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85章 口是心非

第285章 口是心非

        好点头答应,我直接放出张轨的魂魄。



        他出现的瞬间,就浑身颤栗不已。



        “罗兄……你……”



        张轨余光四瞟周围,惊恐浮上面庞。



        司夜左右两条臂膀,瞬间就压住张轨的头颅!



        张轨的双目变得呆滞,脸上出现痛苦之色。



        “下九流可拔魂,道士可问魂,先生更有手段针对魂魄,日巡司夜之法,同样是拷问。”



        “钻进生魂中的拷问。”黄叔神态自若。



        我没吭声。



        张轨的痛苦,逐渐减弱了一样,变得空洞和呆滞了。



        这种空洞,和余秀倒有一丝相似。



        只不过,还是没有余秀空洞的彻底。



        约莫十分钟左右,司夜的手松开了张轨头颅。



        张轨空洞和呆滞的眼神,瞬间一颤,恢复了惊恐。



        “罗兄……放……放过我……”



        “求……求求……”



        司夜鼻子用力一吸,砰的一声轻响,张轨的魂魄支离破碎,化作两道青烟,钻入了司夜的鼻翼中。



        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种说不出的压抑感。



        不只是张轨湮灭了。



        对这司夜,我好像又有了几分新的认知,可又说不通,那到底是什么情绪。



        司夜的模样,逐渐开始扭曲,异化。



        他臂膀相连的身体像是在缩小,而后站立在我和黄叔面前。



        几秒钟后,司夜成了一个人。



        再过了几秒钟,他的模样,竟然和张轨如出一辙!



        “这……”我心头掀起了滔天巨浪。



        吃鬼……



        化作吃过的鬼……



        这和瘟癀鬼……又有什么区别?



        “天亮后,我让人接应你们。”



        “张轨”语罢,他身体瞬间膨胀起来,又成了臂膀相连的司夜模样,身体往上一窜,便消失在夜空中!



        我久久不能回过神来,更掩饰不了眼中的惊怕!



        “他……是瘟癀鬼么?”强忍着心惊,我还是问了出来。



        在黄叔眼中,我是和瘟癀鬼打过交道的人。



        要是见了司夜这副状态我还不问,那就太有问题了。



        “司夜不是瘟癀鬼。”黄叔依旧镇定自若,他才道:“瘟癀鬼最可怕的,不是吃鬼化形,而是对于地气的操控,显神小友,你并非先生,也非道士,并不知道这天底下的气有多少种。”



        “山河大川的阴阳气,道士胸中的浩然正气,阴间的阴冥气,诸如此类。”



        “地气本算阴气一种,可瘟癀却不是,瘟癀是普天之下的驳杂怨念,这驳杂怨念的气息和地气融为一体后,才会滋生瘟癀鬼。”



        “瘟癀鬼以浓郁的怨气伤人害命,绝对没有丝毫的善念可言,更像是这普天之下所有负面气息的凝结,只会反噬和报复阳世。”



        “司夜没有这能力,他能吃鬼,是阴司特许,阎罗点过的。”



        黄叔的这番解释,看似清晰了,我听得却格外笼统。



        对于司夜,我认知的确更多了。



        我觉得,这一切恐怕不如黄叔说的那么简单。



        他真的全说实话了吗?



        ……司夜对于地气那么敏感……



        有没有可能,司夜是被收服过的瘟癀鬼?



        这样的想法冒出来后,我自己都觉得很荒谬。



        将这些驳杂思绪从脑子里摒弃出去。



        我只是强笑了一下,不再多言了。



        黄叔则请我们进庙内坐下。



        地面有蒲团,一行三人坐下后,黄叔坐在最前边儿的蒲团上。



        他一直面带和煦笑容。



        又简单和我聊了几句,大抵是问监管道场的情况。



        我捡了无伤大雅的说。



        黄叔却若有所思。



        忽而,我想到了领头和我说的,关于无形中,女道士对孙卓的看法。



        相当于给了孙卓一个隐形的枷锁,让他不敢对韩趋下手。



        那如果,我将这些东西,强行加诸在城隍庙这一方呢?



        无论黄叔信还是不信,他总归要受一些影响的。



        尤其是,现在我们本就要对鬼龛下手!



        心跳,逐渐加速,脸色也隐隐发红。



        “黄叔,你知道我和孙卓的矛盾吧?”



        轻吁一口气,我开了口,打开话匣。



        “旁听一二,多的倒是不知晓。”黄叔并没有显得多好奇。



        我没管顾他的反应,继续开口讲述。



        我并没有说出夺命之事。



        只说了,一个家破人亡的少年,被孙家拿走了一切,又险死还生,被阴阳先生所救。



        而后,才是我复仇,频繁遭遇阻挠。



        遭遇化血成萤,鬼龛莫名的追捕,以及九长老的追杀。



        个中会被怀疑的点,我都去掉了。



        譬如九长老认为我杀死了他的八个师弟。



        我对黄叔说的是,因为椛萤提醒了我,鬼龛会下手,我就立即出城了。



        在出城之际,我的确被鬼龛围堵了,但并非全部,而是天寿道场的两个长老,外加四个鬼龛人,他们还操控了膏肓鬼。



        老秦头给予我一个护身手段,就是无头女。



        无头女被膏肓鬼所牵制,我被那两个长老重创。



        而后,他们用封魂锥收走无头女。



        他们为什么不杀我,我并不知情。



        再次遭遇九长老,他对我恨之入骨,我同样对他恨之入骨,因为我得将无头女抢回来!



        这番话,我说的字句铿锵。



        从最开始要谨慎对待黄叔,到现在,我差不多摸透了黄叔的情绪,这种半真半假的话,算是说的游刃有余了。



        黄叔的眼瞳微缩,一时间若有所思。



        半晌后,他才摇摇头道:“显神,你所说之事,虽说条理有据,但还是你一人之言,再退一万步说,城隍庙中立于隍司和监管道场之间,不会多管两方的事情。”



        “孙卓是鬼龛的人,亦然是你的揣测。”



        “不可否认,你的揣测很有道理,但我不能直接相信。”



        “若他真有问题,监管道场自会发现。”



        黄叔这一番话,明显是将自己摘出去了,并不想插手进来。



        这让我略显得失望。



        不过,随即黄叔站起身来,他并没有和我多交谈别的,又道了一句:“招来司夜,我有些疲了,先休息一会儿。”



        罢了,黄叔便走向城隍神像后,变得悄无声息。



        老龚眼珠子提溜乱转着,还冲着神像后边儿咧嘴笑了笑。



        椛祈小声嘀咕了一句:“糟老头子,心明明慌了,口是心非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