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75. 两仪式

75. 两仪式

        语言,作用于精神世界,

        行动,作用于现实世界。

        判断一个人,大抵也是这两个角度去了解。

        听其言,观其行。

        大部分人往往说——不要看他说了什么,看他做了什么。

        对于这种话,浅间并不完全认同。

        【说】绝对不是【做】的前置动作,它们是同等重要的平行关系。

        正如【知】与【行】的关系。

        比如说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话的人,他和实施大屠杀的恶魔们没有任何区别,他在摧毁弱者被理解的通道。

        世界上并非只有嘴上说着漂亮话,行动却背道相驰的伪君子,

        也有着靠着一句句话努力向语言所指的地方艰难前行的人。

        乔姆斯基认为,语言是一种器官。语言不是有意义的声音,而是有声音的意义。

        语言与思维及意识深度绑定,是思维能力进化的产物,是意识“觉醒”的基石。

        若没有语言,就没有了复杂思维存在的基石,至没有“意识”的存在。

        有力量的语言,能够改变人的思维方式,刺激人的意识,进而作用于现实世界。

        正如【真】、【善】、【美】、【力量】、【利益】、【金钱】这些元语言的出现,聚焦了人们在复杂世界中的追求。

        不关注,就无法成为。

        不关注鸟、飞行,就无法上天。

        不关注鱼、潜水,就无法下海。

        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的【说】的雄心,和【做】一样重要。

        对近卫千代【做】的几率不大,那就通过更多的【说】去刺激吧。

        在拉扯失败的一瞬,浅间决定,要向近卫千代展现一套系统的【美学课程】。

        如果她追求丑恶,就用【说】让她关注美;

        如果她追求扭曲的美,就用【说】让她追求高级而善意的美。

        尽管浅间静水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套课程里具体该装哪些东西。

        冥顽不灵,关闭听觉通道的人也大有人在,【说】的刺激强度便尤为关键了。

        必须更加了解恶役女王近卫千代的扭曲之因,才能理解她,纠正她。

        浅间在脑海里重新审视着近卫千代。

        作为五摄家之首的嫡女,家主近卫琢磨让她来英和的原因,应该就像把小狮子放进一个模拟狩猎场,为的是磨砺爪牙,学习狩猎技巧。通过失败,增加她的反脆弱能力;通过英和学院,增加她对其他贵族世家子女的领导力。

        她或许明白近卫琢磨的用心,但是又不屑于被安排。

        所以,把胜利者调教成狗,击败或者收编能打败自己的人;只搞带距离感的个人崇拜,而不玩贵族社交,等等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

        她的第一个目标应该是通过实力至上主义筛选更多优秀的人作为自己的助力,第二个目标是掌握超常识力量增添自己的底牌。

        两个目标等同于招兵买马与购买武器,这既暴露了近卫千代的野心,也暴露了她的短板。

        基于这两个目标,一方面她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有马,另一方面在不断试探自己掌握情报。

        在这上面,浅间的战略地位极为主动。

        他进可通过有马和二条,将学生会格局搅浑。退可以继续编撰谎言,让不存在的东西显得更加遥远。

        近卫的底气只是藤原理事长和松平校长对她的支持。

        浅间不知道这两个人对近卫家主和近卫千代之间的龃龉有多少了解,他们的真实立场又是什么?

        是否切断这条支持链,浅间缺乏足够的信息做判断。

        望着一只蝶翼上带着眼睛斑纹的蝴蝶从脚旁低飞而过,与那些黄白色的蝴蝶比起来,拥有伪装的它,显得非常从容。

        浅间分不清这个翅膀上模拟一大一小两只眼睛的眼蝶到底是什么品种,只见蝴蝶轻摆翅膀,掠过月季花丛,停在了一株树的树干上。

        【谎言】和【假动作】,博弈之中,两人或许都在做。

        最近自己有没有被近卫的话语所麻痹呢?

        近卫的语言里,一直强调“我们不是敌人”,但近卫的行为对浅间而言全部都是负面的影响。

        这个近卫千代的言行,有那么一丝灯塔之国的作风了——我们不寻求脱钩,但是我要把你们的高精尖产业全部打残。

        浅间摇了摇头,

        近卫吃的好感度料理是浅间认识的人中,种类第二多的。

        这段时间通过投食增加的好感度,并算不上保险箱,利益动物衡量最终好感的标准是利益。

        好感度便当释放的善意,对方并不会理解为善意。她可能更不会认为自己有必要给予回报。

        因为她的一切收益,都是0成本取得的。她的一切小动作,都没有影响她的安全感。

        一定要让她付出成本,每一个小动作,都意味着一份代价。

        提升近卫千代所有错误行为对她本身造成的成本,让这种行为引发能被明显感知的疼痛。

        问题又回到了,如何打好“【说】的真实伤害和【做】的真实伤害”组合拳。

        浅间一面感到疲惫,一面感到振奋。

        真正的主角,才是配角是否顶级的验金石啊。

        从社团大楼侧面绕过,穿过ab栋教学楼之间的空地,学生越来越多,浅间混在人群中,向a栋教学楼正大门走去。

        离游轮行还有不到24小时,英和学院月测取得优胜的9个班级,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自信的光芒。

