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48. 筑地市场 与 台风 与 不恋爱二次声明

48. 筑地市场 与 台风 与 不恋爱二次声明

        疾风骤雨,天昏地暗,

        店铺的雨棚被风抖动得飒飒作响。

        一瞬间,筑地市场的店铺成了游客、食客、还有像浅间他们这种本地买菜人士的避难所。

        大多数店铺是没有座位的,最多有几个让大家站着吃东西的台面,空间极为逼仄。

        并不是所有人能接受摩肩擦踵的环境。

        有的人认命似的就站在店门口等雨停,有的人举着雨伞像勇士一样朝地铁站发起冲锋,但更多的人,一如浅间、二见、间岛三人,像难民一样,继续找着末日方舟一般的栖身之所。

        这雨,可比上个月的大多了。

        不知怎的,看见旁边几个因为淋雨吹风瑟瑟发抖的年轻男女,浅间脑海里想象起波奇在遇到自己之前,露宿在外,蜷缩着身子躲雨的样子。

        浅间不再继续细想,过去的波奇都被她自己断舍离了,

        至少今天的波奇,比自己幸运,有什么好同情的?

        斜对面像【寿司清】这种有座位的店早已人满为患。

        三人往东北方向的善林寺走,

        寿司店、拉面店、烤肉店、居酒屋、茶馆、小食堂内都是早高峰地铁级别的拥挤,

        终于在靠近晴海大道的一角,浅间找到了一家位置隐蔽、招牌很不起眼、不用排队且有座位的咖啡店。

        迈上垫着防滑垫的户外铁皮楼梯上了二楼,店内意外的宽敞,浅间他们选择了靠窗边的座位。

        现在才11点不到,旁边一個桌子上的顾客已经吃起了午餐。

        浅间点了一杯冰美式,二见点了杯卡布奇诺,间岛则是选了一杯柠檬红茶。

        浅间想了想,又给女孩们加点了2份菜单上的招牌甜品,给二见点的抹茶提拉米苏,给间岛点的柑橘布丁。

        狂风暴雨在外面肆虐,强劲的风拍打在玻璃上。

        窗外试图打着伞跑去地铁站的勇士们,伞面不是被吹翻吹烂,就是整把伞被吹走,还有人像玩具一样,被风吹得四仰八叉,十分狼狈。

        风啸雷鸣不止,看这天气,感觉台风就在旁边蹦迪一样。

        毕竟筑地市场在东京湾海边,安全起见,浅间用手机查了一下天气。

        果然,太平洋热带气旋活动加剧,台风“伊娃”突然迫近,后知后觉的天气预警在网上疯狂扩散——

        【强台风“伊娃”6月17日中午12时在千叶县馆山市登陆,以每小时35公里速度向东北部推进,预计下午3时于铫子市离岸。今日中午东京进入台风范围,最高风力15级,届时有特大暴雨,请市民尽量减少外出】

        因为台风“伊娃”影响,东京两座机场的大量航班取消,东海道新干线也有部分列车停运。

        继续翻阅了一下新闻,感觉久经台风考验的东京人并不觉得15级台风是什么危险的事。

        想想也没错,待到下午3点钟狂风就差不多消停了,总比被台风困在这市场困几天要好的多。

        三个人坐在餐厅二楼的窗边等雨停,一如昨天中午。

        “雨真是大啊,去年的台风天好像也没有这么夸张。”

        坐在窗边的二见,一手托腮,欣赏着外面的风雨。

        “是啊,昨天有马君说海洋温度上升,未来极端天气会越来越频繁,结果今天就来台风了。”

        同样坐在窗边的间岛,欣赏着远方黑云中的闪电,忽然又说道:

        “每次看到末日一般的景象,心底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快乐,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平等了。”

        哪里来的邪教预备役分子?

        “静水君也说过差不多的话哦~‘我喜欢狂风暴雨,这个世界太脏了,需要彻底清洗。’”

        二见仰着头,面无表情地学着浅间说话的样子。

        我好像没有这么说过吧?

        “这种话确实很适合静水君来说。”

        两位女孩相视而笑,间岛又把目光放在浅间脸上。

        “但是转念一想,即使末日降临,少数人还是有诺亚方舟可以逃过一劫,平等果真就像天堂一样,是虚拟的概念,你说是吧,静水君?”

