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50. 浅间料理教室 与 二见音乐教室

50. 浅间料理教室 与 二见音乐教室

        锅里的热水烧开,噗噗翻滚着,

        二见月海将豆腐、昆布、蛤蜊、以及装进纱布袋的鳀鱼干和木鱼花放进高汤锅内,轻轻的搅拌。

        来自松轮的新鲜鲭鱼,经过浅间洗净、去脏、剔骨、拔刺、切块、醋渍后,递给间岛麻衣置放在铁网上炭烤。

        “月海,饭应该煮好了,家里有小风扇吗?拿到这里把米饭吹凉些,等下你来负责拌醋饭。”

        “好,好的。”

        二见从卧室里拿出一个三丽鸥兔子图案的粉色风扇,听着浅间的提醒,在煎锅里将两种米醋、盐、冰糖融成料汁,用风扇一边吹米饭,一边淋上料汁充分搅拌。

        浅间一边指导着两位学徒,一边迅速将鲑鱼和黑鲔鱼的大腹、中腹均匀厚切,在刺身的筋膜处开花刀,放在从冰箱冷冻柜里拿出的冰碟上。

        浅间又将一块手掌大小的鲔鱼大腹肉,洒上迷迭香和黑椒进行按摩。

        “麻衣,鲭鱼撒完盐再烤15秒就好了,我来负责装盘,你来烤一下这块黑鲔鱼大腹,就像烤牛排一样就行,翻面前用喷枪喷5秒,别再用筷子翻面了,用夹子翻面。”

        “嗯,明白。”

        浅间在一旁切好葱丝、葱花、洋葱丝、白萝卜丝、芦笋丝,放进冰水里。

        接着拿出6个小碟,将处理好的罗勒叶、薄荷叶、柏叶、一叶兰、金鱼草等摆盘装饰物分类放进碟中。

        这时二见的醋饭已经拌好,

        浅间给二见发了几张参考图,让她对鲑鱼和黑鲔鱼刺身进行艺术摆盘。

        一叶兰或者柏叶垫底,刺身靠在成团的白萝卜丝上,侧面点缀一些叶子,把煮好的芦笋尖竖放,挤上山葵酱,在每块刺身上放上一朵金鱼草,又加入了今天买的小雏菊和满天星。

        有着良好插花基础的二见,将几碟刺身拼成了一幅艺术画。

        间岛一边观察着烤鱼情况,一边向旁边打量,给二见比了一个赞。

        “月酱good    job!还是第一次见家庭料理做这种摆盘,有点像电视上的怀石料理了。”

        “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做,感觉没有静水君发的几张参考图好看呢。”

        “让我看看参考图。诶?我们这边才能称得上参考图吧!”

        “麻衣,感觉鱼肉要烤过了。”

        “哇!牙白!真的有点焦了!”

        浅间开始处理来自下田的金目鲷。

        金目鲷刺身做了霜造,在鱼皮上方浇淋滚烫的热水,让表面熟透后置入放满冰块的水缸里冷却。

        富有脂肪的鱼腹,一小半用油、盐、昆布简单腌制做刺身,一大半搭上捏好的醋饭,做火炙寿司。

        剩下的鲷鱼肉放进冰箱,明天做红烧。

        间岛将炙烤好的黑鲔鱼大腹切片后放进煎锅,撒入洋葱丝、葱花,倒入黑椒汁、红酒,小火慢煎,做最后一道工序处理。

        二见按照浅间的指导,将煮汤的木鱼花烘干,加入甜酱油、味淋、白芝麻,炒成一叠小菜。

        之后三人又合力完成了海蜇丝、凉拌黄瓜、凉拌苦瓜三道小菜。

        【叮】

        【技能升级:恋爱烹饪    lv.3

        技能说明:为恋人烹饪,效率提高100%,复刻世界名菜必定成功,融合菜式风味值提高100%;品尝新料理时,食用者将中幅度提高对技能使用者好感度】

        “.”

        浅间叹了口气,

        这哪是什么僚机之道,这破系统是想让我变成春药王吗?

        只是,

        想到一早吃的水信玄饼,一个新的计划在浅间心里逐渐有了眉目。

        下午6点20,

        恋爱咨询部的三人保持着三角形分布,坐在二见月海家的餐桌前。

        黑鲔鱼刺身、鲑鱼刺身、霜造金目鲷刺身、

        炭烤黑椒黑鲔鱼、盐烤鲭鱼、火炙金目鲷寿司、牡丹虾和黑虎虾寿司、

        豆腐味噌汤、芝麻木鱼花、凉拌海蜇丝、凉拌黄瓜、凉拌苦瓜。

        美食将餐桌摆的满满当当。

        二见和间岛对视一眼,在说“我开动了”之前,一起对着浅间鞠了个躬。

        “师傅今天辛苦了。”

        浅间不知道该回应哪一道眼神,只能盯着摆在桌面花瓶里的小雏菊平静道,

        “客气了,吃饭吧。”

        两位女孩一边聊着时下的流行话题,一边感慨着鱼料理口感的丰富。

        “麻衣酱的炭烤黑椒黑鲔鱼实在太好吃了,本以为会有些柴,没想到口感这么柔和。”

        “月酱,尝尝这个鲭鱼,挤上柠檬汁,一点鱼腥味也没有哦~”

        “麻衣酱,你尝尝静水君做的霜造金目鲷刺身。”

        二见将一枚刺身递到间岛嘴巴里。

        “哇,超好吃!表皮脆脆的,内里又甜又嫩!”

