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80. 东京湾游轮行 与 登船 与 任务

80. 东京湾游轮行 与 登船 与 任务

        作为世界第二大暖流,日本黑潮不仅为东京湾带来了大量的海产,也让这里成为四季如夏的不冻港。

        一艘长达220米,宽26米,甲板楼层高达10层的白色海上堡垒停驻在东京湾畔。

        在这艘设计介于游轮和游艇之间的巨舰上,

        近卫千代像一个高贵的女王,站在楼梯尽头的船舷边,用俯视的角度,向英和的诸位招手。

        烈日晴空,海风阵阵。

        三年级的率先登船,d班、r班、s班。

        近卫铅芯般的黑色长发盘进遮阳帽中,两缕鬓发随风舞动。

        卫宫白在近卫身后打着遮阳伞,对每一个登船的来客俯身致意。

        近卫千代一只手压着被风吹拂的遮阳帽,一边频频颔首应付,仿佛从她身边经过的不是学长前辈,而是她的臣民。

        才入学3个月的浅间,尽管有意收集了高年级风云人物的资料,但他认识的高年级的人并不多,但是凭借优越的矫正后视力,他能通过卫宫的鞠躬幅度,判断三年级学长的家世高低。

        随后是二年级的三个班级登船。

        二年级打头的风云人物倒是认识,桂恭平,英和学院现任学生会长兼二年d班的班长,同时也是古典文老师兼一年b班班主任桂庭树的弟弟。

        这一对兄弟在英和都挺受欢迎的,走到哪里都如众星捧月,拥趸之辈不分男女。

        可惜风度翩翩的桂庭树桂老师不教a班古典。

        等了大概10分钟,前面高年级6个班全部登船后,几位一年级的班导示意大家跟上。

        像浅间这种依然待在车上吹空调的不合群者,被班导和司机联合请下车来。

        观察视野一下子恶劣起来。

        八坂清一郎安排k班的同学有序上船,自己走到队伍最后,向形单影只的一条真澄旁搭着话。

        一条摇了摇头,拿着手上一本打开的书驱赶着八坂清一郎,但他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待遇,笑着走开。一条周围的视线,特别是女孩子的视线,也一下子恶劣起来。

        浅间发现一条真澄手中正是昨天给她的那本《被讨厌的勇气》,不由点了点头,这么大的太阳下看书,视力不恶劣才怪。

        码头上的登船队伍逐渐缩小,不少率先登船的三年级学生已经跑到最高处的甲板上眺望风景了。

        旁边b班的队伍中,浅间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二条抱着双臂正抱怨着天气炎热,为什么不整一个手扶电梯?

        泷岛把伞递给了二条,随后在b班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直接把二条抱了起来,放在他的肩上,匀速开始登梯。

        穿着长裙的二条满脸通红,一只手举着伞,另一只手不停捶打泷岛的脑袋,嘴巴里笨蛋笨蛋笨蛋骂个不停。

        但泷岛不为所动,笑嘻嘻地抓紧着二条的双腿。

        从楼梯的侧面看,匀速上升的两人,居然真的给人一种坐电梯的效果。

        二条登上船后,拍了拍泷岛脑袋,却没能从泷岛的身上下来,只能居高临下地和近卫打招呼,近卫淡淡看了一眼二条。

        无论是东京炎热的温度,还是同学们或热情、或讨好、或尊重、或敬畏的打招呼,都改不了近卫千代那冷淡的样子。

        如果说不死川总是带笑的脸,是日本暖流,那么近卫千代总是冷冰冰的脸,就是千岛寒流了。

        在英和学院一年a班,这两道洋流交汇,却像两列相向而行的列车,毫无任何摩擦。

        a班的人也开始陆续登船。

        浅间跟在樱木身后登上白色的海上堡垒,近卫终于开口。

        “欢迎来到fuji    spirit,樱木老师。”

        看来还是有起码的尊师重道精神的,但浅间没有选择和近卫对视。

        不二意志号吗?

