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47. 筑地市场 与 购物清单

47. 筑地市场 与 购物清单

        细雨如发,丝丝不绝。

        穿着旧衬衫和旧皮鞋,在雨中漫步的老头,精神矍铄,一脸欣然。

        一位看起来像sp负责人的高大西装男子弓着身子,为近卫琢磨打着伞。

        “琢磨大人,这样真的可以吗?”

        他觉得像近卫琢磨这样的大人物,冒险和【小丑】这种危险分子近距离接触,完全没有必要。

        “如宰啊,‘自己’这个东西是看不见的,撞上一些别的什么,反弹回来,才会了解‘自己’。所以,跟很强的东西、可怕的东西、水准很高的东西相碰撞,然后才知道‘自己’是什么。

        千代这个年纪,也该认清这个了。”

        被称作如宰的男子疑问到:

        “千代大人的安全呢?我们不能保证,如果两者起了激烈冲突,学校的那几個人保护的了千代大人。”

        近卫琢磨摇摇头,有肯定道:

        “无论他是不是那个暗杀4国元首却逍遥法外的【小丑】,就现在他表现出来的【利他性】来看,千代不会太吃亏的。除了认识“自己”,如果能在他身上学到其他东西,就再好不过了。”

        “琢磨大人,【小丑】背后的那个组织,还需要继续查吗?”

        “把精力集中在做好我们当下能做的事上吧。韩国已经完全表态了,我们这边的压力,比过去30年都要大。千代的事情,我也只能先跟到这里了。”

        看见两个打着透明雨伞,青春靓丽的女孩从身边走过,老头子不由摇了摇头:

        “温柔乡是英雄冢啊,陷入恋爱中的男人,和拔掉牙齿的老虎没什么两样。”

        “琢磨大人所言极是。”

        “当然,对于浅间小哥本身,我还是对他充满了期待,好色是个缺点,但不影响他一身辅佐王的气量。”

        老人坐上一辆车门格外厚实的丰田皇冠,在离开前,又忍不住往筑地市场的方向看了一眼。

        ...

        ...

        ...

        都说年轻是可以犯错的年纪,

        却不想有多少人会为你的任性托底。

        近卫琢磨的自信,和近卫千代的自信,是两种天差地别的东西。

        【人类之所以进步,是因为下一代不听上一代的话】

        搞半天,近卫千代结果是毛姆信徒吗?

        将拿到的卡收回包中,吃完牛杂盖饭,浅间开始打量着筑地场外市场的烟火人间。

        明明今天并不是一个好天气,但6点半的筑地市场已经有黄金周景区景点的感觉了,

        空气变得粘稠,人们在狭窄的道路中错身缓行,每家店门口都熙熙攘攘的。

        喜欢安静的浅间,并不觉得这吵闹,只觉得人间辛苦。

        早晨起床时世界的样子,其实是夜里准备好的。

        6点开张的店,意味着可能3点不到就开始忙活了。

        正因为每个夜里的繁忙,才赢得了每个白天的繁华。

        这些忙碌的人,到底有几个实现了他们想要的生活呢?

        总之,浅间静水这辈子都不会去开餐饮店,辛苦是别人选择的,就让别人辛苦吧。

        “静水君在发什么呆呢?”

        二见漂亮白皙的手,出现在眼前,带着微微香气。

        轻轻地摆动,像拨弄地球仪一样,将浅间的思绪从西半球挪回东半球。

        二见的指尖都透出好看的颜色。

        而笑起来的二见,像大雨中唯一的躲雨处。

        所有被大雨弄得烦躁抑郁的目光,都会情不自禁向她汇聚而来。

        即便再讨厌潮湿天气的人,也会忍不住赞美起梅雨季节的东京。

        想夸两句二见,话到嘴边被浅间又咽了下去,早上那两句已经够了。

        浅间还是摘下了□□□之星,瞬间头脑清明。

        间岛将一只透明小方盒塞到浅间手上。

        是一只透明水信玄饼,看一眼就感受到夏天透明感。

        在伊东乡下,老妈很喜欢在夏天做这个给浅间吃,味道像上辈子小时候喝的糖水。

        垫上薄荷叶,撒上黄豆粉和黑糖浆的水信玄饼,是浅间夏天看月亮的味觉记忆。

        “谢了。”

        浅间囫囵吞枣,一口吃下,感觉放进冰箱过,挺冰凉的。

        间岛麻衣捋了一下未受伤那侧的耳边秀发,只是笑了下。

        二见和间岛的早餐是迷你鲷鱼烧、夹着大粒草莓的大福、淋上玉米糖浆的玉子烧还有浅间刚刚吃完的水信玄饼。

        显然,她们的早餐份量绝对不比浅间吃的少。

        是因为多了一两个装甜品和零食的胃吗?

