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76. 二见的谋划 与 一条的委托

76. 二见的谋划 与 一条的委托

        幸福,和真实虚假与否无关,虚假只是让幸福感获取的门槛变低了。

        白日梦、游戏、、漫画、电影、性幻想、drug、虚拟的成就感,这些都能制造幸福。

        能从虚假跨越真实,幸福感的时间就会延长。

        如果沉溺于虚假,没有正确反哺到真实世界,好比是只顾着打磨面具,真实的自己却腐烂了,幸福自然就会碎裂。

        利用虚假来抵达真实,被称为【借假修真】。

        幸福感,对于浅间来说也是虚假的,

        维持幸福感的状态,以及获取幸福的能力,才是是真的。

        另外一个角度看,人们所能感受的幸福,也只是解读表象世界的一种主观的拟象。

        真正的那个【真】,应该是叔本华所说的意志世界,是无法得到安宁的,充满痛苦和无聊的真实。

        真实世界不存在幸福这个概念,正如道家所说的【天地不仁】之意。

        所有的幸福,只是从生到死这个过程中的止痛药。

        重新举例理解,有的人把食欲当做维持生命的一种普通需求,但有的人将美食当做生命的意义;有的人把安安静静地独处当做一种悲剧,但有的人却觉得孤独是脱离庸常的快乐。

        一个追求自由的人,也可能被教育、家庭、社会环境困到一亩三分地上,一辈子安安心心的耕耘。

        因为幸福本身就是一种主观的【假】,通过假来改变主观想法,让他们去追求去获取另一种【假】,再合理不过。

        浅间将自己对于扮演、面具的理解,和二见详尽地阐释了一遍。

        夏天的风吹不进恋爱咨询部,

        但隔着薄纱窗帘看见窗外的树枝摇曳。

        在二见月海的脑海里,是各种各样面具下的浅间,每一份【假】之内,都有着让自己悸动不已的【真】实的魅力。

        二见认认真真地看着浅间,空调吹出的冷气,加了冰块的普洱,浅间面无表情的侧颜,都让她感受到了沁人心脾的夏日美好。

        那些艰深的东西,不了解的名词被她一一略过,她就想多听听听着浅间说话的声音,就想多看看浅间双眼正视自己时的样子。

        二见已经掌握了和浅间相处的新技巧。

        比起两个人默不作声地说话地看书,问一个浅间感兴趣的问题,反而不用被他训斥好好看书。

        如果能和静水君一起骑自行车,沿着海岸线,迎着夏天的海风,从东京一直骑到他的老家就好了。

        一天肯定骑不完,所以需要找一家偏僻的民宿歇脚。

        只定一间房,将晚餐的饮品换成酒精饮料,进行第一轮试探,然后在泡澡的时候.

        被浅间拿一本书敲了自己的头,二见白日梦的幸福感中断。

        “正如很多企业的定位和口号,从来不是描述现状,而是向公众描绘愿景。

        比如耐克的just    do    it,英特尔的sponsors    of    tomorrow。

        所以我们给客户的定位,应该预留一些【假】的空间,让他去扮演,更能促进成长。”

        二见吐了下粉粉的小舌头,收回视线,在浅间的督促下在《定位》这本书上贴上了笔记便笺。

        没关系,今年的夏天才刚刚开始,还有7月,8月,

        二见很有耐心,一切都可以慢慢来。

        课表一的周四周五下午只有两节课,获得游轮行资格的a班同学像一锅即将烧开的水,发出嘈杂的声音。

        今天的不死川依旧带着一顶鸭舌帽,与第一排第三条的伊万理还有其他几位女生聊着去年隅田川花火大会的事情。

        “据说这一次横滨的烟花大会有22000发哦,开场10秒内就会有2000发。”

        “真厉害啊,不愧是未来都市~”

        “呐,理世~你说升空的烟花,是从下面看好,还是从侧面看呢?”

        “这个要问新房昭之吧?~”

        “你们说,在火花大会中告白,穿浴衣能提高成功几率吗?”

        “如果是长泽雅美或者是理世酱应该是提高吧~”

        “她们根本不需要浴衣就是100%吧!!!”

