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44章 我疼你

第44章 我疼你

        晚上洗漱之后,魏悯在床上仰躺了一会儿等阿阮回来睡觉,可惜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进来,这才决定起身出去看看。

        初夏季节已经有了暑意,夜间打开窗户,等几缕凉风吹入,会让人觉得甚是舒服。

        阿阮就这么开着两扇窗,身着中衣坐在桌前,对着烛台在缝补什么东西。

        魏悯出声唤他,问道:“阿阮,怎么还不去睡觉?”

        阿阮闻声回头看向魏悯,见她过来,便笑着将手里的红色喜服举给她看。

        魏悯站在阿阮身后,低头看了一眼他腿上层层叠叠堆着的衣服,微微皱眉,不解道:“这不是杨沁悦的嫁衣吗?怎得在你这里?”

        魏悯弯腰,下巴悬在阿阮肩膀上,手臂半环着他拿起嫁衣仔细的看,喜服上原本被十八剪开的龙凤呈祥图案已经被阿阮补的看不出痕迹了。

        魏悯放下喜服,直起腰不悦的皱起眉头,声音有些沉,“他让你缝的?”

        阿阮一听魏悯这语气,就知道她多想了,放下嫁衣,抬手比划道:

        ——不是,是我自己要缝补的。这嫁衣好歹是杨大人留给杨沁悦的念想,这不他明天就要走了吗,我想让他把这个一并带着,日后找个好人家嫁了。

        阿阮低头,手指细细摸过嫁衣上交缠起舞的龙凤,心想把嫁衣给杨沁悦补好,好顺道让他放下对妻主的那份朦胧心思,以后找个人嫁了,好好过日子。

        到底是个可怜人。最重要的是杨沁悦住了这么些日子,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魏悯笑着从背后环住阿阮,鼻尖在他耳根后面轻蹭,不满道:“那也不必缝补的这么仔细,别为他熬坏了眼睛。”

        阿阮觉得痒,被她蹭的偏开头,不赞同的抬手:

        ——嫁衣对男子来说很重要。

        成亲那日穿着喜服的男子应是一生中最美的时候,穿的衣服怎么能随便马虎应付呢。

        看着阿阮在烛光下起舞的手指,魏悯不由得想起两人成亲那日,阿阮那天身上穿的喜服连杨沁悦这件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

        张家人哪里会像杨大人对杨沁悦那般对待阿阮,他出嫁时莫说有华丽的嫁衣了,张氏连个喜字都没舍得贴在门上。

        想想那天二九爹送二九过来的时候,阿阮连连跟他保证会好好待二九,怕也是因为看出了身为父亲对儿子的担忧不安。

        这些独属于亲情的疼爱,阿阮从来没能感受过。

        魏悯一想起这,心尖就泛疼,双臂收紧箍住怀里的人,低头轻轻咬住他有福气的耳垂,口齿不清的含糊道:“阿阮,不必羡慕别人,由我疼你呢。”

        魏悯这话说的没头没尾,阿阮完全没听懂。

        但等感受到魏悯喷洒在他耳根脖颈处的炙.热鼻息后,阿阮竟莫名有些想笑,温顺的垂下眼眸,身体放松的倚在背后的胸膛里,脊背贴着她的柔软,手轻轻搭在她搂住自己腰肢的小臂上,嘴角抿起一道弧度。

