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13章 梦中黄泉路

第13章 梦中黄泉路

        魏悯端起孙氏放在凳子上的碗,用勺子给阿阮喂药。

        阿阮闭着嘴唇牙关紧咬,竟是一口也不愿意喝。

        他身上温度高的烫人,人也不舒服的紧皱眉头,嗓子里偶尔溢出两声呻.吟。

        魏悯端着药碗在床边坐了一会儿,不知道想起什么突然起身出去。

        魏怜已经回来了,刚把驴车给人还回去,此时正跟孙氏坐在堂屋里说话,瞧见魏悯从屋里出来,立马站起来迎上去,“怎么样?药吃了吗?”

        魏悯摇摇头,“他现在恐怕吃不下去,”没给魏怜和孙氏再问的机会,就道:“姐,家里可还有白酒?”

        “白酒?”魏怜想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忙道:“有。”

        这白酒平日里是她偶尔累了才会拿出来喝上一两口的,只是,“家里的白酒不多,不知道够不够你用的。”

        魏悯道:“先用着看看,不够就再去买点。”

        等酒拿来之后,魏悯将白酒倒在平日里洗脸的盆里。白酒的确不多,刚刚没过盆底,浸湿毛巾后几乎就没有了。

        魏悯解开阿阮身上的中衣,第一眼就看到他白.嫩的身子上布满自己那晚欢.爱后的痕迹,尤其是腿.根处更为严重……

        她前天晚上折腾的是有些厉害了,深浅不一的颜色竟到现在都没消完。

        看着满身吻痕胸膛呼吸起伏微弱的阿阮,魏悯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只觉得胸口堵的不行,闷的几乎吐不出气来,都想一巴掌抽在自己脸上。

        阿阮昨天早上就有些低烧,恐怕是因为自己把他榨的太厉害了。

        阿阮人瘦身子虚,自己又索取的太多,才让他身子亏空发了低烧。

        平日里若是摸着阿阮这身白.嫩.细腻的皮肉,魏悯定然忍不住,可如今她心里什么都不敢想,只拿着毛巾轻轻在阿阮身上擦拭着,小心的避开前胸后背,主要擦他的额头手心脚心和腋窝。

        一连擦了半个多时辰,魏悯见阿阮紧皱的眉头松动了些才停下来。

        将阿阮裹上被子,魏悯又端起那碗早已变凉的药。

        她先抿了一口,只觉得满嘴的酸麻苦甘味混在一起,说不出的怪味难喝。

        魏悯低头轻轻抿着阿阮的嘴角,诱哄着他张嘴,舌尖在他唇缝中滑过,撬开他的唇瓣,卷在口中轻轻吮着。

        魏悯一边亲着阿阮,一边观察他的神色。

        阿阮不舒服的很,眉头一直皱着,感觉到嘴里有异物进入,更是下意识的抵抗推拒,舌头顶着她的,想把嘴里的东西赶出去。

        一个病人的耐心和力气哪里比得上魏悯。没一会儿阿阮就累了,妥协似得放弃抗拒,任由魏悯勾起他的舌头。

        魏悯就这么自己喝一口药低头喂阿阮一口,除了最初他吐了两口外,其余的都乖乖吞了下去。

        只要能喝的进去药,那就有退烧的可能。

        魏悯掐着点,每隔一段时间给阿阮用白酒擦一次身。白酒不够用,又让魏怜去打了点回来。

        魏悯就这么一遍又一遍的给阿阮擦身体,自己从早上到晚上一口饭都没吃。魏怜劝了她两句,见她不听也就没再多说。

        药喝了两回,白酒擦了无数次,可阿阮身上的温度依旧没有降下来。

        若是今夜烧还不退,阿阮怕是熬不到明早……

        夜早就深了,魏怜孙氏已经回去。屋里静的吓人,魏悯一个人坐在床沿边,手里还攥着被白酒浸湿的毛巾,头仿佛有千斤重一样低着,脊背佝偻的像个垂暮之年的老人,眼睑垂着看不见眼里的神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魏悯才动了一下,却是单手捂住眼睛,挡住眼底的湿润。

        就在此时,床上的阿阮喉咙里溢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声,身子蜷缩成一团,又将魏悯的注意力引了回来。

        “高烧怎么没烧死你?你命怎么就这么硬?”

