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22. 转班生 与 转校生

22. 转班生 与 转校生

        技术的进步,加大了信息不安全的杠杆。

        在权力面前,个人的情报是一丝不挂的。

        深夜2点半,独自跪坐在家中道馆的近卫千代,默默地望着手中的所有信息。

        幼儿园时期的神童,小学到初中时期的书呆子,高中时期的路人...

        浅间静水的人生轨迹和几个小时前的那个人,被完全割裂开来。

        从平平无奇,到辉煌耀人,

        从体力白痴,到格斗宗师,

        从不喜争斗,到拿手枪500米内杀人如宰鸡,

        从没有朋友,到他背后至今未浮出水面的组织...

        纸面上的一切,竟然都是他高明的伪装,

        他所藏匿的信息,如宇宙深处一样不可触及。

        纵观他的人际圈,

        大辉和平、驹场光树、二条玲奈、出云凯特娅、二见月海、间岛麻衣...

        从这些人的信息流里构筑出来的浅间静水,

        是一個博识的、温柔的、多管闲事的、极善的灵魂。

        学校老师和学生嘴里的浅间,又是一个套在极端平庸面具之下的人。

        善良健谈的浅间静水,平庸孤僻的浅间静水,

        这和疯癫如小丑、杀戮如死神的浅间静水,成为了三道平行线。

        黑色的浅间静水、白色的浅间静水、灰色的浅间静水...

        灰色的浅间静水、白色的浅间静水、黑色的浅间静水...

        从一张穿着阿迪气喘吁吁晨跑,扮怂扮丑的浅间照片里,

        倒映着自己所直面的那个矛盾的、分裂的、极端的、疯狂的灵魂,

        明明看起来就是一滩浅水,踏足进去,才发现是深渊。

        近卫千代毫无睡意。

        她望着前方20多个横式刀架上,一把把刀柄向左,刀刃向上的名刀。

        感觉一阵空虚。

        近卫千代闭上眼睛,揣紧手上的文件。

        比起宠物,她更渴望一把替她斩开沉闷世界的武器。

        想要,平静的生活...吗?

        ...

        ...

        ...

        用一顿夜宵安抚了想为自己出头的波奇。

        趁波奇睡觉时,浅间优先处理了手枪问题,接着把被弄脏的衣服洗好烘干。

        在电脑前传输今天拍摄的材料,设置如果每个周一不发送验证码确认,材料就会在全世界全网公开的程序。

        洗完澡躺在沙发上,发呆了十几分钟。

        随后浅间给驹场发了个信息,想让他给自己的设备及软件都加个密,国家级的那种。过段时间再支援一下多账户转账和境外比特币交易的事。

        半个小时后,得到驹场“7月再说”的答复。

        “王国之泪”的进度比朋友的命重要是吧?

        浅间摇了摇头,和近卫的事情,他不想让驹场参与过多,也没有解释什么。

        等比特币到了,像氪金游戏一样,直接对驹场使用钞能力跳过等待时间就行。

        浅间可不会觉得,麻烦已经结束。

        相反,接下来的日子,都要做好迎接暴风雨的准备。

        尽管,威胁手段和补偿条件,近卫全盘接受了,

        但把浅间换到近卫的角度,意外事故、栽赃陷害、恐怖袭击...

        浅间自己都有十几种不沾因果搞死自己的方法。

        寄希望于敌人的仁慈和软弱就太天真了。

        如果给他一个一击必杀敌人的机会,他是不会放过的。

        敌人死了,威胁才不复存在。

        还好自己给自己套上了有朋友、有组织的皮。

        就像他们无法查到自己如何拥有如此枪术一样,不存在的朋友和组织,也会让他们有所忌惮吧。

        理性和逻辑是一方面,但把柄和威慑,在疯子面前是不成立的。

        从近距离和近卫接触的第一眼,他就能感觉到,近卫千代的疯狂。

        那种奇怪的异质感,不亚于当年幼儿园的自己给大家的感觉。

        不得不和这种人打交道,这就是作为站在主角背后的配角的命运吗?

        有马,原来你是那种会把伙伴的气运给献祭掉,换取自己幸福的那种男主吗?

        这就是真实的东京难度吗?

        东京真可怕!天气之子诚不欺我!

        浅间揉了揉两条发酸的腿,后面的路怎么走,只能见招拆招了。

        第二天早起,浑身酸痛的浅间开始准备早午餐。

        闻着香味起床的波奇,悄悄从背后抱住了浅间。

        “昨天的事,阿水真的没问题吗?”

        然后被浅间用木勺柄敲了头。

        “一边去,别把狗毛掉进锅里了。”

        波奇装模作样地捂住头,放心地笑了起来,看来人没事。

        “阿水,不应该跑完步再弄早餐吗?吃完早餐跑步很容易吐哦。”

        “不了,这段时间应该都不会跑步了。”

        “诶~~~?阿水你不锻炼了吗?”

