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282章 何必招惹这母夜叉

第282章 何必招惹这母夜叉

        上一次去城隍庙,黄叔着重叮嘱过我一件事。



        小心吴庸……也就是领头。



        当时我反问过黄叔,黄叔对此的解释是,领头在睢化区精神卫生中心的时间太长,都没有问题,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另外,他少了一缕魂,依旧没有大碍。



        黄叔还提过,魏有明是不是对他动过什么手脚,这谁都不知道,毕竟二十八狱囚的手段太隐晦。



        我不是怀疑领头……



        我怕的……还是魏有明。



        秘密,只剩下最关键的领头不晓得了。



        不过,除了那最关键的地气,其他的事情方面,就算领头出什么问题,也不至于直接置我于死地。



        稍稍松了口气,我心神定了下来。



        撸袖子,说出鸡血藤手镯的打算被压了下去。



        人,总要留有底牌。



        领头的确讲义气。



        可万事留一线,才能避免阴沟里翻船。



        “招魂……”我低声喃喃,接上了领头的话。



        虽说我停顿滞带了一会儿,但领头并没有催促我,神态缓和的和我对视。



        “领头,你有办法控制邬仲宽吗?”



        “在不影响老龚的状况下。”我着重强调。



        领头眉头稍皱,问:“你的意思,是保住老龚了?”



        我点点头。



        “可能性不大,不过你担心邬仲宽,也是对的。”领头顿了顿,再道:“毕竟是阴阳先生完整的魂魄,谁都不确保会不会出问题,而你这老龚,也是不完整的魂,自然会被压制。”



        “如果……将老龚身上那一缕魂剥离出来,倒是不会影响他,可怎么控制邬仲宽,依旧是个问题。其实一旦这样做了,老龚也就没价值了。”



        领头这一番话条理有据。



        这就是一道难关……



        “如果,没有邬仲宽的情况下,领头你有把握帮我吗?”我再道。



        领头眼瞳微缩,他思索了几秒钟,点点头,又摇摇头。



        “刚从血化青的尸仙,年限不长,说好对付,好对付,说不好对付,也不好对付。你提过,上一次死了一位阴术先生,还有一个身份不明的人,以及可能死一位道士。”



        “阴术先生加上道士,这已经是很厉害的组合了。”



        “若是能请动韩鲊子,问题应该不大,问题是,应该请不动。”



        一时间,领头低头深思,稍削瘦的胖脸紧绷着,显得分外凝重。



        我没吭声。



        不提报应鬼,算是给自己留了后手,也是给领头增加了难题。



        可要是在这种情况下,领头还能想到办法,那我们的把握就更大了!



        “司夜被打碎了魂体?”领头又问了一句。



        我点点头。



        先前是讲过,可我依旧确认了一遍。



        “司夜和日巡同体,白天是日巡,夜间是司夜,城隍庙遭此一役,损失惨重,阴司必然会过问,或许,黄叔那边能给我们提供帮助,前提,是你要帮城隍庙一把。”领头沉声道。



        “怎么帮?”我心头突地一跳,追问。



        “司夜被破,属于动乱阴阳秩序,那九长老,必然是要被问责的,只不过,每一部分司夜魂魄独立,城隍庙肯定不晓得是谁下手,你找到黄叔,告诉他始末,告知他这件事情,和你有关,你不会坐视不理。”



        “此番事罢,城隍庙必然和你关系加深,你再借机提出求援的目的,黄叔不会拒绝。”领头字句凿凿。



        我瞳仁稍稍松散,瞬间凝滞。



        “明白了。”



        “嗯……还有问题,就是那九长老应该怎么引出来,我会想办法的。”领头稍显的疲惫,又说:“显神,你先养伤吧,不急于一时三刻,休息好了去城隍庙,我也需要想一想,看看能否招魂后保住老龚,再控制住邬仲宽了。阳神鬼的能力是好用的,老龚对你忠心耿耿,这样的鬼,的确要留下。”



        我本想说自己没事儿。



        可腹中的饥饿,脑中的困顿,身上的疼痛,还是让我意识有些涣散恍惚。



        领头显然看出了我的状况,笑了笑说:“我安排人手,送你去医院。”



        随后,领头拨了一个电话,很快便进来一个身段苗条,容貌精致的女人。



        从她的穿着来看,应该是隍司调查部门的人,也就是最初施箐,之后唐宿的手下。



        跟着那女人离开隍司,去了就近一个医院。



        大夫看着我直皱眉头。



        给我检查身体,拍片,处理伤口,花费了不少时间。



        期间余秀一直跟着我,谁说,她都充耳不闻,不让开。



        最后医院给我开了住院手续,意思是我肋骨有轻微骨裂,还有些内出血。



        可以见得,当时九长老下手有多毒辣。



        我不打算住院,不过,在病房里睡一觉,是不拒绝的。



        调查部门那女人,做事也算有眼力见儿,给我买来了不少吃食。



        我分给了余秀一部分,她像是饿了七八天,吃的狼吞虎咽。



        还好,吃的多,饭菜见底儿了,余秀也吃饱了,安静的趴在床边睡下。



        我让调查部门那女人可以回去了。



        她倒是干净利落的离开。



        而后,我才躺在床榻上,沉沉睡了过去。



        病房很安静,隔音效果好,我这一觉睡了很久。



        当我清醒过来后,屋内漆黑一片,只有窗户的位置,透进来幽幽月光。



        床边,余秀还躺着呢。



        只不过,另一侧,却站着个人!



        我心头猛的一沉。



        可瞬间才反应过来,这人不是椛祈吗?



        干净利落的短发,小麦肌肤在晦暗的光线下,有些发黑。



        不只是视觉上皮肤发黑,她的情绪好像很差,脸色就很阴沉。



        眸子冰冷,她呼吸也很轻。



        贝齿紧咬着下唇,像是恨得牙痒痒,又不敢打扰我一样。



        见我醒了,椛祈的呼吸就重了,饱满的胸脯不停起伏着。



        “罗显神,醒了?”



        “这么多的伤,你怎么没死了算了?”



        椛祈咬牙切齿,语气却透着恨意。



        “你这个下头男,渣男!姐姐看上你,真的瞎眼睛了!”



        “怪不得你做什么都不带着我,呵呵,根儿在这儿呢!”



        椛祈瞪着余秀。



        她声音拔高,本来还睡着的余秀,晃晃悠悠的便醒了。



        她眼神空洞的看着椛祈。



        这时,椛祈猛地扬起手,一巴掌朝着我打下来!



        我正要抬手阻拦。



        可异变突生!



        余秀站起身来,不,不只是站起来,更是一跃而起,蹲在了我病床上。



        她同样一巴掌挥了出去。



        我脸色骤变,立即要阻拦。



        可余秀的动作太快了,椛祈脸上实打实挨了一巴掌,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儿,砰的一下坐倒在地上。



        “嗐!嗐哟!小大娘子……”老龚一下子钻出夜壶,脑袋一蹦一蹦朝着椛祈跳过去。



        “小大娘子……你打爷作甚,何必招惹这母夜叉……”



        老龚一副心疼之极的模样,唏嘘道:“让老龚看看,脸疼不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