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33. 雨伞 与 孤独

33. 雨伞 与 孤独

        爱情,是青春这个剧场里,最特别的一部电影。

        当你选择走进去后,你便再也难以从这部电影中走出来。

        间岛麻衣在咖啡厅喝着白开水,拿着换了新壳的二手手机,刷着自己这周二发起的话题——#穷人之间的美好恋爱。

        结果高赞的回答全是唱衰——

        “这辈子都不要嫁给穷人,我后悔爱情扶贫了。”

        “穷都是穷得有道理的,穷人的本质都是低劣不堪的。”

        “如果被有钱人看上,一定要选有钱人。有钱人选择多,仍想和你在一起,是因为真喜欢你。穷人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没得选。”

        间岛麻衣轻皱着眉头,不停往下刷新,直到看到一句只有1个赞的留言:

        “我认真做人,努力工作,为的就是当站在我爱的人身边,不管他富甲一方还是一无所有,我都可以张开双手,坦然去拥抱他。他富有我不用觉得自己高攀,他贫穷我们也不至于落魄。”

        间岛默默点赞,满意地退出这个话题。

        如果说要选一样东西,从出生一直带进坟墓,间岛麻衣会选择自尊。

        她需要很多钱,但她并不爱钱。

        等到存够钱了,就和【租借女友】这项消磨她自尊的工作说再见吧。

        “久等了哦,莉莎酱。”

        一位估摸20出头,穿着一身奢侈品,像一個时尚模特的短发女孩坐到间岛旁边,和间岛熟络打着招呼。

        “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别这么冷淡嘛。有个大生意等着莉莎你哦?”

        “绘理,公司不是说不许利用平台客户做私单吗?”

        “这个人可不是公司注册客户哦,放心,只要我们不说,公司就不会知道。”

        “没有兴趣。”

        “一场约会,40万円哦。”

        “这个价格,一听就是不怀好意的人。”

        “别想太复杂,我介绍的人,能害伱吗?他可是外资公司的高管哦,40万在他眼里不过是几瓶酒的小钱。”

        “但是我对这个没有兴趣。”

        “好吧好吧,我回头和那个人说明一下。

        莉莎酱这种冷冰冰的感觉,也是你受欢迎的一大原因哦。”

        间岛认真地看着打扮精致的短发女孩。

        “绘理,对那些花花公子们,还是小心点好,不然会吃亏的。”

        “哈哈哈,莉莎真是的,像我这种人,还有什么好失去的呢?

        比起这个,之前我们不是在整形医院碰过面吗?”

        “...嗯......”

        “我的脸上已经动了好几次刀子了,特别是鼻子,换了几任医生,却越整越不满意。

        莉莎你是哪个医生主刀的呢?酒井医生,还是竹内医生?完全看不出你整的是哪里呢~”

        “...我...其实我没”

        “啊呀,我们已经在整容医院见面了,就不要太见外了,这和讨论化妆没什么区别的~

        我几乎把东京都靠谱的医院和医生都体验了一个遍,说不定可以给你一点点建议哦~比如怎么找医生拿优惠~”

        “我...我去看的皮肤...”

        “全身嫩肤吗?难怪莉莎你的肌肤状态这么好~

        我上个月才打的玻尿酸和水光针哦~让我仔细看看你的脸。”

        少女忽然一个后仰,拍开了绘理探过来想撩开自己侧脸头发的手。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在意。”

        “不,没事,我...我的脸上有着难看的瘢痕,所以才去的医院,现在还没有做手术。”

        “抱歉,原来是瘢痕啊,很难受吧?医生说会好起来对吗?”

        “嗯...”

        “最好多问几个医生哦,咨询期是最重要的,不要听医生夸夸其谈,不要看他们给你的美容案例,要综合网上的口碑,确定最靠谱的那个医生。

        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地和医生确认清楚流程、风险、术前术后的注意事项。

        能把手术风险毫无保留告诉你的医生,才是值得信任的医生哦!

        啊!不好意思啊,一讲到这就兴奋了,我的话太多了。”

        错过最佳治疗期的间岛麻衣,早就咨询了各大东京美容或皮肤科医院。

        得知自己瘢痕的平均治疗费用是800万円,她并没有气馁。

        尽管对于在东京独立生活的少女而言,这是一个无法承受的价格。

        算上房子的贷款、生活固定开销,做租借女友平均一个月大概能存15万。

        算上浅间给的80万,间岛手上的存款大概还有120万左右。

        忽然想起那天用门夹浅间的腿,听他痛呼的画面,还有浅间贱兮兮的短信,间岛心情明媚了许多。

        离存够800万,还有着不小的距离,但是,一切一定会慢慢好起来。

        对于绘理这个萍水相逢,但是又很亲切的同事,间岛麻衣非常正式地鞠了一个躬。

        “非常谢谢你,绘理。你的建议我都会好好考虑的。”

        “莉莎酱客气的样子也很可爱呢~”

        两人又交谈了20分钟女孩子的事情,间岛上了一个洗手间。

        她全然不知道,在这个时候,租借女友公司的同事偷偷打开高仿lv包,掏出一瓶白色粉末,加进了她的白开水里。

        等到间岛回到座位时,女同事忽然指向窗前,街边走过的一个穿着洛丽塔服装的女孩。

        “莉莎你看,那个cosplay的女孩,好好看哦~你说她的鼻子是不是整的?莉莎?”

