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20. 水与冰与冰刀

20. 水与冰与冰刀

        朗达·拜恩在《力量》一书中写到:

        “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个磁场环绕,无论你在何处,磁场都会跟着你,而你的磁场也吸引着和磁场相同的人和事。”

        相同气质的人,会相互吸引。

        不出所料。两人接受了浅间的建议,互换了line,互关了推特,决定从普通朋友做起。

        三人没有迟到,恰好在生物老师走进教室前,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场风波,被擅长撒谎的间岛,以三角债关系对付过去。

        这个说法得到了大部分吃瓜群众的认可,毕竟还有【有马和近卫】这样的全校级大瓜要吃。

        除了会读点书,毫无魅力可言的浅间,实在不像一個能获得班上两位冰美人青睐的家伙。

        中午午休时间,二见和间岛远远跟着浅间,浅间也没拦着。

        就这样,三人陆陆续续到达a栋教学楼天台。

        “学校的天台不锁起来吗?”

        第一次上英和学院天台的间岛问道。

        从站在天台上的第一秒开始,间岛就觉得这实在是个自杀的好位置。

        “一来是围栏足够高,其次是有摄像头监控,只要不在天台做一些出格的事,是没有问题的。”

        东京的空气像洗过一样,能见度很高,二见用手掌遮住额头,向远方眺望。

        “真是一个好天气呢。”

        在天台阴凉处,二见拿出一块野餐垫铺在了天台水泥地上,三人席地而坐。

        “就是稍微有点热,连墙壁都是暖的。”

        野餐垫大概就2平方米,浅间侧身靠墙坐在野餐垫边缘端,让视线远离女同学们的绝对领域。

        “浅间君坐近一点也没问题哦。”

        二见一边拿出便当,一边笑着说。

        二见拿出的是上次没吃完的普罗旺斯炖菜加米饭。

        喂喂,没问题吗?外挂大人?隔夜菜只有那些料理废人才会吃吧!

        “二见同学,你的料理能力好厉害啊!便当看起来很好吃!”

        间岛发出惊呼。

        “这是浅间君给我做的哦。”

        二见得意地微微一笑。

        间岛脑袋一时有点短路,浅间是怎么一大早去你家准备午饭的?

        “那间岛同学的便当是怎样的呢?”

        二见有些好奇,看起来优雅沉静的间岛,午饭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间岛有些羞耻的打开饭盒。

        2个海苔包饭团,然后全是煎得颜色深浅不一的厚蛋烧。

        看起来独立的生活并没有磨练出惊人的厨艺。

        这下子,两位女孩的目光转移到了浅间的饭盒中。

        金黄色的凤尾虾天妇罗、炸鸡块、猪肉白菜煎饺。

        深色的炸脆肠、黑椒煎牛肉饼。

        白色的自制泡椒萝卜、奶油蘑菇香煎鸡胸肉。

        井然有序地排列在方形的午餐盒中。

        七道菜式在两位女孩眼中,似乎已经召唤出了会发光的神龙。

        “为了这顿豪华的午餐,你该不会破产了吧。天天这么吃,一定会破产的吧。”

        间岛在一旁喃喃自语。

        “浅间君的便当,好想尝一尝...”

        二见顿时觉得手里的普罗旺斯炖菜不香了。

        看了一眼她们手中的便当,浅间默默把便当盒推过去,

        “作为第一天成为朋友的仪式,便当,我们交换着吃吧。”

        二位女孩在各自尝了浅间便当的一个菜式后,毫不犹豫地交出了自己的便当。

        不知道二见她们饱没饱,总之浅间是吃撑了。

        “浅间,可以教我料理吗?这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技能。”

        间岛鼓起勇气,拜托这个只花了4天时间让自己好感度逆转飘红的男孩教自己料理。

        考虑到间岛家的距离,又看了一眼二见,浅间答道:

        “要教也没问题,二见伱要学吗?教学地点就定在你家。”

        比起学校家政教室或者自己家,二见家的厨房明显要豪华很多。

        能做的料理种类也指数级增加。

        “没问题哦,如果太晚的话,间岛同学就直接住我家吧。”

        二见非常痛快地答应了。

        虽然二见心里知道,这样会减少她和浅间的二人世界时间。

        但不知怎的,特别是今天。

        二见发现自己很难拒绝浅间的请求和安排了。无论是这次离奇的交友体验,还是三人料理教室的事。

        她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在任何方面,去迎合、去满足浅间的愿望。

        也许这样,才会让心里的亏欠感平衡一点。

        当初救自己一命的事情,恐怕他早就不记得了吧,在浅间眼里,救人或许真就只是举手之劳。

        她把这个秘密藏到心底。

        她不想让浅间觉得自己是因为感恩才与他亲近。

        她想要在两人更亲密时,把这件事当做甜蜜的谈资,一同分享。

        “二见,昨天忘了问,周末两天的打工体验怎样。”

        浅间拿出试卷,随口问道。

        “很顺利哦,多亏浅间君,秦老板夫妇对我非常照顾。”

        “二见同学的打工地点,浅间也知道吗?”间岛好奇问道。

        “就是浅间君给我找的工作哦。在中餐厅当看板娘,时薪1800哦!”

