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26. 戒指 报酬 红帽子

26. 戒指 报酬 红帽子

        金毛少女双手托腮撑在料理台上,

        富有青春气息的胴体弯出一个漂亮的曲线,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在料理台洗土豆的浅间。

        “礼物?明天不是我生日哦~”

        “谁说必须得生日才会有礼物啊?”

        “但是2月14日也已经过了哦!~”

        “谁会演人狗情未了啊?”

        “那阿水为什么会想送我礼物呢?难道说我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给阿水帮了大忙?”

        波奇凑近想抱住浅间胳膊,被浅间的一只手顶在厨房外。

        “差不多吧。你不是说自己无家可归了吗?算起来也在我这里待了超过10天了吧。

        嗯,以后把这里当做你的家也可以,一直到你找的真正的家为止。

        礼物,就算是庆祝正式入驻吧。”

        浅间的手从抓脸改为揉头发,继续说道:

        “你一个人待在家里也挺无聊的,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可不能就这样被白白浪费了。

        想要游戏机、健身器、飞盘、磨牙骨头尽管提出来...反正只要是能买的到的礼物,我都会给你买。”

        浅间一边用冷水搓土豆,一边给波奇解释着送礼物的想法。

        临时养一个大自己2岁的女儿,也算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吧。

        后面还得让波奇找個临时监护人,搞个合适的身份,上大学还是找工作让她自己考虑,哪怕是做tiktoker或者柔道教练也行。

        先自食其力,人格才会独立,不是吗?

        波奇愣住了。

        像东京神侍少女一样赖在浅间家的自己,忽然收到了永久居住权。

        感受到关怀的波奇,她眼中倒映的浅间,此刻正在发光。

        在她白日梦的尽头,浅间静水的身影,像一道将她叫醒,好好看这个世界的天光。

        浅间在波奇的世界里,是比太阳更重要的存在。

        东京6月的太阳早已落山,而晚上9点的浅间,帮自己晒去了所有的不值一提、所有的迷茫。

        心跳忽然变了节奏,住着一片湖的眼睛里,荡起涟漪。

        波奇忍住情绪,抬头嘻嘻笑了起来,试图让照亮她心底深处的光,也反射到男孩自己的心里。

        “阿水,你送我一个孩子吧~”

        “会生殖隔离的吧!”

        “那,一枚戒指?”

        “没听说狗可以当指环王。”

        波奇泪意消退,鼓起脸蛋。

        “阿水真是不爽快啊!不是伱问我想要什么礼物的吗?”

        少女又试图给浅间一个来自后背的死亡缠绕。

        浅间模仿赤木刚宪锤樱木花道的姿势,打出一发从天而降的拳法,却被她轻巧躲过。

        “哦,变得有力气了,锻炼还是有效果的,不是吗?”

        这就是狗发现线索的能力是人类的100万倍的真实实力吗?

        默默摘下□□□之星,又给出一拳。

        打在波奇脑袋上可以说不痛不痒。

        “咦!怎么气势和力气小多了,刚刚是爆种了吗,基因调整者阿水?”

        累了,继续做饭吧。

        “戒指真的不可以吗?你看,我不带手上,我把它当项链带怎么样?”

        波奇拿起手机向浅间展示instagram上把戒指当项链图片,继续纠缠。

        无视波奇索要戒指的行为,好不容易把她赶去洗澡,厨房总算清净了许多。

        浅间把洗好一部分的带皮小土豆直接放进蒸屉里,然后开始处理可乐饼的牛肉洋葱馅料。

        等土豆蒸好,一部分捣碎成泥,另一部分切成小块,准备做街头小吃——恩施香辣小土豆。

        捏成狗头形状的可乐饼和恩施小土豆做法比较简单,没一会就全部搞定。

        浅间把热气腾腾的可乐饼和小土豆放到垫着白色去油纸的餐盘上冷却。

        看了下时间,感觉还能做一道不是油炸的土豆料理。

        于是浅间掏出手机,查了一下法国国宝级厨师乔尔·卢布松的米其林牛奶黄油土豆泥做法,开始复刻。

        等波奇洗完澡出来后,三道菜已经全部上桌,浅间没有选择先吃,劳累过度的他准备再歇一会。

        两人在10点钟开始了晚饭。

        “最近吃饭越来越晚了,你好歹泡个面吃啊,总等我回家吃晚饭,真的不怕饿出胃病吗?”

