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38. 精神内耗少女 与 十人成行

38. 精神内耗少女 与 十人成行

        一条真澄回过神来,雨已经停了。

        闻着姜百合香薰,一条真澄的心情是晴朗的。

        这也许是今年最快乐的一天了。

        不对,是从昨天在门口发现小礼物的那刻起...

        这两天,一条真澄都是快乐的人。

        少女又一次拿出小卡片细细欣赏。

        【粼粼琴音,

        让每个夏日午后,

        都成了一件礼物。

        ——楼下的恋爱咨询部浅间静水致】

        漂亮工整的字迹,透出书写者的温柔。

        原来他在楼下,这几个月一直听着自己的琴声,或者情绪。

        音乐将两个素未谋面的人联系在一起,

        从这份礼物中,她感到了一份很久没有体会的真实。

        她觉得这是一份无关身份、容貌、目的性的善意。

        【弹钢琴的孩子,不会变坏】。

        她也是因为这句,才一直坚持练习钢琴至今的。

        《菊次郎的夏天》《daylight》《天气之子·幻》这些她从未尝试的曲子,都一一为楼下的那個人呈现。

        如果是他,应该能感受到自己的快乐和感谢吧。

        合上键盖,趴在上面,

        少女富有光泽的青丝和黑色钢琴融为一体,一张淡淡微笑的脸更显白皙。

        那个名字,像敲击琴键一样,不断地轻叩自己的心。

        “浅间静水,不会就是那个拒绝近卫千代的浅间静水吧...”

        近卫千代,没想到,整整15年,我会在这,赢你一筹。

        难以想象的缘分。

        一条真澄望着压得很低的铅色天空,

        却似看见了丁达尔效应,天空的光将穿透乌云边缘,洒落人间。

        是啊,

        一条真澄是一个懦夫。

        家族的轻视,感情的背叛,不怀好意的针对,她从来没想面对。

        退一步海阔天空吗?

        逃避可耻但很管用,是骗人的吗?

        为什么,自己仰望的天空,竟如此狭窄,以至于难以呼吸呢?

        但是,一条真澄没得选,她只能选择逃避。

        每次以愤怒填充勇气的行为,都成为了更痛的记忆。

        她并不爱逃避,逃避里面,也没有她需要的慰藉。

        她只是逃避。

        想爱却不敢爱,脆弱又敏感,讨厌冲突,对大部分事情保持悲观。

        她除了逃进另一个,更纯粹、更辽阔的世界,别无选择。

        在只存在音乐的世界,她才能获得安宁。

        这个世界,

        没有蛊惑人心的语言,没有另有所图的行动,没有四面八方的压力...

        只有旋律,不会背叛她,旋律会完整地回应自己的心情。

        而现在,

        因为旋律,这个世界走进来了第二个人。

        就像窗外隐约出现的丁达尔光线。

        只会逃避的人,也会有前进的方向。

        昨天隐约听到了敲门声,但是她并未理会。

        在他心中,自己一定很失礼吧...

        少女站起身来,将小卡纸揣进兜里,

        这是她的第二次选择前进。

        如果他真的爱音乐...

        如果他还爱弹钢琴...

        如果他愿意在每个午后,从三楼走到四楼,和她一起分享音乐的快乐...

        【四手钢琴部】便有了真正的意义。

        想象着【浅间静水】的样子,

        不需要多么帅气,只要脸上有真诚的微笑就好,

        不需要多么会聊天,只要和自己一起倾听音乐就好,

        听说恋爱咨询部是藤原家二小姐办的,她愿意放人吗?

        一条真澄来到【恋爱咨询部】门口,深吸一口气。

        【咚咚咚】

        “请进。”

        一声略带威严的回应。

        “失礼了。”

        一条真澄紧了紧心神,推门而入,点头鞠躬。

        “您好,请问浅间静水君是在这里吗?”

        一条真澄抬起头,看向端坐前方的人。

        “???”x2

        “!!!”x2

        “......”x2

        新客户居然是一条真澄。

        来自【告白粉碎机·抱歉百人斩】的恋爱咨询?

        浅间眉头一皱,觉得事情不对劲,坐在部长椅上,往后退了一步。

        山下诚一郎的暗影声线启用中:

        “本人就是,有什么事吗?”

        看到这张脸,一条真澄瞬间感觉胸口滞重、大脑卒中。

        “你...就是浅间静水???”

        显然,她又掉进了一个圈套,像个十足的傻瓜,

        昨天的礼物,也是别有用心的筹谋吗?

        “是我,如果说是上次那件事,我都说我会守口如瓶了,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一条真澄从口袋里掏出小卡片,

        “这个,是不是你写的?”

        “......你就是楼上的【三四郎】?!”

        还在这里明知故问!