        “正解,但也值得所有人去追求。有终点的路,不至于迷茫。”

        旁边一桌年轻情侣,男方不由侧目,

        我想听点修罗场,结果聊的都是些啥?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搞不懂他们在想什么了。

        外面的风雨更急了,店员拿着胶带过来。

        浅间敲了敲玻璃,明显是双层钢化玻璃,贴胶布反而会增大玻璃碎片体积造成伤亡,胶布只能起到安慰剂功能。

        和店员沟通无果,于是浅间主动接过胶带,将胶带以口字型贴在玻璃窗框边缘上,并向店员小姐解释这样做可以放大胶带的抗拉强度来减少玻璃受风吹时的挠度。

        示意自己是英和学院偏差值78的书呆子后,店员小姐才放弃了贴米字型胶带的计划。

        “静水君真的懂得好多呢~”

        二见像一个迷妹注视着浅间,但浅间将视线朝窗外放远,选择不去瞧二见瞳孔里的自己。

        “我只是知道自己知道的东西,懂得不多,巧合而已。”

        间岛笑了起来,向浅间问道:

        “那为什么不制止他们贴胶带呢?不是说贴了胶布后,玻璃破碎了会更危险吗?”

        “劝不劝影响不大,第一,他们不在乎真实性,只在乎安全感。第二,这次台风风力15级左右,正常风压2000pa以内,钢化玻璃大概能承受4800pa左右的压强,所以整体上是安全的。”

        浅间看着街口处,一块蓝色铁皮被吹飞到马路对面。

        “话说,你们不换个位置吗?坐在窗边还是有危险的。”

        “静水君都说没问题了,我并不担心哦。”

        “我挺喜欢看雨的,雨点打在玻璃上的声音也很好听。”

        浅间没说话,提着10多斤的食材,直接换到了另外一个不靠窗的、角落的桌子。

        二见和间岛被迫转移阵地。

        浅间带头拿出书来阅读,也递给间岛早上的那本《娱乐至死》,三人又进入了沉默的学习时间。

        店员小姐端着盘子找了一圈,才发现换桌的三人,把咖啡红茶和甜品摆到三人面前。

        瞧着两位小美女认真看书的模样,店员小姐又送了她们两小碟曲奇,一种是螺旋状,另一种是罗马盾牌形状。

        间岛其实并不喜欢《娱乐至死》这本书,书里面不断地强调上帝偏待的是那些拥有能够娱乐他人的才能和技巧的人,而间岛麻衣,拒绝取悦于人。

        转头看向完全投入状态、聚精会神看《工作、消费主义和新穷人》这本书的浅间的侧脸。

        间岛麻衣恍惚了一下,

        低调、自信、上进、充满智慧的浅间静水,

        温柔、了解自己、鼓励自己、引导自己的浅间静水,

        无情、装傻、拒绝恋爱的浅间静水,

        全部都和书非常搭,他本人似乎也成为了一本书,封面是灰扑扑的,打开扉页,金光闪烁,引入入胜。

        但是,内里全是谜一样的艰深。

        “静水君,你真的很喜欢看书啊。”

        “谈不上喜欢,习惯而已。”

        “那是什么让你坚持了这个习惯呢?”

        “麻衣,你说是人的脚步快,还是人的思想快?”

        “思想吧...”

        “有个人说过,‘我们要拿全世界人类曾经走过的路,都要算是我走过的路之一。’想办到这一点,只有读书。”

        “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意思吗?”

        “差不多。”

        二见也放下自己的书,参与了进来:

        “麻衣酱不是也很喜欢读书吗?”

        “呃...我读的书和静水君读的书不是一个性质的。

        如果说浅间读书是和学识渊博的人碰撞思想,我读书纯属于在和一个爱吹牛的辣妹聊天了。”

        “诶,是这样吗?”

        “差不多吧。通俗小说的思想密度很低,以娱乐性为主。那些试图从通俗小说里找到人生道路或是追求深刻的人,脑子一定有问题。但是,是个正常人都会有自己的消遣方式,读闲书无可厚非。”

        间岛脸微微有点红,

        “总感觉静水君是在骂我浪费时间呢。”

        “时间是自己的,怎么支配自己说了算。我读书的真正原因是,其实是为了躲避无效社交。”

        “诶?”x2

        浅间喝了一口冰美式,感觉又点错了,这个天气喝热咖啡更好。

        “和人交谈时,总有自己不喜欢的或者听过的,出于礼仪,你必须捱着性子听完。

        读书就完全没有这种困扰,即便作者是世界大师、文坛泰斗,伱也可以对他的屁话直接skip。这种单向度的,具有权威的社交体验,恐怕只有读书能给到了。”

        间岛点了点头,

        “在社交网络里,或许发一个表情,你都会被大炎上,网络上的人实在太可怕了。”

        二见点了点头,

        “嗯,我也不怎么玩推特、ins或者tiktok,比起社交媒体,我觉得像我们这样,和朋友面对面的交流更让人安心。”

        两位女孩嘴里说着社交方式,心中都涌起了更强的危机感——如果不好好读书,我就要被静水君skip了!