        “没关系哦~只有阿水弄得饭才叫真的饭~”

        波奇对于挤上千岛酱的狗头可乐饼非常喜欢,每块可乐饼她都会先把狗耳朵吃掉。

        “还是要学学厨艺自己弄啊,在家饿死了我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阿水弄的饭,我吃一辈子也可以哦~”

        想到什么,浅间把今天在便利店取的钱,抽出20张谕吉递给波奇。

        “平时没事别老宅在家,出去晃一晃也行,饿了就去便利店买些熟食吃。”

        “可是波奇的意义,不就是要看家的吗?”

        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狗了,可是我的技能栏里没有pua这项技能啊?

        “先把钱接住,我递得手不酸啊!”

        “哦~~~”

        饭毕,收拾好碗筷和厨房卫生,浅间坐在书桌边,开始做最后的复习冲刺。

        “什么礼物好呢~什么礼物好呢~~”

        波奇洗完澡穿上运动短裤,趴在床上刷手机,一手托腮,整个人左摇右晃,两只纤长雪白的小腿带着脚丫一翘一翘的。

        浅间则是拿着英语单词卡,对照默写着相关课文。

        比起给学习小组的押题卷,浅间所复习的内容是押题卷内容的三倍左右。

        英和的月测比一般高中的考试难得多。

        不少补习班甚至会花钱买英和的月测题,把英和的考试内容当做全国统考内容的风向标。

        600人里面只拿到66位的浅间,虽然并不会幻想自己一步登天,一次性超越泷岛或者有马,但是总要前进几名啊。

        他可不认为,在他前面的65名全是怪物。

        总有一天,浅间静水将登上英和学神的宝座。

        慢着,浅间你在干嘛?树这种flag?

        你上辈子又不是什么高智商动物,这辈子又没有基因突变?你凭什么小瞧在你前面的同学?

        有个破系统就开始狂妄了吗?也不看看自己还剩多少积分?

        自己努力不就够了吗?重要的是进步,而不是名次,不是吗?

        吾日三省吾身。

        陷入自我厌恶的浅间,更加投入的开始了复习大业。

        等自己回过神,想去续一杯热茶时。

        波奇细细的呼吸声传来,这家伙又看手机看睡着了。

        默默给她拉上被子,把露出的肚子和大腿全部盖住。

        看了一下时间,12点半,已经6月15日了啊。

        不知不觉,这个月已经过了一半了,浅间想起了白天近卫的任务。

        攻略一条家的大小姐吗?

        ...

        ...

        ...

        和上辈子的高中生涯完全不一样。

        这辈子浅间睡得懒觉真不多,有时候甚至会像今天一样,在闹钟响起来之前醒来。

        5点半,大脑就已经没了睡意。

        和那些被人生烦恼催促醒来的中年人没什么两样。

        身体还是很酸软,浅间真希望这不是疲惫,而是自己要长高了的信号。

        虽然175左右是目前日本女高中生选择男朋友的最佳好球区,但是靠呆毛才180的浅间,希望能够借假修真,不知不觉真长到呆毛所达到的高度。

        做好早餐午餐,浅间把波奇揉醒,两人一起洗漱,吃早饭。

        电视上新闻播轮播着日本首相出席g7安全峰会、俄乌战争最新进展、日系汽车今年一季度销量下降、苹果日本再次补交消费税等新闻。

        “唔...战争真可怕。”

        波奇往嘴里塞着土豆泥和蔬菜沙拉。

        浅间早上做的是肯德基风味的奶油黑椒土豆泥。

        “不得不发生战争的世界更可怕吧。”

        “如果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怎么办?”

