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74. 成功的狡辩 与 失败的拉扯

74. 成功的狡辩 与 失败的拉扯

        第一次感到心脏几乎随时会停止跳动,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见到母亲和不认识的男人接吻吗?

        是见到父亲在大院子里,把一个平时对自己很亲切的黄毛叔叔的手一刀切下吗?

        是师父将一个300斤的壮汉轻巧绊倒,并把关节扭断后,背对着她用低沉地声音说:“再强大的事物,破坏其平衡,它将自我灭亡”吗?

        是她听到父亲说她只是个杂种,让她自生自灭吗?

        都不是,

        今天才是波奇的第一次,

        之前的诸多冲击,都没有让她像此时此刻,

        如此恐惧。

        天生缺乏敬畏心的自己,不是那种会对权威害怕的人,

        她也不是那种看到喜欢的人对自己失望,就会手足无措的人,

        但是面对神灵般的注视,那种无名的恐惧猛然揪住了她的心,脑袋嗡嗡地响起来,上下关节处冷得硬邦邦的。

        她形容不出让自己屏住呼吸,猛烈心跳的恐惧里面,究竟含有什么成分。

        她只知道,如果下一句话答得不对,现在快乐的生活状态将会支离破碎,一去不复还。

        先笑还是先生气呢?

        先生气吧,装作被误会的样子,一定没错!

        波奇眉头微微皱起,强忍着偏移视线的冲动,鼓起了双颊,

        “我还想知道阿水你今天是怎么了呢?!从来没有打过鼾的你,今天怎么打起鼾了?身体不舒服吗?淋雨的话,晚上发烧的概率会很大哦?”

        两人无声的对视着,一个无情中带着审视,一个生气中带着一点伤心。

        1分钟后,浅间闭上了眼睛,波奇把惊慌藏在了眼神里,很可能是罪犯贼喊捉贼的套路,

        但波奇刚刚的视线确实盯在自己的额头上,喉咙有些干的浅间坐起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并没有发烧。

        安全起见,他还是去厨房取出药盒里的感冒药吃了一颗。

        “波奇。”

        浅间拦住了波奇打水喝的动作,

        “怎么了阿水?”

        “对着我哈一口气。”

        “啊?”

        浅间看着波奇,表情依然严肃,

        波奇朝自己不情不愿地哈了一口气,有点甜的味道,并没有浓重的牙膏味。

        浅间不由地摘下了真降智之星,这东西真的很伤脑子。

        下午本来经过便利店时,应该买一把伞再回家的。

        带上□□□之星后的自己想的却是,反正淋都淋湿了,没必要浪费500円,而且只要自己跑得够快,短时间淋上的雨,说不定比打着伞被风吹到身上的雨量还少一些.

        本来波奇是过来关心自己身体的。

        刚刚居然判断波奇会在自己睡觉时强吻自己,真的是自我意识满溢了。

        那天嘴巴里的柠檬薄荷味,还有之前的味道,智力6的他竟然会觉得是波奇给他续上的.

        如无必要,千万,千万不能再带上这东西了,太蠢了。

        唯一的好处,就是睡眠质量反而上升了,10点钟睡,3点钟醒,身体的疲惫少了很多。

        只是,精神上的疲惫还没缓过劲来,infp加双子座的双buff,让浅间的自我厌恶感特别浓重。

        看浅间沉默不语,波奇心虚的喝了口水后,问道,

        “阿水?真的没问题吗?要不明天请个假?很多人的感冒都会延迟一天发作哦,比如电视动画里的那个波奇酱。”

        “我应该没有生病,睡觉打鼾什么的,也很正常,你去睡吧,等会早起,一起帮忙做早饭。”

        “嗷!”

        承蒙大赦的波奇,先试图摸一摸浅间的额头,被拍开后立马跳上床开始继续假寐。

        心中默默记住,阿水如果早睡,那嘴唇就是核弹按钮,千万,千万不能再去碰了。

        浅间懒得管波奇,又喝了一杯水后,走到书桌边,坐上了椅子。

        戴上耳机继续听巴赫,同时从书架上抽出一本philippe    charles    jacquet菲利普·杰奎特的孤独风景画集,疗愈自己刚刚的精神性损伤。

        如果说不死川曾经喜欢的美国画家霍珀是城市孤独大师,这个杰奎特就是荒野派孤独怪客了。

        浅间以悲剧的目光审视着杰奎特画里面的所有孤舟。

        苏轼曾在醉酒时写到:“长恨此生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他确实在说醉话,

        这些孤舟只配在风平浪静的小湖里岁月静好,并没有资格,在大海上乘风破浪。

        但这也是一种人生,不是吗?

