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23章 我只要她们怕

第23章 我只要她们怕

        看魏悯在前面跟巡抚和县令家的公子谈笑说话,不少人都投去羡煞的目光。

        “这魏解元以后的路,怕是比你我等人都好走的多。”

        有人抱胸讥笑。

        这年头不只是男子靠容貌,女人长得好也比较吃香。

        等巡抚和县令离开之后,刚才聚集的众人散开,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凑着头说话。

        魏悯回来走到阿阮身旁,笑着跟他把刚才的谈话内容复述了一遍。

        阿阮站在这边,看到魏悯跟那公子说话时有说有笑的模样,嘴唇都咬出了牙印。

        如今听魏悯一回来就特意的跟自己解释了一遍,阿阮突然又有些不好意思了,觉得自己这幅模样显得格外的不懂事。

        可不管如何,阿阮听了后,至少心里是甜的。

        魏悯又跟阿阮说起别的,正说着呢,却莫名听到有人高声点出自己和阿阮的名字,语气格外不善。

        提起魏悯的不是旁人,正是此次乡试的第二名。

        可自古以来世人记住的只有第一,没有第二。那杏黄榜上独一无二写着赤字的也只有魏悯二字,哪里有她宋容免?

        “这魏解元以后的路,怕是比你我等人好走的多。”

        宋容免听到这句话后忍不住出声,语气发冲,“眼里只有男色,她算个什么解元!”

        宋容免今年已经二十七八,为了一心读书,哪怕到了这个年龄,家里仍未娶夫郎,更未碰过男人。

        宋容免觉得读书就跟练功一样,仿佛碰过男人就会丢了精气神似得。

        她苦读多年,今年是她觉得发挥最好的一次,对于解元她胸有成竹,可奈何看到榜单第一的名字之后,犹如五雷轰顶。

        宋容免位居第二,离第一的解元是那么的近,几乎咫尺之遥的距离。

        魏悯比她年幼,还娶了夫郎,如今又轻而易举中了她努力多年一直渴望的解元……

        宋容免心里气难消意难平,“那么喜欢男人,考个什么科举?她不是娶了夫郎吗,这种人县令家的公子怎么会看得上她!”

        有人一怔,难以置信的问道:“她有夫郎了?”

        宋容免冷呵一声,眼神瞥向不远处的魏悯,“那不就是,一个哑巴。”

        “哑巴!”

        凡是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愣了一下,有人更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高呼出声。

        顿时,院子里人的目光多数都隐晦的凝聚在魏悯和阿阮身上。

        这么意有所指的两个字,以及犹如麦芒般扎人的视线,让魏悯不悦的皱起眉头,身子不动声色的遮住旁边的阿阮。

        魏悯目光瞥了眼宋容免,轻蔑而过,侧头问一旁的同窗,“她是谁?”

        魏悯的声音没有故意压低,宋容免听的清清楚楚,气的拳头都攥了起来。

        魏悯的名字在场的几乎无人不知,而自己仅是低她一名,她却这么高高在上的问她是谁!

        “她叫宋容免,乡试名次排第二。”同窗微微压低声音。

        魏悯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

        被一个还未弱冠的年轻人压自己一头,宋容免咽不下心头的这口气,冷声讥讽,“不就是个解元吗?这么目中无人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考的是个状元呢,真真是可笑。”

        跟宋容免交好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起哄。

        魏悯语气平淡,“解元自然比不得状元,可好歹也是乡试第一。”

        这话落到宋容免的耳朵里,魏悯嘴里第一这两个字语气就格外的重。

        这是取笑她仅得了个第二?

        宋容免气的手背青筋毕露,刚咬牙说了个“你”余光就瞥见魏悯身旁的阿阮,顿时攥着的手一松,嘴角莫名挑着笑,眼睛斜睨着魏悯,话针对的却是阿阮,“乡试第一果然与众不同,毕竟也不是谁都会娶个哑巴当夫郎的。”

        她“哑巴”两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语气轻蔑讥笑。

        仿佛不能说话的阿阮是个多大的笑柄一样,说出来就能逗笑众人。

        宋容免一直自持文人的风格,很少当着外人说这种话,而今天她看着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落在了魏悯头上,心里魔怔,什么难听的话都说了出来。

        她此话一出,魏悯脸色瞬间沉了下来,阿阮更是面容发白。

        宋容免的话像是一只手,当着众人的面揭开阿阮一直害怕的事。

        因为他是个哑巴,魏悯被人当着众举人的面奚落取笑了。

        魏悯明知道不该跟这种人动粗,可反应过来之时,一只手已经提着宋容免的衣襟了,她声音里透着寒意,字从牙缝里往外蹦,“给阿阮道歉!”

        宋容免没有魏悯高,被她一只手提着衣襟,脚都半踮了起来。

        文人讲究一句话,“君子动口不动手”,宋容免哪里跟人动过手?如今猛的被人提起来,心都悬在了喉咙里。

        她心里害怕,但刚才的话都说出去了,现在认怂岂不是要被人笑死?

