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31章 我想见你妻主

第31章 我想见你妻主

        魏悯说着真就盘腿坐在阿阮身边解开了带子,衣襟自然而然的朝两边滑开,露出里面结痂的伤痕。

        魏悯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牵着阿阮的手轻轻握着,说道:“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怕你看到要哭,才没说。”

        谁知他看不到也要哭。

        阿阮顺着魏悯拉自己手的力道回头,入目的就是她胸前的几道鞭伤,眼泪顿时又落了下来,心疼到皱巴成一团。

        魏悯无奈,伸手用掌根抹掉他脸上的泪痕,不以为意的说道:“过几日就好了。”

        阿阮咬着嘴唇轻轻顺着那伤口边缘抚摸,不知道是他微凉的手指触碰到魏悯温热的身体上激的,还是碰着伤口疼了,惹的她不受控制的打了颤栗。

        阿阮小声抽着气,仿佛是伤在他身上一样,含泪抬头看魏悯。

        魏悯了然,一笑,“不疼,就看着严重,其实一点都不疼。”说着攥起阿阮的手,放在嘴边哈气。

        狭长的鞭痕从锁骨处一直到左腹,两边细浅中间粗深,三两道纵横交错,不疼才怪!

        阿阮拍掉魏悯想拉他的手,愣是半脱掉她的中衣往后背仔细检查了一遍,见除了胸前的鞭伤之外,手腕脚踝处只有淡紫色的勒痕,没有伤处,这才松了一口气。

        ——晚上不能洗澡。

        阿阮抬手比划一句,伸手要给她把衣襟拢上。

        魏悯却抬手攥住阿阮的手指,任由衣襟大敞,另只手揽住他的腰,一用力,就将人拉到床上,翻身压在了他身上,笑着望他,“怎么又要系上?”

        阿阮瞪她,他刚才只是要看伤口,从始至终可都没说过这话。

        魏悯不管,再忍下去她可就要烧起来了。

        阿阮挣扎着抬手,修长纤细的十指在两人面前飞快跳动,显示他急速拒绝的语气:

        ——不行,伤口才结痂!

        还有,阿阮手指顿了顿,瞧着魏悯的唇,指尖蜷了蜷,慢慢红了耳根,又伸直了比划:

        ——白日不许宣.淫。

        魏悯像是不记得这话刚才是她先说的一样,拉住阿阮的手凑到面前亲吻指尖,一副无赖模样,“在阿阮面前,我分不清白天黑夜。再说刚才是谁非要我解开衣带的?”

        阿阮好脾气的抬手,轻扯她衣襟:

        ——那我给你穿上。

        魏悯攥住阿阮的手,“阿阮怕我身上有伤……”她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低语了一句,才抬头问道:“可好?”

        她的“可好”二字声音又轻又低嗓音撩人,“阿阮。”

        阿阮头皮发麻,脚趾头想要抵挡似得蜷缩起来抓着鞋底板,可效果甚微,最后还是脸颊绯红的,点了头。

        魏悯像是不记得这话刚才是她先说的一样,拉住阿阮的手凑到面前亲吻指尖,一副无赖模样,“在阿阮面前,我分不清白天黑夜。再说刚才是谁非要我解开衣襟的?”

        阿阮好脾气的抬手,轻扯她衣襟:

        ——那我给你穿上。

        魏悯攥住阿阮的手,按到他头顶,鼻尖轻轻蹭着他的鼻尖,四片唇瓣若有若无的一触即分,吐出气小声道:“阿阮怕我身上有伤,那今天由你主动,可好?”

