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16. 长梦 深吻 与偶遇

16. 长梦 深吻 与偶遇

        本来想买项圈,结果又去挑了半天项链。

        问店员有没有可以安装定位的项链,然后大失所望。

        最终,浅间用15万円给波奇买了一部手机,又办理了一张月租3000円的无限流量电话卡。

        在商场打烊前,赶着买了一部筋膜枪。

        等浅间回家时,已经10点多了。

        开门一瞬间,黑暗降临。

        “阿水~~~你终于回来了!我好寂寞啊~~~”

        6点敏捷加持下的一个滑步,勉强躲开波奇的袭击。

        看见波奇满脸红晕的状态,浅间鼻子嗅了嗅,一边放下背包,一边问道:

        “你这家伙,在家喝酒了吗?”

        “这啤酒~~~不就是阿水买给我喝的吗?~~~”

        波奇醉醺醺地接近浅间,浅间向后闪避。

        “波奇你晚饭吃的什么啊?泡面?”

        “啤酒~~~”

        波奇又伸着手臂向前两步想抱住浅间。

        浅间还柱而走,绕着茶几继续闪避。

        “喂,波奇,清醒一下,看看我给你买的手机和电话卡。

        以后我晚回家或者有什么其他的事,我会给你发消息或打电话。

        最近治安不好,老有狗子失踪,你自己注意一点。”

        浅间试图用手机转移波奇注意力。

        但波奇根本没有理会浅间的话,更展现了惊人的原地弹跳力,眨眼间便越过茶几,将浅间扑倒在床。

        “阿水~~~为什么~~~今天~~~还是~还是有奇怪女人的味道啊~~~”

        “阿水如果想要~~~直接和我做不好吗?~~~”

        波奇忽然一个柔道带曲翻,用寝技袈裟固把浅间控制在了床上。

        浅间赶忙拍床,

        “我投降!波奇,不就是没给伱做晚饭吗?住手,stop!”

        波奇另一只手不由分说地开始脱两人的衣服,

        不一会波奇的上衣就被扔上沙发,露出上身大片肌肤和浅黄色的文胸。

        在这样下去,裤子都要被这个女人脱了。

        想想波奇这家伙,明明连【恋爱智脑】都不给自己触发,岂不是单纯想睡我?

        浅间被波奇压的有些火气了。

        意念唤醒系统,装备上□□□之星,点开【临时爆发】

        全面9点的属性加持,让浅间有一瞬间魂魄脱离肉体升天的错觉。

        【环境扫描中...

        以随机抽取环境适配技能:

        获得临时技能一:钢铁雄心-硬化身体任意部位;提高200%抗打击能力

        获得临时技能二:柔之一本道-获得柔道全满级全技能;使用柔道技能取得一本率提高20%

        状态及技能持续时间倒计时——00    :    59:56】

        脑海中的每一個技能知识好像顺着血液流遍了浅间身体,四肢比脑袋还要快就找出了答案。

        一个蟹形位移,从波奇的袈裟固中挣脱出来,并让波奇后背大空。

        待波奇还想袈裟固,快速拍开她的胳膊,反手一个送襟绞,双手绕上,接左腿缠绕压制。

        胳膊用力,强制波奇进入了待机状态。

        【状态及技能持续时间倒计时——00    :    59:48。】

        10秒钟不到,就搞定柔术柔道双修的怪力波奇。

        浅间取下□□□之星,脱离了的状态,体力从9变为3,一股前所未有的,极为夸张的疲惫与压力冲击而来。

        刚刚那种思路清晰、充满力量、无比敏锐的超人状态,让习惯循序渐进的浅间有种异样感觉。

        之前无论是强化自身隐蔽性、还是恋爱指导加好感度,这些都是有据可依的。

        用一个比喻来形容那不过数秒的异样体验,

        就像是开服玩家拿到满级号,剧情没得做,技术不熟练,光靠数值丑陋地击败了boss。

        就很空虚。

        按了一下波奇的颈动脉,感受着强有力的脉搏。

        浅间松开波奇的身体,离开床走到垃圾桶前看到了6罐1升装的啤酒空瓶。

        又检查了一下房间,波奇这家伙,泡面都不吃,就整了半打啤酒?

        看了下酒精度数和成分,该不会是喝到假酒脑干受损吧!

        他可不想照顾植物狗。

        ...

        ...

        ...

        凌晨2点半,出云凯特娅从昏迷中醒来。

        她嘴角带笑,望向沙发上打着细鼾的身影。

        看着自己穿得好好的上衣,

        啊呀,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呢!