        特别是那些在班级里成绩很差,没怎么努力,结果躺赢拿下船票的那些人。

        出现这种滥竽充数的情况,大概也是学生会各方妥协后的结果,按近卫的性格,应该是每个年级的前100名有资格享受游轮烟花这些奖励。

        但集体主义过来和稀泥,就变成了每个年级前3个班。

        这等规则固然能强化大家的集体荣誉感,但这对那些考得很好的其他班级的学生而言,是不公平的。

        或者说,可以藏污纳垢,才是人性的体现?

        想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浅间坐上了自己的座位。

        以点心为交换条件,二见没有再到自己的座位旁打招呼闲聊。

        浅间选择用手机给她发信息问候早安,二见回了一个熊猫鞠躬的表情。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天崎春辉发来的消息。

        “大老师,我成功了!”

        “文学社早上也会有活动吗?”

        “呃不是,我说的是昨天的操作成功了,下午折纸盒、买花盆还有约会的事,中午大老师有空和我再对一下吗?”

        “可以,把刚刚的聊天记录都删了。”

        “好的。”

        手机显示对方消息撤回,浅间约好时间,看到已读后,也撤回了自己的消息,

        一手拖着腮,望着离他大概12米的窗外天空,考虑着支援天崎约会的事情。

        晨会的樱木公布了机选的a班全员运动项目表,

        驹场说这次英和体育祭的报名分配在近卫家进行,所以没能介入进去。

        于是浅间看到了自己的报名项目是——

        【男子组马拉松】、【点球大战】、【躲避球混战】、【骑马大乱斗】、【水上大冲关】、【障碍跑射击赛】。

        项目均匀分布在五天中,如果依靠临时爆发,最多也只是搞定两次突发情况。

        完全轻松不起来的赛程啊。

        好像如果是主动退学,在之后交1000万赞助费,然后重新交学费就能继续上?

        退学吗?

        浅间在心里否定了这个选项。

        驹场也太不把钱当钱了,这些钱拿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不好吗?

        周四第一节保健课是所有同学放松的窗口期。

        松平是个不喜欢管课堂纪律的美女老师,同时也号称是英和老师中最有钱的几个人之一。

        不少男生都讨论过松平家的飞机场。

        因为是梅雨季,早上也有洪灾和山体滑波的新闻,所以今天松平讲的课程是一些紧急避难常识。

        教室里认真听课的人不多,松平也没有在意。

        浅间记着笔记,想象着如果自己和一群小姐少爷们困在了一个屋顶。

        好不容易等来的救援直升机只预留了3个人的位置,但也没关系。自己可以通过闭气隐身,提前坐上直升机。

        家政课和二见一起学习了插花,竹内老师和大家介绍华夏插花的两仪式,从阴、阳、和三个部分讲解了各自的特征。

        陪着二见在剑山上插满极具层次感的叶子,将留白处插上白色睡莲,半遮半掩的状态,体现出夏日水泊上拨叶见花的欢喜。

        这个作品被竹内老师打了一个a,比他们这个组分数高的作品,只有近卫、有马、不死川、御行院、龙崎五组。

        浅间顺便刷了一个【插花lv.1】技能。

        时间一晃来到了中午,二见自信满满地和浅间交换着便当。

        红酒炖牛腩、青椒肉丝、宫保鸡丁、黑酢酢豚(类似糖醋里脊)、玉子烧

        浅间品尝着二见迅速提升的厨艺,感慨着预制菜产业的进步。

        二见这家伙,已经开始学会偷懒了。

        7道菜至少4道是预制菜,做便当的核心不就是比去餐馆吃便宜吗?

        这样还不如去餐厅吃点更新鲜的。

        不对,全都是中华料理,这难道是二见昨天从老秦餐馆里打包回家的剩菜吗?!

        浅间看着二见幸福地享用着自己的便当,内心叹了口气,开始猛夸起二见厨艺的增长,并建议她做更多的日式基础菜肴来巩固厨艺。

        喝了2杯柑橘普洱,天崎春辉来到了恋爱咨询部。

        “大老师!”

