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36章 怕吗

第36章 怕吗

        阿阮被魏悯挡在柜子的最里面,看不到外面的任何东西,却能听到些许动静,吓得几乎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魏悯亲眼瞧着一道黑影从窗前一晃而过,随后堂屋被撬开了门栓,紧接着,有极轻的脚步声朝里屋靠近。

        “吱呀”一声轻响,里屋的门被推开了。

        魏悯从柜子的那条缝里,借着窗外月光,看到一个黑衣女人手里举着刀,蹑手蹑脚的进来,目标直奔床上。

        夜色中,锋利的刀刃在月光下闪着冰冷的光泽,晃眼的冷光,令人光看着,心中就生出刺骨的寒意。

        魏悯一只手把阿阮护在身后,一只手提着事先拿起的矮凳,屏住呼吸,等着女人发现被子里躺着的不是他们之后的搜查。

        来者连帐子都未掀开,对准床上躺着的两个模糊的“人”影,手握刀柄高高举起,随后猛的插向最外面的那个。

        意料之中的血溅床帐的场景并没有发生,来者用力之大,竟是将刀刃穿透被子插进了床上的木板里。

        女人用力把刀□□,一把扯开帐子,这才发现自己被人耍了。

        她紧接着退后一步,警惕的半跪在地上,手持刀柄就往床底刺戳。

        守门的人明明就没见有人出来,这对妻夫一定就在屋内的某个地方藏着。

        她冷笑,“死之前还跟我玩捉迷藏的游戏?是觉得奶奶我耐性好吗?”

        女人的眼睛像鹰似得,锐利的扫过屋内所有能藏人的地方,最后停在床侧最显眼的柜子上,直勾勾的看着那对柜门,慢慢举起手中的刀,放缓声音说道:“若是被奶奶找到,那可就别指望全尸了!”

        魏悯虽不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但到底不是这种一看就是练家子的对手。

        她本来只是想拖时间,等蒋梧阙派的暗卫过来,但以现如今的场景,等人来救还不如靠她自救。

        柜子外面是想杀她的人,柜子里面她的身后,是以她为天靠她保护的阿阮……

        魏悯在女人朝柜子举刀劈下来之前,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一把推开柜子的门,从里面出来,抬手将一直提在手中的凳子朝女人的头部猛的砸去,顺带随手关了半扇柜门,遮住还躲在里面的阿阮。

        魏悯从推开柜门,到举板凳砸人,再到关上半个柜子门,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自然流畅,让人根本注意不到她最后关门的小动作,也一时忘记柜子里可能还有一个人。

        魏悯现在心里有些庆幸,还好阿阮不能说话,否则碰到这种场景,定然会被吓的尖叫出声。

        女人没料想到魏悯会主动攻击,看见凳子劈头盖脸砸来的时候,下意识的挥刀挡开。

        魏悯趁着这个空挡,一把朝起柜子旁摆放的花瓶,朝女人摔去。

        屋里能用的桌椅板凳花瓶茶盏,几乎都被魏悯用来阻挡女人跟她近身肉搏了。

        等最后一个椅子扔完之后,女人十根手指慢慢握紧刀柄,转动了两下脖子,发出骨头的“咔嚓”清脆声,朝魏悯冷笑,“接着砸呀。”

        魏悯尽量往门的方向站,做出企图要跑的姿势,想引她到堂屋去。

        女人看见了也不拦她,余光若有若无的朝柜子处瞥了一眼,说道:“差点就上了你的当,屋里不可能就你一个人吧?我都进来这么久了,怎么没见着你夫郎呢?”

        女人脚步挪动,却不是朝魏悯,而是往衣柜的方向走去,无视魏悯突然大变的脸色,颇有兴趣的说道:“让我猜猜,他是不是躲在这里面呢?”

        说着,手一抬,那把泛着寒光的刀,刀尖正指着半开半关的柜子。

        阿阮躲在柜子角落里,从嘴唇到小腿都在发抖,听到外面噼里啪啦的声音,吓的紧紧闭上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住了嘴,生怕自己发出任何声音,浪费了妻主的一片苦心。

        慢慢的,声音停止之后,阿阮就听到女人似乎发现了自己的位置,正一步一步朝柜子走来。

        阿阮胸口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连呼吸都屏住了。

        在他抱着头蹲下,以为自己躲不过的时候,就听见一门之隔的屋里,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随后就是魏悯发出微不可查的一声闷哼。

        阿阮脸色瞬间刷白,只觉得全身流动的血液都在这一声闷哼中冰冻住了,浑身发冷,喘不出气。

        ——妻、妻主!

