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43. 感官 晚宴 修罗场

43. 感官 晚宴 修罗场

        网球场上的少年少女,在青春时区里,挥洒着活力和汗水。

        而浅间则在御行院家的中央厨房里,观摩着天南海北的高档食材。

        这种配备了两个送餐窗口的集中式大型厨房,显然不是别墅主人会亲自料理的场合。

        “君子远庖厨”这调调倒是被这些贵族们执行得很彻底。

        在曾经为国宴和g7峰会制作料理的米其林主厨高山先生带领下,浅间加入了贵族仆从的行列,开始了为贵族老爷们做饭的打工时间。

        想了想自己最后还能上桌,浅间对高山先生和其他人产生了一丝肉眼不可见的歉意。

        高山先生与在场大家愉快地沟通了一刻钟,

        从他展示的20多个菜式中,陆续确定了今晚的菜式,

        都是高山先生他一人决定的,浅间并不理解这种民主讨论的必要性。

        成田管家适时的提到了近卫小姐对浅间料理的期待,

        浅间则根据近卫大小姐关于甜一点和很辣的料理需求,配合高山先生,花了5秒钟不到,确定了自己主理的2道菜。

        御行院家6月17日京郊庄园别墅【御行院圣和他的朋友近卫千代、二条玲奈以及其他】晚宴菜单如下:

        烤玉米海鲜冻洋风茶碗蒸,

        意大利鯷鱼露配巴萨米克醋金枪鱼蔬菜沙拉,

        岩手县叫珠鸡花胶羊肚菌汤,

        金山寺味噌嫩牛篣煎但马牛排,

        西京烧鰆鱼腹配烤松茸,

        北海道土豆泥配挪威清蒸真鳕,

        长崎障泥乌贼配芜菁奶香比目鱼,

        无产阶级斗士乔治奥威尔喜欢吃的英伦圣诞布丁,

        无产阶级斗士浅间静水喜欢吃的华夏重庆小面。

        -fin-

        近卫千代的甜味需求,自然是靠圣诞布丁满足。

        而高山先生主理的料理份量都不算大,所以浅间负责了一道充满山城火辣风情的主食。

        浅间的料理主打一个简单且亲民,几乎和高山先生的菜单格格不入。

        反正到时候分量弄少一点,摆盘画点酱汁撒点菜叶就高级了。

        唉,如果二见陪自己一起做饭就好了,说不定一晚上料理等级能蹭蹭涨满。

        距离晚餐还有一個半小时不到,整个厨房进入了战时模式,高山先生有条不紊地指挥着大家,并亲自处理几道鱼料理。

        浅间也开始了两道料理的准备,御行院家虽然全盘西化,但是厨房却意外地拥有华夏产的油辣子、花椒面、黄豆酱油、榨菜这些配料。

        现成的豚骨高汤和碱水面极大的节约了时间。

        以至于浅间甚至能一边做菜,一边胡思乱想。

        当厨子嘛,真的不寒碜。

        虽然康德曾对人的感官进行了分级——

        视觉和听觉是高级和客观的,它们是可以通过培养而扩大这两种感官感知快乐的能力;

        而嗅觉和味觉是低级和主观的,通过嗅觉和味觉产生的知识不是普世的,而与主体尤其相关,因此容易发生主观的感知扭曲。

        正所谓“彼之蜜糖,吾之砒霜”。

        吃,甚至成为了一种原罪。

        所以,在这个世界,音乐家和画家的地位,显然比厨师、调香师要高贵的多。

        但在浅间眼里,这些职业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因为它们的呈现载体,都能超越充斥虚假的语言,引发内心的共鸣。

        崇尚吃“面包、酥糖”等人工造物而反对“海鲜、水果”等天然造物的保罗萨特曾经说过:

        “一个人需要的不仅是食物,而是一个对世界的清晰认识。我们正是通过食物,人得以穿透表象看到世界真相。”

        餐桌上的食物,是人类劳作的成果,更是文化的承载。

        口腹之欲的浅薄,与文化和幸福感的深刻,

        两者同时发生的二象性,正是美食这一特殊主题独有的魅力所在。

        将甜度是传统做法的几倍,并洒满用以中和口感的柠檬屑和甜橙屑的圣诞布丁,盖上锡纸,按水浴法送进220度的烤箱。

        正准备调制小面酱料时,卫宫白一脸不愉快地出现在了旁边。

        浅间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说到:

        “如果说是近卫让你来帮忙的话,大可不必。上去玩去吧,多欣赏一下正直的有马,有助于缓解你的扭曲。”

        “之前你下楼时,是不是威胁了千代大人?”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像这样干扰我做菜,等下你们家的近卫大小姐没能吃的满意的料理,问题全出在你身上哦。”

        卫宫白用一种憎恶又无可奈何的痛苦表情,站在浅间身旁,不知道地还以为是食物中毒了。

        浅间用做圣诞布丁余下的果酱、果仁搓了个丸子,塞进卫宫嘴里。

        “如果不知道干什么好,就待在这里试毒吧,就像那天在天台午餐一样。”

        “唔!”

