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17章 别送了

第17章 别送了

        阿阮在家见外面稀稀拉拉的雨点越下越大,想起妻主今日出门时没带伞,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就带着伞去了县里。

        想着自己是去接魏悯的,村头那条泥泞的小路他都觉得走出了欢喜感。

        就这么紧赶慢赶的来到落羽书院,尽管门口人多,但阿阮还是一眼就找到站在屋檐边角的妻主。

        阿阮脸上一喜,还没来得及走过去,就瞧见一个男子走近她,顿时阿阮准备迈出去的那只脚犹如千斤重一样,人就这么定在了原地。

        看见魏悯低头跟那男子说话,阿阮来时满腔的欢喜,像是被这场秋雨一下浇灭,身心都凉嗖嗖的。

        跟魏悯说话的公子,从他这个角度恰巧可以看到他低头娇羞的模样,委实可爱。

        阿阮握着伞柄的手不自觉收紧,忍不住的拿自己和他比较。

        小公子年龄看着比他要小,体型均匀身上有肉,是魏悯喜欢的那种,摸着肯定不硌手。

        小公子会出现在书院门口,怕是读过书的。家里定然也是有钱有势的人家,毕竟穷苦人家谁会送一个男子读书。

        妻主若是有人支持,去京城的盘缠自然不是问题,天寒地冻的也不会吃太多苦……

        几番比较,阿阮不安的发现对方哪里都比他好,他竟是一分都比不上。

        这种不安惶恐感来的突然,激的阿阮一个哆嗦,顿时觉得身上更冷了,似乎所有的雨点都躲过了他手里的伞钻进了他衣服里。

        正是这种感觉,让阿阮视线对上魏悯的那一刻,下意识的攥紧伞柄压低伞檐,遮住一脸狼狈的自己。

        妻主考科举才是正事,将来中了状元也是要做大事的人,他不该那么小气善妒……

        阿阮一这么想,就觉得难受的不行。

        他虽用伞遮住自己,眼睛余光却止不住的瞥着魏悯的方向。

        妻主看见自己来找她,会不会拒绝那公子手里的伞?

        阿阮还没多想,就见那双熟悉的鞋子出现在他视线里,踏着地上的雨水朝他跑过来。

        阿阮心瞬间跳快了两拍,嘴角向上扬了些许,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就迎了上去,举高手中的伞遮在她身上。

        见魏悯身上衣服被雨打湿脸上头发上有水,阿阮又赶紧捏着袖子给她擦脸。

        魏悯实在没想到阿阮会来找她,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伞,笑着问道:“你怎么过来了?我正准备问夫子借把伞就回去呢。”

        阿阮不动声色的收回给她擦脸的手,脸上若无其事,甚至带了点好奇的抬手问她:

        ——跟你说话的那位男子是夫子家的公子吗?

        魏悯之前就跟他说过卫夫子家的公子一年前就出嫁了,阿阮知道卫夫子对妻主好,听她说过那么一次也就记住了,所以这次是故意这么问的。

        魏悯头都没回,“不是,夫子的儿子去年就出嫁了。”

        阿阮见魏悯没骗他,心里松了半口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魏悯虽然没骗他,可也没跟他说那个男子是谁。

        阿阮抿了抿唇,余光不经意的从书院屋檐下扫过,那公子还在那儿站着,呆呆的望着他们这边。

        魏悯像是没注意到阿阮脸上的小心思一样,伸手将衣摆撩起来塞在腰带里,把伞递给阿阮,在他愣怔的目光下,半蹲在他面前,说道:“我背你回去。”

        阿阮裤腿被他微微卷起,露出一小节纤细的脚踝,脚上踩着木屐,十根圆润白.皙的脚趾头被雨水冲洗的干干净净,因为冻脚还泛着红。

        阿阮刚才心里还在想些别的有的没的,如今垂眸看着眼前魏悯的后背,顿时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了。

        他笑着俯身趴在魏悯背上,手里把伞拿好,将两人一起遮住。

        魏悯背着阿阮走了一会儿,直到离书院有一段距离之后,才说道:“刚才那个要送我伞的公子——”她停了停,故意吊阿阮胃口。

        阿阮像只看见饵的鱼一样,先是愣了一下,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之后,立马欢快的过来咬钩。

        阿阮头歪在魏悯肩膀上,等着她说下半句。

        魏悯声音闷笑,不知道是笑阿阮,还是笑那位公子,“他一直低着头……”

        她道:“我只能看到他的头顶,都没看见脸。”

        魏悯带笑的声音幽幽响起,阿阮先是一愣,随后也抿唇笑了,手指虚攥成拳,玩儿似的轻轻捶了下魏悯的肩膀。

        妻主怎么这么恶劣,变着法的笑人家公子矮。

        怪不得刚才没解释,恐怕是被人听见,伤了公子的自尊。

        既然都没看见脸,那自然是没看见公子脸上的那抹娇羞。阿阮想到这儿,一颗心是彻底放在了肚子里。

        魏悯考试的场次靠前,属于八月九日的第一场。

        回到家后,阿阮就开始给魏悯收拾行李。

        去省里路上来回脚程加上乡试的那三天,恐怕这一去就是十天左右。这还是算的晴天,若是碰到今日这种阴雨天,路上耽误一两日,她恐怕得小半个月后才能回来。

        去的盘缠,阿阮已经准备好了,仔细的缝在魏悯内衫的口袋里,隔着外衫能安全些。

        阿阮辛辛苦苦点灯熬油做了小半年的刺绣,才给魏悯攒了一笔乡试钱。等过几天稻子收了,卖的钱就留给她上京赶考。

        魏悯自从在家里住了之后,就不许阿阮晚上碰针线,怕他熬坏了眼睛,老了之后看不清东西。

        这次一去小半个月,魏悯走之前还是又叮嘱了阿阮一遍,不许他晚上刺绣。

        如今已是七月二十了,赶考宁愿去早也绝不能晚去,魏悯明个就该走了。

        晚上魏怜将魏悯和阿阮喊来自个家里,和孙氏做了些菜,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吃了顿饭。

