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43章 新招的小侍

第43章 新招的小侍

        魏悯让十八给阿阮招个小侍,这一招就是小半个月。按理说做县令主君的小侍这活,应该有不少人抢着干,可难就难在一条上,要懂手语。

        一连这么些天都没人过来,阿阮心里已经放弃了,还笑着安慰魏悯:

        ——我也不是那种金贵的身子,不需要别人伺候。

        谁知他这话刚“说”完没两天,就有人揭了纸找到衙门,问还缺人吗。

        十八听到消息来到衙门的时候,那揭纸的人正坐在椅子上捧着茶杯吹热气,身旁小几上放着一个灰布包袱,下面压的正是那张她前段日子贴的纸。

        十八看他好像不过十一二岁的样子,有些怀疑的问道:“你多大?”

        男子见到有人过来,忙放下杯子站了起来,眨巴着眼睛问道:“你是管家吗?”

        领他进来的衙役跟他说过,让他先在这儿等着,待会儿有人来看看他合不合格再决定要不要他当小侍。

        他来之前本以为肯定能当上小侍,谁知道“大户人家”选人的时候还要先验验“货”的。

        他低头抻了抻自己有些皱巴的衣角,朝十八一笑,脆生生的回答道:“我今年十四了。”

        十八咦了一声,绕着人又仔细看了一圈,最后停在他面前,伸手悬在他的头顶处往自己身上比划了好几下,的确才到她胸口,“十四岁?那你也太矮了吧……”

        男子好像不喜别人说自己矮,闻言顿时想翻白眼,但想到对方是个管家,就低头搓着衣角小声嘟囔道:“纸上不是说会手语就行了么,怎得还管个子。”

        十八耳力不错,闻言挑眉,问道:“你会手语?”

        男子听她终于问到正事了,自信的抬头一笑,大眼睛弯成月牙状,“我从小就会。”

        没等十八问,他就将家底交代的干干净净,“我娘是个哑巴,不会说话,所以我和小妹从小就会手语。”

        说到这儿,男子垂下头,声音低了不少,“我娘前两年病死了,我爹赚不够给妹妹念书的钱,所以我才出来找活儿干。我和爹今个路过公告栏的时候,听人家说县衙里招小侍,要会手语的那种,所以我就过来了。”

        男子抬头,又大又亮的杏眼看着十八,说道:“我不怕吃苦,什么活儿都能干,你就留下我吧。”

        十八对上这双明亮清澈的眸子,看他又说的这么认真,就起了逗弄他的心思,故意沉吟片刻,摸着下巴,眼睛将他从上到下扫了一圈,微微眯起,不怀好意的问道:“真的什么都能干?”

        男子眼神狐疑的瞅了十八一眼,往后退了一步离她远点,抬手一指身后“明镜高悬”的牌匾,说道:“这里要不是衙门,我都以为你想骗我进小倌院。”

        “……”

        魏悯进来时,就见两人之间气氛有点奇怪。她开门见山的直接问男子,“你可会手语?”

        男子见魏悯看起来比十八靠谱,就忙道:“会的会的,不信我比划给你看。”

        说着抬起胳膊比划了一句话:

        ——你是县令大人吗?

        魏悯见他真会,又见男子眼神干净清澈,也不怕人,便满意的点头,说道:“我是县令,现在你可以收拾东西跟我来见主君了。”

        男子顿时高兴的弯起眼睛,乐过之后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忙喊住魏悯,小声请求,“大人,我爹还在衙门口等我呢,我能不能先跟他说一声大人愿意用我了,免得他担心。”

        魏悯点头,随后想了想,便道:“你可以带你爹一起去见主君,主君人很好,你爹见过后肯定会放心你跟着他。”

        男子感激的要给魏悯跪下,连声道:“您真是大好人,好大人。”

        魏悯笑着虚扶他一把,问道:“你叫什么?”

        男子脆生生的答道:“二九,我二月九号那天生的。”

        他爹娘没念过书,索性就叫了二九,起完后才觉得听起来怎么跟叫二舅一样,所以都喊他小九。

        魏悯挑眉,看向一旁的十八,“二九十八,跟你倒是有缘。”

        十八一脸的不情愿。

        魏悯离开后,男子提起小几上的包袱,抱在怀里,准备出去找他爹。

        十八朝二九友好一笑,露出半颗虎牙,说道:“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我叫十八。”

        二九停下来仔细的看着十八的笑脸,看到十八脸都笑僵了,他才说道:“我第一次见着长虎牙还有酒窝的女人。”

        十八挑眉,“好看吧?”