        妻主这个想“疼”他的意思,表达的确实很明显。

        魏悯见阿阮默许了,弯腰手臂穿过他的腿弯,将人打横抱回屋里,自然又是一番好好疼爱。

        事后阿阮侧身躺在魏悯怀里,像只晒太阳的猫一样微微仰头轻阖眼皮,享受背后那只力道适中的手替他梳理刚才蹭乱的长发。

        魏悯张开五指,任由阿阮那头顺滑柔顺的头发从指缝中滑过,摸着这丝绸般的触感,心中一股成就感油然而生。

        阿阮刚嫁给她的时候,身上瘦的只剩一把骨头,脸色偏白也没有现在这般红润有气色,身后的这头长发更是干燥的很,摸着手感根本及不上现在。

        魏悯眯着眼睛感慨,阿阮真是被她越养越好看了。

        看这头发都养顺滑了,腰腹摸着也不尽是排排肋骨,手指顺着脊梁骨往下摸到尾巴根,那里的肉也比以前圆润了许多……

        魏悯手摸着摸着就变了意味,阿阮还没反应过来,措不及防之下就被她突然袭击了刚刚休息不久的地方,顿时发出一声甜腻的闷哼。

        魏悯顿时又拉着他进入新一轮的人间极乐中。

        第二日阿阮自然而然的起晚了,早饭是二九凑合着做的。

        魏悯从里屋出来的时候,十八正坐在桌子旁苦大仇深的啃馒头,表情嫌弃的很,“馒头没蒸透,咬着都是硬邦邦的。”

        二九解开腰间围裙抖了抖,他自知理亏,也不跟她吵,就道:“馒头掰开泡在粥里不就软了吗。”

        十八看着碗里清淡的稀粥,故意用勺子搅了搅里面的米粒,“你当羊肉泡馍呢?还泡在饭里,你看你这粥,就两粒米,泡了馒头更没胃口。”

        二九知道十八为什么一大早上就对他挑三拣四的,顿时背对着她吐舌头,就当做没听见她说话一样,不跟她计较。

        二九将围裙放在一旁,进灶房把早上出去买的早点拿出来,准备往里屋端。

        路过十八时见她两眼放光的盯着食盒,二九笑嘻嘻的问道:“香吧?”

        十八舔嘴唇点头。

        二九小腰一扭躲开十八的视线,露出小白牙笑的恶劣,“这可是给主君买的,就给你闻闻,连看都不给你看。”再嫌弃,她也只能吃桌子上他做的饭!

        二九自知厨艺不精,早上见阿阮没起来,就出门去早市铺子买了饭回来。

        十八起来练功,离老远就闻到了香味,跟到了灶房才知道饭没她的份,顿时不高兴了,这才对二九做的饭百般嫌弃。

        魏悯听完两人斗嘴后笑着摇头,对二九道:“主君已经起了,你进去吧。”

        二九清脆的哎了一声,这才进屋。

        魏悯和阿阮为人没有架子,十八一向跟着他们两人一起吃饭,后来杨沁悦来了之后身边也没小侍,吃住都只能仰仗阿阮。

        魏悯对于十八一个蹭吃的已经有些不满,见又多了一张嘴后更是不太高兴,这才急着把杨沁悦送走。

        她夫郎,是用来疼的,可不是娶来给人做饭的。

        如今二九来了之后,十八和杨沁悦的饭都由他来做,说道让他练练厨艺。

        二九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的确对做饭没什么天赋,给两人做的饭不是菜不熟就是粥熬糊了。

        杨沁悦寄人篱下又五谷不分,每每对着这样没食欲的饭菜,只能干忍着。

        作者有话要说:今早二九把杨沁悦的饭送到他屋里,给的不是自己做的,而是买的早饭。

        ——

        “主君说你今个就走了,路途遥远定然吃不好,让我给你买份你爱吃的南瓜粥。”二九将饭给他摆好,弯着眼睛感叹,“主君对你真好。”

        ——

        人心都是肉长的,莫要做那捂热了身子还想咬人的蛇。

        ——

        二九干净清澈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看着杨沁悦,见他咬着嘴唇,眼神闪烁不敢和自己对上,这才满意的提上食盒出去。

        ————

        怕被和谐,留了点免费的两百多字在这里[合掌]

        小剧场

        十八:饭是谁做的?

        二九:我

        十八:(嫌弃)那我不吃

        二九:(微笑)那你只能选择饿死了

        十八: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