        6月23日,周四,天气阴转晴。

        凌晨4点半,浅间又小睡了一会儿,身体和精神都恢复了过来。

        自沙发上起来,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波奇。

        浅间走进卫生间,从厕所马桶水槽里掏出两把枪,将塑料袋丢进马桶,把两把干燥冰冷的古董手枪放进了一个黑色的斜跨包里。

        手中拿着两把枪时,上辈子的记忆又涌现出来,拿着伯莱塔不知道什么型号的莱薇,拿着格洛克的楪祈,还有拿着黑檀木和白象牙的但丁,好像都是双枪流。

        上辈子的自己,尽在一些别人耍帅的非常识剧本里浪费时间啊

        浅间忍住了拿着双枪对着镜子“biubiubiu”的冲动。

        戴好口罩,背上被压扁的空书包,再在外面套上了带兜帽的轻薄卫衣,戴上兜帽,将自己融于阴影中。

        浅间轻柔地带上防盗门,在天空从深蓝刚刚露出一点晓色之时出发。

        今天是和泷岛约好处理枪支的日子,浅间为了图少走一些路,把地点放在了麻布区五丁目的饭仓公园。

        这个公园离自己住的地方差不多300来米,可以坐的凳子也不少,关键就是,摄像头不多,凌晨时分也没什么人。

        走到公园时,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不远处秋千上,带着马头头套的男子。

        整个公园就他一个人,看来是泷岛无误了。

        浅间看着马脸正向自己的方向转来,浅间掏出手机,淡定的打着电话:

        “喂,伱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啊。”

        “我不叫你这家伙,请叫我波杰克,金木研君。”

        “.你这样反而更加显眼。”

        “但是这可是网上月售1000+的爆款,戴的人多着呢。话说,金木研君,你的朋友不亲自来吗?”

        “他有些社恐,还是我来代劳吧。”

        浅间走到马头男泷岛面前,把黑色的挎包递给了他。

        泷岛笑着接过,从包的外面捏了捏,说道,

        “不错金木研君,还知道扣上保险。里面怎么还有两本书。”

        “你可以掏出来看看,相信你会喜欢。”

        泷岛依言拿出书看了下封皮,《中国作家笔下的狗全集·上》。

        忍不住翻到目录页,p1,老舍《狗之晨》,p6,季羡林《一条老狗》,p13,巴金《狗》,p15,梁实秋《狗》.

        “看起来还不错,谢谢金木研君,那么,先就这样吧。”

        顶着马脸也能幻视到泷岛笑眯眯的样子,浅间不客气的摆了摆手,绕到摄像头的死角,把卫衣和帽子摘下,塞进空书包里,又换上了一个白色口罩,在外面晃悠了半个小时,等到橘色的天空盖住眼前建筑物的上方,浅间到便利店买了几罐汽水装进背包里,才慢悠悠地回到公寓。

        浅间在买汽水时清点了一下自己的财产,近卫家给的9亿不算,自己还有1200万円在卡里。

        虽然是一个多月前泷岛帮忙办的卡,转账额度非常高,但国税局来查收入来源还是很麻烦。

        毕竟在东京,你1000多万的收入是要算33%税率的,而且还属于无证经营。

        如果说这些钱是别人赠与的话,也需要交一定税。

        浅间不是太清楚自己赚的钱,有多少要交给政府,反正过几天泷岛就会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案。

        刚进公寓,波奇似乎刚刚起床。

        两人一起刷牙洗脸后,又一起在厨房开始准备起早午餐。

        波奇并不是什么天然呆属性,说她是笨蛋,其实只是想督促她在学习上多下点功夫的说辞。

        这两天有波奇的帮忙,备餐效率明显提升了不少。

        浅间出于奖励,给波奇多做了份前两天做的点心。

        吃早餐看新闻,这几天的大雨,好像是全国性的,西南部福冈和佐贺都发生了山体滑坡,广岛和大分的街道被淹没。

        还得感谢东京厉害的下水道系统啊。

        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中,发言人再次表示核污染水排海计划没有变化。

        “啊,这样的话,以后大家可都不敢吃海鲜了哦。”

        “现在的人都这样,可以让别人买单的事情,当然不会自己掏钱了。”

        波奇一边吃着煎蛋,一边看向电视上播放的福岛储水罐的视频,

        “这些人也太没有同情心了吧。”

        “想让快递员在暴雨中给你送豆腐和五花肉的人,好意思谈同情心啊。”

        “那可是他的本分工作哦,另外,我不是没有叫外卖吗?关键是,阿水你这个无情的家伙一直同情心同情心的。略略略——”

        波奇在餐桌对面做了10多种鬼脸,浅间懒得理这个幼稚鬼。

        吃完早饭波奇就开始了打扫房间的工作,浅间看着波奇经验值迅速上升的家务技能,满意地点了点头,背包出门。

        这周第一个晴天,也没什么恋爱咨询预约,着手做一做主线布置吧。

        文艺社团大楼后方,

        一位光是站在那里,就让普通的场所变成风景的少女,正慢条斯理地品尝着做成皮卡丘形状的黄黑色点心。

        站在她身前距离不足一米的少年,低沉地向少女询问道,

        “近卫大小姐,这两天还不动手吗?”

