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尤初秦肆顶不住了肆爷要持证上岗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 - 第254章 她就是我女儿,毋庸置疑

第254章 她就是我女儿,毋庸置疑

        秦肆第一时间也拿到了这张检查报告。



        他看了两眼随手就放在了床头柜里,并未理会。



        同一时间医院里,尤初早早的就醒了,季骁还在沙发上睡着,她轻轻的坐了起来。



        烟眉浅皱,她想着鉴定的事情,不知道结果有没有出来,不知道秦肆拿到的结果是什么样儿的。



        她摸摸身边孩子的头发,心里不免担忧,这孩子在肚子里就有层层危险,没想到出生后小命也被人惦记。



        她忧心不已。



        这时门被推开,秦烟烟打着哈欠来了。



        穿着衬衫和包臀裙,高跟鞋,有着和她的年纪不一样的性感。



        她噘着嘴,压根没看到沙发上的季骁,“小初,你生小孩了啊。”



        她坐在床边的椅子上。



        尤初下意识的朝着后面沙发看去,见季骁醒了,并且坐了起来,他捏着鼻根,面露冷色。



        “啊是,生了。”尤初真担心哥哥对秦烟烟给冷脸色,她不想烟烟伤心,“你怎么穿成这样,你是在上班吗?那你快走吧。”



        秦烟烟瞪大了眼睛,小手指着尤初,满脸不敢置信:“你……你什么态度!你害季骁哥哥骂我,我都没有跟你生气。我天天在公司做牛做马,好不容易抽个时间来看你,坐都没坐,你居然赶我!你有良心没!”



        尤初担着她的手,柔笑,“没有的事儿,乖啊,别生气,我是怕你迟到。”



        她又戚了一眼季骁,她想让季骁出去。



        季骁大梦初醒,他半眯着眼睛看到的是秦烟烟凹凸有致的后背,坐在椅子上,那臀看起来浑圆有型。



        他匆匆一眼,起身,悄悄退出。



        尤初也松口气。



        秦烟烟这时候才看到小宝贝,兴奋的像发现了新大陆,“小孩儿,是香香嫩嫩的小孩儿哎,你居然生了一个人,神奇!”



        她窜过去,像端石头一样的端起孩子,吓得尤初伸着手在下面接,就怕孩子掉了。



        “她可真轻啊,还软绵绵的。”秦烟烟兴致勃勃,“她爸是谁啊?”



        “……”尤初没法回答。



        秦烟烟拿出手机开始拍照,拍了无数张直接发到了朋友圈,配文:好朋友的女儿,真是可爱爆了。



        拍好了她才想起来尤初还没回答她的问题,“你说啊。”



        “……”



        “不是我二哥的吧,我二哥那劣质基因你可不能要!”



        “……”尤初叹:“别问了好不好?”



        秦烟烟把孩子放下,双手托腮,刚刚还在笑这会儿愁眉苦展的,“我二哥腿被轧断了,我婶婶说是大哥干的,我看我婶婶那个表情,她简直要把我大哥大卸八块。”



        尤初急忙问:“他们会拿秦怎么样?”



        “不知道,反正这仇是结下了。”



        尤初不想秦肆出事,同时又看向孩子。



        希望所以恩怨情仇都落到她女儿头上!



        “最近我们秦家发生好多事情,我爸爸待在监护室还没有醒,医生说他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是么?



        尤初试探性的道:“你爸……出什么事儿了?”



        “我妈咪说爸爸到工厂视察,然后摔了,正好摔到头,然后就成这样了。”秦烟烟想到爸爸的惨状就想哭,“爸爸好可怜,他又没做什么恶事,从小到大他对我最好了,他勤勤恳恳的怎么会这么倒霉。”



        “……”



        尤初想她是真的对自己父亲不了解吗?还是说,无论秦山和李盈对外怎么样,对自己女儿都是展露好的一面,在她面前极尽可能的宠?不暴露一点人性的恶?



        联想到秦烟烟这单纯烂漫的性格,她觉得很有可能。



        被保护得太好了。



        秦烟烟抽泣着,“果然老子受苦女儿就得跟着遭殃,我被我妈逼着上班,我好苦。下一步,我就要被逼着相亲,我爸爸要是还醒着绝对舍不得我上班,他说过要我当一辈子小公主。”



        这话被门口的季骁听了去。



        他想相亲好,最好是立刻相亲,然后结婚生子,以免缠着他。



        尤初安慰她,秦烟烟掉了几滴金豆子恋恋不舍的走了。



        走到门口,没看到想见的人,开始骂人。



        “王八蛋,渣男,贱男人,妹妹生小孩儿都不来医院照顾,你不怕天打雷劈啊,你还算个人?!”



        尤初,“……”



        躲在拐角处的季骁,“……”



        秦烟烟一大早来没看到季骁,让本就心情不好的她雪上加霜。



        她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大步离开,途中路过了季骁,她并未发现。



        季骁看到她站在电梯口就戴上了墨镜,装成熟知性的女精英。



        “……”



        秦烟烟离开,他不禁勾了一下唇,小智障。



        慢着,天天当面说爱他,背着他这样骂他?



        他回到病房,尤初看向他,“哥,烟烟她心直口快,她…”



        “无妨,我当她在放屁。”



        “哥,我觉得你脾气挺好的,怎么面对烟烟你就总是想责备,甚至没有一个好脸色呢?”



        “是,我对任何人都有极强的包容心和耐心,你得问问她,她为什么总能让我发躁,甚至是厌烦。”



        算了,尤初不说了。



        今天肚子比昨天好了很多,她坐起来,把孩子放在腿上睡着。



        忧心的问,“鉴定结果出来了吧?”



        季骁,“嗯,我想秦肆已经拿到了,秦肆和孩子没有半点血缘关系。”



        尤初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还好。



        她那天让季骁帮忙就是干预秦肆要做的亲子鉴定,她不想让秦肆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更不想让秦山和秦家知道。



        季骁垂眸,别有所意的看她,“你和秦肆…什么时候认识的?”



        “怎么了?”



        季骁温声说“没什么,问问。”



        他眼底苦涩愁结。



        从尤初让他帮忙时,他就知道孩子是秦肆的,如果不是,尤初不会这么做。



        而昨晚秦肆做亲子鉴定,季骁根本没有从中作梗。



        可鉴定结果还是如尤初所想。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这个鉴定秦肆做了手脚。



        …



        晚上,季骁和秦肆在医院天台。



        柔风迎面而来,两人并排而立,一同看东洲夜景。



        过了许久,季骁打破沉默:“鉴定结果我知道了,孩子不是你的。”



        秦肆的衣衫被风扬起,英气的脸在晚风中更显凌厉标致,“那份报告是给秦家人看的,我都不用做鉴定,她就是我女儿,毋庸置疑。”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