        一条真澄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将卡片揣皱,不断颤抖的手,说道:

        “你果然调查过我,不管伱到底有什么目的,也不管你想对五摄家做什么,

        你们要纠缠就去别处纠缠!请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

        一条真澄将小卡片撕成两半,转身离开。

        看着易燃易爆炸的精神内耗少女从恋爱咨询部愤懑离开,

        浅间面无表情地起身,捡起了地上的卡片碎片。

        一条真澄居然就是【三四郎】。

        她几个月前就在楼上弹琴,今天的事,应该不是近卫的手笔。

        但回忆起近卫在这里听到琴声的笑容,浅间又觉得近卫千代一定知道楼上的就是一条真澄。

        检查了一下系统支线任务,脑海里回味着昨天的勃拉姆斯第一钢琴协奏曲。

        这就是属于【一条真澄】的【交响情人梦】吗?

        钢琴王子除了今天有点反常,每天都是在弹一些忧郁的曲子,上个月还弹了一周贝多芬的悲怆。

        实在难以和这个愤怒少女联系在一起。

        总之,今天的事情,浅间倒是无所谓。

        只是这楼上弹琴之人,估计要被自己搞心态了。

        虽然他也不知道哪里冒犯了这个一条。

        和五摄家天生犯冲?

        二条玲奈不是好好的嘛!

        捏了捏眉心,外面消停了一会儿的雨又下了起来。

        后脑勺微痒,回头。

        看见二见和间岛在自己身后,用好奇中带着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

        好吧,刚刚那番对峙,不知道详情的人,大概率会以为是受害少女痛斥负心汉。

        浅间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接着把目击表白事件、还有给【三四郎】感谢信的来龙去脉,和二见、间岛说明了一下。

        简单来说,

        就是一条见过浅间,但她不知道浅间叫【浅间】。

        今天应该是想找【浅间】,结果发现【浅间】是这个浅间,最后负气离去。

        两个除了a班之外,并无其他社交圈的女孩,也不太清楚一条真澄是个什么情况。

        只是见到浅间被一个人讨厌两次,

        二见和间岛皆心中喜悦,却不动声色。

        孤独的静水君,才是好静水君!

        浅间又和二见、间岛聊了一下恋爱咨询两个体系的事情。

        间岛比较想尽快上手,也比较倾向于【目标、自识、行动】第一体系。

        于是浅间推荐了纯小说《危险的关系》、半故事半理论《诊疗椅上的谎言》、纯理论《爱情心理学》三本书给间岛。

        《危险的关系》,可以从中借鉴步步为营的拉扯手法。

        《诊疗椅上的谎言》,详细讲述如何通过自我揭露,和客户坦诚相见,并用反面例子让人警惕【性和金钱】对人的腐蚀。

        《爱情心理学》,则是一套逻辑自洽且富正能量的爱情认知体系。

        间岛不出所料地,选择了浅间最开始提到的《诊疗椅上的谎言》。

        二见对符号学比较感兴趣,所以选择先学习【定义、超级符号、冲突】第二体系。

        浅间随意地从书架抽出了三本书,将其摊在桌面上。

        人类学的《菊与刀》、历史类的《枪炮、细菌与钢铁》、小说类的《月亮与六便士》。

        “你们知道这些书有什么共同点吗?”

        二见不假思索地回答到:“...都是复数名词组成的书名?”

        “是的,这些也是符号。符号是概念,是文化母体,它既可以是抽象提炼,也可以通过具象的物体来代指。

        作家都擅长通过简单的符号去总结复杂的内容。我们也要有这种总结力。

        这在【定位、超级符号、冲突】体系内尤为重要。”

        于是二见把三本书都装进了书包。

        浅间兴致来了,将符号这个恋爱咨询部必考知识点娓娓道来;

        “符号贯穿于我们生活始终,无处不在都是符号。

        国旗、货币、奢侈品的logo、奥运会的吉祥物、社交软件的emoji...

        在短平快的信息时代,符号更为重要,它能极大地减少传播成本,加快信息流通速度。

        有时候一个符号,比一句话更能解决沟通问题。

        比如我这样,你们会怎么形容呢?”

        浅间把双手垂直交叉于胸前,向二位少女提问。

        “十字架。”

        “防御?”

        “对的,你们看,你们都是用既定的符号语言来说明我这个动作,而不是说‘你在双手垂直交叉’。

        apple的被上帝咬一口的苹果、tiktok的八分音符、ins的相机,这些手机里的软件图标,全都遵循着符号学传播要领。

        当我画出一个○时,这个就更有意思了。

        有的人觉得是焦点,有的人觉得是边界限制,有的人觉得是考试的零蛋,有的人觉得是取消键,甚至还有人觉得这代表着一个游戏...

        正如月海和麻衣你们刚刚给出的不同答案。

        不同文化教育背景的人,接受的文化母语不一样,那么他们对符号的反应也会不一样。

        我们可以通过...”

        这个时候,手机设置的闹钟提醒响了起来。

        “我们下次再说这个吧。”

        “嗯嗯。”两个带着星星眼的少女频频点头。

        浅间拉上窗帘,清理好东西,关上灯,锁上门。

        与二见和间岛两位新部员一同向校门口走去。

        ...