        藤原理事长家还是很有钱啊。

        这至少价值几百亿円的大船说借就借,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到底是五摄家嫡女近卫千代的面子果实能力,还是积淀百年的学生会钞能力呢?

        忽然一阵疾风,近卫头上的遮阳帽,被风兀自吹起,往船舷外飞走。

        白色圆帽一时间看起来像一个足球。

        为了抗晒切换到体力6模式的浅间,眼疾手快,全身不动,唯有右手潇洒地伸展开,抓住了差点飘下船的遮阳帽帽檐。

        抓到帽子的瞬间,浅间愣了愣。

        “失物就交给老师了。”

        默默将帽子递给樱木,毫不犹豫地跟着人群走开,樱木一头雾水地转递给近卫千代。

        英和女王用低低的声音说着,

        “看来项目还是报少了呢.”

        上船后,学生会并没有给登船的房间卡,而是接到了一个通知——

        【登船的270多名学生,10点半在游轮一号宴会厅集合。】

        集合前为自由活动时间。

        浅间拿着有马派发的学生会制作的游轮游玩指南,和二见在第三层甲板上转悠。

        10层甲板楼层中,配置了5家不同主题的主厨餐厅、2家咖啡吧、2家酒吧、1家甜品店,满足各类吃货的需求。

        同时配备了1个室外大泳池,1个室内泳池,1家露天剧场,1座影院,1所演艺厅,1间图书馆,1个带室内网球场和篮球场的运动中心,1条环2层甲板慢跑步道,2间健身房,1家高级spa中心,和1间儿童活动室。

        虽然比不上海洋奇迹号这种比泰坦尼克号大五倍的怪物,但是比起海洋迎风号这种300多米,载客量大2400多人的邮轮,不二意志号并不逊色,甚至在精致程度上完全超越。

        如果只是当私人游艇玩玩就太浪费了。

        在网上只查到这里曾作接待外国贵宾的场所,被皇室借用。

        浅间觉得这艘海上堡垒,如果不用来创收,藤原家的脑袋一定有毛病,毕竟每艘大船的维护费用摆在那里,不少游轮除了养船,还要负责养船上面的几百几千号人。

        如果是私人旅行,即便是淡季,在这艘漂亮的大船上度过3天2夜,差不多需要半封情书的价格吧。

        这样算账,英和学生会组织这场活动最少花了3000万円,已经可以在有马住的足立区买一套不错的房子了。

        不二意志号上的404位工作人员,服务英和学院的280多人,远高于常规游轮2:1到3:1的客服比,这种穷奢极欲的豪华游轮行,浅间并不是特别感兴趣。

        上辈子去西班牙出差,甲方请客,公司几个人在差不多15万吨级的游轮上,在地中海漂了7天。

        有的同事在酒吧发生了艳遇,有的同事在赌场输了20万,但浅间除了吃饭出去逛一下,基本待在海景阳台房看书写ppt。

        这次体验游轮行,浅间静水最大的目标就是尽可能多地创造新的学习体验。

        “唔喔喔喔喔喔喔!太棒了,这蓝天,这碧海!我!堀北,就是东京湾之王!”

        “抗核辐射变异人是吧!”

        “首相不是说没有问题吗?”

        “我爸投资的渔业公司已经破产了,你觉得有没有问题。”

        “啊这.节哀顺变。”

        “没关系,破产的是公司,我爸还是赚到钱了。”

        “.”

        “但是钱又投去远洋捕鲸,船被打着环保旗号的海盗击沉了。”

        “好耶!太棒了吧!”

        “喂!那可是差不多1亿啊!你这没同情心的家伙!”