        “黑鲔鱼的大腹肉也很好吃,明明以前也吃过很多餐厅的otoro,但是静水君做的是第一好吃!”

        “金目鲷寿司也很好吃!和山花椒的味道搭配起来,实在太棒了~”

        浅间在听到第24次“好吃”后,将面前的凉拌苦瓜吃完,抬起头对两位学生说道:

        “对了,等下吃完饭,还有一节和菓子的料理课。”

        “诶~?在出租车上静水君不是说,等会让月酱教我们乐器演奏吗?”

        “早上麻衣伱给的点心启发了我。今后,恋爱咨询部会用点心招待每一位顾客,并将点心作为后面情侣礼品中的招牌产品。点心既是恋爱咨询部的第一份品牌产品,也是恋爱咨询部未来收入的第二曲线。我们要争取、激发每一位顾客的复购欲望。”

        “生产创造需求吗?”

        二见这段时间,也有简单研究过浅间关注的市场经济学,看了几期油管主分享的鲍德里亚乃至马克思的市场理论解读。

        “是的,萨依定律里的生产创造需求,简单来说,就是我们生产让客户有消费欲望且有支付能力的产品,并通过这个产品产生的效果,进一步扩大顾客对我们产品的需求。”

        间岛想了想,问道:

        “恋爱咨询服务是净化器,点心是净化器滤芯?”

        浅间点了点头,看来大家基本都理解了。

        其实生产创造需求的理论核心,讲得是主宰生产的一方,也将成为孵化最强消费力的一方。简单举例就是,美国人口没有印度人口多,但美国3亿多人口的消费力秒杀印度14亿人。

        这就是生产能力决定消费能力的实证。

        另外一个例子是华夏生产力上升,带动资本、外汇、收入等指标的上升,全国的购买力也水涨船高,登顶全球第一。

        但浅间只是想推进【一起做点心拿去卖】这件事,所以并没有向两位学徒过多的解释萨伊定律。

        整个晚餐下来,浅间没有吃多少,大部分料理都被两位少女装进了四次元空间袋里。

        三人收拾完碗筷,在厨房闲聊。

        浅间检查了一下二见家的原材料,没有吉利丁,没有琼脂,但是有昨天二见做的糯米丸子用的糯米粉。

        就做【花见团子】吧。

        说干就干。

        指导二见将糯米粉、白玉粉、白砂糖与少量水充分混合,揉成一个个小团,放进蒸屉。

        指导间岛准备好捣碎的樱花蜜饯、加少量柠檬皮放破壁机打碎的柠檬汁、抹茶粉、豆浆粉,为【花见团子】提供粉、黄、绿、白的底色。

        等糯米团蒸好,拿出来用白纱布包着开始揉捏。

        二见和间岛被糯米团烫得不停吹手。

        “静水君?”

        浅间听到二见声音,向她侧头,二见忽将双手捏住了他的耳垂。

        浅间回退一个身位,用电影中叶问的格挡动作,弹开二见的双手,将一盆冰水放到了两位学徒面前,指了指漂浮着冰块的小水盆。

        二见诶嘿嘿地笑着,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

        平复着心跳的浅间暗叹。

        糟糕了,二见心性成长了,被拒绝后的自我调节功能更强了。

        但是关于学习的快乐,她还没找到感觉。

        浅间觉得一定是好感度再次增加的缘故。

        孤高的浅间静水,为什么会被迫陷入如此卑鄙的境地呢?

        为什么增加的好感度,没有进入憧憬、崇敬、知音这种路线,全部往恋爱的方向疾驰了呢?

        刚刚的表情管理还算优秀吧?

        浅间看了一眼间岛,间岛用双手捏住她藏在青丝间的耳垂,面无表情地对着浅间吐了个舌头。

        这个看起来也坏掉了。

        荷尔蒙来得快去得也快,只要不给多巴胺奖励,浅间觉得教育之路还能往下走。

        我是不是该回头看看《魔法老师》,学学涅吉怎么拒绝女学生的?

        不行,后宫漫画都很降智,看个乐呵就行,不能当真。

        杜绝娱乐的自己,那就更不可能去看这些东西了。

        明天的料理教室,让她们只吃自己做的料理,会不会过分了?

        为什么我要为这些浪费时间的事情浪费时间啊!