        “哈哈哈~我还远远不够哦~~~告白的话,一定会被拒绝的。”

        “你的告白对象不会是无机物吧!”

        “就是,就是。理世酱不用通过谦虚来安慰我们。安慰了我们反而更想哭。”

        不死川压了压帽子,把目光投向了浅间,浅间面无表情地对上了目光,像看一根木头。

        可是这根木头瞬间就发芽开花了,开出的花,比烟花还要短暂,还要绚烂。

        不死川理世对着浅间做了一个剑指,横在嘴巴前,做了一个撸串的动作,示意下午放学还来买点心。

        “理世~庙会里必须pass掉一种食物,伱会pass哪一个呢?”

        “巧克力香蕉?”

        “同意!”x3

        校园生活中永不缺席的青春话题,对浅间而言,就像米饭里的玻璃渣,给人一种不期待的疼痛。

        迷信青春而遭受谎言、秘密、错误、失败的人,和夏天的蝉一样多,

        享受青春带来的爱情、友情、奋斗、成功的人,和夏天的蝉一样吵。

        蝉鸣不在浅间静水的白噪音名单中,青春,也不在浅间静水的人生清单里。

        不死川她总能利用光线,让自己的脸闪闪发光,小块阴影只会让她的精致更加立体,光芒之处,连一丝灰尘都无法在上面停留。

        她的笑容和交谈时伸展的身体,就像是对她们嘴里的美好青春的一种证明和肯定。

        上课铃声响起,教室里聊天的小团体应声解散。

        浅间叹了一口气,青春不过是孤高之路上的简易路障,看到绕开便是,要忍住一脚把它踢飞的冲动。

        切换至体力3模式,浅间拿出英语课本和笔记本,差不多从相亲阴影中走出来的英语老师柏木,带着迷人微笑走进教室。

        她的快乐很大程度来自于英国没节操报纸上的八卦新闻。

        浅间判断今天的英语课又将是美剧时间,英语课本有很大概率不需要翻开,于是只翻开了笔记本,照着柏木的牛津腔和板书做起了笔记。

        英语课下课后,浅间提前把今天的学习笔记发到了孤独者联盟群。

        刚发送过去,便看到了间岛麻衣发过来的满满的学习笔记。

        浅间非常满意,英和应该给自己发一份教师的工资才对。

        说实话,在这所学校里留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现代文的樱木、数学的桧木、物理的黑木、日本史的柚木、生物的小松,这些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处事各有各的特色。

        他们除了在英和教书,自己也有主力研究方向,不少人不止一篇论文入选过学科顶级期刊或者esi高被引数据库。

        为人方面,虽然有的老师很怪,但不是那种只顾着做研究的冰冷机器人,

        和他们做同事,也许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

        正当浅间开始畅想从虚假的大老师到成为真实的大老师时,一只脚精准的穿过椅背下方的间隙,踹到了自己的尾椎上。

        很明显,这一脚的主人,是坐在自己后方的卫宫白,回头看她一副没头脑加不高兴的样子,或许去从事落语,会比当女仆更出色。

        看卫宫不停用眼神示意自己身后。

        浅间这时才发现教室早已安静了下来,即使自己不说话,也被不少人注视着。

        有人正站在教室前门门口望着自己。

        是一年k班的一条真澄。

        模特一样的挺拔身姿,把校服穿成偶像服装的青春体态,像会行走的麦迪逊广场花园之球,光芒炫目,吸引着大家的目光。

        教室外站着不少看热闹的人,大部分是跟着一条真澄,从b栋教学楼走到a栋的其他班同学。

        “浅间同学,麻烦你出来一下。”

        大概是还伞,没想到这家伙会这么礼貌。

        浅间走到门口,却没有看见一条拿着伞。

        那你在众目睽睽之下过来干什么?

        一条真澄放低了声音,说道,

        “中午过来了两次来找你没找到,能跟我走一趟吗?”

        浅间发现她手里没有伞,如果说只是为了500円和一个话题人物并肩游行,实在太不划算了。

        “不用,伞就不用还了,你给别人或者扔到垃圾桶都行。”

        “.不是伞的事情,我有问题想问你。”

        看着一条,束起的马尾,漂亮的眼睛,和那天看到的和无助落水狗并无区别的眼神,

        浅间掏出手机,说道,

        “加个好友,有事线上问。”

        一条摸了摸裙边口袋,双肩僵了一下,

        “手机没带.”