        “嗯。坦然接受自己的缺点,也不是坏事。”

        “那前面的锻炼会白白浪费哦。”

        “没关系,我是不会被沉没成本绑架的人。等下波奇你自己跑吧,我散散步就行。”

        “诶~~~没有阿水一起跑,实在太无聊了。”

        波奇懒懒地向后一躺,在床上轻弹两下,抱着枕头打起滚来。

        如果危机不解除,锻炼这辈子都是不会锻炼的。

        【身心俱悉】称号带来的【临时爆发】作为自己的唯一底牌,如果因为锻炼不小心上升了一点体力,打破了6666的属性平衡,他将无力面对像昨天一样的情况。

        “波奇,你有什么喜欢吃的东西吗?”

        浅间做好味增汤、马苏里拉芝士海苔玉子烧、葱烧鱿鱼、香煎味噌三文鱼排这些早餐后,心血来潮地问起波奇午餐想吃什么。

        “阿水做的所有东西,都喜欢吃哦~”

        “知道了,中午就吃砷拌沙拉、氰化钾杏仁豆腐、铊风味炖菜、钋210炸鸡排。”

        “日本版绝命毒师吗你?!”

        “区区波奇,化学成绩不错嘛!”

        “常识啦常识!不过,如果这些料理阿水和我一起吃,我也觉得没问题哦。”

        “我没有吃狗粮的兴趣,你自己吃就行了...哎!在厨房,别动手!喂!我错了!”

        正如波奇赏了她七个地板技,浅间也给波奇弄了足足七个菜式,等到全部弄完,已经快8点了。

        把课本和习题集装进书包,打好领带,穿好皮鞋,准备上学。

        浅间觉得,只有自己表现越正常,才会显得越不把近卫家当个数,这样近卫才会越忌惮。

        那么,就将“配角浅间静水”和“大老师”扮演到底吧。

        “波奇。”

        “怎么了阿水?”

        “好好看家。”

        拿着拖把打扫房间的波奇停下动作,回了浅间一个比阳光还要暖的笑容。

        “等伱回来~”

        ...

        ...

        ...

        晨会前,女生们以不死川为圆心开展着热闹的女孩子话题。

        “如果选择男朋友,你们最重要的三个标准是什么?”

        “个人卫生ok、然后要温柔,第三是笑点要一样~”

        “长的高,手指要修长好看,最后是有包容心吧~”

        “伊万理呢?”

        “第一,永远不会出轨,第二,永远有上进心,第三,永远是正义的伙伴!”

        “哈哈哈,第三个太奇怪了吧~”

        “那理世酱的男友有什么标准呢?”

        “嗯...首先有实力但不爱出风头,其次,要像机器人一样有趣。”

        ......总感觉这导向有点奇怪......

        “第三,必须是一个帅哥。”

        “不愧是理世酱呢~”

        “第三其实是必须的隐藏条件吧~”

        “对啊对啊,不是帅哥的话,真的不行呢!”

        好吧,没事了...

        浅间静水,你这该死的自我意识!给我用心扮演路人角色啊!

        班主任樱木这个时候走进教室,开始整顿纪律,让大家回到自己座位上。

        “今天我们班要迎来两位新同学,近卫同学、卫宫同学请进来吧。”

        看到进场两人,整个1年a班鸦雀无声。

        左脸上带着纱布,刘海遮住前额的近卫千代,脑袋和胳膊上缠着绷带的卫宫白,像提前庆祝万圣节的coser,走进教室。

        “大家早上好,我是原1年c班的近卫千代,这次加入a班,希望能和在座各位友好相处,请多多指教。”

        “大家贵安,我是原圣华女子学园的卫宫白,同时也是千代大人的女仆,很高兴能和大家成为同学,请多多指教。”

        两人的自我介绍,就像一滴冰水掉入油锅中,整个a班都炸了起来。

        “英和的女王大人来我们班了!”

        “有马,一定是吧,不会错了,她是为了有马来的。”

        “看到姐姐大人脸上的伤了吗?一定是违抗了家主命令的代价吧。姐姐大人太有勇气了!”

        “不愧是摄五家之首,近卫家家教真严厉啊。自由恋爱真的不被允许吗?”

        “还把女仆一起带过来,近卫家大小姐这是孤注一掷了吗?”

        学院的冰女王并未理会这些杂音,用似笑非笑地表情环顾教室,似乎是在1年a班教室里寻找着什么。

        樱木再一次出手整顿纪律。

        “安静一下,本周是月测周,距离考试只剩2天时间,希望大家抓紧时间,夯实基础,考出自己的实力来!”