        嘴里被塞东西的卫宫很想吐出来,但嘴巴却不听使唤地将水果丸子吞了进去。

        “要说优点呢,伱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有马还是有看上你的机会。”

        说完就看到女仆的表情管理失控。

        浅间并不是要让愚蠢的卫宫代替傲慢的近卫成为女主角,

        新的女主角人选肯定还是要征询有马的意见,这才是民主嘛。

        不停拿有马动摇卫宫心理防线,离间一下主仆关系,则是一步闲棋。

        浅间觉得近卫并没有王者之道,她既不能像征服王亚历山大一样,成为所有人意志的代言人,激发下属们的欲望、野心、能力;也无法像完璧君主刘秀一样,温和幽默,统合所有人的利益,给到所有人安全感;更不会像那些宗教领袖或者道德英雄,高尚到让所有人像侍奉神一样,为他的理想献身。

        学生会并没有真正的近卫党,近卫千代当副会长的2个月,从没做一件收服人心的事,同为副会长的有马和她的意志往往相悖。

        卫宫白这种贴身女仆,既没有展现任何见识和智慧,也不能作为近卫真正的意志延伸。

        可见其御下能力不高。

        那么,对于不能真正收揽下属的对手,剪断其羽翼,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

        猪花油已熬好,舀了2勺炸香花生,取出捣碎。

        姜水、蒜水、空心菜也备好,高压锅还在煮豌豆,想到近卫千代说想吃辣一点的,

        浅间决定用几颗墨西哥辣椒做了几款莎莎酱,

        御行院家今天的厨房食材丰富度已经可以比肩超市了,浅间怀疑他们或许真的搬空了一家进口食材超市。

        浅间凑齐原材料,红酱、绿酱、玛茶油酱、牛油果莎莎、番茄莎莎都做了一些。

        说来也奇怪,辣味料理基本是不会上贵族餐桌的,毕竟有可能失态。

        那么,为什么近卫千代会想吃辣的呢?

        想要把眼泪鼻涕表现给谁看吗?

        不对,也许她很能吃辣,点超辣料理,可能是想看其他人痛哭流涕?

        不知不觉,时间就走到6点半了,9道料理全部备齐,分餐装盘,放进一个个大号的托盘中。

        “唔———”地一声闷闷的惨叫从身旁发出。

        回头看到卫宫白通红的脸和眼角的泪,还有仇恨的目光,

        谁让你直接把所有辣酱试一遍的?

        浅间觉得卫宫或许能活很久,毕竟有位哲人说过:保持愚蠢,但又不知道自己有多蠢,是活下去的诀窍。

        ...

        ...

        ...

        楼上的网球赛已经落下帷幕,简单沐浴过后,女仆们为大家呈上了洗好烘干的校服。

        一行人走到餐厅讨论着刚刚的球赛。

        近卫-深泽组击败了泷岛-二见组,成为了最终赢家,

        决赛之上功亏一篑的二见差点哭出来,好不容易找到约静水君的机会,就这么泡汤了。

        二见,你真是太没用了!

        间岛则带着负罪感舒了一口气,只要二见没有赢,她就不算输。

        二条在泷岛身边偷偷问道:

        “哲也,为什么最后要放水啊?”

        “直觉告诉我今天晚上输了可能更好。”

        “陪老板打篮球是吧?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玲奈大小姐,如果觉得可惜,我们可以自己买票去迪士尼约会嘛。”

        “谁...谁想和你一起约会啊!我只是想看城堡烟烟花。”

        “可以,我们看3天烟花怎么样?”

        “想得美!我才不会和你一起过夜!”

        “玲奈大小姐,如果不多住几天,那这些漂亮的公主服岂不是没机会向臣民们展示了?”

        二条看着泷岛手机里的cos服,脸上一红。

        “好..好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浅间穿着网球服进餐厅时,感受到了世界的背刺。

        连卫宫白都换上了校服,我除了颜值不同,画风也不许一致是吧?

        御行院作为东道主,坐在大长桌首座,左边依次是近卫、有马、深泽、卫宫,右边依次是二条、泷岛、间岛、二见。

        没有理会来自近卫的眼神,浅间朝二见那边的空位一坐,旁边的二见探过头轻轻问道:

        “浅间君,成田管家拜托的事解决了吗?”

