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62章 阳神鬼

第162章 阳神鬼

        我心更寒了。



        魏有明这副神态,这副话语。



        更让我确定,他就是追着我这一缕魂,迫使我本人来!



        而且他说的没错,魂魄可以不饮不食。



        人呢?



        即便是那缕魂的经验告诉我,魏有明不会进入这第六层的铁门后。



        可我能耗得住多久……



        人不饮不食,最多撑得住三天。



        领头神色同样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心跳的速度愈发快了。



        我还有种感觉。



        明明,这才算是我第一次真真切切的见魏有明。



        那种熟悉感,却像是朋友见面似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魏有明保持那个动作,没有动过,笑容也没有变化。



        我腿脚开始僵硬,脖子发酸。



        精神太紧绷了。



        我感觉魏有明的脸变形了一样,拼凑感很强,不像是人脸,偏偏又是人脸。



        这就是长久盯着一样东西的弊端。



        不光是人,就算是一直看着一个字,也会觉得那个字不协调。



        就在这时,领头忽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朝着过道深处走去。



        他的脚步声是轻微的,我脚步声却极重。



        楼道的黑暗笼罩了我们。



        走了相当远一段距离后,我本能的驻足。



        我心知,领头是觉得我们刚才的状态不对劲,不能一直在魏有明跟前,才拉我走。



        而我驻足这地方,刚好有一道房门。



        熟悉的记忆感告诉我,先前“我”就藏在这里。



        “进这里边儿吧。”我低声开口。



        同时,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铁门处。



        魏有明还是站在那里,他脸上的笑容依旧,只不过距离远,面部神态模糊了。



        同领头两人进了房间。



        这屋子,能见度要强得多。



        窗户透进来的月光,带着一丝丝冷意。



        整个房间,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床。



        天花板正中的钨丝灯满是污垢,地面和床榻上倒是干净的没有一丝尘埃。



        我脑袋稍稍舒缓了一些。



        其实,先前那缕魂钻回我身上的一瞬,我是接纳了很多记忆,可那都是强行接纳,魂是我本身的,记忆其实也是,那就像是本能。



        现在远离魏有明,压力减少,紧绷着的神经舒缓下来,我才真的清醒过来。



        “问题很大。”领头反手关上了门,同时,他也瞅了一眼后边儿。



        我还没吱声。



        领头就面沉似水的说:“我怀疑,只有你进来这里了。”



        冷不丁的,我起了一阵细密的鸡皮疙瘩。



        “为什……”



        话音戛然而止。



        我明白领头的意思了。



        魏有明在等我,因此,这地方就只有我一个人进来。



        我先前以为,鬼打墙是大家都去了不同的地方,实际上完全不是!



        十有八九,只有我一人进了鬼打墙!?



        魏有明,自身也处于鬼打墙中?



        我更觉得不寒而栗。



        这样一来,这栋大楼的安静,就完全解释的通了!



        他们都没进来,又怎么会弄出来动静!?



        “我们得想办法出去,我,应该也和大家在一块,在没有问题的医院里。”领头近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我深呼吸,勉强才能克制,让心绪不崩,保持镇定。



        “节点,应该在大门的位置。可……只要靠近大门,魏有明就会出现,而平时我躲在六楼,他会有一段时间离开。”



        我没有再去区分自己和那缕魂的经历,领头的分析力是足够的,他必然明白我在说什么。



        “离开,是睡觉?”



        领头低喃。



        我腰间,悬在夜壶上的老龚连连点头。



        “可他为什么不敢进这里?”领头又若有所思的分析。



        “他被关过。”



        我脱口而出,直接回答。



        并且,我拿出来了日记本,递给领头。



        领头低头,开始翻阅。



        老龚脑袋时不时的转动一下,不晓得在看什么,想什么。



        几分钟后,领头合上了日记本,他长吁了一口气。



        “他是在害怕。”



        领头这一句话,让我心头更是一凝。



        “这种逼仄的环境,谁能不怕?魏有明死之前,自己还认为自己是正常的呢。”



        “可事实上,结合所有信息来看,他早就杀人如麻了。”



        我没吭声。



        因为领头的分析,也是我先前的推断。



        两个人都这样想,那事情十有八九没错了。



        可又有什么用呢?