        少女将小签放进点心盒,抬眼看着她正前方的人,淡淡道,

        “你对一条真澄,也没动手不是吗?”

        “你手里可拿着我给的定金,这两码事能搁一块谈吗?”

        “茶,还没有给我。”

        “今天就对有马吉彦动手。”

        近卫摇了摇头,

        “茶,还没有给我。约定时限,也没到期。”

        难道近卫千代比起看有马崩溃的样子,更想看自己被白嫖后失态的样子?

        这样看来,策反卫宫白这步棋反而不好用了。

        必须是卫宫来找自己,而不是自己继续刺激卫宫。

        越主动,越被动。

        有点想开挂把这个毫无信用的合作伙伴吊打一顿.

        但是,明天就是游轮行了,现在给近卫千代下马威,毫无意义。

        底牌必须是救命用的。

        如果游轮行有什么意外,没有游泳技能的自己,说不定过两天连自己的尸体都找不到。

        谁让自己有一个停止呼吸就tm隐身的技能呢?

        核诈骗的核心,是你真的有制造核弹的能力。

        区区一个拿到垃圾外挂的、智力7的路人角色,现在可想不到强化近卫千代对自己【畏】的方法。

        浅间盯着近卫冷冰冰的脸,把茶递给了她,

        “明天的菜品减半,别问我为什么,你爱吃不吃。”

        “.”

        浅间往上次sp隐蔽的几个方向看了会,不等近卫回答,已然转身。

        近卫在分秒内已经计算好了得失,

        “.游轮行之后,羞辱什么的,你会看到的。”

        “击溃,我说的是彻底的击溃。少拿一些对你家老头子的叛逆心对付我,和我一起玩游戏,规则我来定,懂?”

        近卫听言,弯腰把便当、点心、茶杯放到了地上,不带感情地对浅间说道,

        “那么,交易结束。”

        回头看见近卫脚边的便当,浅间嘲弄地笑起来,

        “哈哈哈哈,利益动物近卫大小姐,也学会了意气之争?”

        近卫拒绝了美食的诱惑之后,释然了不少,浅笑道,

        “克制,保持自己的节奏,也是利益动物的美德。真正的利益动物并不贪婪。你教育你的儿子,我调教我的狗。虽然我们不是敌人,但我也没有必要必须帮你这个忙,不是吗?”

        看着近卫从自己身边经过,淡然向花坛处走去。

        浅间捡起了便当,感受着晴朗天气下明媚的阳光,和逐渐攀升的温度。

        这算是玩脱了吗?暗影的布局,布了个寂寞?

        “慢着”

        浅间出声了。

        近卫用得胜的笑容转头看过来,

        “还想继续交易,规则听我的,筹码我来定。”

        浅间摇了摇头,

        “不是交易的事。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或许你听过。苏格拉底曾告诫过自己的学生,要不断照镜子,如果你美,就努力成为配得上这美貌的人,如果你丑,就要用教养去弥补外貌的丑陋.”

        “我可不喜欢听连自己生死都无法掌握的家伙的鬼话。”

        “我说这句话,是想告诉你——近卫千代,你,在我眼里,尽管不懂丝毫美学,但是你,美丽无比。”

        近卫精致无暇的面庞没有出现任何波澜,

        似乎这句浅间投下的话语,并无法在她的心灵荡起涟漪。

        这颗褒贬杂糅的石头,抛向的不是湖里,只是掉进了深不见底,连回音都被吞没的深渊中。

        近卫千代深深地看向浅间静水,这个她完全搞不懂的男人。

        黑白灰在他的身上高速的切换着,他危险,他善良,他嘲讽,他赞美,

        她想撕破他的伪装,但她又不想彻底地将他推到另一方。

        她想掌握他的弱点,但她手上的牌已经打完了,却没能进一步了解他。

        他在英和的任务到底是什么?

        她猜不出来。

        他和她的父亲近卫琢磨达成了什么交易?

        她猜不出来。

        他将手毫无顾忌地探向自己的重要目标的真实目的?

        她也猜不出来。

        而如今这个疯子一样的家伙,竟然用冰冷淡漠的眼神,加一点失望的语气,告诉自己,近卫千代美丽无比。

        这不是表白,而是讽刺自己虚有其表。

        这份傲慢已经让她愤怒起来了,愤怒之中,还有着莫名的情绪疯狂旋转。

        她压抑住了自己的情绪,轻蔑地看了浅间静水一眼。

        “.那.就继续加强你的审美吧。”

        算是加更

        啊,你问11号的更新?

        明天再说吧。

        感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多谢支持。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