        “嗯,解决了。网球比赛近卫和深泽赢了?”

        “浅间君怎么知道?”

        “看表情知道的。”

        间岛和二见往深泽那边一看,果真春风满面。

        轰!

        外面一声惊雷,接着几道闪电。

        消停几个小时的雨,又像天河决堤一样向整个东京砸下来。

        疾风骤雨似乎是想一口气把东京上空的水分拧干,

        没过几秒,别墅就被滂沱雨幕、电闪雷鸣笼罩。

        如果是在侦探小说里,这种天气,少说也得死2个人。

        成田管家带着女仆,将精心准备的料理摆至众人身前。

        品尝着国家顶级厨师亲手烹饪的美味,每个人都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除了间岛,瞳孔、鼻腔、舌尖感受到的昂贵,并没有让她觉得快乐,

        这不是她想掌握的厨艺,

        或许只有静水君朴素食材之上的味道,才能给予她真正的愉悦,才能称得上是真正的美味!

        深泽、御行院以及二条,不愧是在座唯三的社牛担当,不断地抛出话题,玩笑话的氛围让晚餐更加轻松有趣。

        深泽看着对面的二条笑着问道:

        “二条桑和泷岛君是在谈恋爱吧~”

        “谁...谁会和这种人谈恋爱啊!”

        “深泽小姐误会了,我是玲奈大小姐养的狗。”

        好吧,真正的社交恐怖分子在这里,泷岛哲也你又做了一件浅间静水永远都做不到的事!

        在你面前,我只是个拥有系统的废物机器人。

        泷岛看见话题好像被自己掐灭,于是给它续了个火。

        “在场的大家,应该都是凭实力单身的吧?如果真想谈恋爱,你们觉得自己在几天内可以摆脱单身的状态呢?”

        没想到第一个回答问题的人是有马:

        “我的话,最短需要三年时间吧。”

        话音刚落,引起了除近卫之外所有女生的诧异注目。

        二见、间岛、深泽都用隐蔽的眼神,瞧向有马旁边的冷淡女孩。

        二条后仰绕过三人看向浅间,被浅间隐蔽地瞪回去。

        “有马君,这是新型笑话吗?谦虚过头了哦?”

        深泽笑着拍了一下有马的肩膀,御行院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我不会随便开启一段恋爱,或许有那么一点冲动,但是仔细想想,这个还是需要缘分。至于几天之内摆脱单身什么的,这种事对另一个人太不尊重了。”

        泷岛点点头,又将火力引向了长桌角落,

        “男生就只有浅间君没回答了哦。”

        你真不把自己当人看了吗?你自己呢?泷岛?

        “自恋如果算恋爱的话,1秒钟不到吧?”

        “除了御行院,你们男生的回答感觉都好怪哦!”

        深泽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总之笑的很开心。

        “如果有浅间君帮忙的话,我只需要一天吧。”

        近卫清清冷冷的回答,一下子把泷岛和深泽炒热的气氛冻结了。

        什么意思?

        卫宫心领神会地跟着发言:

        “你们不知道吗?浅间同学在学校做恋爱咨询工作呢!”

        但是卫宫期待的反应并没有出现,是...哪里出错了吗?

        二条、泷岛和有马是知道这事的,但其他人为什么没动静呢?

        只有完全不知道状况的御行院,好奇地看向浅间:

        “浅间,没听说你还在做这个啊?之前补习完你说的有事,是这个事吗?”

        浅间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

        “只是被抓壮丁,帮忙给大家加油鼓劲而已,也是刚刚开始学,连做僚机什么的都不太会呢~~”

        御行院爽朗一笑,

        “这个我明白,就像广场上很多拿着麦克风演讲锻炼胆量挑战自己的人一样,对吗?”

        浅间点了点头,

        “御行院君说的极是。”

        近卫毫不在意,优雅地先吃起了主食,好像她真的一点也不怕辣。

        bang!

        一声巨雷又在很近的天空响起。

        二见想到了《暴风雨》,想到了莎士比亚,想到了那句,

        【迁延蹉跎,来日无多,二十丽姝,请来吻我,衰草枯杨,青春易过】

        或许这是表达自己心意的一个好机会!二见!

        “如果我喜欢上一个不能在一起的人,我会选择一辈子单身。”

        这句答非所问的话,让在场三个人感到了沉重。

        间岛悄悄看了一眼二见,她其实想看的是二见身后人的反应。

        没必要再想更好的表达方式,她也给出了一个并不是回应泷岛问题的答案:

        “花几天谈恋爱我并不知道,但是,我也许只需要5天,就会喜欢上一个人。”

        此刻,浅间感受到了暴雨倏忽而至般的修罗场。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