        二九点头,诚恳的夸奖道:“笑的比小倌还好看。”

        “……”十八脸瞬间耷拉了下来。二九见她不高兴了,低头拔腿就跑。

        阿阮听魏悯说给自己找到小侍的时候,倒是没什么太惊喜的模样,但看她为自己高兴,就也跟着笑了。

        二九挎着他爹胳膊进来的,在堂屋见的阿阮。

        两人要朝阿阮跪下,阿阮忙过去将半百的老人扶了起来,直摆手。

        二九他爹是担心孩子,怕他被人拐着卖了这才跟过来,见阿阮让他坐下,忙摇头,“坐不得坐不得。”

        跟阿阮“说”了一会儿后,老人家见他没有任何架子,平易近人的很,这才敢叹息一声,“也是没办法,不然怎得舍得他一个男儿家出来。见过您之后,我也就放心了,小九以后要是哪里做的不好,您念他还小,打骂的时候……打骂的时候……”

        二九爹湿了眼眶,更咽着说不下去了,低头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站在一旁的二九也是红了眼眶,双手搓着衣角,小声唤了句,“爹。”

        阿阮从小没娘疼没爹爱,张家人根本不拿他当儿子,所以很是羡慕二九能有这样疼他的爹。

        对比起来,阿阮鼻子就有些泛酸,安抚性的拍了拍二九爹的手背,抬手跟他保证道:

        ——孩子放我这儿您就放心吧,我见他也是个乖孩子,日后定会拿他当弟弟对待的。

        二九爹闻言倒是摇头,“这可使不得。小九既然是来当下人,就得有下人的样子,可不能偷懒不干活。”

        二九爹拉过二九,让他给阿阮跪下磕一个头,说道:“以后可得好好伺候主君,主君跟你娘一样不能说话,若是以后在这方面吃了亏,你以前怎么护着你娘的,以后就得怎么护着他,可知道?但也要注意分寸,别给主子惹了麻烦,明白吗?”

        二九对阿阮恭恭敬敬的磕了一个头,道:“小九懂得。”

        魏悯觉得二九爹刚才那话说的极对,她之所以找个会手语的小侍,心底也是希望阿阮不会在不能说话方面吃亏。

        二九爹走的时候,魏悯特意多给了二两银子,说道:“您且放心,他只要对阿阮好,定不会亏着他的。”

        魏悯回屋后,外面只剩下父子二人。

        二九爹摸着二九的头,笑中带泪,叮嘱道:“大人和主君瞧着是对儿好人,你可得好好伺候他们,咱可不能起不该有的心思,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做人。

        大人虽然没给咱签卖身契,但你以后就是魏主君的人了……”

        二九爹实在舍不得,抱着儿子更咽流泪。

        二九心里也难受,却扯出笑脸,伸手给他爹擦眼泪,“爹别哭,小九又不是以后回不去了。主君人好,小九好好干,以后肯定能回家看你们的。”

        二九爹一向坚强惯了,当下也是收了泪,摸着小九的脸,连声道:“能回来最好,能回来最好。”

        阿阮本来看二九比他当年还要瘦小,以为他做不了什么,但等看见他一口气挑了两桶水之后,顿时另眼相看。

        果然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二九粗活还行,人也机灵听话,但却是不会绣工,做饭也马马虎虎,只能算做勉强下咽。

        阿阮见二九看着灶台愁眉苦脸的模样,不由笑了:

        ——没事。我做的饭你家大人还算喜欢,以后你帮我烧火就行。

        二九见阿阮抬手比划出这句话时,眉眼间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以及眼里闪烁的星碎光亮,让他整个人柔和的仿佛会发光一样,顿时觉得主君和大人感情一定很好,心里也更喜欢这个脾气好的主子。

        因此二九就有些不太喜欢住在同一个院子里的杨沁悦了,怎么看怎么觉得他对大人不怀好意。

        杨沁悦有着一颗想给魏悯当小侍,以此为借口留下来的心,但等看见比他矮半头的二九,单胳膊抡起斧头劈开比他大腿还粗的木桩后,不由得后退了两步。

        这种小侍,他可能做不来……

        可魏悯和阿阮也用不着一个只会添香研磨沏茶的小侍,这种小侍看起来比阿阮这个主子还像主子,魏悯哪里敢用。

        因此,崖知州的案子结束之后,魏悯就准备把杨沁悦送走。

        作者有话要说:魏府的小侍

        阿阮:要会手语

        二九:我可以

        杨沁悦:ememem

        魏悯:会维护主子

        二九:我行

        杨沁悦:ememem

        十八:会劈柴干活

        二九:没问题

        杨沁悦:em……_(:зゝ∠)_

        杨沁悦:好吧好吧,我认输,我投降,你强,你真强_(:зゝ∠)_

        二九: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