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33章 大起大落

第33章 大起大落

        蒋梧阙进来,将御书房内的情况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的敛下眼眸,对蒋锟钧行礼。

        蒋锟钧朝蒋梧阙招手,“快过来,”说着抬手一指魏悯,炫耀似得口吻,笑着对她道:“快来见见今日的新科状元,三元及第。朕方才还在跟魏卿说朕的老八师承晋老学问不俗,正要你俩有空比试一番呢。”

        蒋梧阙笑着,却是不接她的话,而是道:“看来母皇对于魏状元是极其满意的,”说着便一抬手,“那孩儿可要好好恭喜母皇得了个人才。”

        蒋锟钧瞧着魏悯,面露满意之色的点点头。

        蒋梧雍站在一旁,怕蒋梧阙将刚才聊的话题就此翻篇,赶忙插话道:“母皇自是欢喜魏状元的,刚才还说让她给小十六做妻主呢,母皇那般疼爱十六,给他挑的妻主定是人中龙凤,可见母皇对魏状元的欣赏。”

        驸马听着虽是皇亲国戚,可说到底不过是个入赘的。表面风光而已,权力完全仰仗家里夫郎在皇上面前有多得宠,哪里比得上做个纯臣好。

        这太女怕是之前得罪了魏悯,怕她日后报复,这才想法让她成为依附皇族的驸马。

        蒋梧阙心中连连冷笑,脸上却是恰到好处的露出惊讶之色,随即摇摇头,笑道:“皇姐又逗我,这魏悯我倒是听老师说过,文采一流在我之上,我当时不服气,还特地打听了她一番,这新科状元好是好,可是家里已经有了夫郎,还怎么给十六做妻主?”

        蒋锟钧眉头一皱,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双手手掌搁在书案上,略施上位者威严,下巴指了指蒋梧阙,眼睛看向的却是魏悯,“魏卿,八殿下说的可是真的?”

        魏悯这才算能说上话,急忙跪下行礼,垂着头,“是。多谢皇上抬爱,但臣家里已经娶了夫郎,实在不能停夫另娶。”

        蒋锟钧耷拉着眼皮,看着跪在书案前的魏悯头顶,也没说让她起,手指敲着桌面,语气听不出情绪的说道:“如果朕非要你娶呢?”

        魏悯眼睛看着面前的金砖,撑着地面的手指微攥,语气平静却坚定,“臣之所以能入京赶考,靠的是夫郎熬油点灯做绣工资助,臣不能为了皇权富贵而负了他。”

        蒋梧雍唯恐天下不乱,立马上前一步,先抱拳对着蒋锟钧道:“皇上赐不能辞。”而后一甩袖子,看向魏悯“这驸马之位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魏状元可别仗着母皇对你有欣赏之意就如此不识抬举。”

        “皇姐这话说的不对,”蒋梧阙眼神飘向蒋梧雍,不赞同的摇头,“魏状元未对母皇隐瞒家里已有夫郎,同时拒绝为了荣华富贵而欺君另娶十六皇弟,是为忠,不辜负资助赶考的夫郎,是有情,忠君又有情的人,皇姐怎么能一口就扣给她一个不识抬举的帽子?”

        蒋梧雍闻言也不气,而是冷笑,“老八和魏状元真是文人相惜啊,孤不过才说一句,你就为她辩论了一大段,这种情意,真让孤羡慕。”

        蒋梧阙仿佛听不到她话里的深意一样,无辜的耸肩,“我不过是说了两句公道话,皇姐怎会想这么多?看来我真是在边疆待久了,心思都不如皇姐活络了,竟然没想到这一点,不然我哪怕是为了避嫌也不会乱说话。”

        蒋梧雍被气的上前一步,手指着蒋梧阙,怒道:“你——”

        “行了!吵够了没有?”蒋锟钧不耐烦似得伸手一拍面前书案,手指点着两人,“吵吵吵,一见面就知道吵,也不怕外人笑话。”