        她蹑手蹑脚地移动到男孩身边,

        好机会!是平躺睡姿。

        出云轻轻跪在地上,俯身凑近,

        属于芝公园旁,宁静如水的东京夜晚,

        两人的距离亦如潮水般渐渐消退,而四片唇的结合,像两句诗,把韵押上。

        像鲸鱼潜入深海,一个轻柔、漫长而深情的吻。

        轻抚着浅间的脸颊,出云沉溺在这样的情感里。

        出云是相信命运的,

        当她觉得被宠爱是理所当然时,宠爱消失了,

        当她觉得总有人会在自己身边时,那些人消失了,

        当她认为她终究能找到归属感时,归属感消失了。

        命运是一个爱作弄人的恶神。

        她想作践自己,可是她没做到。

        她想毁灭自己,可是她没做到。

        她想拯救自己,可是她没做到。

        她本就是一个懦弱到无力改变任何事情,接受被命运摆布的人。

        如果命运让你成为一条船,你将永远无法上岸。

        所以,当出云凯特娅,准备让自己的人生进入倒计时之时,

        当1000小时的前500小时不出所料地消耗着自己对世界的眷恋时。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有这束光,照到那沙漏的中心。

        砂砾流逝的冰冷麻木,变得多彩而温暖。

        命运是一个爱作弄人的善神。

        她又得到了命运的垂青,因为,浅间已经住进自己的身体里,

        等待的感觉、分享的感觉、期盼的感觉、争吵的感觉、悸动的感觉,

        那些感觉至死才会消失。

        她还是那个懦弱的人,

        努力、自律、有理想的浅间会爱上一个寄生虫吗?

        她想如期终结自己,可是她依然做不到。

        就这样吧,就当一个乐观而愚笨的宠物,直到那些被隐藏的宠爱消耗殆尽。

        蜕下出云凯特娅这个名字,以波奇之名,为浅间静水而活吧。

        ...

        深吻两遍,出云却期待着千千万万遍。

        隐约记得阿水因为担心自己,而为自己买了手机,

        可惜甜蜜的剧情没有发生...

        反而自己却做起了梦。

        后面的梦实在太搞笑了。

        出云实在想不到,体力差到恐怕连狗都打不赢的阿水,

        在梦里柔道居然比自己的师傅还要强,直接反击拿下一本。

        强大的阿水也好有魅力。

        但,出云凯特娅更爱现在的阿水。

        他是面无表情,不受欢迎的阿水,

        他是体力不支的,需要自己指导的阿水,

        “波奇”,才有存在的意义。

        ...

        ...

        ...

        浅间做了一个梦。

        铺垫非常长的梦,等到他终于抵达终点时,映入眼中的,

        那是一道孤独的背影,在公园中的背影。

        站在满地落叶上,看着落叶被风撩起,

        披散肩头的金发,捕捉着风的轨迹。

        喧嚣的人群,不过是孤独旁的细小噪点。

        “哪怕一个人在房子里等你,我觉得我也不算孤独。”

        “哪怕被你说,被你讽刺,被你骂,我也觉得幸福。”

        “我想就这样一直下去,但我已经没有了时间。”

        “抱歉呢,给你添了那么多的麻烦。”

        “浅间静水,我爱你,就像爱我的生命。”

        “还有,再见(さようなら)。”

        波奇在公园的夕阳下,嘴角咧开,眉眼挤在一起,笑容灿烂如长夏,

        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被这样的笑容告白、告别,

        他能清晰的,如同抚摸般,感受到出云凯特娅情绪的纹理。

        这是浅间静水与出云凯特娅朝夕相处这么多天,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

        但是,这也是浅间静水从未见过的,如此伤心的她。

        ...

        浑身酸痛到不想动弹的浅间,

        在沉重的梦里醒来,嘴里还有一股酒味。

        是了,如果不是醉了,怎么做这么离谱的梦?

        酒精靠空气传播也能让人醉吗?

        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波奇笑嘻嘻的嘴脸。

        这家伙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阿水,你给我买了手机~~万岁~~~手机万岁~~~阿水万岁~~~”

        波奇拿着手机盒,又跑到床上蹦蹦跳跳。

        浅间揉了揉脑门,

        为什么昨天喝醉加昏迷的她,现在像吃了蘑菇的马力欧,

        而什么也没干的自己,像一坨流体史莱姆?

        没有说【临时爆发】会有虚弱期啊!

        清晨5点50,两人一起给新手机拆盒,安装电话卡。

        毕竟是一条曾经是人的狗,波奇操作手机的速度贼溜。

        看到line的新添加好友,浅间点了确认。

        头像名片里漂亮的混血脸蛋,格外迷人,

        但,名字是波奇。

        真不准备做人了吗你!?

        “波奇你为什么不用本名啊?”

        “社交网络,傻子才用本名吧!”

        看着自己line上显示的“浅间静水”。

        名字虽然正常,但头像是一片黑色。

        这个是1亿像素摄像头下的vantablack黑,世界上最极致的黑暗。

        浅间觉得这个比波奇的本人脸加虚假名字要酷的多。

        “你确定要用波奇当名字吗?”

