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50章 大摇大摆回京

第50章 大摇大摆回京

        魏悯三年一次的考核结果下来,毫无悬念的升为大理寺卿,等新县令来交接后就能回京了。

        如今的竹城在魏悯治理下,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让人闻之胆寒,被称为虎狼之地的边陲小镇了。

        百姓们得知魏悯要走,十分舍不得,相约聚在县衙门口,胳膊上挎着篮子,里面放的都是各自家里种的东西,准备送给大人践行。

        魏悯倒是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深得民心,也是一笑,让十八将大伙都劝回去了。

        阿阮在这里过了三年,除却最初刚来时的惊险恐慌,其余的日子过得甚是平静安稳。

        妻主宠爱,二九懂事,阿阮几乎没有什么糟心事。他平日里闲来无事就在后院里种点青菜,研究研究新奇糕点,或是和魏悯一起窝在摇椅上晒太阳。

        两人如同寻常百姓家的夫妻一样,过年过节时出门看灯听曲。

        平日春风和煦时,魏悯就带着阿阮去钓鱼,夏季天气炎热,两人躲在屋内乘凉,秋风吹红枫叶的时候,魏悯会牵着阿阮爬爬山,冬季时两人则双手捧着热茶,倚在门前廊下看雪。

        一年四季,总是一转眼的时间就过去了。

        阿阮在收拾东西,手东摸摸西摸摸,什么都想带走,又什么都不想带走。

        这些东西都是独属于他和妻主在竹城的回忆,带回京也用不着,不带又舍不得。

        阿阮对于京城的记忆,大多是不好的,妻主省试时被冤枉受刑,考中状元后又被贬到竹城,两人蜗居在租来的小院子里,每日靠给人缝补衣服过日子。

        那种生活,哪里比得上在竹城的这几年。

        魏悯从外面进来时,阿阮正坐在床沿边走神,手里还拿着件折叠了一半的衣衫。

        “阿阮?”魏悯侧身坐在他对面,笑着问,“怎么,舍不得走了?”

        阿阮抿唇点头,垂眸,神色温柔的抚摸着手中魏悯半新的衣衫,半响儿后将衣服折叠好放在一旁,不舍的看了一眼,抬头对她道:

        ——这衣服你穿了两年,已经有些旧了,回京后也不穿,就不带了吧。

        京中做官的不管有钱没钱,好歹衣服代表脸面,哪里还有人会穿夫郎缝制的衣服,穿出去怕是要被人笑死。

        “怎么不穿?”魏悯将衣服拿过来,起身放在要带走的箱子里,说道:“这是你熬夜给我做的,再旧穿着都合身。”

        魏悯站在阿阮身侧,伸手揽住他的肩头,掌心抚着他的胳膊,说道:“你想带的咱们就都带走,不用怕麻烦。再说你妻主两袖清风,过得节俭些总是没错。”

        阿阮笑着倚在魏悯怀里,听她这么说不舍的情绪倒是缓解了不少,他指着梳妆台上摆着的那些在集市买来的小玩意,抿唇仰头看她。

        魏悯点头,“带,都给你带着。”

        阿阮笑着搂住她的腰,想到什么又抬手问她:

        ——那二九呢?

        这个魏悯说的可不算了,她道:“这要看看二九愿不愿意跟咱们回京了。”

        阿阮问的这话正是十八最想知道的,她嘴里叼着根狗尾巴草,双手抱胸身子斜倚在门框上,看着灶房里身影忙碌的二九,问他,“小九儿,你跟我们走吗?”

        二九正在烧水,闻言扭头问她,“去哪儿?”

        十八站直身子,走进灶房里,蹲在他脚边,理所当然的说道:“自然是跟我回京啊。”

        二九瞥了她一眼,嘟起嘴巴故意轻哼道:“回京看你那三房夫郎和三个孩子?”

        十八一笑,拿出嘴里的狗尾巴草,用草穗绒毛扫二九脸蛋,问他,“你怎么还记得这话啊?都说了是大人骗你的。”

        二九怕痒的别开脸,伸手在十八肩头虚推了一下,皱眉嘟囔道:“别闹,痒。”

        十八收回手,又问一遍,“去不去京城?”

        二九耷拉着眼皮,“要是不去呢?”

        十八抬手捏他这两年养的圆润的脸蛋,扯着左右晃了晃,露出半颗虎牙痞痞的笑,“那就把你绑去,直接带走。”

        “哪有你这样不讲道理的人。”二九嘴上抱怨,眼里却是满满笑意,拍掉她的手,挺直腰板说道:“我就是去京城,那也是为了主君,跟你有什么关系。”

        十八低低的笑,也不反驳,起身拍了下他的脑袋,催促道:“快去收拾东西,我给你看着锅底的火。”

        二九朝她翻白眼,“我哪里有那么多东西要收拾,带上换洗衣服就行。”

        说着他不舍的趴在腿上,低头抠脚上的绣花鞋面,声音嗡里嗡气的,“我走了,以后就不能常常回来看爹爹和小妹了。”

        这一走,怕是不容易再回竹城了。

        十八见二九心情低落,抬手在他头顶胡乱的揉了一把,“这有什么,把他们也接到京城呗,京中的学院又多又好,小妹能学的更多。”

        二九摇头,“去京里哪有那么容易,吃穿用住,处处都要大把的银子。”

        十八笑,“缺钱呀?”她蹲下来,看着他扁着的嘴,认真道:“我有啊,你问我借,我给你。”

        二九眨巴眼睛,轻轻的咬了咬嘴唇,手指紧张的抠着鞋面,轻声问道:“我要是还不了呢?”

        十八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那就以身相许啊,我不嫌弃你矮。”

        二九瞪她,十八笑着抬手剐他鼻梁,低声问,“小九儿,好不好?”

        二九难得害羞了,红着脸低下头,哼哧道:“我得回去问问我爹。”

        哪怕就是要把爹爹和小妹一同接到京城,那也得等大人和主君在京中安定下来以后再说。

        十八一笑,“行。”

        阿阮在得知二九愿意跟着自己回京后,很是高兴,许他一天时间回去跟家里说这事。

        魏悯对于二九的决定并不意外,毕竟十八看二九的眼神她太熟悉不过了,二九要是不去,十八能有无数个法子把人拐走。

        十八被魏悯了然于心的眼神看的后背发毛,忙转移注意力的说道:“大人,回京咱们是走官道还是走小路?”

        魏悯升迁,对于京中的一些人,怕是要睡不安稳了。像太女,怎会就这么轻松的让她回去?

        魏悯抖了抖手里的书,抬起眼皮子,掀唇哂然一笑,“自然是官道。我就要大摇大摆的回去,让那些人猜测我走到哪儿的人夜夜难眠,我还要平平安安的入京,吓破那些巴不得我回不去人的胆。”

        她偏不要畏首畏尾灰头灰脸的回去,想当年她魏悯三元及第,哪怕被贬竹城,三年后依旧升迁回京。

        她魏悯要光明正大的回去,让那些人明知道她行踪却除不掉她的人心中生畏,对她产生忌惮。

        魏悯之所以底气这般足,是因为这三年让十八培养了一批暗卫,如今是该检验成果的时候了。

        魏悯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在竹城长居,明知道三年后要回京,怎会不做好完全的准备?

        魏悯倒要看看,这次有谁能拦着她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十八:小九儿,跟我回去不?

        二九:我得想想

        阿阮:二九,跟我回京吧

        二九:好哒=v=

        十八:_(:зゝ∠)_没对比就没有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