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70. 山 与 梦 与 点心实验

70. 山 与 梦 与 点心实验

        浅间洗完澡出来,看见波奇歪在床上。

        少女一手撑着脑袋,一手翻着书,看封皮还是《金叶:来自金枝的故事》这本书。

        保持着标准睡罗汉侧躺姿势的波奇,整个人都投入进了书的世界。

        她的纤腰的弧线一如幽清山谷,笔直的双腿则像阿尔卑斯山的雪路,一只腿陷进柔软的白色床单中,另一只弯曲搭在下方腿部白皙的膝关节处,形成了一个“p”字。

        慵懒,专注,静谧。

        区区波奇,居然越看越好看了,一定是她在认真看书的缘故。

        不行,力比多又在扰乱自己的心智,还好孤高之人都有着强大的防沉迷系统。

        浅间收回视线,拉开窗帘盯着外头已经开始猛烈起来的狂风暴雨,想用这场酣畅淋漓的大雨洗涤自己的感性。

        一具丰盈的灵魂,本应放归于美丽世界,而不是被弃于荒野之外,抑或圈于一室之内。

        浅间检查完波奇今天的作业,果真如波奇所言,今日连才艺视频都录制了,是一段15分钟一秒不多,一秒不少的居家柔道步伐训练演示。

        发放奖励后,浅间也躺在沙发上看了一会书,房间里只有两人翻书的声音,

        随后,被感性困扰大半天的孤高之人,沉沉睡去。

        夜深人静,外面的风雨转弱,

        凌晨三点,犹如铯原子钟一般精密的计时器,波奇从假寐中醒来。

        两只明亮的大眼睛睁开,一时间阿库娅、花畑佳子、裘可拉、中野四叶、派大星等灵魂附体,流露出笨蛋般的欢乐情绪。

        哼哼哼哼哼哼~~~

        又到了波奇时间!

        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窸窸窣窣,挪移到浅间身边,摸清浅间沉睡规律的波奇,撩起头发,俯身用脸蛋轻轻蹭着男孩的脸。

        嗅着同款洗发水的香味,以及男孩子独有的气息,波奇轻蔑一笑。

        阿水啊阿水,你这家伙,以为故意淋个雨,香味就会消失吗?

        太小看波奇大爷的鼻子了!

        什么香氛洗发水,以为我闻不出月桂的味道吗?你找的洗发水可没有这个成分!

        阿水这个大骗子!

        波奇用手指点了点浅间的额头,又开始轻吻着浅间的嘴唇,身子也轻轻贴在一起。

        眼睛看着,鼻子嗅着,嘴巴品尝着,身体触碰着,五感意识都投射在了身下的男孩身上。

        细细品味着每一天珍贵的充电时光,波奇努力储存着供应她快乐一整天的能量。

        有其他女孩子的气味,这事也不怪阿水。

        波奇非常理解。

        任何一个女孩,遇到阿水这种正义、善良、睿智、上进、低调、会做饭、会做饭还有会做饭的帅气男孩子,都会忍不住出手的。

        但是,她们太天真了!

        区区外面野花野草,也想突破我波奇大爷都无法攻陷的心之壁?

        吻着吻着,波奇身体忽然一僵。

        莫可名状之物,像一座天然石桥,兀然高耸于两人之间。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朗基努斯之枪吗!?

        软磨硬泡之下,和断欲无求的圣徒没什么两样的阿水,也开始对自己有反应了吗?

        即便是入职痴女第一天就转正的波奇,也不由地感到羞涩。

        与之前渴望亲昵,渴望爱怜,渴望从未得到的亲密的心态不同。

        波奇的心跳比过往快的多,但是却没敢做更进一步的动作。

        波奇退开一尺距离,抱腿蹲在沙发边,凝望着,凝望着。

        她明白,这是她的冈仁波齐,最终属于她,也将被属于的圣地、圣物、圣经。

        这是阿水的身体,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对自己作出的反应。

        可是她也开始害怕。

        毕竟是在睡梦中,如果他梦里的不是她,她又该如何自处呢?

        未来女主人,不会接受自己这样的宠物吧?