        宋容免抬起下巴,尽力用鼻孔去看魏悯,“怎么,是个哑巴还怕被人说?我刚才说错了吗?他要不是个哑巴,你让他开口说话啊!”

        若是宋容免说话时嘴不打飘,气势也许能更足一点。

        “枉你自称读书人,”魏悯手指收紧宋容免的衣襟,说道:“我现在给你个机会,给阿阮道歉。”

        围观的众人万万没想到本来口角之战转脸会变成这样。

        跟宋容免交好的人顿时过来,扯着魏悯的胳膊拉架,“你这是做什么,没说两句话就动手可还了得?快松开,堂堂一个解元,连两句无心之话都听不进去了吗?待会儿巡抚过来,谁都没好果子吃。”

        魏悯脸色冷,声音也冷,“说的不是你夫郎,你自然听的进去。”

        “道歉。”魏悯甩开被人拉住的手臂,收紧手里的衣襟,视线盯着宋容免的眼睛,重复着最初的两个字。

        宋容免被勒的脖子疼,伸手去扯魏悯的手,“松开!我就说他是个哑巴怎么了?哑巴哑巴哑巴,不能说话的哑巴!”

        魏悯另只手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宋容免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头,顿时被打的身子一歪,头发懵。

        魏悯看着摔在地上的宋容免,还想再去补一脚的时候,就被人拉住了手。

        那只手的力气远远比不上魏悯,若是她强力挣脱,很可能会闪着拉她的人。

        魏悯就这么,被一只手束缚住了,站在那里没再动,只是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

        这种好斗的魏悯是同窗从未见过的,一时间也没人敢过去拉她。

        毕竟魏悯说的也没错,别人说的是她夫郎,你让她怎么忍下这口气不去在意?

        别人不敢去拉,但阿阮不能不去。这里是县衙,待会儿还有鹿鸣宴,魏悯若是把人打伤了,哪怕她是个解元也免不了牢狱之灾。

        从小到大,骂阿阮是哑巴不能说话的人太多了,阿阮本以为自己听习惯了不会去在意了,可今天被宋容免当着众人的面,以他是哑巴的身份去取笑魏悯时,阿阮就觉得她的这句哑巴,像是一把锋利的匕首,稳准狠的扎在他的心脏上。

        这句哑巴,比之前那么多年听的都要让阿阮难堪,让他难受。

        可看着妻主为他动手的时候,阿阮又有些害怕了,怕魏悯被他所累。

        阿阮站在魏悯身旁,手上也没用多少力气,手指就这么轻飘飘的搭在她的手腕上,便让这个一身戾气的人压住了火气。

        阿阮垂眸,眼眶发红,低头看着魏悯紧攥成拳的手,轻轻吸着鼻子,两只手握着她的拳头,拇指安抚的摩挲着她的手背,无声的说:

        ——别生气,我没事。

        宋容免被打懵了,被人扶着从地上站起来,什么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人拉着走远了。

        魏悯不善的目光追随着她的背影,眼里神色晦暗不明。

        宋容免走了之后,以魏悯和阿阮为中心站着的那群人还没离开,压着声音小声议论,眼里看热闹的意味十足。

        魏悯眼神阴冷的扫了她们一眼。

        那些人看着魏悯不善的神色,再想起来她刚才的那股狠劲,顿时嘴一闭不敢吱声了,彼此扯了扯,灰溜溜的转身走了。

        魏悯轻轻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神色。之前考中解元时胸口处涌出的期望又再次出现,且更为强烈,让她只要想起就激动的手指发颤。

        她为什么要让这些人敬她呢?人的嘴有千千万万张,她为什么要夹着尾巴做人,收敛自己脾气还要战战兢兢的担心她们不满意?

        从考中解元时忍着那群莫名来道喜的人,到王氏出口讥讽她会始乱终弃,再到今日宋容免因为嫉妒她得了解元而取笑阿阮是个哑巴。

        她能忍的都忍了,可这些人不只是针对她,连她身旁的阿阮都不放过。

        魏悯攥拳,想如果。如果她能握住那至高的权力,成为站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像今日这种事定然不会再发生。

        到时候哪怕她们心里再不愤,再不甘,也要对她摇尾乞怜,看她脸色行事。

        只要,她足够的强大,强大到让她们害怕。

        魏悯不需要这些人敬,她只要她们怕,需要她们匍匐在她脚边看她鞋尖说话。

        “阿阮,总有一天,我会让那人看不起你的人都垂下头来不敢言语,”魏悯垂眸,抬手轻轻抚着阿阮发红的眼尾,轻声说道:“你等我,且看着,定会有这一天的。”

        只是时间早晚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魏悯:有人笑我夫郎不会说话,呵,看来是舌头太长了,不如拔掉好了?

        阿阮:……你血腥的样子,我格外的喜欢!

        魏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