        蒋梧雍瞪了一眼蒋梧阙,后者却是朝她好脾气的笑了笑。

        两人同时抬手,道:“孩儿知错。”

        蒋锟钧一副懒得再看她们的表情,而是看向魏悯,说道:“魏卿的才学朕是真心欣赏,再加上你这容貌品行不错,朕相信小十六也会和朕有一样的想法。

        朕那儿子心地善良,若是招你为驸马,定然会理解你之前娶了夫郎,你若是不想负了你那夫郎,朕相信,小十六愿意破例让他当个侍的。”

        魏悯垂在身侧袖子里的手早已紧攥成拳。

        她那任劳任怨一心为她的阿阮,她那只因为一个梦,就不辞艰辛千里迢迢寻妻的阿阮,她那等着她高中后跟着过上好日子的阿阮……被她放在心尖捧在手心里的阿阮,如今就被人这么轻飘飘的定义成一个低贱的侍!

        “恕臣,不从。”

        魏悯手背上青筋毕露,这四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蒋梧雍听到这句话脸上的笑意几乎压制不住,心道这可是你送上门的,“魏悯,母皇都考虑到你那原配了,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魏状元年轻气盛,看不上我皇弟?还是心气傲,听不惯母皇安排?”

        她语气颇重,带着质问的意味,说完御书房内顿时陷入一片沉静。

        蒋锟钧抬手拦住要说话的蒋梧阙,眼睛看着魏悯的头顶,微微摇头,语气有些沉,“魏卿到底是年轻啊。文采虽好,但到底年轻气盛,这样将来可是要吃大亏的。”

        蒋锟钧手在面前的书案上翻了两下,抽出压在下面的一道折子,打开,点了点头,“是这本。”

        将折子往书案上一摊,蒋锟钧说道:“这是竹城知州呈上来的折子,前任县令坠马而死,她正跟朕求个新县令。”

        蒋梧阙一听是竹城,抓住轮椅把手的手指猛的攥紧,出声道:“母皇!”

        “闭嘴!”蒋锟钧瞥了眼蒋梧阙,继续对魏悯道:“娶皇子和去竹城历练,魏卿,你选择哪一个?”

        魏悯从听到蒋梧阙出声时就知道这竹城定然不是个好去处,但却没有其他选择。

        魏悯垂眸,语气平静,“臣选竹城。”

        “好,好的很。”蒋锟钧似笑非笑,说不出生气还是不生气,只是叹道:“魏卿你到底还年轻,资历较浅,你可知这竹城是什么地方?”

        蒋锟钧根本就不是在问她,紧接着说出答案,“这竹城是边陲小镇,龙蛇混杂龙潭虎穴之地,之前有人上折子说前任县令不是自己坠马而死,而是被人害死的,求要朕派人去查。朝廷百官,一听到说是竹城,都是百般推辞,所以这折子才压到现在。”

        蒋锟钧将面前折子合上,说道:“朕给你个机会,你现在依旧可以反悔。”

        魏悯忽然有一种尘埃落定的感觉,内心深处平静无波,“臣不反悔。”

        蒋锟钧点头,抬手让殿中省研磨,当场拟旨:任新科状元魏悯为竹城县令,查清前任县令死因,钦此。

        随后殿中省将圣旨交给魏悯,蒋锟钧语气淡淡的说道:“收拾收拾去竹城吧。”

        魏悯双手捧着圣旨,谢恩退下。

        出了御书房,魏悯提着那张贬谪的圣旨路过内金水河,望着面前弯如弓的河流,不由得驻足,莫名想起一首诗:

        御沟春水晓潺潺,

        直似长虹曲似环。

        流入宫城才咫尺,

        便分天上与人间。

        魏悯垂眸看着手中圣旨,无声苦笑,片刻之前她还是踏在御路上的状元,只待平步青云前途无量,犹如天上。而转瞬之间,她却成了一个竹城县令,落入人间。

        这可不就是转眼天上人间么。

        若是换了常人,此等大起大落,怕早就疯了。

        魏悯提着圣旨的手背在身后,摇头踏过属于文臣的那道桥出了宫。

        ……

        蒋梧雍对于皇上的安排满意无比,她甚至都可以想象一个月后竹城传来丧信,新任县令因意外死于竹城的消息了。

        蒋梧阙忍了又忍,到底还是开口,“母皇,魏悯可是状元,让她去竹城是否不妥?”