        三人打着透明雨伞,在拥挤狭窄的市场街道中,商定量好接下来的购物行程。

        来筑地当然是以买海鲜为主。

        商量好采购清单:

        新鲜鲑鱼、黑鲔鱼、松轮的鲭鱼、下田的金目鲷,用来做寿司料理,

        另外买一些鲣节、鯷鱼干,做汤,

        以及做鱼料理、寿司相应的配菜和调料。

        浅间把目光放向了远处鲔鱼拍卖现场。

        “走吧,去买鱼。”

        “嗯”x2。

        ...

        ...

        ...

        上辈子的浅间考察过很多个市场,荷兰鹿特丹markthal、伦敦巴罗市场、法国里昂市场、西班牙巴塞罗那博克利亚市场、美国西雅图派克市场。

        当时只是做调研,并没有好好体验当地的风情。

        漫步筑地市场这座【东京的厨房和餐厅】,浅间三人体会着一座城市最基础最原始的活力。

        由于已经是早上7点多钟,新鲜的鲔鱼,比如那些超过300斤的蓝鳍金枪鱼(黑鲔鱼),早就在清晨5点钟左右被批发商和顶级餐厅抢购一空。

        目前拍卖区在地面上的那些都是冰冻的鲔鱼。

        最小也有几十斤的鱼,显然不是卖给浅间这种散客的,主要还是供应给东京的餐厅、超市、饭店这些地方。

        浅间三人抱着参观的心态,看了大概10分钟左右的拍卖,便往市场鱼摊走去。

        筑地市场不少鱼摊也是餐厅,新鲜的刺身料理,一盘一盘的端到桌面,让游客们大饱口福。

        路过了排着长长队伍的一家寿司店,据说这家叫【寿司大】的店是筑地市场的绝对招牌,至少要等3个小时才开门,有的外国游客已经在这里等了2个小时,浅间对于这种排队是敬而远之的。

        “我们要买的黑鲔鱼好像前面就有哦。”

        三人顺着二见手指的方向走去。

        是一家叫【大田黑鲔】海鲜摊,老板亲近地向三人打着招呼。

        “小哥,要尝一尝吗?从大间町捕捞的新鲜黑鲔鱼哦~”

        “我们是过来采购黑鲔鱼的。”

        “哦?准备买什么部位的呢?”

        浅间看着冷藏柜里切好的黑鲔鱼条,颜色鲜红,大腹的脂肪花纹很好看,堪比和牛。

        “大腹、中腹各来一小条,再来一点鱼骨。”

        老板笑着说:

        “看在两位这么漂亮的小姐姐来我们店,鱼骨头送你啦~!如果小姐姐们可以拿着我们家的黑鲔鱼拍个照,发推特,我还能给你打一个8折哦。”

        “不必了。”

        浅间花了30000円买下两条黑鲔鱼肉,大概2斤不到吧。

        间岛一阵心疼。

        “这一条鱼肉差不多等于十个便当的价格了,没必要花这么多钱吧?”

        浅间用“你在教我做事”的眼神看了间岛一眼。

        “没关系,花的是我的钱。”

        间岛想到浅间随手掏出1000万,觉得当时真的信他是个穷人的自己蠢爆了。

        但一下子花这么多钱,间岛还是过意不去。

        特别是看到旁边金枪鱼摊上的价格,只有他们买的鱼1/3不到,对浅间白了一眼,

        “食材并不是越贵越好吧,听说越贵的食材,处理方式越简单,那我和月酱不是学不到什么东西了吗?”

        “我倒是觉得,高级食材更适合初学者,既能学到基础技巧,也不容易翻车。

        另外,我只是在履行这周‘吃顿好的’的承诺。”

        是的,浅间静水,除了信义,一无所有。

        “但我感觉我们被宰了,不精打细算的花钱,是一种可耻的浪费哦。”

        “只要是吃到你们肚子里的,就不叫浪费,叫学费。”

        学费原来是由老师来缴吗?

        看着浅间口嫌体正直的一副冷冰冰的模样,间岛的心情瞬间好转。

        二见回头看了一下还在向她招手的老板,问浅间:

        “静水君,刚刚我和麻衣酱配合老板拍照,不就可以省一笔钱吗?”

