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28. 比离谱更离谱

28. 比离谱更离谱

        知道巴黎圣母院的卡西莫多和笑面人的格温普兰最大的共同点是什么吗?

        都是雨果写的?

        不,是他们都因为丑陋畸形而被误解。

        但格温普兰比卡西莫多幸运,因为蒂是瞎子,所以看到了他的灵魂并爱上了他。

        几百年前的小说剧情依旧讽刺地在这个肤浅的世界上演。

        看到一个帅哥,就觉得他是聪明的、善良的、多才多艺的。

        看到一个丑男,就觉得他心理阴暗、没有担当、又穷又懒。

        事实上长得好看,和植物把自己的生殖器进化得花枝招展没什么两样。

        漂亮是一种使人愉悦的欺骗。

        化妆品永远卖的比书好,这不是扭曲,而是人性。

        唯有被这种欺骗所伤害之人,才会看见那些没有伪装之人的宝石内心。

        言归正传,

        如果说长得不好看的人得不到爱情,那你和我平凡脸蛋的基因又是怎么从几十万年前遗传至今的呢?

        全靠巧娶豪夺、阴谋诡计、天降馅饼、随便凑合?

        浅间甚至可以不打草稿写下两篇灵与肉的论文去启发眼前的男孩,但估计他不会看。

        于是浅间叹了口气:

        “漂亮脸蛋或者外在,你不用过分注重。这些只是爱情的充分非必要条件,它只会让爱情游戏变得容易一些,而并不是爱情的唯一钥匙。”

        “那为什么我不受欢迎呢?”

        “长得不好看,不受欢迎不是正常的事吗?为何不去想想,为什么有些长得不好看的人,那么受欢迎?”

        “不受欢迎怎么可以拥有恋爱?”

        “再受欢迎的人,一天也只有24小时,也会生病死去,也会穷苦潦倒。”

        “你多花点时间,有健康的身体,有积极向上的人生,总有可能赢下比赛,拥有恋爱。”

        “但如果对手比你还愿意花时间,还健康,还漂亮,还积极怎么办?”

        “向他学习,超越他。如果不行,冷静一下,换個目标。”

        浅间给这个叫富谷仁的男孩讲了苏格拉底让徒弟们采一株最大的麦穗的故事。

        “所以爱是放弃吗?”

        “不,爱不是拥有的感觉,而是传递的感觉,当然最好是共鸣的感觉。

        所以爱不会消失,不需放弃,但是会转移。

        你仔细想想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伱?”

        “......其实...他不是女孩子哦。”

        “...”

        今天真的是见鬼了。

        算了,不是人品问题,这种事在浅间眼里不算究极异端。

        “那他到底是什么地方吸引你呢?”

        “他会很和善的对我打招呼;另外,他能记住每一个同班同学的名字和优点;他踢足球的样子很帅;他笑起来很亲近温暖;他...”

        忍住了生理的不适,浅间打断了富谷仁。

        “你过去有喜欢其他男孩吗?”

        “没有,在遇见他之前,我以为我喜欢女孩。收集的杂志也都是女孩的。”

        “你现在还能对女孩的杂志举旗吗?”

        “倒是都可以。”

        浅间深吸了一口气。

        “可以了。你觉得,他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女孩吧...”

        “如果让你去勉强一个喜欢女孩的男孩去喜欢男孩,你觉得你这还叫喜欢吗?”

        “不试试的话,不清楚...”

        “你觉得你的对手有哪些优点,被那个男孩所喜欢?”

        “很会打扮吧,给人一种时尚感。体育课总能吸引大家目光,也很热情大方。”

        浅间梳理了一下信息,又仔细端详了一下富谷,给他定制了3款参考造型,建议他网络发展感情,线下女装见面,赶紧把这位未来大佬送走。

        脑海里忽然叮的一下。

        【僚机系统搜索到宿主支线任务——眷恋你的温柔

        任务对象:富谷仁

        任务对象目标:神山晃一

        任务内容:在一个月内,保证富谷仁对神山晃一的告白成功

        任务奖励:僚机积分:80点;电子货币:1000万;奖励特性-同性相吸,小幅度提高同性好感度,出柜人士好感度+20】

        这辈子都不会做这个任务!

        送走富谷仁,浅间感觉有些胃疼。

        说实话这小眼睛男孩五官很适合化妆。

        脸型正,鼻子高,鼻尖细,嘴唇薄。

        骨架和块头又不大,化好妆再女装,说不定比女孩子还要像女孩子。

        不能想了,凝视深渊会被深渊侵蚀!

        浅间又带上了□□□之星,试图缓解眩晕感。

        哪怕是英和学院,也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有啊。

        或者说,有钱人家的小孩,更容易出奇葩吗?