        要是让自己在旁边,看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女人和阿水胡天胡地,还不如杀了她好。

        那么只能以宠物的身份,去成为未来女主人了。

        波奇也是有在努力的啊。

        努力锻炼,努力读书,努力成为阿水想要自己成为的那个人。

        止步不前的出云凯特娅,除了这样将自己的人生交给浅间,再没有什么可以骄傲的了。

        但是,为什么会越来越害怕呢?

        为什么会越来越不甘心、不满足呢?

        她开始害怕浅间为她规划的新人生,

        因为她知道,那样的人生里,不会再有他。

        如果不是两个独立人格、两具圆满灵魂的相互吸引,

        必然一个完整的灵魂,将吞噬另外一个残缺的灵魂。

        哪怕自己扮演得像狐,像风,像河流,想让他神魂颠倒,魂不守舍。

        他依然是那个样子,表达着同一个态度——

        波奇需要拥有自己的人生,波奇需要独立的生活,波奇需要从这个家走出去

        事实上,阿水啊,

        波奇什么都不需要,她只需要你。

        有些事情只要面对,就会感到悲伤。

        有些事情只要深思,就会感到无望。

        波奇花了半个多小时,才从胡思乱想的困境中走出来。

        揉了揉自己的脸,波奇振作起来。

        阿水大概4点就会从深度睡眠,转换为浅睡眠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波奇躺在了床上,认真思考着“宠物翻身,当家做主人”的可能性。

        不听话就会被扫地出门。

        太听话就会被改造成功,扫地出门。

        怎样才能让无情的阿水,对自己产生不舍呢?

        书到用时方恨少,明天搜一下相关信息吧。

        山峰一般的阴影忽然又闯入波奇脑海里,心跳再次加速,金发少女夹着大枕头,在床上打滚。帐篷里的神秘,总有一天要一探究竟!

        浅间做了一个噩梦。

        他梦见他获得了晚上被透明雨伞挂住的那根电线杆。

        在水清沙幼的沙滩上走路,两条脚印之间,是硬物拖拽出的深深划痕。

        于是他被波奇注目着,被二见注目着,被不死川注目着,甚至被间岛、二条、近卫、一条,还有更多人注目着。

        他像一个异类、一个外星人,被人用好奇、恶意的眼神围剿着。

        然后莫名其妙地被抓到一个广场,被实施串苹果的刑罚。等串到第6颗苹果时,浅间被惊醒。

        醒来后的浅间自动切换到了体力6模式,缓解心脏的不适。

        这就是福柯所言的公共景观惩罚吗!?

        拉开底裤看了下情况.

        浅间瞄了一眼吧唧嘴巴的波奇,淡定地走进浴室冲澡。

        青春期的正常反应倒是不怎么担心,可是自己的精神世界好像被感性入侵了。

        浅间决定将维特根斯坦拉黑,至少这段日子是不会再碰了,这些天看些动植物科普的书就行了。

        洗完澡出来,时间才6点06分。

        波奇破天荒地也起了一个早床,并积极地参与起早午餐的准备。

        那份铁树开花、母猪上树般的积极态度,让浅间不由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这场景到底是不是梦中梦。