        魏怜不放心魏悯一个人去,本想收拾收拾东西跟着她过去,盘缠虽然不多,但她可以过的苦点,路上多多少少能照顾着魏悯。

        对于她的想法,魏悯却不同意。

        如今魏家就她们两个女人,家里不能没人照顾。再说田里的水稻过两日天气一晴就该收了,随后紧接着的就是再播种插秧,她俩要是都不在,难不成指望家里的三个男子干完这些粗活?

        魏悯不在家,阿阮还指望魏怜照看呢,她说什么都不同意两人一起去。

        魏悯的想法更现实,也更合理,最后魏怜只能妥协。

        明天魏悯起早赶路,魏怜送她去县里,两人都没喝酒。

        饭后魏悯和阿阮就回了家。魏悯在家住了这么久,如今突然要半个月见不着人,阿阮心里有些舍不得。

        分别在即,两人躺在床上都没有做那种事情的兴致。

        魏悯手臂搭在阿阮的腰上,手掌不带一丝情.欲的摸着他的后腰,细细叮嘱着,“柜子里的糕点别给我留着,你再不吃就该坏了。篮子里的鸡蛋还剩十来个,你记得一天吃一个,回来我会数的。还有你过两天月事就该来了,到时候少碰点凉水……”

        魏悯絮絮叨叨的说,阿阮安安静静的听,两人就像调换过来一样,仿佛要出门的是阿阮,而魏悯则是个操不完心的夫郎,总觉得这件事不说他就不知道注意,总恨不得把他别太裤腰带上带着才放心。

        魏悯其实不是个啰嗦的人,话平时也没那么多。

        阿阮眼睛湿润,不动声色的低头,用拇指蹭去眼尾的泪。

        阿阮知道魏悯是不放心自己,担心他又跟上次发烧时一样,所以她说,他就听着,也不伸手打断她。

        阿阮是在魏悯的叮嘱声中睡着的。她声音越说越小,语气越来越轻,仿佛在故意哄他入睡一样。

        阿阮早上眼睛还没睁开就下意识的伸手往身旁摸了摸,床边已经空了。他吓的睁开眼,一骨碌的从床上爬起来。

        “怎么醒这么早?”魏悯正在穿衣服,听见动静回头看他。

        阿阮看她还没走就松了一口气,掀开被子也起来了。

        抬手对她比划:

        ——我给你做早饭。

        魏悯见阿阮利落的穿衣下床,就知道他已经打定主意给她做饭了,索性也不劝他再睡会儿,而是跟在他后面出了里屋。

        两人并排坐在灶前烤火,魏悯和平时一样,时而扭头跟阿阮聊两句日常琐事,时而逗他两句,看起来丝毫不像马上就要离家考乡试的人。

        早饭后,魏怜和孙氏过来。

        阿阮手里提着行李,跟着魏悯走到村口都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魏悯笑,朝他伸手,“就送到这里吧。”

        阿阮手攥着包袱,抿了抿唇。

        魏悯一只手覆在他手背上,一只手拿他手里的行李,说道:“我十几天后就回来了,比之前在书院时还要提前半个月呢,别担心,你待会儿再回去补个回笼觉。”

        阿阮松开手,知道她说的有理,可就觉得这两者不一样。她虽然这次就去半个月,但阿阮却觉得,这半个月比在书院里住的那一个月都要长。

        魏悯将包袱挎在肩上,跟魏怜一起走了一段距离后往后回了一次头,见阿阮还站在那儿没动,就朝他摆手,示意他回去吧,别再看了。

        阿阮心中不舍,直到再也看不见人了,才跟着孙氏回家。

        魏怜也没把魏悯送多远,到了分别之时,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格外认真的说道:“尽力就好,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阿阮还在家里等你,考完记得早点回来。”

        魏悯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点头笑道:“我知道。”

        说完,便踏上官道,往省里去了。

        这条路,踏上的考生无数,但却不是每一个都会回来的。有些人考完自知结果不行,觉得没脸回家,索性就远走他乡。也有些人考的不错,在省里被人看中留在了那里做个上门妻主,享受荣华富贵……

        这些,并不是都没有的。

        魏怜刚才就是担心魏悯年纪轻抵不过诱惑,才叮嘱了一句。

        魏悯觉得自己与那些人都不同,不是她才高八斗,也不是她意志坚定,而是她有自己考科举的原因。

        她只是希望自家夫郎为她点的灯熬的油没白费,自己不必再为了让他吃几口肉累到惹他心疼流泪,他也不用会过的留着她买的糕点舍不得吃……

        她只是希望自己出人头地,能让他的日子过得好点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多年后,魏悯跟众人说自己当年的事

        ……

        魏悯:我那时候就想着考上状元,能——

        某官:(插嘴)能平步青云飞黄腾达?

        某官:(插嘴)能多纳几房美人?

        某官:(拍马屁)魏相是这种人吗?肯定是为了江山社稷更好!

        魏悯:……其实就是为了能吃上肉

        某官们:……(干笑)呵呵呵呵,魏相好接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