        知道魏有明被关在这里过,知道他害怕这里的缘由,却没有对付他的办法。



        “三楼,魏有明现在的房间,应该就是他自杀的地方,如果能毁掉他的寄身之物……”领头再一次喃喃。



        我直接摇摇头,否定了他的想法,说:“死人衣,眼镜,都是寄身之物,事后我们拿回去的一个木盒,里边有魏有明最喜欢的钢笔,天知道,那是不是寄身之物。”



        “我感觉,他还有不止一件寄身之物,我们根本不敢靠近他,更别说去他房间,毁掉这里的东西了。”



        “毁掉一些,多少会对他有些影响……可你说得也没错……”领头脸色更沉,顿了顿,哑声又道:“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完全没用。还是只能出去。”



        我点点头,朝着窗户的方向走去。



        从这个位置,一眼就能看到精神病院的正门。



        高耸的墙壁,厚实的铁门,荆棘一般的铁丝网,任何正常人。



        不,不正常的人都很难出去。



        对于我的身手来说,那里都太高了。



        再加上防护的荆棘铁丝网是凸出来的,我根本没办法在铁门半截发力,无法跳出去。



        只能和我进来时一样,开锁。



        这就还有另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节点……会不会出错……



        一旦错了,我根本就走不出去,可能又会回到医院中某个地方,甚至是我最开始出现的后门!



        瞳孔又是一缩,我低头瞥了一眼老龚,慎重问道:“老龚,大门那里,是出去的路吗?”



        老龚虽说和之前差不多灵便了,但很多东西,还是一问一答,他很少多说。



        除非在发生关键事情的时候,才会自己开口。



        老龚歪着脑袋,他点点头,又摇摇头。



        “可以从那里出去,也可以出不去。”



        我再皱了皱眉。



        领头的脸色就不好看了,闷声道:“你这不是白说吗?”



        老龚表情变得苦思冥想,似是很难受,在挣扎一样。



        砰的一声,老龚居然又崩溃了……成了一团浓郁的灰雾。



        只不过这一次,他凝聚的速度变得很慢。



        这让我和领头,面面相觑。



        再下一秒,领头眼瞳紧缩,眸中迸发了一丝丝精光。



        “是感知?鬼的感知!?原来是这样!”他的话音,同时都变得粗重!



        我却听得一懵,没有明白这意思。



        我只知道,特殊的过阴命会有感知能力,却不知道,老龚这能力,居然也叫感知?



        这段时间,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他吞吃过一缕阴阳先生的魂魄,才会这样。



        “鬼的感知,来由很特殊,显神,你这黄页鬼,了不得啊,这也不应该啊。”



        领头若有所思,话却没有说得太明白。



        “怎么了不得了?领头,你可以多解释两句。”我尽量让面色没什么变化,反问领头。



        “下九流能感知阴魂,这是过阴命的感知,可当下九流死了之后,这种感知能力就消失了。”



        “鬼,还想要感知阴魂的话,就得有一丝阳气,鬼又怎么能有阳气呢?那就得命中有一缕阳神,你这黄页鬼,生前肯定不是普通人!”



        “要么是道士……要么就是先生!”



        “可还是有些不对劲,这两种人死了,都不可能是黄页鬼才对……尤其是道士,道士不会当鬼的……”



        领头这番话,似是回答我,又像是在自问分析。



        这却更让我警惕无比。



        虽说,我和领头的关系看似近了,但让领头分析出我那么多的底细,对我来说没有好处!



        潜移默化的,我已经将老龚,当成了自己人。



        那老龚的本事,就是我的底牌之一!



        如果底牌,被掀开了,还叫什么底牌!?



        “领头,你可能误会了,老龚就是一个穷鬼,城中村的穷鬼,除了穷和好色,与先生,道士,扯不上任何关系。”



        我话音落罢,领头的脸色更疑惑了。



        他蹙眉道:“这样的话,那老龚应该有那样的命,却没成那样的人……可惜了。”



        随后,领头语气稍稍加重一些,道:“不过,也不可惜,真要是先生道士,就落不到你手里头。这只鬼,以后可以好好利用调教。”



        “阳神鬼去感知,算是变相的侵蚀,冥冥中,魏有明是能感觉到的,他在反抗,老龚自身不是他的对手,才会崩溃,等老龚恢复过来,我们帮帮他。”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