        浅间回到座位上,从后翻开英语笔记本,撕下一页纸,写下号码,走到一条面前,递给了她。

        同时将声音提高了不少,争取让教室第一排和门口两圈人能听到。

        “一条同学,那本数学练习册在这家店就能买到,祝你学业顺利。”

        一条真澄愣了愣,还想说些什么,浅间已经回到座位没有再理她。

        她看了一圈a班教室,大部分的人还在看着她,好奇、惊讶、色眯眯、警惕、轻蔑,各色眼神不一而足。

        近卫千代、她的女仆卫宫白、不死川理世,光是这高浓度的近卫系的人,已经让她感到胃部不适,发麻的感觉从下半身窜至背上,向虚空鞠了一个躬后,一条真澄像逃离魔窟一样离开了属于一年a班的走廊。

        手机振动,看了一下讯息。

        近卫发来的,

        “看来任务b的进展不错。”

        想了想,通过这个假的成果再提出合作,似乎显得很掉价。

        但是直接说,这b任务老子不做了,老子接触一条和你没一毛钱关系,显得又很弱智。

        浅间息屏将手机放一边,暂时懒得回这个信息。

        体育课的铃声响起,二见走过来问了一下情况。

        浅间压低声音说到,“来龙去脉比较复杂,总之,这个是来自近卫的委托。”

        二见狐疑地看了眼在一堆人簇拥之下离开教室的近卫千代的背影。

        问了浅间去不去上课,浅间摇了摇头。

        体育课当然是翘掉了。

        惩罚条件都已经触发了,再去上课也无济于事。

        浅间已经开始梳理登船3天应该带哪几本书。

        手机再次振动。

        钢琴键的头像。

        是一条真澄的好友申请。

        通过。

        “那个,放学后可以来楼上吗,你们部门楼上,我想当面向你道歉,还有道谢。”

        “不用。如果只是这个的话,你不用过度纠结。建议你看一下《被讨厌的勇气》,早日脱离精神内耗。没其他事的话,我把好友删了啊,祝你好运。”

        浅间刚刚发完,立马收到了一连串的语音。

        和窗外的蝉一样的吵闹。

        情绪的宣泄,克制不住的鸣泣,语无伦次的话语,低声下气的求助,以及最后一句,

        “拜托你了。”

        听完后,浅间没有回复,也没有删掉一条真澄的好友。

        听歌的好心情也没了,

        摇了摇头,老是当好好先生,总有一天会变成工具人的。

        影之实力者的路,也会离自己越来越远。

        安慰自己是在储备五摄家的人脉。

        浅间敲了自己额头两下。

        驱虎吞狼之计可用不了,如果说近卫千代是一只幼虎,那么一条真澄只能算做是一只小兔。

        无法想象拿兔子去制衡老虎有什么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这世上总有些挑战高风险的人,或许被称为海洋性人格,敢于驶向未知,同时必定能获得高回馈。

        那种人身上有着一种特质,浅间认为那种特质叫主角光环,浅间确定自己没有那样的特质。

        所以即便是系统,也是很废的系统,没有1刀9999爆一地装备,也没有呼吸一下,就给满奖励,不用再束手束脚。

        所以浅间喜欢看自己的儿子们热血一把,突破自己的屏障。但是对于他自己而言,比起承受不起的高风险高回馈,低风险低回馈的安全牌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没有特质,又没有大心脏,做不到成功人士们的【赌性坚强】啊。

        放学后,不死川发信息说大概5点社团活动结束后,就来恋爱咨询部采购点心。

        同时说昨天的点心质量参差不齐,这次必须给她打一个折扣。

        浅间领着二见没有去恋爱咨询部,而是站在了四手钢琴部的门口。

        悠扬的旋律从室内传出来。

        二见用同样适合弹钢琴的手,对着门敲了敲,

        部室的门轻轻打开,

        一条真澄与二见月海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

        感谢星宇之月老板的打赏。

        感谢大家的支持。人麻了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