        等到波奇将一枚炸得焦脆的煎蛋放进盘中,并在其上撒了点喜马拉雅盐时,浅间欣慰地点了点头。

        前几天主动打扫卫生,这几天主动做早餐,废物女儿终于开窍了。

        如果把自己这公寓当做一间监狱,自己是典狱长,波奇是囚徒。

        那么监狱四要素中【惩戒、改造、警示、预防】四要素中,最重要的【改造】进度喜人。

        看来离送走她的日子又近了。

        浅间感到备受鼓舞,并淡去了昨日噩梦对自己的精神冲击。

        作为奖励,浅间给波奇多做了几款小点心。

        一直到7点50,两人一起吃完早餐后,浅间才拿起透明雨伞,慢悠悠地出门。

        波奇收起了热情地笑容,躺在床上,一边吃着浅间给她当下午茶的点心,一边认真思考着新版本的【波奇战法】。

        少女忽然灵光一闪,脸上笨蛋般的笑容,又复活了。

        6月22日清晨,东亚特有的梅雨季节,统治着2155平方公里的东京。

        昨天刮的大风,把气温都刮走了几度。

        说实话比起晒得让人头痛的大太阳,浅间更喜欢这种阴凉湿润的天气。

        在浅间心中最理想的天气,是看得见阳光,但是不热,21-22°左右,最重要的,是随时有4-5级的风灌满身体。

        不知道地中海气候的里斯本和温带海洋性气候的墨尔本,哪一个更适合自己。

        如果只论夏天的话,贵阳也是一个理想的选择。

        在心里一人分饰两角,不停谈论天气的浅间,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坐在了教室里。

        还好,脑子还记得把便当给近卫,把今天的点心放进冰箱。

        教室里有马身边一圈人,近卫身边一圈人,御行院身边一圈人,不死川身边一圈人,深泽雪身边一圈人,把a班的社交势力阶层分得明明白白。

        像二见与浅间这种小声说话的二人小团体,并不起眼。

        浅间对于热衷用热脸贴近卫冷屁股的四五个人表示不理解,甚至有点担心他们的生命安全。

        自己一边吃着枫糖浆有点发干的松饼,一边和二见聊起了周末游轮的事。

        “静水君,伱听说了吗?这个周末的游轮行,学生会会在周五晚上准备庆祝晚宴和节目表演,周六还有游轮庙会,周日白天是泳池派对。我们除了带三套常服外,还要准备正式礼服、浴衣、泳衣哦!”

        “啊这样啊。”

        “周四静水君有空陪我一起买泳衣吗?”

        “这个不太方便,建议网购,现在ar试衣技术很好了,基本不会买错尺码。”

        “好吧.”

        “对了月海,昨天让你用我秘制配方做的点心今天带来了吧?”

        “嗯,带了,我放进恋爱咨询部的冰箱里了,静水君也做了一样的点心呢。”

        “没有偷吃或者提前试吃吧。”

        “静水君昨天都嘱咐了,当然不会吃啊.虽然真的很想吃.”

        “没关系,中午多吃几个,也比较一下口感,看你的厨艺进步得怎样。”

        “嗯。”

        《浅间不在场时,参与指导制作出的料理,是否也能提升好感度?》是今天的点心实验的主题。

        如果确认只要某份原材料配置是浅间参与的,就能发动【恋爱烹饪】技能,那么自己的点心制霸全国的伟大计划就成功一半了。

        樱木老师的晨会,除了继续说明周末游轮行的注意事项,还谈及了下周的运动祭。

        今天下午第一节现代文课,御行院会配合樱木召开一年a班体育祭动员会,并确认每个人参与的项目。

        这次听说除了过去类似奥运会金牌榜的班级积分对抗赛,学生会还引入了班级pk赛,一年级班级有可能会碰上三年级的对手。

        与此同时,这次更有年级个人积分榜,这也打破了单人最多报5项运动项目的限制。只要时间安排得当,一个人参加10个项目并获得冠军,也成为了可能。

        浅间对于运动并没有什么兴趣,或者说,浅间对于当众出丑,毫无兴趣。

        可惜棋类运动、航模运动没被列入运动祭指定项目中,不然最少报3个项目的折磨就能轻松度过了。

        第一节课和昨天一样,是桧木的数学课。

        昨天桧木用傅里叶烧了大家脑袋后,今天他依旧通过坐标系的函数成像,和大家讲起了和傅里叶有关的一系列经典心电图方程以及天体运动轨迹的方程。

        最后果不其然,偶像厨开始用傅里叶变换的知识,利用变声软件,教大家如何将他自己的声音变为某女性偶像声音。

        于是a班的同学听了20多遍铃木爱理声线的“桧木君,最喜欢啦。”

        即使是浅间也感觉到难受,这个月底的老师投票,恐怕他会给桧木投一张黑票。

        每个月黑票最多的老师将会取消整月绩效。

        据说这个也是今年学生会,也就是近卫千代提出的制度。

        种性制度的推崇者,是最会发明标准的那一群人。

        但是温度计、日历、体重秤这些衡量数值的东西,又确确实实地便利着今天的生活。

        纠正近卫这句到底是不是大话,没一两个月的尝试,浅间心中并没有底。

        英语老师用牛津腔聊了半节课的英国二王子婚姻花边新闻,生物老师从草莓甜度的欺骗性讲起了高中时失败的恋爱,日本史老师穿错cos服,导致a班自习了15分钟。

        一上午的课一晃而过。

        浅间和二见一前一后来到恋爱咨询部,交换着便当享用午餐。

        咚咚咚,今日的第一位客人到访。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