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诈尸

        电话响一声就被接通。



        “你抓到孙大海了?这么快?”椛萤语气讶异。



        我沉默了一瞬,才说我还没有动手,只是想问问,丰瀚轩这几天有没有找到过隍司,请走他们的人。



        “嗯?”椛萤语气一怔,让我等等,便挂断电话。



        村路上太过静谧,半个人影子都没有,直到我走出村口,椛萤打回来。



        她说丰瀚轩的老板的确来找过隍司,想要花一笔钱驱鬼。不过杨管事忌惮我,不想多管闲事,直接回绝了。



        我再问椛萤,除了隍司,靳阳还有什么九流人士能够被丰瀚轩请动?



        椛萤告诉我,的确还有一批人,不过,那种人完全没有规矩可言,更看不上普通人的钱,丰瀚轩肯定请不动。



        一时间,我沉默不语。



        椛萤又问我,是不是我遇到什么麻烦,被报复了?



        “没事了。”语罢,我挂断电话。



        马路上车辆稀稀落落,杨树在风吹之下发出噼啪的声响,似是鬼在拍手。



        椛萤提供不了太多的信息,我打算先去丰瀚轩看一看。



        如果丰瀚轩的闹鬼被终止了,那肯定是尤奉请到了人。



        旋即,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椛萤。



        我接通,正想解释,暂时不用她帮忙了。



        结果,椛萤却语气慎重,道:“如果你认为是丰瀚轩报复了你,那你千万不要去丰瀚轩。”



        “为什么?”我蹙眉反问。



        “不想死就别去,到今下午那个地方等我。”



        语罢,电话那边就是嘟嘟声。



        一辆出租车刚好停在我身前,伸手拉开车门的那一瞬,我突地打了个冷噤。



        “哥子,地址。”司机问我。



        我长吁一口气,才说出地址,又补了一句,让他绕路。



        司机奇怪地看我一眼,才踩了油门。



        窗外的景色在飞退。



        身上逐渐爬满鸡皮疙瘩,一阵阵后怕的感觉涌了上来。



        我反应过来,为什么不能去丰瀚轩了。



        椛萤昨天提醒过我,孙卓是个道士,加入了监管。



        既然孙卓在找我,丰瀚轩和唐家的事情,他们肯定一清二楚,说不定丰瀚轩也在他们的监视之中。



        我去丰瀚轩,不亚于自投罗网!



        ……



        一个小时后,抵达了下午的葥江畔。



        我一下车,出租车一溜烟儿就跑没了。



        路边停着椛萤的轿跑。



        半开的车窗,能瞧见她精致侧颜。



        我走到车旁,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稍稍闭目,说:“谢谢。”



        “反应挺快的。”椛萤轻声回答。



        我沉默,没有接话。



        因为丰瀚轩不能去的话,事情就变得棘手了。



        有一定的可能,是孙卓抓走了唐芊芊,只不过,他还不知道我知道了而已。



        思绪至此,我心头逐渐阴霾,这要怎么解决?



        “你脸色有点难看,事情这么麻烦?就算尤奉能请到什么人,你无父无母……还藏得那么深,都找不到你,还能对你做什么?”椛萤很不理解地问我。



        一时间,我想不出来解决之法。



        只能摸出来黄桷兰,示意椛萤看。



        “咦,寄身之物?怨气不重,白心鬼?”



        “不过,魂魄应该被打散多次,快要失去神智,成一团游魂了。”



        白心鬼,也是失运鬼的一种叫法。



        按道理来说,唐芊芊被折磨致死,又抛尸葥江,这等凄惨程度,足够滋生出成为恶鬼的怨气。



        可她本身性格纯良温和,即便是被害死,死后的执念,也只是在平安里的罗家别墅等我,甚至没有去报仇,更没有找替死鬼。



        而游魂之说,就是鬼的另一种“死”法。



        鬼是死过一次的人,无法再死一次了。



        过界之后,便会审判其前世善恶,决定来世投胎或是入狱。



        有些鬼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投胎,遇到道行足够的人,就会被封镇。



        封镇之前,反复打散鬼的魂魄,它就会失去神智,成一团无主游魂。



        这种方式太过狠毒。



        我虽然打散了老龚的魂魄一次,但也只是想削弱它,更方便封镇入夜壶,不会真的让它神智消散。



        思绪间,我低声和椛萤解释:



        “尤奉的儿子,害死了芊芊,我报复丰瀚轩后,她本来已经走上了过界的路,寄身之物都消散了。”



        “可现在它又出现,既然尤奉请不动人,我怀疑,是孙卓将她的魂魄抓住了。”



        椛萤若有所思。



        我喃喃又道:“说不得,就只能直接撕破脸了。



        “你想现在动孙大海?可如果不是孙卓呢?”椛萤反问我。



        我正想说,除了孙家,我没有什么仇人,唐家也没得罪别人。



        椛萤却又继续道:“即便孙家人很狠毒,但那发生在多年前,出阳神的道士有铁律,作为监管,不可能去抓一个普通人魂魄来折磨。”



        “至于你提到了过界……几天前还真出了一件事,城隍庙走了水,跑出来不少应该过界的魂魄。”



        “城隍庙一地鸡毛,城隍爷下令,必须将那些鬼魂抓回去。”



        “可诡异的是,那么多鬼魂,居然一夜之间全部消失。”



        “你所说的芊芊……应该也在其中。”



        我脸色微变,瞳仁一阵紧缩。



        椛萤所说的信息,其实极为关键。



        城隍庙属于过界之地,平日重阴,潮湿,怎么可能走水?还消失了那么多过界鬼魂,绝对不是什么意外。



        “咱们可以去看看,说不定有线索。”椛萤轻声提议。



        我正想点头答应,却忽然听到嗬嗬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咳痰。



        我眼神骤然冷冽,看向椛萤旁侧的车窗,她同样警惕,看向窗外。



        柳条在夜风吹拂下微微摆动,光线太暗,影影绰绰的,也瞧不清里边儿是不是站了人。



        椛萤先推开车门下去。



        我随后下车。



        她脸色稍稍舒缓一些,说:“没事,我还以为带上来尾巴了呢,是只八哥。”



        我脸色微变,视线顺着椛萤看的方向看过去。



        正前方的柳树梢头,孤零零站着一只毛发黝黑的八哥,脖子怪异地歪扭着,身上湿漉漉一片。



        它不停地扭动着脖子,又发出嗬嗬的声响,似是人咳痰。



        “咦……有点儿不对,是个死的?诈尸?”椛萤轻咦道。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