        她的“可好”二字又轻又低嗓音撩人,下唇瓣更是贴近他的,毫不费力撬开他的上唇瓣,含在嘴里吮吻,含糊着唤了声,“阿阮。”

        阿阮头皮发麻,脚趾头想要抵挡似得蜷缩起来抓着鞋底板,可效果甚微,最后还是脸颊绯红的,点了头。

        他动作微不可见,但魏悯眼睛一定看着他,还是及时的捕捉到了,顿时心头一喜,轻轻在阿阮有福气的耳垂上咬了一口。

        阿阮怕痒的缩着脖子,左右脚相互搓动,将脚上的鞋子蹬掉。

        魏悯伸手扯开阿阮的衣襟,低头在他精致的锁骨上轻轻吮吻啃咬,牙尖咬着那凸出的骨头,轻轻叼着。

        手指顺着阿阮纤细的腰身往下滑,阿阮配合的蜷缩起小腿,魏悯就摸到了他消瘦的脚踝。

        灵活的五指从脚踝路过小腿肚子,再到大腿根,隔着亵裤覆盖在阿阮还疲软的那里,用掌根轻轻揉了两把。

        阿阮白皙诱人的脖颈微仰,随着喘息加剧,喉咙处的精致喉结跟着上下滑动,引的魏悯看红了眼,张口含住。

        舌尖探出,顺着喉结滚动舔着,逼着阿阮喉咙里溢出破碎的呻吟声。

        上半身魏悯寻到阿阮的唇,与他唇瓣相贴舌头纠缠,下半身魏悯的手依旧不依不饶的揉着那里,不肯离开。

        阿阮被她弄的应接不暇,身下的阵阵异样酥麻快感,逼的他双腿并拢想要抵抗。

        魏悯的手在小阿阮半抬头的时候离开,往上摸过腰腹,将他亵裤顺着大腿扒到腿弯处,堆积在那里。

        手指从小阿阮头上抚过,摸到它吐出的水,魏悯一笑,搂着身下的阿阮翻了个身,抬头在他耳边哑声说道:“该阿阮主动了。”

        声音带着满满的**之气,呼在耳边,烫的阿阮一个瑟缩,红了眼尾。

        阿阮手掌避开魏悯胸前的伤痕,撑在她挺立的那两团上,羞涩的闭着眼睛揉了两把,脸红的几欲滴血,耳朵都在冒烟。

        不同于他胸前的平坦小粒,女人的胸前总是鼓起的,摸着跟两只跳动的兔子一样,逼的阿阮不敢去看。

        阿阮跪在魏悯双腿之间,任由她的两条腿夹住他纤细的腰肢,低头含住妻主胸前其中的一个,学着她平时的动作,轻咬了一口。

        从未被咬过的地方,蹿出酥麻入骨的感觉,如电流般急速蹿到头皮,刺激的魏悯头皮发麻,舒服的嗯了一声,手鼓励的在阿阮腰间揉着,偶尔照顾一下他身下已经完全挺立的小阿阮,握住撸动两下。

        她的手一碰那里,阿阮就软了身子,跌趴在她身上。

        魏悯摸着阿阮的身子,有些急切的想把他纳入体内,不由得抬起腰身,催促阿阮快些。

        阿阮手扶着魏悯的腰,轻轻咬着嘴唇,第一次主动大胆的让自己进入妻主温热湿润的那里。

        阿阮轻轻呼着气,慢慢挺腰往前挺进,嗓子里止不住的呻吟声溢出,生生羞红了一对儿眼尾,娇媚的如同妖精。

        终于尽数入内之后,阿阮和魏悯都是忍不住的叹慰出声。

        阿阮满头细汗的跪趴在魏悯胸前,只愿意用手揉着她的胸脯,没力气再挺腰动作了。

        魏悯修长有力的双腿夹着阿阮的腰,手揉抓着他挺翘饱满的肉臀往身上按,让两人相连的地方更加贴合,同时往上挺着腰,撞击着身上的人。

        手扶着阿阮的腰,让他出来一段距离之后,又猛的吞进去,逼的他眼里蒙上一层水雾,手更紧的搂住她的腰。

        一番厮磨动作下来,魏悯身上汗水并不比主动的阿阮少。

        趁着怀里人意乱情迷,魏悯用力一个转身,就着相连的动作将阿阮压在身下,两腿跪趴在他身侧,下身快速吞纳动作着。

        阿阮仰头呻吟,眼尾被逼出泪水,手却不忘摸着魏悯的伤口,不赞同的摇头。

        魏悯低头轻轻叼住阿阮的脖颈,剧烈喘息着,“再不让我动动,我就要憋死在你身上了。”

