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12. 晚上来我家,好吗

12. 晚上来我家,好吗

        东京多摩川的日暮,

        是一种城市与自然交响的和谐之美。

        每隔一段时间,飞驰而过的列车就会将自然的声嚣淹没,

        但随即,虫鸣鸟叫声又会再次洒向天空。

        不死川理世一脸落寞,驻足于河畔草地,

        “抱歉,浅间君,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浅间静水闻言回头,微微一笑,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

        怀抱着出云波奇的浅间,向不死川伸出了另一只手。

        却发现伸出手与他交握的,是不知何时到来的二见月海。

        三个女孩一起闭着眼睛,嘟着嘴,一同将自己扑倒在地。

        自己却没能接触到柔软的草坪。

        身后不知何时,从多摩川变成三途河,

        又从三途河变成了一道弥漫着绝望嚎叫的深渊。

        一直下落...

        一直下落...

        直到...

        浅间从沙发上摔下来。

        wtf!!!!

        昨天是吃了几个菜啊,梦里醉成这样?

        梦中的柔软触感还残留在嘴唇和手上。

        浅间看了下手机,现在时间是6月10日,周五清晨5点03分,

        瞥了一眼面向墙面熟睡,毯子全部卷在怀里,露出淡蓝色小狗内裤的波奇,浅间产生了焦虑。

        和宠物相处久了,智力和人类的自制力也会衰退吗?

        打开系统面板,

        【智力-7(头脑灵活的普通人)】

        智力值正常,所以说,掉的是san值吗?

        老实说,浅间对于梦中的三位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这绝不是荣格所说的:梦是无意识中对未来成就的预测和期待,是某种预演,某种蓝图,或事先匆匆拟就的计划。

        浅间更赞成弗洛伊德的观点,这些桃色的梦境,不过是欲望通过关于现实碎片的整合,形成的新伪装。

        所谓他人即地狱,漂亮女孩就是地狱深渊里的魅魔。

        她们会入侵你的潜意识,撩拨你的欲望,侵蚀你的意志,

        对于青春期的男生来说,这可比抽烟喝酒烫头的危害大多了。

        爱情是一种拉扯,会把你的生活搞变形,严重点会把你撕碎。

        学特斯拉不好吗?

        想成就伟大,这辈子,恋爱禁止!先赚他一个亿!

        闭目观想着交流电、高压线圈、带电离子束、电动汽车、火箭、推特、狗狗币...

        怎么还是波奇!?

        观想失败。

        浅间走到波奇床边,像揉狗头一样揉着波奇的脑袋,

        手法是在视频网站上养金毛的博主那里学来的,一边叫醒宠物,一边给自己解压。

        结果被波奇反手一個十字固固定在床上,挣扎了5分钟才脱离魔爪。

        洗漱后,新一天的跑步锻炼开始。

        不知道是昨天跑步的原因,还是早上被十字固的缘故,又或者是被木门夹腿?

        浅间觉得自己的身体是垃圾场里锈迹斑斑的废弃零件临时拼凑的,

        跑起路来关节吱吱呀呀作响,大腿、膝盖、脚踝处都隐隐作痛,身体好像随时会散架。

        在波奇幸灾乐祸的注视下,浅间跑了1.8公里就不再逞强,

        上辈子一位教法律的罗老师提过一个观点:人只能做自己能力范围的事情。

        所谓知止不辱,狂妄挑战自己的能力边界,只会让自己受伤。

        stop。

        “阿水,伱越来越没用了呢~”

        看在波奇帮自己做肌肉按摩的面子上,懒得理她。

        唾面自干,是一种内心极为自信强大的表现。

        所谓拳怕少壮,16岁的浅间总有一天要把18岁的波奇干翻在地。

        不用偷袭的那种。

        ...

        ...

        ...

        走在陌生的,又在曾在记忆里重复千百遍的通学路上,

        穿着黑色薄针织衫搭配咖色米兰格长裙的间岛麻衣,心情复杂地望向前方的校舍。

        雄伟的古典建筑群,开满紫阳花的道路,一切和想象如出一辙。

        看见晴朗的天空,胸口的情绪也会晴朗一点,

        看见美丽的事物,感觉自己的生活也会变得美丽起来,

        但是看见带着晴朗笑容的美丽的高中生从自己身边走过时,

        间岛麻衣反而变得更加苦闷,为产生嫉妒的自己感到羞耻。

        想起昨天的那个人,胸口又涌起了愤怒和恐惧。

        究竟是怎样做到,在2个小时之内,调查出自己所在的事务所,并预约到自己的?

        一口气包下了自己7天的行程,支付了毕业大学生一年都赚不到的钱...

        恋爱小说里面都没有这么离谱的剧情!