        因为你,我的客户天天都在打听你的消息,都不怎么甩我了,装什么冰美人?

        等你喝完这杯水,我今天这单算是完成了,白赚20万转介费。

        心中得意畅想收入的女同事,忽然听到身旁凳子与地板的刺耳摩擦声。

        只见间岛忽的站起来,从钱包里拿出1000円用力拍在桌子上,大步流星从咖啡店夺门而出。

        那股魄力,叫女同事一阵心惊后怕...

        被...发现了吗?

        ...

        ...

        ...

        为什么浅间君会跟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在御茶之水逛街?

        这条街上的音乐和体育器材,怎么也和浅间搭不上边吧?

        难道是,约会?!

        二见啊,你被偷家了!!!

        间岛麻衣带上墨镜,偷偷摸摸跟在浅间和洛丽塔女孩身后,一走就走到了秋叶原。

        可是街边人潮涌动,间岛一下子失去了目标。

        跟丢了吗?

        正当间岛懊恼时,一场世纪告白华丽地展现在少女眼前。

        看着刚刚和浅间散步,有说有笑的洛丽塔女孩,居然和另外一个帅气男孩深情接吻。

        间岛麻衣满脑子都是问号。

        一天之内,二见被偷家,浅间也被偷家吗?言情小说都没这么狗血!

        四处寻找着大冤种朋友,花了大概2分钟,终于看到一个穿着英和校服的背影。

        间岛麻衣果断拿起了手中电话。

        浅间举着透明雨伞,边走边思考着。

        刚刚那场像完美大结局一样的恋爱,并不平等。

        驹场全程占据着主动,操弄着情绪,把一切安排得明明白白。

        半泽英利华毫无反抗余地的,陷入了驹场光树编纂好的剧本之中。

        恋爱真可怕!

        【滴滴...滴滴滴...】

        今天的手机,真是喧嚣啊。

        低头一看,间岛麻衣。

        这个死心眼,不会还要履行约会的事情吧?

        点击接通。

        “摩西摩西。”

        “浅间君,你现在方便出门吗?”

        “怎么了,我就在外面啊。”

        “你在哪里?”

        喧嚣的风儿带来一缕熟悉的声线。

        浅间回头,看到后面大概5个人的身位,间岛麻衣拿着电话,盯着自己。

        “...”

        “你不是看得见吗?我在你前面。”

        两个人相视笑了一下,不约而同挂了电话。

        “我说,你看见我了,不能直接打招呼吗?”

        “穿的高跟鞋,走太快会累。”

        眼前看了一下间岛的打扮,浅间问道。

        “刚刚去约会去了?”

        “嗯,和一个性格不错的女孩子。”

        “女孩子的生意也做?真有你的。”

        “倒是你呢?怎么想,你也不是会逛秋叶原的人啊?”

        “帮人送货,刚刚送完,准备回家。”

        “???”

        才觉得浅间是个实诚人,忽然又发现这个人说谎眼睛都不眨一下。

        间岛试探道:

        “货物是洛丽塔?”

        浅间用“你怎么也有监视器”的眼神看着间岛:

        “你看到啦?”

        “有点在意,就跟过来了。”

        “你可真是好奇心旺盛啊。没影响你约会吧?”

        间岛才小声惊呼,给女同事回了一个短信。

        “绘理,我临时有事,不好意思。”

        女同事的回复非常快。

        “啊没事没事,周末有空吗?”

        “不好意思,暂时没有。”

        “好的,等你有空再约~”

        间岛为刚刚的失礼道完歉,又看向浅间,两个人默契地举着伞往路边走。

        “你和那个洛丽塔认识?”

        “朋友的女朋友,我去帮忙带了个路。”

        “刚刚那两个夸张表白的人,是你的朋友?”

        间岛绝对做不到当众接吻还被投屏到广告牌上,让几千人围观这种事。

        在她眼中,这种事能和古代车裂、凌迟、关铁处女等几种残酷的刑罚媲美了。

        而那两个社交恐怖分子,居然是a班著名孤儿——浅间静水的朋友,间岛又懵了。

        被a班称为【神秘系少女】的少女,发现眼前的男孩才是【神秘系男孩】。

        “嗯,驹场,就是那个男生,和我们同校,一年d班的。”

        你们不认识也正常,都不喜欢上学。

        “你们之间是怎么认识的呢?”

        “可以说互相帮了点小忙吧,一来二去就熟了。”

        “浅间君挺会交朋友的嘛。”

        “只能说运气不错。”

        浅间在心里数了数在东京这几个月认识的能称得上朋友的人。

        不知不觉,已经差不多有10个人吗?

