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出阳神罗显神唐芊芊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05章 往左走

第105章 往左走

        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椛萤打过来的电话。



        我立即接通。



        那边安静一瞬,竟抽噎两声,才夹杂着颤音。



        “罗显神……你没事吧?”



        我松了一大口气。



        其实,先前黄叔带走椛萤,我就知道多半没问题。



        黄叔完全站在中立层面,肯定不会伤害椛萤。



        再加上他们以前就有交情,只要椛萤不需要他花费功夫去救,正常维护一二,只是举手之劳。



        “我自是没事。”我语气平稳多了。



        “我在城隍庙等你,你来找我。”椛萤又道,语气很坚定。



        稍稍皱眉,我没接话吭声。



        茅有三将我留在冥坊附近,也点了我,这条街范围,没有人敢乱来。



        那人不人,鬼不鬼跟着我的东西,并没有露头,十有八九还守在街外。



        我一出去,就要面对他!



        甚至有可能不止他,还会有监管道士。



        那老道士张栩在茅有三面前吃了大亏。



        他们真会听茅有三的?



        那不见得。



        最多是茅有三护着我,他们不敢怎么样,若我落单被抓,就算是茅有三也难救……



        “你怎么不说话?”椛萤再问我,颤音更多。



        我逐渐从她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丝别样的情绪。



        我形容不上来,是感激,又不是感激。



        同样,我也形容不上来此刻的心境。



        ”不安全。“我哑声回答椛萤。



        我阐述了一遍自己的处境,包括和茅有三的交谈。



        话音稍顿,我又道:“你出来同样不安全,监管道士说是正直,可他们真的正直吗?还有隍司在暗处,肯定对你虎视眈眈。”



        椛萤语气总算平复一些,问我打算怎么办?



        她的问话,让我一怔。



        说真的,反问自己,我其实也没想好应该怎么做。



        至少眼前没有任何一个点,能够让我破局。



        实力太弱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强。



        事实上,隍司之前忌惮我,是因为我手头捏着无皮鬼。



        再之后,若不是无头鬼,我已经被隍司拿下了。



        就连隍司我都对付不了,遑论监管道士?



        看似我暗中跟着孙大海,伺机下手,实际上是掉进了孙大海的坑里,差点儿没回来。



        撇去实力外,就是被剥去一缕魂,以及救唐芊芊时留下的隐患……



        “先走一步,看一步……我还没想好。”



        我不想语气太低沉,可眼前的境地遭遇,让我实在难以提起多好的心态。



        甚至我感觉,自己就是一道紧绷的弦,稍稍用力就会崩断……



        电话忽然安静了。



        我拿下来手机,瞧了一眼,才发现,已经没了电。



        我的行李,背包,全在椛萤家里,这会儿连个充电器都找不出来。



        只能暂且将手机装起来。



        得知椛萤无碍,我也不用那么担心了。



        再看了一眼腰间的夜壶。



        茅有三倒是不在意这个东西。



        夜壶底部的老龚不见了,看上去,他应该缓过来了。



        我并没有将老龚喊出来,径直离开房间。



        客厅里棺材林立,两头的过道,其余房门紧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压抑感。



        我有好奇心不假,却并没有去那些房间看,免得节外生枝。



        走出老旧的小区,商业街的末端不少小摊贩,格外热闹。



        找了一个手机贴膜的流动摊位,买了充电线,又杵在旁边儿,借用他的地方把手机充开机。



        椛萤给我打了起码十来个电话,我并没有回。



        又冲了一会儿,差不多够用后,我才找了个地摊,祭满五脏庙。



        吃饱了,思维也活络多了。



        颓然感被压了下去。



        事情再怎么难办,还能比当初被孙大海丢在雪地里,更让人绝望吗?



        破局之法肯定是有的!



        我思绪不停地发散。



        悄无声息,老龚的脑袋钻出夜壶。



        它贼溜溜的眼珠不停转动着,四扫着街道上的一切。



        尤其是瞧见一些女人走过时,他眼珠子都瞪得溜圆。



        我倒没有呵斥老龚。



        若非他刻意,普通人根本就瞧不见他。



        也就是这时,我一个激灵,回想先前的一个推断。



        那道士韩趋,很有可能就是为了去找到控制报应鬼的东西,才会死。



        报应鬼属于常规鬼中,级别最高的青,实力肯定高过于无头女。



        此外,还有一个极为蹊跷的地方。



        老龚要说出来某件事情,就必须得有事主的东西。



        可他怎么会知道,让我从哪儿进鬼打墙?



        思绪落定,我立即起身,朝着街道的角落走去。



        墙角无人,我才喊了老龚一声。



        他哎了一声,昂起头瞅我,皱巴巴的脸上堆满笑容,倒没有狡诈了。



        我先问了他,状态怎么样了?



        老龚一愣,干巴巴地回答,说他挺好的,哪儿有怎么样?



        我稍稍蹙眉。



        看老龚这样子,好像对之前的事情没多大印象?



        稍微一顿,我又问他怎么会知道,从哪儿能让我进入祁家村的鬼打墙?



        老龚怔了怔,一时间没吭声,似是在思索。



        下一秒,他贼溜溜的眼珠,竟淌下来两行血泪!



        再接着,口鼻,耳朵,都同时淌出血泪!



        砰的一声,老龚的脑袋崩溃了……成了一团浓郁的灰雾,被吸进夜壶中。



        这一幕发生的太突然,太诡异,让我身上生满了鸡皮疙瘩!



        之前,我问了老龚所说方位的问题,他也就是七窍流血而已,并没有崩溃。



        此时我问这些,他竟然魂体都承受不住了!?



        深呼吸,我喘了好几口粗气。



        就在这时,我发现左右两侧,竟各有一人,不经意的朝着我靠近。



        那种芒刺和跟随感,和先前的如出一辙!



        茅有三不是说了,不会有人敢在冥坊范围内乱来?



        他们怎么跟进来了!?



        我来不及多想,快步进入人流中,匆匆朝着冥坊入口的方向走去。



        手机又在嗡嗡震动了,拿出来瞟了一眼,又是椛萤打给我的电话。



        我稍一迟疑,接通后放置耳边,结果我感觉到耳朵一阵刺痛,似是被电流打了一下,随后才是椛萤的话音。



        她没问别的,反倒是谨慎无比地说了句:“往左走!别进冥坊!”



        我心头顿时一滞,椛萤怎么知道我要进冥坊?



        她不是在城隍庙吗,怎么好像晓得我眼前境遇一般?



        我出于本能的信任,是要往左走……



        可另一种本能,又让我身体僵住,四肢百骸都在钻凉气儿。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