        “名字不是你起的吗?那叫...浅间波奇?”

        “给我向浅间这个姓氏说道歉!”

        吵吵闹闹地一起洗漱,各自喝了一杯温水后,两人又开始了晨练活动。

        波奇穿着昨天同样的装备,心情愉悦地在前方朝浅间挥手。

        已经开始散步的浅间想的却是,虽然家里有烘干机,还是想给波奇多买几套运动服。

        当父亲的总得给女儿多几套打扮的衣服吧。

        逛街就不必了,抽时间和波奇一起网购就行了。

        ...

        星期天,学习小组四人组还是在网红咖啡店fuglen集合。

        早上浅间给深泽发了48个增加男生对自己好感度的小套路。

        又线上讨论了今天的战术。

        现在深泽已经会热情地给自己打招呼了。

        离定好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就只剩御行院没来了。

        三人坐在昨天的同一张桌子上,随性地聊着天。

        深泽用揶揄的眼光看了一眼二见。

        “做了吗?”

        “什么?”

        浅间和二见表示不认识这个女人。

        “昨天的英语试卷,二见你做完了吗?”

        二见因为自己想岔了,羞耻地支支吾吾回应着深泽。

        这女人一定是故意的。

        御行院姗姗来迟,班长大人虽然没有有马颀长,大辉高大,驹场优雅,泷岛清秀,但是却又综合了他们的一些特点,魅力十足。

        一路走来回头率比二见还高。

        良好的教养,让他举手投足流露出“最后一个贵族”的感觉。

        向大家打完招呼后,御行院坐了下来。

        “二见,昨天落下的东西找到了吗?”

        “找到了,谢谢关心。”

        “深泽,昨天的问题回去有再复习一下吗?”

        “稍微还有一点不太清晰,今天也麻烦御行院君了。”

        “浅间昨天的裤子,还好吗?”

        “...”

        搞半天我的裤子才是你同学是吧?

        御行院拿出一盒药。

        “这是治疗急性腹泻的特效药,在一般医院和药店买不到,浅间你可以先吃一粒,免得难受。”

        “虽然我感觉已经好了,但还是谢谢了。”

        浅间接过了他的好意。

        今天的学习计划是自由复习。

        所以战术拟定为,单科一对一辅导。

        以抽签形式,确定导师指导科目以及被指导人。

        带有一点游戏性的抽签学习方式,以三比一的结果通过表决。

        御行院并不知道,当两位女孩抽选指导人时,手里的那张纸都写的是【御行院】,但二见手里的那张会捏在手心,而深泽手里的【御行院】纸条会被展示出来。

        然后浅间以最近神经衰弱,想在更安静的地方进行指导学习为由,带着二见和作弊纸条转移阵地。

        只有御行院蒙在鼓里的世界完成了。

        ...

        浅间和二见先是去最近的图书馆,打了个卡,以二见认真做题为内容,发到了学习群里。

        接着出来逛了一圈,兜兜转转到了六本木,选了一家名为bulebottle的咖啡店作为学习地点。

        给二见点了一杯阿芙佳朵,自己来了一杯普通意式浓缩,

        二人默契地开始刷起题来。

        不知不觉就在bulebottle待了2个小时,

        题刷的差不多了,浅间开始观察起这个咖啡店来。

        这家店的学习氛围明显没有fuglen好,都是一些潮人辣妹来来往往。

        喝着普通的咖啡,在bluebottle享受一个普通的午后。

        即使这是大部分咖啡店能满足的,

        但是很多人都会觉得,在这个店里,才是生活。

        浅间觉得,bluebottle比大多数咖啡店更潮,也更俗。

        它更会创造单调而重复的符号,它是消费社会中最典型的一种消费品。

        精品咖啡并不高贵,讲故事的人,给它安上了高贵的名号,去吸引渴望高贵的人。

        宜家曾经做过一个试验,将一幅普通的工业油画,放进了美术馆,记者采访参观者时,发现大部分人自然而然用着专业的术语,像赞美过去艺术大师的作品一样赞美只卖十几块的油画。

        很多时候,环境价值、权威价值、同理心价值,会形成一种既定的舆论与共识,让很多本一文不值的东西变得高贵。

        浅间内心鄙视着这些资本背后运作的符号和品牌,

        手上却不停记录着店面包装、物料设计、动线设计、店员服务速度及标准、换台率这些东西,

        准备等在东京混不下去之后,回伊豆乡下来开个加盟店,给当地咖啡业来一个降维打击,给当地温泉业加一点新增长点。

        正当二见兴致勃勃地看着浅间做着粗糙的商业计划书时。

        一道略熟悉的声音从两人身旁响起:

        “哦吼~这不是浅间罗伯特君和二见同学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