        阿阮听魏悯这么说,轻轻捶了下她的肩头,转而伸手搂住她的脖子,和她亲昵的做对儿亲昵的鸳鸯。

        两人从床上起来时,已经日落西山。

        阿阮伸手摸了摸魏悯的伤口,发现没绷裂之后才松了一口气,起身下床做饭。

        魏悯也起来了,阿阮陪她睡了顿觉,醒来一消多日来的疲惫低迷,顿觉神清气爽,觉得自己分明才像那种话本里说的采补成功的妖精。

        两人围在一处劈柴烧火,阿阮跟魏悯“说”了他入京的原因,以及路上的机遇,提起封禹,阿阮难得红了脸,眼露向往钦佩:

        ——他可真是个奇男子。

        魏悯笑着摇头,“在他眼里你也定是个奇男子,不是谁都有毅力千里迢迢入京寻妻的,更何况还是只因为一个梦。”

        魏悯心中琢磨,难不成真如以前那个大夫所说的,阿阮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所以她遇难时,阿阮就能提前梦到,还跟现实一点都没差。

        两人正聊着,就听着有人敲门的声音。魏悯微微皱眉,并未急着放下斧头去立马开门,而是扬声问道:“谁啊?”

        她和阿阮在京中都没有相识的人,更何况这地方还只是暂时租住的,并没有外人知道,怎么会有人来走动?

        “阿阮在家吗?”

        回答的是个男子,声音听起来清清冷冷的,和旁人格外不一样,特别有辨识度。

        魏悯扭头看地上捡柴的阿阮,阿阮也是一愣,却是放下柴火,高兴的抬手对妻主比划:

        ——是救我的恩人。

        阿阮忙在围裙上擦擦手,期待性的看了魏悯一眼,见她点头这才出去开门。

        来者的确是封禹,他看着阿阮出来也是一笑,“你在京中可还好?”

        阿阮笑着点头,忙让开身子要让他进来,封禹却是摇了摇头,转身露出他身后坐在轮椅上的蒋梧阙,说道:“她想见见你妻主。”

        蒋梧阙笑着跟阿阮打招呼,“又见面了。”

        阿阮在看到蒋梧阙后脸上依旧带笑,只是笑意淡了些许,不动声色的用身子挡住了门后院子里的人,抬手“问”封禹:

        ——你们,找我妻主有什么事吗?

        封禹看出阿阮眼里的防备和不安,立马安抚道:“不是坏事,你别怕。”

        阿阮抿唇,身子却是分毫不让。他别怕,你让他如何不怕?

        他妻主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入京赶考,却因为被诬陷,身上多了几道触目惊心的鞭痕,如今她们这种身份的人上门,他要如何不怕?

        这对妻夫救了自己,阿阮心里无限感激,可这并不代表着他要把自己的妻主推出去作为报恩的谢礼。

        封禹见阿阮倔强的跟只护崽的鸡一样,有些为难的看向蒋梧阙。

        蒋梧阙却是不愁,朝院子里大声喊道:“在下于家中排行第八,魏会元可愿出来一见?”

        阿阮没料想蒋梧阙看看病秧子模样,平时说话斯斯文文语气轻柔,却能干出这种类似于泼夫隔门喊人的事儿,一时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蒋梧阙丝毫不觉得自己丢了八殿下的身价,反而笑着跟阿阮道:“最近身子养的好了些,说话都有力气了。”

        封禹头扭到一旁,抬起下巴假装看天。

        “你真别怕,我不会害了你妻主的。”对于阿阮的防备,蒋梧阙觉得自己可以理解,她幽幽一叹,说道:“毕竟跟老大那种人有同一个母亲,被人怀疑也是在所难免的。”