        这个时候,恋爱咨询部的门又被敲响。

        这回是一个带着黑框眼镜扎两条麻花辫的女孩。

        1年n班的四宫尤纪奈,朴素的外表一看就是搞学习的料。

        看她畏畏缩缩的样子,浅间给她友善的倒了一杯红茶。

        “大老师,我觉得我的恋爱感官有严重问题。

        被好看的男生搭个讪就容易爱上对方,但是没多久,就会被他厌烦。

        我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热情下降的很快,而我的边界感也会一碰就碎,去迁就他的要求。

        明知道对方只是玩玩,却总想着他会忽然有真心,

        一个人独处时回过神来,又觉得自己被骗。

        我觉得他们都是垃圾,我自己也是垃圾。

        我斩断过几次这种关系,却老是会在新的人身上犯老的错误。

        我看网上说这种是恋爱脑,没得治,我到底该怎么办呢?”

        被渣男盯上的乖乖女体质吗?

        “有钱财损失或者不好处理的隐私问题吗?”

        浅间隐晦地想知道,四宫和前男友交往,会不会被前前男友所影响。

        “这倒没有...他们大概也只是想图个新鲜,倒没做什么过分的事。

        或许是我的性格原因,或许是占有欲太强了...”

        说对方是垃圾,却还在为对方找理由开脱吗?

        “具体表现在什么地方呢?”

        “不喜欢他们手机设密码;看到他们和其他女孩说话我会困扰;想每个周末都能陪我;还有,在恋爱期间我不习惯一个人睡觉。”

        “一般你这种情况,大概率是感情过剩。你的女生朋友多吗?”

        “合不来,我觉得女高中生都挺讨厌的。”

        “有养过宠物吗?”

        “养过,养宠物不解渴。”

        “......”

        浅间敲了敲脑袋,继续问道:

        “有试着和对方保持一些距离,不理不睬,若即若离,吊他们一段时间,试探他们的真心吗?”

        四宫尤纪奈忽然掩面抹起眼泪,抽泣着说:

        “有过很多次...但要么就是我自己先忍不住,要么就是直接被分手...这招是行不通的。”

        浅间在内心里一阵无语,忽然感觉英和学院成分非常复杂。

        “有没有考虑租借男友,去度过自己的焦虑期呢?”

        “已经试过了,钱是买不来感情的,那些人只会比我的前男友们更渣。”

        “有马吉彦,你觉得怎么样?”

        “有马同学吗?不行不行,虽然有马很帅,但是我还是喜欢阳光风趣一点的男孩。”

        “沉默寡言但是能给你安全感的人不行吗?”

        “我自己从小话就很少,我讨厌这样的自己。你说的那种人身上,给不了恋爱的感觉。”

        浅间和四宫又聊了童年、人生观、爱好等一系列话题,在泡第六道红茶,味道变得很淡的时候浅间有了主意。

        “综合考虑,我建议四宫同学尝试改变自己形象,打扮的阳光开朗一点,给人一种想要重新活一遍的感觉最好。

        另外,社交上保持孤僻的状态,但在学校公开征集男友,标题是《被第108个渣男伤害后,我决定选择被爱》,把你的所有需求列一张表,开诚公布的表达自己想要的爱情。”

        四宫尤纪奈用听到东京被越南攻陷一样的表情看着浅间问道:

        “你确定不是在让我社死,来和其他人一起嘲笑我吗?”

        “不会,这只是消除像以前那样的信息不对称造成的失落感。”

        “有人故意找我消遣怎么办?”

        “有帅哥当临时男朋友不好吗?你被消遣的还少吗?你完全可以把你的需求列表当做他的恋爱军规。”

        “傻子才会同意这种不平等条约吧。”

        “对,只要找到比你傻的,你就赢了。要想在恋爱战争上无往不利,挑好对手是关键。”

        四宫尤纪奈似乎被说动了,又似乎没被说动,思考了两下,准备给浅间咨询金。

        浅间摆了摆手。

        “等有作用了再来找我。对了,这本书你拿回去看看。”

        四宫接过一看,米兰·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代入特蕾莎视角,看她的命运。你会得到一些启示。”

        “好吧,谢谢你,大老师。”

