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15章 大胆的阿阮

第15章 大胆的阿阮

        魏悯嘴上虽跟阿阮说着好东西别净都给魏洛吃,但买的肉还是一分为二给魏怜送了过去。

        魏怜问她哪来的钱,魏悯就道是在街上代人写家书,只字未提去码头搬麻袋的事。

        阿阮之前做好了饭,现如今魏悯回来立马从锅里端了上来,正是热气腾腾。

        简简单单的面疙瘩,打了个碎鸡蛋,再配上一盘炒地耳,香味十足。

        地耳是雨后那两天孙氏去山上捡的,这东西无论用来煮汤还是炒菜,味道都很鲜美。

        阿阮几乎将面疙瘩里的碎鸡蛋都盛进魏悯碗里,端到她面前。

        “大夫说你太瘦,鸡蛋都留给你吃。”魏悯有些累,面容带着些许疲惫,她手径直端过阿阮面前的碗,往饭里扒拉了点炒地皮,就这么低头吃了起来。

        阿阮看魏悯似乎饿急了,也就没再把盛着鸡蛋的碗推给她,吃饭时眼睛悄悄看了她好几次。

        魏悯一连吃了两碗饭才停下来喘口气,阿阮接过她手里的空碗,走到锅边就听她道:“再盛半碗就行了。”

        阿阮点头,将饭端给魏悯后,才抬手“问”她:

        ——今天的饭特别好吃?

        魏悯伸出去夹菜的手一顿。

        阿阮微微皱着眉头看她,抿了抿唇,又比划道:

        ——你晚上吃的比平时多,是不是中午没吃饭?

        魏悯不着痕迹的收回筷子,低头扒拉了两下碗里的饭,才笑着抬头看他,“是阿阮今天做的菜好吃,你做什么饭都香。”

        阿阮被魏悯随意的一句话撩拨的心神荡漾,眼神轻飘飘的斜着嗔了她一眼,倒是没再问了。

        吃过饭后,阿阮端起碗筷去洗漱的时候,魏悯难得的没跟过去。平时她都是跟在自己身侧的。

        阿阮抿了抿唇,拿着手里要刷的碗,微不可查的叹息一声,垂下眼睑遮住眼底的心疼之色。

        阿阮再端着热水进里屋的时候,魏悯已经半靠在床头睡着了,眉眼间的疲惫怎么都藏不住。

        阿阮不自觉的放轻脚步声,将水盆放在一旁的架子上,浸湿毛巾拧干水,拿过来轻轻覆在她脸上。

        魏悯眼睑动了动,含糊的喊了声,“阿阮?”

        阿阮闻言探身,拿过魏悯脸上的毛巾,低头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示意她睡吧,他给她洗漱。

        魏悯瞬间放松身体,半阖着眼皮任由阿阮给她擦脸。等要擦手的时候,她才摇摇头说道:“我刚才洗过了。”

        阿阮也没强求,转而将水盆端下来,蹲在魏悯脚边给她脱鞋,扶着她的脚放进盆里。

        疲惫的脚被热水浸泡,舒服的魏悯忍不住舒展眉眼,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阿阮像是知道魏悯这双脚今天特别累一样,手上力道不轻不重的按摩着她的脚底。

        魏悯被他这么轻轻柔柔的伺候着,舒服的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

        阿阮扶着魏悯的肩膀让她躺在床上,把她垂在床边的腿放上去,轻手轻脚的脱掉她身上的外衫。

        阿阮见魏悯睡着,这才轻轻掰开她虚攥的掌心,一眼就瞧见她手里那些被磨出的大大小小的水泡,眼眶瞬间就红了。

        他的动作太过于顺其自然,魏悯直到感觉到手心里的湿凉之意后,才睁开眼睛,“阿阮?”