        庸人即使获得与众不同的特权和力量,依然会创造烦恼,陷入烦恼。

        团子温度大概还有60多度,

        浅间三人趁热加入各色配料,充分揉搓至团子均匀上色,再放进滚水中煮至浮起,捞出放进冰水里冷却。

        接着又并肩以流水线方式串着团子,二见串粉色樱花团子、间岛串白色豆浆团子,浅间串黄色和绿色团子。

        不一会儿就做了20多串。

        间岛盯着一串串团子,疑惑道:

        “感觉,四色团子有点多余诶,一般都是三色团子吧。”

        “其实如果再搓小一点,放6个也是没问题的哦~”

        浅间试着吃了一个,很有弹性和嚼劲,但甜度低了,光泽度也不够,感觉网上的那个教程有问题。

        “比一般的三色团子多一个,就是差异化,可以强化客户对产品的记忆,

        哪怕差异化是别扭的,不适的。通过口感,就能将这一点负面情绪扭转过来。”

        “嗯就和有实力的黑红偶像一样?是吗,静水君?”

        “或者说一开始为负好感度吸引女孩关注的攻略方法?”

        “.差不多吧。”

        时针指到8点,按照计划,再学一个小时的乐器,今天的三人学习会就正式结束。

        “静水君,铃木老师是安排你在下下周音乐课上,和卫宫同学组队表演吗?”

        “确切说是有马、深泽、卫宫。他们要求我负责演奏管乐部分。”

        话说听二见你这个语气,你是不用表演吗?

        “是铜管还是木管呢?”

        “木管吧,听起来轻一点。”

        “木管的话,我家里只有单簧管哦。”

        “那就单簧管吧。”

        二见走到家里的储物间,打开居然大部分都是乐器箱子。

        萨克斯,单簧管,小号,上低音号,小提琴,还有超过10把电吉他。

        据说日本家庭的音乐教育平均支出据说是亚洲第一,

        之前没在乐器上花一分钱的浅间还觉得有些纳闷,

        原来是被这些有钱人家大小姐拉起来的平均值吗?

        “月酱你练习这么多乐器,一定很辛苦吧。”

        “还好,统一的乐理知识,乐器其实都是触类旁通的哦。”

        “哈哈,月酱说话的口气,和静水君越来越像了。”

        “真的吗~”

        二见情不自禁地绽放了一个让间岛也看呆了的笑容。

        在浅间和间岛面前,二见自己也觉得自己越来越爱笑了。

        “麻衣酱准备学什么乐器呢,我这里只有这么些乐器。”

        “我也一起学单簧管可以吗?”

        “!!!”

        麻衣酱今天攻击力好强!二见的间接接吻计划要被打乱了!

        浅间平静地从写着trumpet,镶嵌有bach金属logo牌的皮箱子中拿出小号,

        “那我学小号吧。”

        无情的静水君太好了!

        二见借着上厕所的理由,去卫生间刷了个牙,然后开始了音乐教室教学时间。

        看着二见向间岛简单讲解了小单簧管的音域和音区,然后把单簧管的笛头拆下来,演示吹奏嘴型,又把笛头安装回去,演示指法。

        间岛接过二见递来的单簧管,吹了几个音,二见一边听,一边纠正着间岛的脸部肌肉和嘴型。

        等间岛把哆来咪发梭拉西哆吹清楚后,二见拿过单簧管吹起了久石让的《いつも何度でも》,让间岛看她的动作和气息。

        看来二见也挺适合当老师的。

        间岛进入了练习时间,按照二见的要求先做吐音练习,随即,房间里传来一连串好像多普勒效应的急促声响。

        “静水君,小号之前有了解过吗?”

        “大致的音色音域,还有一些小号独奏的曲子还是了解的。”

        比如久石让的《太阳照常升起》。

        “那我先给你示范一下?”

        “嗯。”

        二见吹了一首《天空之城》的插曲——《鸽子与少年》,

        怎么今天全是久石让.

        抿着嘴唇,脸部肌肉向两边拉伸的二见依然好看,有才艺的、专注的美少女,确实迷人。

        小号嘹亮悠扬,仿佛把人带到了一片蔚蓝的海边,感受海风吹拂。

        一曲吹完,二见笑着把号嘴取下,递向浅间。

        “静水君,你先试一下唇震练习。”

        一想到小号是二见吹过的,感觉有点不对劲。

        浅间决定今日的音乐学习不参与试吹。

        “.今天就不必了,主要了解一下.”

        “要听老师话哦。”

        二见摆出来一副不吹就不给教的脸色。

        间岛也停下了练习,眼睛盯着二见刚刚吹过的小号号嘴。

        感谢大家的订阅,这章算是加更吧。

        作为乌鸦粉丝,写这本书也算是圆一个梦。

        每次回看恋游,想起余华说的一句话:

        “首先是嫉妒,玛德写的那么牛逼握草。”

        那贴地气的幽默,那说相声般的机锋,那行文,那暗喻,那伏笔,都非常成熟而巧妙。

        不信各位老爷们去把《我的女友是恶劣大小姐》全订读一读,你会发现大部分起点轻和它就不是一个物种。

        什么时候能写出《恋游》的感觉呢?

        寄希望于浅间静水这滩倒影吧,慢慢来。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