        四宫非常正式地向浅间鞠了一个躬,随后轻关门扉离开。

        向后一倒,双手对着脖子进行按摩。

        两个离谱咨询,耗尽了浅间下午摸鱼存储的所有精力。

        所以说,连爱是什么都不清楚就去爱,得到的只是伤害。

        拟象与真实在恋爱中是二律背反的关系。

        这涉及到恋人们所追求的点,与各自能达到的点之间的距离。

        谈个什么恋爱,王尔德说的好,爱自己才是终身浪漫的开始。

        如果真要他二选一,

        比起周末在漂亮女孩子背上骑马,他更想在背后支持列大人去打冬宫。

        闭目休息了一刻钟,浅间开始梳理一条真澄的信息。

        英和学院三本家的影响力早已没落,当然也不止是英和,这个时代都是属于既是维新贵族、政治家族,又是国家顶级财阀的五摄家的。

        近卫与九条是前2摄,两个家族在国家政治的影响力不分伯仲,但比起产业在美国并受到限制的九条家,掌控全国金融和地产实业的近卫家,在经济面更胜一筹。

        剩下的后3摄,一条、二条、鹰司家论单个实力弱于前面两家,但整体实力又大于前2摄的任何一家。

        至今以一条为主导的后3摄联盟,在能源、军事、制造业、传媒业、娱乐业都有着不俗能量。

        在这样的背景下,二条玲奈加入了学生会,一年k班的一条真澄却只是一个归宅部。

        开学2个多月来,没有任何与近卫分庭抗礼的举动,反而有避其锋芒的姿态。

        怎么看都是认输的感觉,但是几派政党在国会上为安保法和军费上大打出手的新闻上个月才播出。

        后3摄和前2摄关系明显不那么和谐,在英和却近似一团和气了,着实有些奇怪。

        一条真澄成绩年级排位44——69,第二次考试比自己还低3位。

        运动能力、社交能力都是中上表现,但留有余裕。

        没什么爱好的感觉,长得很漂亮,又没有近卫那样的凛冽气场,所以不仅被b栋一年级的几个班级男生们疯狂表白,a栋的男生以及a/b栋二年级的学长也在接连不断地向她表白。

        就像一个无情的情书收割机器,顺便把那些骚动的心一一绞碎。

        “让【一条真澄】沦陷”,做到这个地步,对近卫有什么好处吗?

        小康之家的子女,富商之家的子女,政治家族的子女,心智是完全不一样的。

        政治家族更加成熟,更加现实,更加有目的性。

        浅间初步猜测,一条真澄这个人或许涉及到后3摄的联盟,很大可能是婚约联盟。

        想到这里,这个b他也不想做了,纯纯的陷阱了属于是。

        休息片刻,心血来潮。

        去看看【三四郎】吧。

        【四手钢琴部】的注册人及现任部长叫【三四郎】,在学生会的学生名录中却没有这号人。

        夏目漱石的粉丝吗?

        有点想当面对楼上这位钢琴王子道谢,毕竟有钢琴入梦的睡眠质量很棒。

        更希望他能像以前那样,多弹些现代音乐曲目,流行音乐钢琴版、或者弹马克西姆之类的都行,这样就不会干扰自己做恋爱咨询的事了。

        人已经走了,浅间观摩了半晌【四手钢琴部】的门牌,伸手到门牌后部,找到了钥匙。

        完全没有防范意识啊,不像恋爱咨询部,锁具都是花了大价钱更新了的,互开率低于亿分之一的进口锁具。

        虽然对泷岛没什么作用...这家伙没怎么花心思就能熟练掌握技能。

        浅间怀疑泷岛人畜无害的面具背后,说不定是国家秘密研发的新人类或者秘密培养的少年雇佣兵。

        打开了【四手钢琴部】的大门,偌大的40平部室,只有一架钢琴,一张软凳,一个花瓶。

        极简侘寂风吗?

        走进一看,青绿色花瓶中插着花,新西兰麻加白百合,日式插花主枝副枝的搭配手法。

        钢琴王子很有品位啊。

        雅马哈的钢琴,有点不符合浅间对于楼上钢琴王子的幻想,高低得整个斯坦威吧?

        没有留下指纹,软垫上轻微的凹陷不像是两个人坐出来的。

        打开钢琴盖,坐下来弹了一个e大调的哆来咪发唆。

        浅间曾无数次想象自己在完成幕后阴谋后,一个人在庭院静静弹贝多芬的月光。

        可惜练习钢琴太花时间了也太花钱了,以前是经济上支撑不了,现在时间上安排不过来。

        自己和虚空弹吉他的波奇没有区别,喜欢钢琴至少有30年,目前却连个小星星都弹不出。

        落日把钢琴镀了一层黄金,温柔的夏日晚风推不动似白日暑气蒸腾而成的暮云。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7点半,明天和这个【三四郎】打个招呼吧,以恋爱咨询部代理部长的身份。

        溜了溜了,回去买菜弄饭吃。

        刚刚关门将钥匙还回原处。

        忽然一声急切而紧张的话语,从文艺社团大楼后方庭院传来。

        “——请你和我交往吧,我已经无可救药的爱上你了,一条同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