        阿阮从柜子里爬出来,也顾不上自己性命,目光急忙在黑夜中寻找魏悯的身影,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拼命睁大眼睛撑着。

        魏悯其实不在旁处,就在柜子一旁没被月光照到的阴影里。

        她瞧见女人朝柜子举刀的时候,立马纵身扑了过去。

        女人似乎就等她过来,在魏悯抱住自己往地上倒的时候,反客为主的把她作为肉垫压在下面,同时从短靴里摸出匕首,抬手朝她抱着自己的胳膊上就是一刺。

        魏悯后脑勺磕在地上,再加上手臂突如其来的一刀,疼的一声闷哼。

        女人趁机挣脱魏悯的束缚,半跪在地上,抬手朝她胸口就是狠狠一刺。

        然而比她更快的是,魏悯扎在她胸口上的花瓶碎片。

        魏悯倒在地上的时候,手掌按到一个锋利的东西,瞬间被划出血。

        她顿时猜到可能是什么东西的碎片,当下也顾不得手疼,而是攥紧碎片,在女人面朝着她,准备痛下杀手的时候,先一步将碎片稳准狠的插在她的胸口处。

        女人手中的匕首当即“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低头看着胸口,随后身体软绵绵的朝一旁倒去。

        魏悯为了以防万一,伸手摸到女人掉在地上的匕首,又往她胸口上狠狠扎了一刀,确定她的确没了呼吸之后,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小声唤道:“阿阮?”

        阿阮从柜子里爬出来,刚站起来,就听到魏悯的声音,顿时转身往柜子一旁去找。

        屋里到处都是花瓶茶盏碎片,魏悯怕阿阮不小心碰到踩到或者摸到,提醒道:“慢慢过来,别摔倒了。”

        那里没有光,阿阮看不清脚下,只能听见魏悯的声音就在离他没几步远的前面,他小心翼翼的抬脚走过去,生怕踢到魏悯。

        哪怕是这样,他还是一脚踩在了一条胳膊上,顿时吓得差点弹起来。

        魏悯已经看见了他,赶紧用没受伤的手拉住阿阮的手腕,低声安抚,“别怕阿阮,那不是我,你没踩到我。”

        阿阮顺着魏悯的力道跪坐在她面前,伸手往她身上摸,想检查她是不是伤到了哪里。

        魏悯感觉到阿阮十指冰凉,整个人都在哆嗦发抖,便将他一把搂在怀里,揽着他的肩膀,低头安抚性的亲了亲他的额头,柔声道:“不怕,已经没事儿。”

        魏悯觉得手臂处似乎失血过多,已经有些麻木,感觉不到疼痛了,她抬手拍了拍阿阮的背,说道:“阿阮,你去把油灯点亮吧。”

        既然刚才屋里那么大的动静都没引来别的人,可见驿丞她们,应该是蒋梧阙派来的人拦在了外面。

        阿阮点点头,摸黑找到烛台,哆嗦着手把油灯点亮。

        微弱的灯火摇曳片刻,终于旺了起来,将屋里照的通透。

        阿阮这才看到自己身上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沾了血迹。

        他心里猛的一凉,忙去看魏悯。

        魏悯已经扶着柜子站了起来,抬头看到灯光下阿阮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顿时出声安抚,“我没伤着要害,就胳膊和手被划破了。”

        也许是今天晚上受到的惊吓太多了,阿阮在听到魏悯没伤着要害时,心里竟莫名感觉到一丝的安慰。

        他把魏悯扶着坐在床头,赶紧转身去翻自己行李中的药箱。

        魏悯胳膊上的伤不算很重,就血流的多,但右手手掌上有多道伤口,其中两道伤口被碎片利的很深。

        见阿阮盯着自己的手,魏悯语气平静的解释道:“我若是不用力,可能杀不死她。”

        魏悯之前从未杀过人,今天是第一次手沾鲜血,却顾不得害怕多想。因为她要是不死,死的就是自己和阿阮了!

        魏悯低头,垂眸看着单膝跪蹲在自己腿边给她包扎的阿阮,用干净的那只手摸了摸他的脸,轻声问他,“阿阮,害怕吗?”

        ——怕、怕的要死。

        阿阮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在此刻终于流了出来,他仰头看着魏悯,泪眼婆娑,抬手“道”:

        ——我在柜子里面好怕你出事,你要是有个好歹,我该怎么办?

        阿阮比划完之后,抬手搂住魏悯的腰,身子挤进她双腿之间,害怕的哭了起来。

        魏悯直到现在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抬手抚着阿阮的脑袋,垂眸说道:“我是你的天,是挡在你前面的盾,我怎么可能有事?不怕了,都过去了。”

        就在阿阮止住眼泪,准备和魏悯一起出去看看现如今外面的情况时,就见有人再次踏进了里屋的门。

        来者也是一身黑衣,却先一步扯下脸上的黑巾,笑着露出酒窝虎牙,看向魏悯,问道:“我们又见面了。我给你挑的糕点,你夫郎可还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救兵:我来啦我来啦,杀手呢?(四处寻找)

        魏悯:→_→你来晚了(指尸体)

        阿阮:出走左转不送

        救兵:说好的受欢迎呢qaq

        提醒一下,老八派来的这个,之前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第二十四章,就出场一句话,还有最明显的一次是第三十几章里,魏悯买糕点时碰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