        普汀少年脚步生风,气势十足地走到浅间面前坐下。

        浅间问道,

        “上次不是说被嘲笑了吗?现在在班上的风评改善了没?”

        “呃确实改善了.照大老师你说的,在晨会之前,站在讲台敲黑板,写下春辉·普汀·苏维埃·天崎,严肃认真地对大家说:

        ‘今天我要重新自我介绍,是的,以前的天崎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东京普汀。

        我和大帝唯一的区别.大概也许,就是我可能会有一个比他夫人更可爱的老婆。

        希望大家好好记住现在的我。

        既然要成为东京普汀,所有和露西亚有关的知识,怎么养北极熊,怎么召唤白帝圣剑,各位同志和指挥官都可以问我。

        但是,请各位同志,务必忘记那个已经死去的我!

        还记得我前三个月模样的同志们,放学后请和我回家,领取尤里大礼包一份,乌拉!’

        然后”

        “然后?”

        “然后我从班上的【阴暗的废豚】变成了【有趣的笨蛋】.每天早上都有十几位同学用‘普汀同志’向我打招呼。还还有几个上坂堇的粉丝叫我番长,中午午餐时,他们一起教我唱战斗民族的歌曲.”

        “觉得羞耻吗?”

        “当然会羞耻啊!但是大老师伱不是说,坦然面对问题并率先对自己自嘲的人,反而会让人觉得更亲切吗?”

        “是的。欺凌和恶意,最喜欢拨开人想藏住的伤口。众所周知的弱点,反而会成为你的属性标签和有趣谈资。

        对不完美、脆弱的自己达成和解,你只会变得更加快乐、强大。”

        天崎模仿着普汀在发布会的条桌上双手交握的姿势,

        “但是我只是觉得普汀很帅,并没有想成为俄罗斯万事通啊。”

        “改头换面有被霸凌的风险,如果不能成为顶级帅哥,那就先努力做一个属性突出的人,多储备些知识,对你有益无害。

        如果还有人觉得你嚣张,就好好融入你刚刚说的粉丝团体里吧,集体并不能真正保护你,但会让捕食者望而却步。”

        天崎叹了一口气,苦笑了起来,

        “我有点后悔模仿普汀了,和我完全不搭啊.”

        “东京普汀同志,你觉得是天崎优秀还是普汀优秀?”

        “当然是普汀大帝啊!”

        “你觉得是年轻的阿汤哥和现在的阿汤哥哪一个更厉害?”

        “现在的吧。”

        “你知道为什么吗?”

        “演技更加成熟?”

        “不是,是他每部电影都在学习新技能,全身心的角色扮演,可以让人成长。

        所以说,开弓没有回头箭,遮盖谎言的最好方式,是让谎言成真。努力成为有趣的笨蛋吧,东京普汀同志。”

        天崎春辉的角色扮演,在b栋教学楼也有着一定的讨论度。

        可以说,在吸引s班的广濑樱良的注意力的同时,天崎的这番改变,也可能成为约会时谈资。

        天崎与浅间讨论了一番约会行程,浅间给他梳理了一套组合拳打法后。

        天崎拿着笔记本开始背诵着约会时触发“变身话题”后的台词——

        “我想看起来更显眼一点,这样,或许你像这样看着我的时间,会多起来。

        我想变得看起来更可靠一些,这样,或许你遇到困难时,会第一个想到我。

        我想看起来更加有趣一点,这样,或许你不开心的时候,会拿起电话和我聊聊天。

        我想”

        一直待到午休快结束,天崎才准备离开恋爱咨询部。

        “记住,天崎,释放好感,不要告白,在气氛最好的时候告别。”

        “明白,大老师。”

        二见看着天崎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静水君,扮演,这种事情,很危险的吧。”

        “是的,很多演员就是入戏太深精神分裂,扮演的面具和自己差异越大,割裂越严重,扮演者就越痛苦。”

        “那天崎同学”

        “每个人都是天生的扮演者。在学校扮演学生,在家里扮演女儿,在店里扮演店员,在社团里扮演雇员,在我面前扮演朋友,不同的角色总有细微的差距,你和伯父说话的方式,与和樱木说话的方式一定不一样。

        有的人主动打磨装饰他的面具,有的人,会照着别人的面具进行模仿。

        天崎属于beta人格,是极容易受领导、受影响,并主动想成为的那种人。找到自己喜欢的偶像,模仿普汀,或许并不算一件坏事。”

        二见听言顿了顿,问道,

        “静水君,这种通过扮演而得来的,隔着面具的恋爱,真的能换来幸福吗?”

        赶死我了,回头再改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