        阿阮低着头,只留给她一个头顶,看不清脸上的神色,手轻轻拿着棉球沾着药水给她擦掌心。

        魏悯半坐起来,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摸阿阮的眼角,见他没哭后才松了一口气,手滑过脸颊绕到他的脖颈后,搂着他的脖子将人带进怀里,下巴蹭着他的发顶,声音低低柔柔的,“没事儿,过两天就消了。”

        阿阮更咽着将脸埋在她怀里,额头抵在她锁骨处小口吸气。

        “也不是很疼,”魏悯手抚摸着阿阮的后背,说道:“我的确是替人写了一天的书信,到晚上才去码头搬了会儿麻袋。”

        阿阮不能说话,很多事情让他一件件的问她太过于麻烦,所以魏悯养成凡事先跟他解释交代的习惯。

        阿阮心里抽疼,仿佛那水泡是长在他手上一样。他难受的模样看的魏悯心疼。

        魏悯的吻有一下没一下的落在他头顶,说道:“我以后不去了。”

        阿阮听到这句话才抬起头,他脸上没有泪痕,但眼尾濡湿,眼眶也有些红,抿着嘴唇跟她认真的比划道:

        ——妻主是要做大事的人,以后不要再去干这些粗活了。我也不喜欢吃肉,也不喜欢吃糕点。

        阿阮的话,魏悯是一句也不相信。糕点刚拿回来的时候,她捏了一块递到阿阮嘴里,就见他乐弯了眼睛,整个人都散发着浓浓甜意。

        魏悯轻轻举着手跟他保证,“以后不干这种活让你心疼了。”

        阿阮这才放过她,脱掉鞋袜爬到床上,让魏悯躺在他的大腿上,自己伸手给她揉肩膀。

        等魏悯再次熟睡后,阿阮才慢慢停手,垂眸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妻主,眼底一片柔和。

        手贴着她的脸,阿阮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像是觉得不够似得,又在鼻尖,在额头处各亲了一口。

        两个人自从阿阮生病后就没做过那事,现在魏悯累的熟睡,更是不可能爬起来。

        这种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就睡觉的状态一连维持了好多天,多到阿阮心里都有些不安。

        若是一日两日这样,阿阮倒是察觉不出来,但时间一久,阿阮就有些奇怪了。

        妻主每天除了在书院,就是在家,对他也和平日里无异,除了没做那事,其余的都和以前一样。

        可两人都是尝过蚀.骨.销.魂滋味的人,如同品过鱼腥味的猫,怎么能说戒就戒了?

        阿阮之前还觉得妻主索取太多,让他有些吃不消。可真当魏悯搂着他光睡觉,手脚规规矩矩什么都不干的时候,他又有些睡不着了。

        妻主最近难不成是因为秋闱,禁欲了?

        这事阿阮想不通,索性也不想了。

        晚上,饭后魏悯点着油灯坐在饭桌前看书的时候,阿阮刚洗过澡,披散着半干的头发身着中衣,拿着皮尺慢吞吞的走过来,在她旁边站了一会儿。

        魏悯见他没有喊自己的意思,就主动扭头问他,“怎么没去睡觉?”

        阿阮手指绞了绞皮尺,抬手比划:

        ——我想给你做身秋衫,来给你量量尺寸,我看你最近都瘦了,尺寸得重新量一下。

        魏悯笑着转回头,翻了页面前的书,毫不在意的说道:“我衣服凑合着还能穿,要是有布料你就给自己做身新衣服吧。”

        “……”阿阮见自己计划行不通,眼睛乱瞟了一会儿,最后又转到魏悯身上,看她正专心看书,这才恹恹的低下头,抿了抿嘴唇。

        ——那你也别看太晚,早点睡。

        比划完这句话,阿阮顺势伸手摸了摸桌上茶壶的肚子,见里面的水是热的,这才转身进了里屋。

        魏悯坐姿未动,听见阿阮离开的脚步声,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里的笔,垂下眼睑无声笑了。

        她以为阿阮还会再坚持一会儿呢。

        色.诱还没实施就失败的阿阮回到里屋,将皮尺扔在竹筐里,眼睛瞪了它一眼。

        ——没用。

        也不知道是对皮尺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阿阮本想借着量尺寸,跟妻主肢体接触的时候方便搂搂抱抱。

        他刚洗的澡,身上还有着温热的湿润水汽,离妻主那么近,他头发又规矩的散在身后,有意无意的对着她露出白.皙修长的脖子,刚好方便她埋头亲吻他脖颈……

        阿阮现在坐下来想想,都为自己的计划羞的满脸通红,臊的几乎冒烟。

        他逃避似得趟回床上,将被子一拉盖住自己。

        里屋安安静静,阿阮都不知道魏悯是什么时候进来的,只觉得身上突然一重,连人带被子的被她抱进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按这个走向,就等明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