        果然,正经工作,一天根本赚不到多少钱,间岛心里想。

        “间岛同学又是在做什么工作呢?”

        “我...”

        正当间岛纠结对高中生涯中第一个女性朋友,到底是坦白还是说谎时。

        浅间替她说明了:“间岛私下在做心理健康咨询的工作。”

        “哇!这是高中生可以做的吗?这不和高中生名侦探一样帅气了吗?”

        间岛看了浅间一眼,强行微笑着说:“只是边做边学而已。”

        “不是很厉害吗?间岛同学和浅间君都像大人一样成熟呢。”

        浅间终止了两位女孩的话题。

        “开始做题吧。”

        东京6月的凯风快晴,终将让冰川溶解。

        最终,三人的料理教室时间定在了周末下午6点到8点。

        ...

        ...

        ...

        学习会后,深泽继续纠缠御行院,并准备今天给御行院放送一些福利。

        二见赶去打工了。

        浅间则是在恋爱咨询部浅间,迎接了一位新客人。

        周防介绍的朋友,1年t班的天崎春辉。

        古典文艺部的部员,喜欢看书,长相平凡到和浅间不相上下。

        但是作为天崎商社的少爷,钞能力却是浅间的十几倍。

        目标是一年s班的广濑樱良,一个同样在古典文艺部,亚麻色齐耳短发配一条长及腰间辫子的女孩。

        “意识到的时候,发现目光总是追着她。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一想到她,心就会扑通扑通地跳。

        想和她说话,想和她靠近。

        想接触她,想抱紧她,想和她没有一点间隙*的相处。”

        *注:日语隙与喜欢发音相同

        没有一点喜欢,却想做到这种地步,这不是变态发言吗?

        “你之前有采取过哪些行动呢?”

        天崎拿出一沓照片,全都是广濑的照片,体育课、放学、周末逛街...

        甚至有一张照片,拍到了广濑的底裤。

        浅间看到之后,没有再往下看下去。

        “我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她,上学放学也在她后面守望她。

        还花了大价钱找新闻部替我摄影。”

        完完全全的跟踪狂啊,新闻部好像有钱啥都肯干?

        嗯,校园也不是什么法外之地,待会就拿这些证据拨打110,把这两波人绳之以法。

        “我没有勇气正面和她说话,但我觉得这种距离的相处也很好。

        她在社团长桌的西北角,我在长桌的东南端。

        她看耽美,我看百合。她给小花浇水,我拿拖把擦地。

        我们默契地享受着这片小天地。

        只是,就在前天,我看见她和他们同班男生一起约会了...

        他有着我没有的帅气、肌肉和朝气。

        我意识到,如果我再不做些什么,我将永远失去广濑酱了!”

        你现在也没拥有过啊!

        “实力不允许的条件下,想要逆转,就只能依靠阴谋了。那个男生,绝对不能原谅...大老师,我想拜托你...”

        浅间没等他说完话,沉着脸,走向天崎。

        “啪。”

        一个巴掌打到天崎脸上。

        “大老师你!”

        事出突然的一巴掌,把天崎都打蒙了。

        谁刚刚讲的?客户不是上帝吗!?

        “疼痛吗?生气吗?不解吗?”

        有情绪反应,证明你还不是那么无可救药。

        天崎同学,首先想和你说,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在恋爱的世界里,全都是该丢进垃圾桶的东西!

        动物都懂得在异性面前如何展现自我。你只有更加了解自己,才能靠努力接近自己想要的东西。

        人类的舌头不可能舔到自己手肘,就算从小练习也无法实现。

        像变态一样远远守候100年,你和她的距离也不会因此缩短1厘米。

        什么叫他有我没有?