        魏悯乃是一甲榜首的状元,应授翰林院修撰才是,只有其他进士,按殿试、朝考名次,才授以庶吉士、主事、中书、行人、评事、博士、推官、知州、知县等职。

        如今,新科状元还未胸系红花打马御前街呢,就被贬到龙潭虎穴做了知县!

        蒋梧雍皱眉,疑惑出声,“老八,你这是对母皇安排,表示不满吗?”

        蒋梧阙都想把身下的轮椅扔在她脸上,没好气的说道:“自然不敢,我只是——”

        “行了,”蒋锟钧打断蒋梧阙的话,说道:“魏悯虽有才学,但过于年轻气盛,不让她历练历练,她都以为只要考中了状元就是这么一帆风顺了。”

        说着蒋锟钧看向蒋梧阙,“你刚从边疆回来,朝中诸事繁多,你有空帮太女处理些,别操心这些琐事。都退下吧。”

        蒋梧雍笑呵呵的行礼,“是。”

        蒋梧阙哪怕有再多的话在听到“退下”二字后也只能憋在肚子里,难得一向带笑的眼里没了任何笑意,拱手低头,“……是。”

        蒋梧阙婉拒殿中省推她出来,而是自己推着轮椅出了御书房。

        远处无人的廊下站着一道青竹般秀挺的身影,一身银色劲装,腰间系着软鞭,远远见蒋梧阙自己出来,立马迎了过去。

        封禹见蒋梧阙脸色极差,有些担忧的单膝跪在她轮椅边,手搭在她手背上仰头看她,“妻主?”

        蒋梧阙低头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不远处的那条划分天上人间的内金水河,眼底神色晦涩难明,轻声说道:“母皇贬魏悯去了竹城……”

        封禹一惊,就听她接着说道:“状元被贬,在母皇眼里不过是件不入眼的琐事!呵,三年一次选拔出的人才都这么被挤出了京城,这都是小事,那朝堂上还能有什么大事!”

        虽在皇宫内,但蒋梧阙既然敢说这话,就意味着四下无人偷听。

        封禹垂眸,手拿过蒋梧阙青筋毕露的拳,慢慢掰开她攥着的手指,把她掌心举起贴在自己脸上。

        封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蒋梧阙,只能拿一双漆黑的眼睛认真的看着她,抿了下唇,说道:“末将封家嫡子封禹……若是妻主需要,末将手中这把利剑,愿为妻主效劳。”

        蒋梧阙闻言一笑,掌根温柔的摩挲着手下的脸蛋,目光瞭望宫城之外的远方河山,吐出胸口浊气,缓缓说道:“且再等等,我想名正言顺。”

        作者有话要说:诗来自玉河诗~

        小剧场

        老八:太女惹我不高兴了!

        封禹:(提剑)你歇着,让我来!

        魏悯:皇上惹我不高兴了!

        阿阮:qaq(我,我要怎么办?)

        魏悯:……你歇着,都交给妻主来

        有读者说老八身体太弱了,但她腹黑啊,哈哈哈,开个玩笑,别担心,她会好的,就如同阿阮会说话一样,一切都会好的~

        还有看到大家讨厌皇上和太女,其实我也超级不喜欢她俩,但让她们再活两年,以后会好好收拾她们的,一定要解气才行!

        同时魏悯要带着夫郎刷小地图啦,等再回来就是大魔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