        经过在甲板上从大喊大闹到抹泪安慰再到大喊大闹的笨蛋同学们,浅间带着二见走进3f的商业区。

        位于3f的咖啡吧是一家星巴克,已经有几个人坐在里面高谈阔论。

        于是浅间带着二见将行李寄存在吧台后方,找了一个偏僻但靠窗的角落,看起书来。

        二见看着游轮缓缓驶出东京湾,心中微微得意。

        接下来的三天两夜,全是二人世界,昨天晚上好好复习了恋爱组合拳,并在学习《定位》理论时,拓展学习了【巴纳姆效应】。

        这艘游轮,将是谁都打搅不到的【二见恋爱主场】!

        “静水君,深泽说建议把庆祝活动放到今天晚上,具体时间地点,她晚点发几个我们一起投票选。”

        “嗯,好的。”

        “麻衣酱不是说,让我们多拍一些照片给她看看吗?你觉得现在去甲板上拍几张风景照这主意怎么样?~”

        浅间看着满脸期待的二见,小小的脸精致得像玩偶娃娃。

        涂过唇彩的嘴唇,平直处,像是远天层云即将亲吻海面的留白,像是脚下这艘巨舰划过海浪留下的充满泡沫的水波。

        柔和棱线处,像是冲到岸边的滚滚波风,像是海鸟翱翔天际的昂扬双翼。

        那一种亲吻上去就会获得自由的错觉,让浅间再次自省今天是否过于感性。

        看到嘴唇就想到吻,想到吻就想到本垒打,想到本垒打就想到一发入魂。

        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那自己成什么人了?

        二见看到无情的静水君对着自己发呆,心中暗自雀跃,并没有打搅他的出神状态。

        “伱觉得拍那些风景照比较合适呢?”

        很多时候,当你不知道怎么回答问题时,那就不要急着回答,把问题回抛过去吧。因为急着回答的一定不是好答案。

        二见用手指撑着嘴角,顶出一个弧度,歪着头思索着。

        “哈哈哈哈哈!”

        离浅间两桌远的几个男生大笑起来。因为是穿的私服,看不出是几年级的。

        “你们知道吗?在摩洛哥,财富的等级只分三种:穷、富有,和拥有一艘豪华游艇。”

        “不对吧,富有装不出来,但是游艇倒是可以租啊?”

        “那你就错了,长度超过100米的游艇,基本上都是有名有数的,你租了等于白租。如果你租的只是35米左右的,那更是租了等于白租。”

        “这长度还有什么说法吗?”

        “哈哈,这你们就不知道了。中产阶级的平均游艇差不多到35米了,如果你只有24米,在别人眼中等于你只有8厘米。富豪就更夸张了,没有100米,那你就是没资格硬起来的家伙。”

        浅间暗自摇头,腐烂出现在任何一个角落。

        真正的有钱人也是有闲人,他们之间的攀比心,犹如神秘的原始性驱力所致。每个人都将现代技术拉到原始脸颊或器物之上,尝试通过伟器征服的数量范围,寻找到超越其他人的虚荣心。

        消费主义正在侵蚀这群人,他们需要通过购买来证明自己。对真正的亿万富豪来说购物世界像一片荒原,他们基本上会买遍世上所有新奇的事物,违法的,绝版的,绝种的,都会勾起他们的兴趣。

        乌克兰国家博物馆因为战争被抵押的文物,成为了富豪眼中经过雨季生长出来的崭新作物。

        他们正在收割这些商品。

        似乎是因为有二见在的缘故,这些高谈阔论的人,在提高音量的同时,眼神也不时向这个方向瞟去。

        “所以说啊,比起需要费钱保养,但明天就会被别人超过1.5米的游轮,还是漂亮女伴更划算。”

        “邓文迪这种也算吗?哈哈哈”

        “我说的是游艇女郎。”

        “英国那位王子的美国黑老婆对吧?”

        “哈哈哈,那种就太掉价了。我还是喜欢东亚的女孩。”

        人也是一种商品,听起来挺可悲的。

        既然无法避免人被【物化】或【自我物化】,那么,让所有人都成为明码标价的商品,是否算实现人人平等了呢?