        锻炼自己,无意识地想要朝好男人的方向前进。

        想让她笑,你背了100个推特上面的段子,

        想让她在运动祭多看你一眼,你为此付出了2周练习接力跑姿势,

        想在修学旅行中,帅气地为她将沉重的行李搬上行李架,你在健身房待了100天。

        如果她喜欢,就带上金帽子为她蹦得高高的。

        如果她乐意,就拿根红绳子把她系得紧紧的。

        记住,爱是一种可以锻炼的能力,而不是天分。

        如果爱不能让自己变优秀,那就不是爱,

        如果爱不能让自己有去改变的勇气,那你就不配爱,懂了吗!?天崎!!!”

        浅间扮演着一位恨铁不成钢的父亲,痛斥着可能有m加犯罪倾向的天崎。

        “我...可我只是一个长相平凡、成绩一般、运动差,喜欢看百合还有女生恋爱漫画的人...我真的可以...让广濑酱的目光注视着我吗?”

        浅间叹了一口气,拉上窗帘,按下按钮,左侧书架上方垂下一道幕布,右侧高清投影仪也被打开。

        “天崎,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如果没亲身尝试,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极限在哪里!”

        电影中教练格兰特不停地呼喊,男孩蒙着眼,背着队友在地面艰难爬行,最终创造奇迹的画面在天崎的脑海里不断冲击着。

        用《面对巨人》著名片段,传销组织必备课程,对付一个当代高中生,其实也还差把火。

        浅间心中叹了口气,关掉投影,用手电筒照着天崎的脸,将刚刚天崎亲手交给自己的照片敲了敲他的头。

        又冷着脸弯下腰,凑近天崎的耳朵旁,低语着:

        “懦弱是要付出代价的,天崎。如果你一周内没有按照我的方式采取行动,你偷拍广濑的事情,全东京都将知道。

        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不想变成全日本又一个知名变态,不想让你的父母被身边的人耻笑,不想让你的朋友用鄙视的眼神离你而去,不想你一辈子背负着变态的名声,看着广濑和别人结婚生小孩的话。你只能成功,知道吗!”

        “对...对,我不想被当做变态...我不想广濑被她的同学带去酒店...我,不想失败...”

        “放屁!跟着我说!只能成功,一定成功!”

        “只...只能成功,一...一定成功......”

        “好!天崎!拿上这份计划,上面清单上的东西找我买就行。

        好好地改造自己,好好地面对广濑,我相信你,天崎你,一定能成功!”

        “大老师,谢谢你,大老师。”

        单纯又愚蠢的男孩,抹着不知是感动、害怕还是委屈的眼泪,跑出了恋爱咨询部。

        当个父亲也挺难的。

        恋爱和教育一样,都需要因材施教。

        纠正恋爱观,扑灭不正常的火苗,天崎或许只用改变一点点,就能得到广濑的青睐。

        毕竟,今天又没有触发系统恋爱任务。

        也就是说,天崎的恋爱咨询,在系统眼里不过是没有经验的灰名怪而已。

        今天还要和大岛与中村确认一下进度,浅间想了想,和波奇发了一条短信。

        “今天晚点回。”

        ...

        ...

        ...

        学生会大楼是一栋有着英国白金汉宫建筑外形的2层建筑。

        在行政楼、礼堂这条中轴线上,与教师办公楼一左一右相对矗立着。

        虽然没有教室办公楼高,却显得更加严肃宏伟。

        此时的学生会干部们都已回家,唯有英和学院的无冕之王,近卫千代一人,还待在会长办公室。

        事实上,学生会长早已经将所有权力下放给近卫千代。

        但应近卫的要求,又把大量的会长工作交给了有马吉彦,更对外宣传有马是自己的接班人。

        近卫千代看着窗外的暮色降临,一个人静静地擦拭着潋滟如水光的剑刃。

        “咚咚咚...”

        “请进。”

        近卫的声音并不算清冷,但上位者的魄力,依旧让卫宫家的次女卫宫白一阵心悸。

        “千代大人,已经查清楚了,最近请黑客调查你隐私资料、怂恿二条家的宣传你和有马吉彦恋情、介绍陌生女子给有马吉彦的是同一批,或者说同一个人。”

        “谁?”

        “浅间静水。”

        “没听说过。”

        “这个人是藤原家那位找来顶替做学校恋爱咨询工作的庶民。理事长曾经提过,冲绳坂上家和小林议员家的议亲之事,就是这个浅间间接促成的。为此还了却了首相的一桩心病。首相私下对理事长夸过这个浅间——稳定国土之功,不下于能臣。”

        “把他处理掉。”

        “是,千代大人。”

        “就在今晚。”

        “是。”

        冰美人将霜刃向前轻挥,保持了数秒残心,缓缓将名刀收入鞘中。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