        三人又进入了安静地看书、喝茶、吃点心的时间中。

        或许不专心的人只有二见月海了。

        几度,她想将自己的茶匙切一小块蛋糕,递到浅间嘴边。

        但是,如果不是二人世界,还是太丢人。

        纠结之中,时间已经指向了12点。

        二见很少读诗,但是在这个充满回忆的夏天,她开始记下一些诗句:

        【我度量时间的方式不是三餐四季,不是昼夜交替,而是是否和你在一起】

        浅间静水,已然成为二见月海关于时间的度量衡。

        没关系二见,还有很多机会,不用急于一时!

        二见月海,是个非常会给自己加油鼓劲的女孩。

        ...

        ...

        ...

        午饭时间,【key    coffee】虽然只能供应一些简单的西餐料理,但是味道都不错。

        三人都点的海鲜意面,再加一碟鸡米花和一盘牛油果三文鱼蔬菜沙拉。

        间岛用叉子将半颗爱心形状的小番茄放进碗中,向浅间问道:

        “静水君为什么不想谈恋爱呢?”

        “嗯...没有资格吧。”

        “谈恋爱,需要资格吗?”

        “嗯,不是长相、成绩、受欢迎程度之类的资格,而是承担的资格。

        爱这个东西,太重了,我承受不起任何人的爱意。无论是爱还是被爱。”

        二见坐不住了,

        “被爱...也会感到沉重吗?”

        间岛点头,

        “不是说,‘我爱你,与你无关’吗?为什么被爱都觉得沉重?”

        二见不由侧目,好家伙,变相表白吗?

        麻衣酱的耳根都红了!实在太狡猾了!

        “感觉吧。总之,由我来承受这种事,是一种对爱的轻慢,就好比用纸巾兜住从天而降的陨石。”

        听到浅间低沉而平静的回答,两位女孩心情也低落沉重起来。

        “感觉静水君总是在否定自己呢...明明你那么优秀,明明有那么多人喜欢你,信赖你,爱你...”

        “我觉得没有人比静水君更懂爱了,如果你都没有资格去爱,那么多笨蛋情侣岂不是要谢罪自杀了吗?”

        “其实要说理由的话,多到说不完。

        我不信任这种感情——恋爱总是以自欺欺人开始,以欺骗别人继续,以谎言揭穿告终。

        我不看好这种感情——稍微有理智的人就会发现,恋爱这种东西,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折磨自己,也在折磨对方。

        我不认同这种感情——将两人的爱定义为恋爱,实际上也限制了爱。大部分的恋爱行为只是一种对真正的爱带来的高峰体验的模仿,即使完成,很多人也体会不到。”

        “...”

        间岛麻衣更加不理解浅间了,他那一直正确的价值观,似乎在这个话题上,形成了剧烈的扭曲。

        “那静水君为什么还会做恋爱咨询的工作呢?如果恋爱这么不堪,你不是变成一个欺骗人、怂恿人进火坑的坏人了吗?”

        浅间停下用叉子卷意面的动作,笑着看两位女孩,

        “事实上,在这件事上,我从来都没有说自己是一个好人。想获得恋爱的幸福感,也必须要接受恋爱失败的痛苦,这很公平不是吗?”

        浅间接着问道:

        “间岛,你也见过驹场和半泽,你觉得他们幸福吗?”

        “应该幸福吧。”

        “有那一瞬的幸福足够支撑他们回味多年了,我替他们完成的,是个人的进步和幸福感的体验,但我并不对他们一辈子的爱情负责。

        同样,这种短暂的幸福感,我个人也并不追求。”

        两位女孩无话可说,似乎那句“我从未恋爱,也不打算恋爱”的坚冰,从冰淇淋甜筒的程度,一下子抵达了兰伯特冰川的程度。

        浅间转移话题,谈起接下来三个小时,可以一起学习电子商务中文。

        忽然颅内一阵震感——

        【支线任务——届不到的爱已完成

        【任务奖励:僚机积分20点;电子货币200万;任务对象中村佑介随机技能抽取中,

        抽取技能:翻跟头    lv.1】

        中村前辈终于成功了啊。

        浅间望了望外面的天气。

        兔系女孩遇上了吊桥效应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