        “海产摊的老板,摸鱼摸多了,手会很咸湿的。”

        二见和间岛相视一眼,各自品味着浅间刚刚的话。

        三人在一家专门卖生蚝的水产店,花了1500円,各挑了一个生蚝。

        生蚝是直接从水槽里掏出来,用小刀抛开,用清水冲洗完泥沙,插一根牙签直接递到面前的。

        虽然有柠檬汁、生蒜泥、墨西哥辣酱等调料可以加,但足足有她们半个小脸那么大的生蚝刺身放到两位面前时,女孩们脸色顿时不太好了。

        于是浅间分别加上柠檬汁、生蒜泥、辣酱,一个人吃了三个大生蚝。

        海的咸鲜味很浓郁,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补肾,下次不会再吃了。

        浅间虽然对于海产品没什么研究,但也充当起了生物老师,和两位美少女科普着相关知识。

        遇到只能叫出名字的海鲜时,浅间会邀请各位店长嘉宾为二见和间岛答疑解惑。

        看着店长们如此热情的态度,不知道的路人,还以为是两位吃播少女在录制节目。

        不少老店长感慨,虽然筑地的游客很多,但是愿意陪他们聊天的美少女,好多年都没见过了。

        外面的雨似乎开始下大了,顶上的雨棚发出铛铛铛的声音。

        “这可是凌晨4点半捕到的哦,绝对的新鲜~小姐姐们买两条我送伱们4只黑虎虾。”

        金目鲷店的老板拿起两只鱼热情地向浅间三人推荐着。

        金目鲷这种深海鱼,肉会比较白,比较甜,另外因为大眼睛在阳光下会反射出金色的光芒,才会被称作金目鲷。

        一条3斤左右的金目鲷要8000円,浅间想了想,选了一条最红的,也就是虾青素最多的一条买下。

        接下来认真逛了好多家三文鱼也就是鲑鱼店,还有鲭鱼店,比起筑地海鲜之王黑鲔鱼,这两种鱼人气甚至连章鱼海胆都比不上。

        以至于每家店的这两种鱼都差不多,看不出好坏,挑的浅间眼花缭乱。

        间岛和二见倒是展现了漂亮女孩子的还价天赋,虽然价格没真的还下来,但是什么小虾贝壳的赠品倒是送了一堆。

        手上的水产食材已经超过10斤,浅间逛了600米果断认怂,切换为体力6模式。

        接下来需要到场外市场购买鲣节(木鱼花)和炖汤的干货,

        二见主动提前打伞,贴着浅间向外走去。

        麻衣则是帮浅间分担了3斤重的金目鲷,并把雨伞叠在二见的雨伞上,也和浅间保持着2拳以内的距离向前走。

        6点智力的浅间闻到两边凑近的香气,提醒着自己保持无想无念的状态。

        【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

        快走!在不逃脱这个状态,荷尔蒙要暴走了!!!

        三人疾步走了300多米,在一家推特上推荐的干货老店停下。

        二见拿起两块鲣节敲击出声响,浅间则拿起了一块形状像石器时代石制匕首一样的霉制鲣节。

        霉菌像细腻的泥土覆盖在鲣鱼块上,轻轻擦拭会有粉末状的霉菌掉落。

        本来大雨天生意不好,老板看起了tiktok上面的小姐姐跳舞,等发现来的客人比手机里的更漂亮,赶紧放下手机,凑上前向两位女孩示范,如何用刨刀刨出薄如蝉翼的木鱼花。

        二见和间岛见猎心喜,玩起了【谁先刨出100片】的比赛。

        浅间拿出一片木鱼花含在嘴里,经过霉制处理的鲣节会有更加内敛的风味,小时候老妈总是用这个煮出汁做高汤,煮萝卜或者海带给浅间吃。

        晚点去二见家,可以做味噌汤,可以做凉拌木鱼花苦瓜,蘸醋吃,做完味噌汤后的木鱼花,可以捞出放微波炉烘干,炒海带撒上芝麻,就是一碟很适合下饭的小菜。

        其实和间岛一样,比起什么黑鲔鱼,这种有家的味道的料理,更让他觉得幸福。

        等所有食材全部买好,三人向大江户线筑地市场站走去。

        雨下的有点大,今天买的东西也不少,还是买的海鲜,还是不上地铁比较好。

        正当浅间准备叫一辆网约车回去时,一道清晰的闪电划过天际,天色变得很暗,雨骤然变成一道墙,将在街边的人隔在了雨棚之内。

        这节奏,不会回不去了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