        她这话说的意味深长,显然不是说给阿阮听的。

        魏悯站在阿阮身后,听蒋梧阙厚颜无耻的踩了太女不说,又间接的夸了自己一顿,挑了挑眉。

        “阿阮。”魏悯出声,伸手将夫郎拉到身旁。

        阿阮不安的攥着魏悯腰侧的衣服,担忧的看着她。

        “没事儿。”魏悯朝阿阮安抚一笑,随后撩起衣摆对着蒋梧阙做出要行礼的模样,“草民见过八殿下。”

        蒋梧阙今天是来礼贤下士的,哪里会让她这么跪下去,忙虚扶了一把,“我既然都说了是老八,那你就别行这些虚礼了。”

        蒋梧阙说不跪,魏悯还真就放下手中撩起的衣摆站着没跪。

        蒋梧阙看着魏悯虽年纪轻轻,性子却比一些官场上摸爬滚打多少年的老狐狸有趣,眉眼笑意不由得加深,觉得此行定不会白来,“你这性子,我喜欢,可有兴趣同饮一杯?”

        蒋梧阙这话说完,魏悯还没回答,两人身旁站着的夫郎就一同看着她。蒋梧阙不由得抬手揉了揉鼻尖,讪讪笑着,“茶,同饮一杯茶。”

        蒋梧阙身子骨不好,酒要少喝,而魏悯身上带伤,最好戒酒。

        蒋梧阙和封禹的确是个没架子的人,见着魏悯和阿阮正要生火做饭,索性就过来搭把手,晚上一起吃了顿简单朴素的家常饭。

        两人说话都是不避开夫郎的。两个女人捧着碗面疙瘩讨论的是朝堂大事,两个男子捧着碗吃自己的。

        封禹虽然能听得懂两人说的是什么,却跟阿阮一样不插话,只是偶尔顺手接过妻主的空碗再给她盛一碗饭。

        蒋梧阙抛出的条件的确让人振奋,只是,她可是东宫嫡出的殿下,身后跟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她为何要支持寒门崛起?

        魏悯不为所动,“我要如何信你?”

        蒋梧阙笑着,坦言的交出并非秘密的老底,“我君父并非士族出身,他不过是个从寒门抱来的养子罢了,这也是母皇不喜他的原因,因为他背后的母家,无法给她登基足够的支持,所以她顺带着也不那么喜欢我。

        还有,你别看我殿下身份尊贵无比,其实也就只是表面风光。”

        蒋梧阙单手端碗,拍了拍自己困在轮椅中的两条腿,说道:“若真是风光尊贵,又怎会变成这幅模样?困于一把轮椅之内?”

        就在蒋梧阙拍完第一下抬起来准备再拍第二下的时候,旁边的封禹抬手一把按住她的手,垂下眼睑微微攥紧,不许她再这么拍。

        蒋梧阙笑着嗔了他句傻夫郎,却是拉住他的手攥了攥。

        “老大登基,士族掌权,大则蒋氏腐朽衰落,小则我无立足之地,”蒋梧阙拇指摩挲着封禹带茧的掌心虎口,“阿禹和他母亲手握兵权,亦是逃脱不了。”

        “你若是想要出人头地,在这士族手中挣出一份权,一片地,只有我能帮你,亦只有我能做到。

        我不是帮寒门,我是需要寒门,需要你们分化士族手中的权力,这是你的机会。”

        蒋梧阙视线紧紧盯着魏悯的眼睛,问她,“你可愿意?”

        一屋子四个人,都屏住了呼吸等魏悯的回答。

        魏悯侧头看了眼正看着她的阿阮,微微勾唇,转头看向蒋梧阙,语气轻而坚定,“愿意。”

        ————

        老八:我有酒和热血,你愿不愿意跟我走ovo

        封禹:呵呵,酒呢?交出来(▼へ▼メ)

        魏悯:没酒就不走→_→

        阿阮:你还想喝酒?qaq

        老八和魏悯: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