        “你爹娘不要你,是我张家把你养这么大,你就是我张家的狗,让你往哪边去就得往哪边去。”

        “一个嫁不出去的哑巴,养只畜生卖了都比你值钱。”

        “成了个哑巴还不如直接烧死呢,省的浪费口粮。”

        “……”

        阿阮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一处空旷的山谷中,张家人的声音不断地在自己耳边回响,一遍又一遍。

        他又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发高烧的时候,好不容易挺了过来,却看见张家人的眼神,那是恨不得他死了才好。

        阿阮茫然无助的站着,这些声音听多了,连他自己都在想,他是不是就不该活着。

        山谷中的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刺耳,听的阿阮想逃。

        他捂着耳朵往外跑,跑了不知道有多久,终于看见一个出口。

        出口处有一蜿蜒小路,路上烟雾缭绕看不到尽头,却能看见路旁站着一黑一白的两个身影,看不清容貌,却能听见她们的声音,“过来,走过来你就能摆脱那些声音,走过来你就再也不用看见张家人……”

        阿阮被诱惑了,刚想抬脚,就猛然觉得心口处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一样,疼的厉害。

        他还有什么放不下吗?

        阿阮摸着胸口,他还有什么事忘了,他怎么突然就想不起来了呢?他到底忘了谁?

        “阿阮。”

        不同于张家人的声音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在阿阮耳边响起,瞬间盖过其余的嘈杂声,山谷中顿时安静了下来。

        阿阮愣在原地,在这种声音和面前的小路间犹豫不决。

        那声音又喊了一会儿阿阮,嗓音极尽温柔缠绵,又带着股说不出的压抑,一声比一声低。

        阿阮心揪的厉害,胸口几乎吐不出气。

        可也就疼那么一瞬,喊他的声音渐渐消失,阿阮耳边又重新充斥着张家人的谩骂声。

        小路上的两人朝他招手,催促他快些过来。

        阿阮不再犹豫,抬脚往那两人走去。

        魏悯坐在床上,将阿阮半搂在怀里,脸埋在他的发丝中,一声又一声的喊着阿阮。

        此时阿阮的一只脚已经抬起来,只要落下,他就能踏在小路上摆脱痛苦……

        魏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越发的不安,手臂紧紧环着怀里的人,声音都有些抖,“我们才刚成亲没半年,你就不要我了吗?”

        阿阮的眼睛在紧闭的眼皮子底下微不可查的动了动……

        梦里阿阮更是一怔,丢失的记忆随着这句话慢慢回笼。他想起来,他成亲了,嫁的妻主对他极好,帮他摆脱了张家人,说要护她一辈子。

        他还记得自己答应过,等她下个月回来就给她包饺子吃。

        他怎么能把妻主给忘了呢?

        他若是走了,她可怎么办?

        阿阮想起魏悯后,毫不犹豫的收回即将迈出去的脚,抬头再往自己差点踏上的小路上看了一眼,顿时吓的踉跄着往后退了好几步,醒了过来。

        那小路竟由白骨红花铺成,路边站着的两人则是拿着钩子镣铐的黑白无常,清风一吹,路上缭绕的烟雾逐渐散去,露出路尽头的“鬼门关”三个黑红大字……

        这根本不是条能摆脱痛苦的路,而是条通往阴间的黄泉路!

        “阿阮?”感觉到怀里的人猛的哆嗦了一下,魏悯又喊了一声,就看见阿阮眼睛努力睁开半条缝,挣扎着看了她一眼。

        在确认身边的人是她之后,又靠在她怀里睡了过去,呼吸倒是平稳下来。

        魏悯有些无措的愣在床上,看见阿阮醒了一次,心莫名的就这么定了下来。

        她手激动的都有些抖,抱着阿阮慢慢躺下,拉过被子裹住两人。

        夏天夜里本就热,何况怀里还搂着个体温烫人的阿阮?

        可哪怕是这样,魏悯都没舍得松手,像是感觉不到热一样,紧紧的搂着怀里的人。

        半夜,阿阮出了一身的汗,将身上中衣汗湿。

        魏悯伸手往他身上摸了一把,顿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筋疲力尽的闭上酸涩的眼睛。

        一天一夜,总算退烧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阿阮:我是你的什么?=v=

        魏悯:(想了想)你是我的暖宝宝,烫的吓人,魂都吓飞了

        阿阮:ememem……_(:зゝ∠)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