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30章 发现

第30章 发现

        省试批阅结果出来之后,魏悯被放了回来,包袱行李全都归还给她,另外还领了二两慰问银子。

        魏悯出来后,站在皇城墙边的公告栏处,看着上面几家欢喜几家愁的贡士榜,内心没有任何波动。

        上面的会元名字被用朱笔标了出来,格外的显眼。

        观榜的举人三三两两的扭头询问“你考中了吗?”“名次第几?”“这魏悯是谁?”

        包括那些之前受了刑的举人,现在满心满眼在乎的都是自己名次,对省试舞弊结果倒是没那么关注了。

        魏悯从人群里退出来,内心平静甚至没有任何怨愤,这种结果她早就想到了,皇上怎么可能会为了举人责罚太女和士族?

        魏悯摸出领到的二两银子,回家前先进了家糕点铺子。

        京城繁华,店铺分工精细,卖糕点的地方就只是卖糕点,绝对不会掺杂着再卖馒头干粮。

        店铺内摆满形状颜色各异的糕点果子,一个个的像是青楼里的小倌,拼命舒展着身体,散发诱人的香气,朝你抛媚眼勾手指,声音媚骨的唤着,“来嘛,来尝尝我嘛~”

        店小二观察细致,瞧见魏悯手里提着包袱,连忙过来问道:“客官是考生吧?瞧着这通身贵气眉眼间的福气,应该是考中了贡士,没错吧?”

        魏悯好笑,她分明是满身晦气,哪来的贵气。

        魏悯抬头瞧了眼店小二,看她年纪轻轻,脸上一笑就露出讨喜的酒窝,不由得垂下眼睑瞧着手边盘子上的糕点,语气随意的开口问道:“你是如何猜到我考中了贡士?”

        店小二嘿嘿一笑,“像我们这种做生意的,靠的就两样东西,嘴和眼睛。贡院今日放考生出场,而您手里提着包袱,瞧着年龄又不大,怕是从里面出来的。

        另外,都快午时了,贡士榜单早已出来,多数考生都已经看过。没考中的不是垂头丧气的收拾包袱回去,就是眼眶通红埋怨运气的去喝酒。

        而您,却还有心情过来买糕点,十有**是榜上有名心情好。您看我说的,对与不对?”

        听她一番话,魏悯服气的点头。

        “即是如此,那客官可定要来尝尝我们的状元饼了,”店小二领着魏悯走到黄色酥饼盘前,“咱们店里的这状元饼可是一道美味可口的名点,绵酥,馅芯细腻,皮馅均匀,不偏皮,无杂质,清香利口,有枣泥香味,无异味,包您喜欢。”

        状元饼有一种极好的寓意,吃了就中状元,所以每年省试结束后,最是好卖。

        魏悯倒是不信这些,若是吃饼有用,谁还寒窗苦读?

        魏悯摇头,说道:“我这人不太爱吃糕点,来这里就是想给夫郎买点吃的,你看有哪些糕点是男子爱吃的?”

        店小二推销未成也不生气,反而笑呵呵的说道:“看不出您都娶了夫郎。至于男子喜欢吃什么,您问我可就问对了……”

        店小二是个能聊的,带着京城口音对魏悯侃侃而谈,脸上永远带着热情笑意,身上没有一些店员的那种势利气。

        魏悯听了一圈,这店小二除了京城口音之外,别处和她之前见过一面的人一模一样。

        “来往的都是贵人,哪怕是个普通百姓,您又怎么知道她出门不会遇上贵人从此飞黄腾达呢?更何况是您这种前途无量的贡士。”

        店小二将包好的糕点递给魏悯,说道:“做我们这行的,别的不行,就是态度得好嘴要甜。用一句话说就是,您且来往随意,我必笑脸相迎。一行有一行的规矩。”

        魏悯觉得这店小二倒是通透,笑道:“若是有机会,我还来你这里。”

        店小二拱手送别,“在此预祝您金榜题名了。”

        魏悯提着糕点走在路上,心里想的却还是刚才的那个店小二。

        魏悯这人记性好,耳力更不差,一般见过一面的人听过一次的声音,下回再见时她都会记得。

        就像青平县县令之子黎青,阿阮问她时她其实是记得的,只不过没放在心上而已。

        这个店小二魏悯本来也没放在心上,若是碰不着她肯定是不会想起来的,但奈何今天又见了一次,而且还是在完全不同的地方。

        魏悯刚入京那天,路过街道时看到一旁有个外省来的杂耍班子,那时候有个操.着异省口音的报幕者,话说的俏皮人长得讨喜,最重要的是,她长得跟店小二一模一样。

        才短短一个月时间,这杂耍报幕的人怎么就成了京中点心铺子里的小二?而且说着一口流利的京城口音?

        魏悯皱眉,这人怕是京中某位放在民间的探子。她若是记性差那么一点,定然是认不出的。

        魏悯莫名有种感觉,她还会再见着这人。

        正想着,魏悯就走到了自己租住的杏花巷中,离老远就看见阿阮站在门口等她。

        魏悯大步流星走过来,笑着问他,“等多久了?”

        阿阮摇头,抬手比划:

        ——也没等多久,我做好饭了,你饿不饿?

