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98章 附近的气息

第298章 附近的气息

        “余秀在哪儿?”我语气极沉,问老龚。



        老龚却摇了摇头,干巴巴的回答:“小妮子寡妇……没得气儿,找不到哟。”



        我:“……”



        不过,这倒不是老龚不办事儿,上一次她就尝试过感应余秀,并没有感应到。



        还说余秀没有任何拥有的东西,就是完完全全的空洞。



        “爷,你试试?”老龚试探又道。



        我心头微凛。



        老龚的阳神鬼,吃掉相关物品,就可以感知。



        老秦头给我的特殊过阴命,一样有感知的能力。



        只不过,我这手段比老龚弱得多。



        他还是因为有一缕阴阳先生的残魂,算是一丝丝阳神命,加上一些零散的术法,才会有那么强的寻踪能力。



        我还需要冥鬼带路到近处,再去感知,才能锁定方位。



        不过,聊胜于无,要是我能稍作感知,至少有一些线索。



        甚至余秀会和当时的魏有明一样,察觉到我的存在?



        她要是没大碍,自然会来找我!



        只是问题又来了……



        我身边没有余秀的东西……



        “先走吧,得回一趟村子。”我沉声告诉老龚。



        老龚眼珠子提溜转了转,开始给我指路。



        毕竟余秀带着他进来,他自然能带着我出去。



        从这老式粮仓状的地区离开,外边儿便是老旧的棚户区。



        天色逐渐要亮了,正值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若有若无能嗅到血腥味儿。



        地面却清理的干干净净,没瞧见丝毫血迹,更没有什么残肢。



        “嗐……死得惨哟。”老龚丧气着一张脸,像是在默哀。



        我沉默不语。



        粮仓外边儿必然也死了人。



        只不过,鬼龛要隐瞒自身的潜藏之地,死了的人肯定都被清理掉了,现在才什么都没瞧见。



        脚步未停,不多时便走到棚户区有人烟的位置。



        天刚蒙蒙亮,早餐店早就人满为患,烟火气息十足。



        我身上沾染了不少血,极其狼狈,便不敢太靠近人群。



        早在夜色消散时,老龚就消失不见。



        我绕着一些小巷子走,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走到这棚户区的边缘。



        这期间,我也在隐蔽地方脱掉了身上外套,其余东西都收拢起来。



        路边招手拦车,很快,就停下来一辆私家车。



        “兄弟,野租儿。”车窗敞开,司机夹着半截烟,抖了抖烟灰。



        我直接上了后排座,说了城隍庙的地址。



        等到了郊区位置,我下车时,朝阳初露端倪,阳光挥洒在田野里。



        司夜,又一次折损了。



        这一次,是折损在我手里。



        我不可能不告诉黄叔。



        而黄叔,实际上是和余秀一起走动。



        结果余秀发疯,大开杀戒,老龚也被抛下。



        甚至途中老龚还和我吐槽过余秀,他脸上的鞋印,都是余秀踩的。



        因为余秀察觉不到我的气息,他也找不到,余秀便将火气撒给了他,还将他丢在了地上。



        至于黄叔去哪儿了,老龚没说。



        我认为,突发这种变故,黄叔只能回城隍庙,等待后话或者时机。



        这思绪间,我匆匆走过田地,总算到了城隍庙外。



        清晨,有不少附近的村民来城隍庙上香。



        庙宇内,城隍神像依旧,却没有瞧见黄叔。



        我走到大殿内,喊了一声。



        上香的村民都扭头看我,眼神显得有些不对劲。



        我皱皱眉,并没有在意这些目光。



        黄叔并没有回应我。



        又等了一小段时间,村民稍稍散去了,我便径直走到神像后边儿。



        以往,黄叔都往这里走,我从未进来看过。



        神像后,光线阴暗,靠墙的位置却摆着一口黄木棺材。



        木头用黄色,一般是病丧。



        棺材前头烧着香,烟气缭绕不断。



        这里既没有床,也没有桌椅,给人一种极其古怪的感觉。



        黄叔白日走动,肯定是人……



        不过,我现在也不确定了。



        日巡都能白日走动,城隍爷一样有司职,且位份不低,是否也是白日走动的尸鬼,或是阴差?



        阴冥存在,肯定不能是活人。



        我眉心逐渐拧起。



        黄叔这会儿都没回来,是和余秀在一块儿么?



        这样一来……好像不用回村里,我找到黄叔,也就找到余秀了?



        回村,其实也是想找余秀的物件而已。



        这城隍庙里,不都处处是黄叔的物品?



        思绪间,我正要去找神像后边儿有没有什么物件。



        可就在这时,肩头忽地被一只手抓住!



        我瞳孔猛地一缩,骤然回过头。



        入目所视,不正是一张方方正正的脸吗?



        黄叔头戴方帽,更显得端庄肃然。



        他出现的突然,身边空空荡荡,没有余秀的人影。



        而他胸前,有着极为可怖的伤口,甚至能瞧见里边儿的骨肉……



        血腥黑红,让人起鸡皮疙瘩。



        黄叔的眼神,却显得极为冷厉。



        随后,才微微粗喘气儿。



        “日巡呢?”黄叔哑声道。



        显而易见,黄叔是刚回到城隍庙内……



        我没吭声,只是盯着黄叔胸前伤口。



        “鬼龛……打伤的?”我不自然的问。



        黄叔沉默片刻,摇摇头。



        “寡女找你无果,突然发了狂,我随她而去,她却遭膏肓鬼入心,更为难自控。”



        “她失手伤我,我只能退避。”



        “她在哪儿!?”我脸色再变,追问黄叔。



        黄叔再度摇头,告诉我,他是在跟随的半路被打伤的,膏肓鬼进入了余秀内心深处,余秀的情绪完全失控,不知道跑去什么地方了。



        我:“……”



        而此刻,黄叔还是凝视着我,眼中带着一丝疑惑,和不安。



        “先前司夜的气息,薄弱到了极点,现今天亮,勉强能感应到一些日巡的气息,应该就在这附近,他怎么没回庙内?”黄叔又问。



        顿时,我背上就泌出一阵阵细密薄汗。



        日巡就在我附近?



        不,不对……



        是地气就在我附近!?



        地气吃了司夜,司夜白天就是日巡,因此,黄叔才能察觉到。



        而地气吃掉的鬼,人。



        人是死了成鬼不假,而鬼本身就是鬼,会在被控制的情况下,又被地气所增益!



        因此,黄叔才能察觉到日巡的气息!



        “我……不知道……”我哑声开口。



        后怕的感觉,从心底滋生,还好我没说司夜被诛灭了。



        先前我就想说,司夜又被诛在九长老手下,甚至和他同归于尽……



        只要那样说了,黄叔立即就知道其中有问题!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