        “比起担心这个,我宁愿多背几个单词。”

        然后浅间拿出笔记本,翻到摘抄1965年索尔·勒维特写给爱娃·海瑟信件的那一页,开始记忆那经典的50个现在进行时态的动词。

        struggling,    grasping,    confusing,

        挣扎、抓牢、困惑

        itching,    scratching,    mumbling,

        渴望、抓挠、嘟囔

        bumbling,    grumbling,    humbling..

        马虎、抱怨、挫折...

        “阿水,你在唱什么rap啊?”

        “...”

        有时候,沟通成本会大到宁愿被曲解也不想去解释。

        ...

        ...

        ...

        从公寓出门,打了个哈欠,浅间慢慢悠悠散步穿过清晨宁静的街道。

        天气渐渐炎热,走着走着有些微汗,感觉袜子配皮靴有点闷了,下个月穿凉鞋上学吧。

        真想来一场带着大风的雨啊,5月下旬雨季的紫阳花就很好看。

        但是这个季节的每一场雨,都代表着更加炎热的天气即将到来。

        7点10分走进校门,本来这个时候应该没多少人的。

        a栋教学楼一楼的公告栏前,却聚集了一大群人。

        凑上前一看,居然是一张学生会出的巨幅海报,占据了公告栏差不多四分之一的位置。

        【英和学院本学期期中优秀社团名单公布

        棒球部

        田径部

        现代文学部

        吹奏部

        异常人类研究部

        埃隆马斯克研究社

        神秘学及克苏鲁桌游俱乐部

        恋爱咨询部

        侍奉部

        睡大街野营同好会

        以上社团将获得学校及学生会批准的学期额外社团预算及奖励金。

        具体奖励学生会将派遣专员对接发放。

        ——东洋英和学院学生会】

        优秀社团一般是学年结束前评选,200年校史的英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期中评选。

        这一下子把恋爱咨询部顶到了台前。

        学生总人数2000人不到的英和学院,每年正常运营的社团大概有200个左右。

        特立独行的单人成团,毕业取缔的社团大概占一半。

        浅间从未想过自己的社团会以这种公告形式出名。

        学校论坛对于这次优秀社团的讨论热度在不断上升。

        还好有几个一看名字就很离谱的社团帮忙吸引火力,

        不然,成为【不为人知但又无所不在的配角】,这份趣味就要消失了。

        这也在你的计划之内吗?小动作不断的近卫千代?

        【joker-浅间静水】的威慑力,一定是起了作用的,但为什么感觉这近卫还在作死边缘反复试探?

        浅间想着是不是再过两天,【临时爆发】技能冷却好了,给近卫千代来一发狠的,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年a班的门口。

        走进教室,已经有6-7个人,大部分人在温书,卷还是a班卷啊。

        樱木老师打鸡血还是有作用的。

        间岛和二见在靠窗角落聊着天。

        这两个人也起得真早,特别是间岛,从荒川过来,怕不是六点半就出门了。

        三人视线交汇,浅间做了一个最低幅度的点头挥手,算打招呼。

        间岛却向自己走来。

        “浅间,那个,昨天和近卫同学换组的事,她给我报酬了。”

        “挺好的啊。”

        间岛有些犹豫,脸色微红,凑到浅间耳边小声说道:

        “她说报酬是你,要我找你要...”

        这是什么离谱操作。

        仗着间岛不敢找近卫家麻烦吗?

        这近卫家,太小家子气了,连十神春马的脚丫子都比不上。

        要不要再过两天,给近卫千代一发狠的。

        诶,这句话刚刚是不是说过了?