        雨来细细复疏疏,纵不能多不肯无。

        梅雨季节的校园午后,不见人影。

        三把透明的伞,像三只小船,在细雨中放棹,随着风波慢慢行进。

        浅间左边的二见,因为雨伞加大了两人间的距离而情绪低落。

        刚刚得知浅间秘密的喜悦感逐渐消退。

        脑海里全是boss难度升级的警告,静水君已经表明不想谈恋爱,这可如何是好!?

        如果这个时候还积极出击,会不会让浅间觉得自己是不知好歹的女人?

        二见,快想想办法啊!

        可是,陪伴静水君的时间变得更长了,总有机会的,不是吗?

        ...

        浅间右边的间岛,玩着手机,低眉不语。

        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真正帮到浅间,并让自己在恋爱咨询部拿到一份不错的收入呢?

        接下来的日子,间岛麻衣你要好好学习了啊!

        间岛关闭了租借女友的接单状态,都千万富婆了,让这份工作见鬼去吧!

        嗯,离职申请提交!

        离职理由...

        少女犹豫片刻,勾选了【嫁人】。

        ...

        自从将不恋爱主义的【大老师浅间静水】身份亮给二见后,浅间青春期焦虑的症状获得了极大的缓解。

        二见大明神,别把时间浪费在酸臭恋爱上了,精神的进步与金钱的味道它不香吗?

        我要用知识,把你高中三年的人生填的满满当当。

        一男两女在细雨中走到校门口,

        马路对面右侧,距离200米的地方,停着三辆打着双闪灯的黑色奔驰s600。

        御行院举着伞,对着浅间三人遥遥招手。

        他身边还站着两个人,

        稍走近发现,和他站在一起的是有马和泷岛。

        三个美少年站在一起,就非常刺眼。

        有马吉彦,气质稳重,像是一位来自古老帝国的王子,

        御行院圣,自信从容,像罗斯柴尔德这种老钱家族的后起之秀,

        泷岛哲也,则是一股清秀书卷气,像一个年轻的异世界大魔导师。

        关键是,都很帅。

        今天的卡拉ok活动,只有我是颜值洼地吗?

        早知道借一个头盔再过来了。

        现在能说肚子痛告辞吗?

        深泽这时从第三辆车中下来,打开白色带樱花的雨伞,对着二见和间岛招手。

        看着二见和间岛向深泽走去。

        回想起深泽昨天给自己私发的计划...

        算了,还是去吧。

        男生坐第一辆车,女生坐后面两辆。

        可以判断,近卫、卫宫、二条这几位学生会成员,就在后面第二辆车中。

        现在的时机不对,支援有马的事情暂不可行。

        就算待会在卡拉ok,有马展现出歌神功力,对于近卫而言,估计也没多大吸引力。

        二见她们已经上车,御行院示意可以出发了。

        因为乘坐第一辆车男生有四个,御行院自己当起了司机。

        有马坐在副驾驶,和他聊着运动祭的筹备工作,下周所有班委都要被学生会召集起来打工了。

        浅间坐在后排旁听,

        而同在后座,刚刚关上车门的泷岛侧头向浅间笑着打招呼:

        “浅间君,很巧呀。”

        浅间对着泷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御行院和有马好奇回头,御行院问道:

        “泷岛你认识浅间?”

        泷岛用标准的笑眯眯表情回答,

        “浅间数学很好嘛,数学老师在我们b班老是夸他。”

        “还有这回事!浅间,你是不是被桧木老师开小灶了?”

        浅间面无表情地回答到:“之前被老师要求去参加美国数学竞赛amc10。”

        有马疑惑道:“可是2次集训并没有看到浅间你...”

        浅间回答:“原来有马君也参加了吗?我拒绝了桧木老师,所以没参加集训。”

        有马不解,“拿到amc10,晋级拿下aime奖项,不是能直接进日本数学奥赛国家队吗?这个机会,对于浅间你的能力来说,放弃了有点可惜吧?”

        “没什么可惜的,主要是精力顾不上,能力达不到吧。”

        泷岛对自己眨了眨眼,表示自己就听个笑话。

        很想对泷岛说,你对我的实力有所误解。

        但是作为【配角浅间静水】,解释太多不如沉默。

        汽车发动,浅间闭上眼睛,整理着思绪。

        已经周五了,近卫千代的比特币还没给到自己。

        果然欠钱的都是大爷吗?

        加line好友催债什么的失智想法,体力3的浅间完全没有。

        在得到驹场的技术保护之前,浅间可不想继续暴露什么。

        今天不是个好机——

        无论是有马的恋情,还是自己的比特币。

        反正技能刷新,等近卫再出招时把债顺便要了吧。

        三辆车穿越冷漠的汽车洪流,攀爬着东京的晚高峰,一路向北,

        在铅色天空与濛濛细雨中,向着御行院家的京郊庄园迤逦驶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