裙play呀!!!!!)

        十八:好吧,是我污了_(:зゝ∠)_

        二九:ov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