        不行,这个是近卫的心理战,就是让自己心态失衡。

        能力一定要被动展现,不然被发现出技能冷却时间就完蛋了。

        用昨天卖茶的40万円利润安慰了一下自己。

        纪伯伦说过,一个伟大的人有两颗心,一颗用来流血,一颗用来宽容。

        还是算了。

        “昨天近卫确实来找我了,大概是因为我是组长,给了我一句感谢。需要我直接找她要报酬吗?”

        “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周末有些可惜。”

        “那就没关系,报酬我们本来也不想要。属于整个组的报酬,我们三个人用也说不过去。

        反正我最近赚了点钱,周末料理教室的食材品质没问题的,周六一早去周边市场逛逛。”

        二见这个时候也走到旁边,笑着说。

        “周末我和秦老板请假了,我们三人一起去筑地市场吧~”

        还没有请假的二见,绝不同意间岛和浅间二人独处。

        间岛感兴趣的却是浅间说的赚钱。

        “浅间你自己在打工吗?”

        “没有,做点和海淘相关的小生意。主打渠道和信息差。”

        浅间发现二见间岛两位美少女的眼睛都是亮闪闪的,于是向她们说明着,如何拉通中国工厂生产和美国互联网订单,通过上架虚拟货物获得订单,通过订单预定生产,再以最便宜的物流从中国弄到美国,赚一笔小钱。

        这个就是太费时间,浅间第一学年的100万円学杂费,大部分就是这样赚来的。

        看间岛有些意动,浅间补充道:

        “虽然要耗很多时间,但是比起心理健康咨询还是要轻松一点。不落下功课情况下,一个月努努力,赚个20万是没问题的。前提是中文和英文都不错。”

        一听到需要中文,间岛的心又沉了下来。

        浅间看间岛表情,继续补充道:

        “周末有空的话,料理课和中文课一起上吧,争取早日上手,成为经济独立的高中生。”

        班上的人越来越多,离开前间岛还记得给浅间打掩护,说到:“钱的事情不用着急,慢慢还。”

        和二见回到自己的座位,并和另外几个女生聊起天来。

        一般来说,天然而真实的性格会受到欢迎,但太过直率会增加别人的交往压力。

        所以高中朋友很多的人,基本都是逢场作戏的伪装高手。

        间岛的社交能力比二见高出很多,一方面是本身有着察言观色、倾听吹捧的能力,另一方面是学费的事,让她对同班同学有着谢意和好感。

        不到一周时间,间岛便受到了a班绝大部分人的欢迎。

        以至于迟迟融不进女生圈子的二见,也被间岛带进了班级社交圈。

        一如既往地普通高中日常,今天的不死川身边也围绕着一群女孩子,讨论着恋爱占卜的事情。

        不死川虽然还是一样和大家打成一片,开朗地大笑。

        但是她头上多出了一顶红色鸭舌帽,浅间记得这只印有交错猎枪的帽子,正是那场live上的不死川所戴着的那顶。

        如今红帽子状态的不死川,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气息。

        看会儿书吧。

        浅间打开世界史,翻到后面讲亚洲及中国的部分,看到唐朝兵败大食,唐朝由盛转衰,西域局势糜烂。

        这天宝十年的怛罗斯之战不应该是大食惨胜,西域依然还在唐朝统治范围内吗?

        背后被一双柔软的手轻拍了2下。

        回头,是刚刚注目的那顶红帽子。

        “小静罗伯特君~”

        浅间记得没错的话,这是不死川第一次在晨会前和自己搭讪。

        “是不死川啊。”

        “我昨天投了你一票哦,没有胜利有点可惜呢。”

        说的是料理对决的事情啊,原来你就是我那8位好兄弟之一吗?

        “谢谢了。”

        正当不死川还想对自己说些什么时,卫宫白站在浅间的桌子边,对着不死川说到:

        “不死川小姐,可以从我的位置上离开吗?”

        从卫宫阴阳怪气的声音里,浅间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这两个人一定有故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