        浅间再次自省,必须要改一下偷听别人谈话然后一阵胡思乱想的毛病了。

        注意力在别人身上的人,都是浪费时间的蠢蛋。

        旁边桌子的吵闹声还在继续,也听到了另外几个怂恿有摩洛哥旅居经历的小富哥过来找二见搭讪。

        浅间站起身来,用手轻轻点了一下还在通过推特搜索游轮合照的二见的肩膀。

        “走吧,去拍照。”

        二见略带疑惑的表情瞬间放晴。

        “好的~”

        “稍等一下!”

        摩洛哥男孩走过来拦住两人。

        二见迟疑地看了看浅间,见浅间笑着上前说道。

        “我姐姐已经有舞伴了,庙会和烟花表演也有约,还有,别掏手机,不加好友。”

        “呃”

        “另外,她说,下次公众场合说话声音小一点,谢谢。”

        摩洛哥男孩诧异看向二见。

        没想到二见顺势挽起浅间的手,并瞟眼给了搭讪男孩一个极为冰冷的眼神。

        两人在前台拿回行李箱,扬长而去。

        “姐姐?”

        二见笑着看向被她挽着手臂的浅间,她的眼睛里仿佛住着星空。

        “松一下手。”

        “哦”

        二见啊二见,你为什么被看两眼就松手了呢?

        刚刚静水君是在嫉妒吗?不,更像是保护者的姿态。

        二见你也太幸福了吧!

        所以你需要更加勇敢啊!知难而退不得寸进你觉得可以吗?

        二见跟着浅间走着走着,大脑中高速运转着如何借姐姐的身份打开局面。

        为了避开笨蛋堀北这些人,浅间选择直接搭乘观光直梯上到第六层。

        上层的甲板面积小了很多,看不出风景有什么区别,走上户外甲板空间,左侧是一个小型推杆的练习场。

        但此刻练习推杆的主人却不是御行院,而是深泽雪。

        “雪酱,你一个人吗?”

        “嗯,对啊,御行院把一部分工作带上船了,他去找有马商量事情了。”

        真希望这个世界上,有马和御行院这种人多一点,越多越好。

        爱德华·威尔逊的《论人性》里提到,人类行为收到遗传和文化的双重影响,而遗传决定了人能做哪些事,文化环境一定程度上影响人的做事方式。

        有马变成种马,御行院变成后宫大院,世界大同说不上,但多一些外在华丽,内心高贵之人,应该不是坏事。

        “月酱,你怎么和浅间君跑到这里来了,不应该是去图书馆、咖啡厅约会吗?”

        二见脸微微红了下,偷看了一眼浅间,说道,

        “约约会什么的我和静水君只是想找个地方给麻衣酱拍照。”

        “诶——奇怪的感觉,话说,你和麻衣酱好像都已经叫浅间名字了呢~真好啊~~浅间君,我能也叫你的名字吗?”

        浅间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深泽雪,

        “不行,好感度不够。”

        “诶!”

        “目标也错了,叫御行院名字的任务,你完成了吗?”

        深泽雪露出无奈苦笑,

        “我很久就觉得御行院君是一位完璧之人,没想到在这方面一样无懈可击。我觉得我已经明示了,他也并不讨厌我。可是.他也明确的拒绝了我。”

        “什么时候告白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当时觉得气氛很好.”

        “御行院是怎么拒绝你,你又是怎么回答的呢?”

        游轮广播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滴——在此通知各位同学,请速到一号宴会厅集合领取任务,请速到一号宴会厅集合领取任务。任务奖励为本次游轮行房间选择权以及今日份的午餐券。难度从a到d,先到宴会厅者,优先选择任务。】

        三人对视一眼,迅速达成共识。

        恋爱咨询的事情,后面再说吧。

        总算是没有食言。

        感谢大家的支持。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