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尊之宠夫在线阅读 - 第7章 陈年旧事

第7章 陈年旧事

        魏怜想着也就问了出来,“你瞎说什么胡话?这跟陈家大儿子又有什么关系?”

        孙氏闻言冷笑,眼睛斜睨着她,“你当初娶我是心甘情愿还是父母之命你难道不清楚吗?你心里有谁你不知道?成亲六年来,你在乎的除了你父母就是你那秀才妹妹,你可曾把我放在心里过?”

        孙氏手戳着自己心窝处,眼里模糊一片还是死死的看着魏怜,“我这里也是肉长得,它也知道疼……

        当初你我成亲之时,你家找人说亲时我只看了一眼就中意你,劝着家里没多要什么聘礼,你知道因为这件事我在我父母那里有多难做吗?我娘当时气的拿棍要揍我,说白养了我这么多年……

        成亲这么多年到现在连洛儿都有了我都不敢回娘家,你以为我是不想回去吗?可你问过我为什么吗?没有,你一次都没问过。”

        孙氏手都在抖,他要强的抬起头不让眼里的泪水掉落,“你爹病重时,家里没钱治病,老人家不愿意动用给阿悯读书的钱,是我,是我卖掉自己仅有的两件首饰拿的药……

        到最后是你爹办丧事需要钱,逼不得已才用了阿悯念书的钱。……卖首饰的事我怕你听了难受,连说都没说过,你以为我当这个家当的容易吗?

        你以为我不爱戴首饰,不爱那些胭脂水粉吗?可你妹妹需要念书,家里需要开销,哪里有闲钱买那些东西……”

        眼泪最终还是顺着脸颊滑落,“阿悯若是不成家你是要养她一辈子吗?她是你亲妹妹,那我和洛儿呢?洛儿都四岁了,难不成还要和我们一起住到十五岁?你以为我为什么想要个女儿,还不是想让你老魏家有后吗?!

        如果家里有钱,你以为我愿意给魏悯娶个哑巴吗?我承认我心里是怨的,我怨你疼魏悯,我怕如果她不成亲不从家里搬出去你要养她一辈子!”

        魏怜放在腿上的拳头不知道是因为孙氏脸上的泪痕还是因为他说的话早已攥紧成拳,她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你怨我,为什么不跟我说……阿悯没做错什么,你怎么能……”怎么能让她娶个哑巴。

        “我怎么就不能让她娶个哑巴了?你娘都能因为我家里要的聘礼少让你娶我,我怎么就不能因为张家要的钱少让魏悯娶阿阮?”

        孙氏眼里带了几分自嘲,看向魏怜,“当时你中意的分明是陈家的大儿子,可陈家眼高于顶要的聘礼也高,正巧我犯贱,求着劝着让我爹娘别为难你……我爹心疼我,由我任性了最后一次,也只是那最后一次……”

        “魏怜,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哪怕日子过得再苦,我可曾怨过你?”孙氏苦笑垂眸,遮住眼里的酸涩痛苦,“你觉得我过日子斤斤计较,小家子气,可如果不精打细算,这个家要怎么过下去?”

        “我是不如陈家大儿子温柔体贴,可我曾经喜欢你的心没输给任何人过……自从生了洛儿后你的话就越发少了,你是嫌弃我不能生女儿还是后悔娶了我?”

        孙氏微微仰着头缓缓吐出一口卡在胸口的气,压住自己颤抖的手,嘴角勉强扯出一抹笑,声音带着他自己都未察觉到的苦涩,尽量用平常点的口吻说道:“既然今天话都说到这里了,不防说的更清楚一点。

        你说吧,不然这件事搁在我心里就是个解不开的疙瘩,我宁愿今天听一个明确的答案也不想这么过下去了。”

        孙氏不愿意看魏怜的脸色,也就没注意到身前的妻主因为他最后一句轻描淡写的话,身子狠狠的怔了一下。

        “你这是……要跟我和离?”魏怜将发颤的手死死的压在膝盖上,定定的看着孙氏的头顶。

        两人沉默间,房门被人轻轻推开,魏洛的小身影出现在门前。

        在两人吃惊的目光下,魏洛满脸泪痕的跑到床边,一把抱着魏怜的胳膊哭道:“娘,爹爹做了错事阿洛去替他跟小姨道歉好不好?您不要生他的气,不要和离,阿洛不要当没爹没娘的孩子……”

        看见儿子这幅模样魏怜就知道他刚才站在门口不知道听了多少,看了眼偷偷抹眼泪的孙氏,魏怜收回视线伸手摸了摸魏洛的脑袋,声音放柔,说道:“阿洛听错了,爹和娘不会和离的,永远都不会。”

        她这话声音轻却坚定,不知道是说给魏洛和孙氏听的,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魏洛年纪虽小可也不是好糊弄的人,他显然不相信魏怜的话。

        孙氏将脸上的泪痕擦干净后,眼睛虽红,但还是扯出笑,对儿子说道:“爹爹不会不要阿洛的。”

        魏洛听了这句保证才算是被哄住了,而魏怜却是眸子一颤,放在身侧的手握的更紧了。

        害怕爹娘和离的魏洛缠着和父母睡在一个床上,躺在两人中间,一只手抱住一个人的胳膊。

        魏怜知道孙氏还没睡,但是两人默契的没再开口。

        直到听见儿子传出平缓的呼吸声后,魏怜才看着床帐,压低声音说道:“我没中意过陈思,只是陈家儿子和我年龄相仿两家离的又近,才会传出那些话,被人误以为我俩青梅竹马罢了。至于我娶你,也不是因为你家要的聘礼少……”