        魏悯将自己买的糕点递给阿阮,说道:“的确有些饿,好久没吃到阿阮做的饭了,今天要吃两大碗。”

        阿阮被逗的眉开眼笑,垂眸看到手里的东西是什么之后,才慢慢敛下笑意,微微抿了抿唇。

        魏悯一共送给他三次糕点。

        第一次是她决定从落羽书院搬回家里住,那天请了一天的假,扛了一晚上麻袋,给他买了糕点和半斤肉,说让他自己留着,别什么都拿给阿洛吃。

        第二次是她考中举人参加鹿鸣宴,宴会结束后她牵着自己去扯布料,他没同意,最后两人去糕点铺给她买干粮时,她背着他用仅存的私房钱买了几块糕点,笑着跟他说私房钱都在这儿了夫郎别生气。

        第三次就是今天,她在京中发生了什么事对自己绝口不提,却是回家时给他带了份糕点,若无其事的笑着跟他说饿了,想多吃两碗他做的饭。

        阿阮这两天听到京中许多声音,省试舞弊之事被人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满大街说的都是举人受刑的事。

        阿阮出门买菜,只要留了个心,就能听出头尾,更何况那些茶楼的说书人添油加醋说的更是详细。

        阿阮不会跟魏悯说自己挎着菜篮子在茶楼门旁站了半天,更不会说自己比魏悯更早几个时辰看到贴在皇城墙上的贡士榜。

        阿阮虽然不识字,却是认得那用朱笔标出的名字是谁,也知道省试舞弊的结果如何。

        他知道妻主虽然嘴上不说,脸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风轻云淡的像是此事跟她无关似得,但他知道,妻主在猜到这个结果时,心里怕是有委屈有愤怒,有对朝廷的失望,也有对圣上的不满……

        可她哪怕心里再难受,回来时依旧给他带了份糕点,用自己受刑后补贴的二两银子。

        阿阮觉得这点心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吃下去,该怎么咽下去。

        “阿阮,有热水吗?”

        阿阮听到先一步进屋的魏悯在喊他,才愣愣回神,先是抬手摸了摸眼尾,觉得没泪水之后才收起糕点进屋。

        将烧好的热水端出来放在盆架上,阿阮亲自给魏悯洗手。

        魏悯伸手环住阿阮,将他圈在怀里,两只胳膊撸起袖口,递到他面前,下巴扣在他肩膀上,轻轻蹭着。

        阿阮像是想洗去魏悯身上的晦气一样,低头洗的格外认真。

        两人吃完饭也才午后,魏悯吃的有些撑,解开外衫躺在床上准备睡个午觉。

        阿阮从外面进来,洗干净的手解开腰间的衣裙,搭在一旁,自己坐在床沿边。

        魏悯轻阖着眼皮躺着,没多时就感觉到胸口处多了只手,在解她衣襟带子。

        魏悯一惊,忙睁开眼,下意识的一把按住阿阮的手,看着他微抿的唇哭笑不得的说道:“阿阮,现在还是白天。你妻主好歹是个读书人,白日.宣.淫,不好。”

        瞧着阿阮模样有些不高兴,魏悯看着他的脸色,斟酌着说道:“再等两日好不好?我瞧着你脸色还是有些疲惫,这两天肯定也没休息好。自从咱俩分别到现在已经有了半年,我素了那么久,若是做那事,恐怕会累着你。”

        阿阮哪怕听到后半句她那令人脸红心跳的话都是不为所动,耷拉着眼皮子看着她。

        魏悯手指摩挲着阿阮的手背,转移话题,“你跟我说说从青禾村到京城千里迢迢,你是怎么过来的吧。”

        阿阮一点都不想说,他只想看看魏悯身上的伤。

        魏悯却是八风不动的按着他的手。

        阿阮挣扎了两下,她依旧不松手。知道妻主身上怕是有伤,阿阮也不敢怎么用力,可心就在这挣扎间生出一股莫名的火气,气自己也气她。

        她都不让他看,他还心疼她!

        她怎么什么都不跟他说!

        他哪怕知道了也做不了什么,可也想着和她并排站在一处,心疼她,听她诉苦,而不是任由她将所有的话都埋在心里,被她挡在背后。

        阿阮被魏悯弄出些许火气,气的从她掌中抽回手,背对着她坐在床沿边低头偷偷抹眼泪。

        魏悯吓了一跳,心疼的从床上爬起来,伸手去搂他的肩膀。

        阿阮将她的手抖掉,也不转身出去,而是就老老实实的坐在床沿边哭给她看。

        作者有话要说:阿阮不是一个爱哭的矫情人,正是如此,魏悯一看到他掉眼泪就什么坚持都没有了,在他旁边妥协的低声哄道:“好好好,你不是想解衣服吗?给你解,你要是想要,咱们现在就做,马上都给你好不好……不哭了。”

        怕万一,贴一点在这里[抱歉啊]

        小剧场

        魏悯:夫郎想要,我却没办法满足,我的错我的错ovo

        阿阮:谁想要了!我就是想看看伤口!

        魏悯:别解释了,我懂,我都懂,夫郎脸皮薄嘛,那我先主动?⊙v⊙

        阿阮: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