        英国人类学家邓巴曾提出一个经典理论——一个人一辈子能维持稳定的社交关系上限平均为150人。

        但互联网时代打破了这个逻辑,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团队通过人脑数据分析得出,实际上人类能稳定维持的社交关系是520人。

        这个上限在以互联网为社交工具的时代并不出奇,但是在一百年前或者更早,能认识这么多人的大部分是国家的伟人。

        所以说,一个人的交际能力,衡量着一个人的气量。

        人是有极限的,人的一生,时间、精力、金钱其实都极其有限。

        这也是年轻人在高中时期只有几位密友,而不是几十位密友的原因。

        作为配角,浅间的社交能力一直都很拉胯,沟通能力lv.1就很说明问题了。

        没有破界力,也没有边界感。

        只能说在东京的这10个朋友,都是大风刮来的。

        两人在道路一侧缓行,边走边聊。

        雨势忽然加大了,一阵狂风刮来。

        间岛麻衣手上的那把充满折痕的透明旧伞被吹的好远,停在马路中央。

        两人正跑过去捡伞,一个避闪不及的小货车驶过,把伞给轧坏了。

        司机迅速下来捡起伞,向走过来的间岛二人道歉,并掏出500日元递过来。

        间岛摇了摇头,没有要。

        为了避免造成交通拥堵,浅间一手拿着倾轧得不成样子的伞,一手给间岛打着伞,向神田站方向的711便利店走过去。

        看着浅间另一侧的衣服被打湿了,间岛向浅间靠近了一步贴了上来,然而浅间又退了一步,将身位错开,雨伞进一步朝间岛倾斜。

        间岛刚想说些什么,浅间忽然问道:

        “间岛,你这把伞感觉很有年代感了啊。”

        “...嗯,国中一年级买的,终于光荣牺牲了呢。”

        “那给它授个勋吧。”

        间岛被逗笑了,

        “那给它授什么勋呢?”

        “坚守岗位勋章。”

        毕竟在日本有着【透明雨伞是共享雨伞】的优良传统,一把透明雨伞能用一周就代表你和它有缘。

        间岛从来不露牙齿的笑容破防了。

        风大雨大,体力6的浅间吃力地拿着雨伞,和间岛一路小跑至车站避雨。

        两人走到711便利店门口,浅间朝无人处抖了抖伞,并把间岛的破伞塞进了便利店旁边放塑料瓶的垃圾桶内,双手合十告别。

        间岛进店买了一把500円的新透明雨伞,浅间花了600円买了两杯热奶咖。

        雨下的更大了,还好6点前那阵子只是细雨,不然驹场的告白就要真【泡汤】了、

        两人站在门口看雨,浅间看了下时间,6点15分,喝完这杯就回家。

        间岛轻轻喝了一口奶咖,望着浅间问道:

        “浅间,为什么那天你来找我,要表现的那样轻浮呢?”

        “不那样,我应该和樱木、有马、御行院是一个下场吧。”

        间岛将新买的伞勾在自己臂弯,两只手摩挲着温热的奶咖杯,安静地笑了:

        “说的也是,现在想想都觉得很生气,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人啊。”

        “做人还是大度点,不然会折寿的。”

        “浅间,我很好奇。你当时是怎么找到我公司的呢?我当时都吓呆了。”

        间岛笑着和浅间对视,似乎想从浅间的眼神里,直接得到答案。

        “秘密我可以不说吗?”

        “狡猾的家伙...”

        间岛想起了今天早上浅间阴谋家般的笑容,问道:

        “那么,轻浮狡狯的浅间静水,也是真的浅间静水咯?”

        “每个人都是复杂的,只要不对自己的决定和行为后悔,那么,即使是伪装、表演,那也是真实的自己。”

        “但是我听说,说多谎言的惩罚,是看不到自己的真心。人设入戏太深,就找不回最初的自己。”

        “想不到你还挺文艺的。”

        间岛没有再回答浅间,轻轻的叹口气,望着步履匆匆的东京人们。

        “一个人在东京,浅间你觉得自己孤独吗?”

        “你不是才说,【浅间君】挺会交朋友的嘛?”

        间岛麻衣又轻轻喝了一口奶咖,这次没有看向浅间。

        “我能感觉到,【浅间静水】还是很孤独。”

        “为什么这么想?”

        “我觉得浅间你可以和所有人聊的很好,你可以扮演任何你需要扮演的角色,但没有人真正了解你,你也并没有向谁展示的兴趣。”

        “是这样吗?那【间岛麻衣】你孤独吗?”

        “一直很孤独,一直很矫情地困在孤独里,但是现在好多了。”

        “因为和我还有月海,组成了孤独者联盟?”

        浅间想起了不死川发明的名词。

        “既然叫联盟,那就算不上是孤独了吧。”

        “那不就是了吗?好像有这么一句话:我们交付了彼此的孤独,又用信任填补了它。”

        “信任吗?”

        “找到同类的安全感也行吧。”

        间岛麻衣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品味浅间刚刚说的这份【安全感】。

        “浅间。和你说一个关于孤独的故事。有兴趣听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