        而是第一次见面时看向她的那个少年,眼里似乎有光,笑的那般明媚好看,她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心弦像是被人拨弄了一下,久久不能平静。

        她知道孙氏跟陈家一向不对付,没成想这里面竟然有自己的原因。

        “我没怪你不会生女儿,”魏怜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在不习惯这么说话和让夫郎继续误会自己要与她和离之间做出了选择,她侧身躺着,胳膊从魏洛身上横过,手搭在孙氏的手背上,将他的手包裹在掌心里,说道:“我喜欢孩子,但我更舍不得你吃苦……”

        “你生阿洛时父亲重病,那时候家里正需要钱,穷的几乎请不起稳夫……”

        说到这里魏怜下意识的握紧孙氏的手,半响儿后才道:“当时太凶险了,我不敢让你再试一次。”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她怕了,怕孙氏就那么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不管她怎么唤他都没回应。

        那种恐惧的感觉,一次就够了。

        听她这么说,孙氏也想起来了,当时家里的钱都给魏怜他爹治病了,自己快要临盆,舍不得掏钱再请个稳夫,就想着穷人家没人接生自己也能生的出来。

        可谁也没想到当时竟那么凶险,阿洛脑袋迟迟不出来,他也差点因此一尸两命……

        想起那种濒死的感觉,孙氏心里也是一紧,虽然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但是一只脚迈进鬼门关的恐惧犹在。

        感觉到孙氏手指蜷缩,魏怜不由得用拇指安抚性的在他手背上轻轻摩挲。

        “我只是不想你再生个孩子了,你却以为我想要女儿……你对我越来越冷淡,我也不知道该跟你说些什么。”于是两人就这么一年比一年冷淡的过着。

        魏怜觉得这事如今细算起来,自己也有错,她错在有话喜欢憋在心里不说出来。

        魏怜的话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攥着孙氏的心,每说一句话捏着他心的手就收缩一分力气,她的话说完了,他的心也疼的几乎抽搐……

        孙氏想起来自己生完魏洛后,他以为妻主不喜欢儿子,心里藏着气和委屈,脾气也不好,一般她刚开口,他几乎本能的就回呛过去。

        她本就不是多话之人,后来越发的话少。

        孙氏将手从魏怜手心里抽出来,缩着身子无声的哭了出来。

        原来这么些年,她心里也是有他的……

        魏怜叹息一声,将熟睡的儿子轻轻抱了起来,送回他自己的屋子里。

        回来后就将痛哭的孙氏搂进怀里,伸手替他抹眼泪,直到两只手都被他哭湿,魏怜才将人搂进怀里,宽大的手掌放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抚着他的背。

        孙氏手攥着魏怜腰侧的衣服,咬着嘴唇,哭声压抑又释然。

        魏怜垂眸轻吻孙氏头顶,动作温柔克制,像个没亲热过的人一样,有些生涩又有些怀念。

        两人真的许久没曾亲热过了,如今连一个简单不过的吻,魏怜都亲的有些小心翼翼。

        孙氏哭肿了一双眼,仰头主动向魏怜索吻。

        再次碰到这张柔软的唇,魏怜的心轻颤了一下,不由得搂着孙氏的腰加深了这个吻。

        等两人亲热过后,孙氏垂着眼眸小声说道:“我虽然心里埋怨你疼阿悯,可如果阿阮长得不好,或是阿悯对阿阮没感觉,我也不会让她娶阿阮的……”

        他是见魏悯的确对阿阮有几分感觉,才会狠下心点头同意。

        魏怜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理了理孙氏身后的头发,说道:“这件事到底是我们对不起阿悯……明天去老宅看看吧。”

        孙氏如今心结被解开,对魏悯的愧疚如潮.水般涌上来,将他拍的溃不成军,听魏怜这么说立马就点头同意了。

        魏怜拍了拍孙氏的后背,像对魏洛似得半哄着他睡了,而自己则是迟迟睡不着。

        人前训子,人后训夫。

        夫郎做错了事,她是有责任的……

        第二日魏怜和孙氏起了早,牵着魏洛就去了老宅。

        魏悯早上看书一向起的早,但她今天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空了。

        魏悯出了里屋才看见阿阮已经将饭做好了,正弯腰在桌子边摆碗筷。

        听见声音回头看见魏悯,阿阮不由得将沾着水的手在腰上系着的围裙上擦了擦,有些局部又有些不自在冲她露出一个笑脸。

        魏悯笑,“怎么起那么早?”

        阿阮想抬手对她“说”习惯了,但想起来魏悯不懂得手语,又讪讪的放下了,两手绞着围裙,冲她微微摇摇头,表示没什么。

        他见魏悯还站着,立马去将自己烧好的热水倒好,为她把洗脸水端了过来。

        魏悯早上除了衣服是自己穿的之外,其他的几乎全是在阿阮的伺候下完成的,整个人都被熨帖的舒舒服服,顿时觉得成亲了就是不一样。

        有夫郎在身边,连早上喝的水都是热乎的,带着淡淡甜味。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魏悯:有夫郎在,“日”生活顿时得到了双重保障ovo

        阿阮:……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