        “鉴于近卫同学和卫宫同学的成绩都非常优异,遵循她们的意见,两位稍后会自主选择学习小组,让我们a班一起互帮互助,共同向前吧!”

        打气完成,樱木看着近卫,用手指向教室的最后排两个空位。

        “近卫同学、卫宫同学,待会你们就坐那边的空位吧。”

        在确认了和浅间有联系的几人的位置后,近卫终于找到了目标,对着樱木点了点头,和卫宫说了几句,她便径直走到离有马只有2个位置距离的后排空位,静静地坐下来。

        一个破凳子硬是坐出了铁王座的感觉。

        而头部还缠绕着绷带的卫宫,施施然走到了浅间身旁,对着浅间身后的堀北说到:

        “这位同学,可以和我换个位置吗?”

        堀北第一次被这样的美人拜托,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拒绝。转念一想,换位置居然可以和英和的冰女王大人坐一起,岂不是赚翻。

        马上连连点头,迅速把座位清空,乐呵呵地坐到后面去。

        近卫和卫宫两人的入座,让一年a班进入了持续不断的窃窃私语中。

        上第一节课的生物老师进教室,整个氛围也没有什么改变。

        “虽然不知道千代大人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是,我是不会让你这个危险的家伙靠近千代大人的!”

        卫宫白在身后,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对着浅间低声到。

        装作没听到吧。

        浅间认真地听着老师分析碳基生物和幻想中的硅基生物的区别,并听这个老头聊起了按照布雷莫曼极限和贝肯斯坦上限逻辑,碳基生物的信息处理速率和记忆容量是极为有限的,因此,想打破人类的智力上限,必须得机械飞升。

        最近生物老师特别热衷于聊人工智能、ai生物、机械生命方面的内容,上节课才讨论“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这个话题,这节课又开始说碳基生命形式,是人类的童年。

        原子笔在手间旋转着,忽然板凳被人踹了一下,微妙的平衡失效,笔从拇指第二关节掉落到笔记本上。

        身后卫宫白那压低的声音又传过来。

        “潜伏在这个学校,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潜伏?什么玩意?我虽然平平无奇,但我觉得还是能帅过红雷。

        浅间没有理会后面的家伙,拿起笔,继续记着笔记。

        装耳聋吗!?

        如果不是昨天的事,她卫宫白可能真的要被眼前这位认真学习好学生给骗过去了。

        在卫宫白搜集的资料里,浅间静水会武术、会中文,很难不去联想他会不会是对岸国家的特殊公务员。

        近卫大人动用了大关系,却没能从警察厅、防卫厅、移民厅的情报系统收获一锤定音的信息。

        昨天的她虽然败了,但不代表今天的她就会害怕。

        比起这个男人折辱自己,千代大人脸上的,额上的伤痕,更使她羞耻,让她自责,令她愤怒。

        下课铃声一响,教室的前排区域好像产生了真空一样,a班的人都骚动起来,往教室后排涌动。

        团团围在近卫千代的座位边,向英和学院最高贵之人近卫千代示好。

        “近卫大人,学习小组的话,来我们组可以吗?”

        “近卫大人,来我们组吧~我们组男生少~”

        “姐姐大人,来我们组吧,我们组不会拖您后腿的!”

        “你们啊!别吵到近卫大人了!近卫大人,可以加一下line好友吗?”

        卫宫白见状,赶忙挤进人群充当近卫的发言人,一一回答大家的问题。

        还好没有谁那么ky,把脸上受伤和有马的事情拿出来说事,现场没有失控。

        “c班的人听说近卫大人转到我们班,都变得失魂落魄起来了呢!”

        “现在说a班是全校最强班,应该没反驳的人了吧!”

        “近卫、有马、御行院、不死川、二见、间岛、卫宫、深泽,论颜值我们班也是最强的哦!”

        听着这些讨论,浅间一阵无语。

        这种形态的集体荣誉感,挺让人失智的。

        忽然,吵吵闹闹的班级又静了下来,有一种上辈子被窗外教导主任标记的寒冷感。

        浅间回头,发现近卫带着卫宫向自己走来。

        近卫千代还是冷冰冰的表情,用读起来是疑问句,听起来是祈使句的语气,对着浅间说道。

        “浅间同学,卫宫想加入你的学习小组,可以吗?”

        似乎a班的所有人,视线都集中在了这个平时连正眼都不会瞧一眼的同学身上。

        存在感稀薄的浅间静水,昨天被二见和间岛找上,今天近卫大小姐和女仆卫宫又找他搭话,他是最近把命献祭给了结缘神吗?桃花运这么旺的?

        当所有人下意识得出浅间即将给出的答案时。

        浅间面无表情地往近卫脸上看了一眼:

        “我拒绝。”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