        想到那张平平无奇又很讨厌的脸,间岛麻衣的内心一瞬间长满的荆棘。

        那些恋爱小说里,长相粗陋,心底肮脏又喜欢玩弄少女的有钱少爷们,一定是以他为原型的!

        ...

        忐忑地缓行到英和学院校门口,已经有人在等着她的到来。

        一年a班的三个门面,班主任樱木实学、班长御行院圣、学生会副会长有马吉彦,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闪耀,而此时此刻却都带着笑容,朝她点头示意。

        “间岛同学,欢迎回校。”x3

        “间岛同学,我们先入校吧,

        接下来,我会先带你办理手续和领取校服,

        待会由班长御行院带你参观学院,

        下午有马会专门和你沟通学习和月测方面的事。

        另外还有几个注意事项...

        ......”

        四个人向校舍走去,樱木老师事无巨细地向间岛说明着登校的事项。

        间岛此刻只感觉骑虎难下,最初本来只是想应付一下约会。

        她完全没想到主角影子都没见到,却让另外三人,把自己的行程安排满了。

        “老师刚刚说的校服是?我并没有钱缴纳学费,也不打算买校服这种东西。”

        有马闻言立刻回答道:

        “间岛同学不必在意,你的学杂费,一年a班的大家已经帮你出了。

        作为一个集体,我们都希望你早点回来。”

        一大早的时候他也很诧异,浅间直接塞给自己300多万円,让他把间岛三年的学杂费给交了*。

        *注:英和学院一年学费大概300万円,但对于家境一般的自考生和特招生只收少许部分。

        另外还嘱咐他说,一定要声称这是a班一起为她凑的钱。

        低调的大老师,果然连财富都深藏不露!

        习惯被恶意笼罩的间岛,就像长期在黑夜中行走的人,忽然见到了朝阳。

        她根本避无可避,此时此刻,她几乎被光刺得睁不开眼。

        樱木老师非常细心地陪她走完了登校流程,

        领取的不仅是几套昂贵的制服、室内鞋,连书包、教科书、前面2个多月的笔记都给她准备好了。

        在女生更衣室换好衣服,提着装衣服的手提袋,背着沉甸甸的书包,间岛的心情也是沉重的。

        向来独行的人,已经不适应人情的重量。

        恍惚间,自己已经被樱木老师领到教室,和a班的大家见面。

        “大家好,我是间岛麻衣,让大家费心了,总之,非常感谢你们。”

        90°鞠躬保持了差不多一分钟后,

        间岛麻衣在讲台前起身抬头,

        找了很久才找到昨天那个可恨的家伙,

        人居然就在她的斜前方不远!

        更可恶的是,竟然连正眼都没瞧自己一眼。

        ...

        为让间岛麻衣快速适应学校,

        樱木老师安排御行院在第一节保健科时间带着间岛把学校游览一番。

        教学楼a/b/c/d楼、实验楼、大礼堂、文艺类社团大楼、体育类社团大楼、综合体育馆、图书馆、学生寮...

        庞大的学院建筑群,彰显着200年校史的日本顶级名校的气魄和底蕴。

        而每一段校史在御行院的口中,都变得更加鲜活。

        忽然御行院聊起了昨天的家伙——浅间静水的话题。

        “我原本以为浅间同学成绩已经非常惊人,没想到口才更惊人。

        只花了半天时间,把我们都请不动的间岛同学请回来。

        昨天他和二见同学离开那么早,原来是一起请你回学校了吗?”

        “二见同学?不,昨天就他一个人。”

        “是这样吗?”

        间岛看见御行院圣表示意外的愣了一下,俊朗的面庞绽放出更加灿烂笑容了。

        看见王子的笑容,内心泛起波澜的间岛,担心自己的事情被浅间拿去当谈资说笑。

        “那个浅间同学,他有和大家说了我什么吗?”

        “浅间啊,早上他只说完成了全班的委托,不辱使命,还夸你很好说话。”

        说到这里,御行院圣的笑容是尴尬的.

        其他人不知道,他和樱木有马三人绝对清楚,间岛麻衣绝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总之,学费上面的困难,间岛同学不用再为难了。

        你勤工俭学的事情大家都猜到了,后面请不用那么辛苦,好好享受高中生活吧。

        间岛内心的那一道黑色的裂口,突然开始痒痛起来,

        英和学院的学生,连带那个马夫,都是这么温暖的吗?

        此时间岛无比感谢,过去那个努力学习的自己,

        如果不是你,我将没有资格,到达此地...

        ...

        ...

        ...

        天台上吃便当,

        驹场的电话又打过来。

        “昨天你付了200万给我,今天听说你又出了300多万,

        为了一个不相关的人,这也太夸张了吧,大老师。”

        其实总共花了接近600万円,相当于东京都打工20年老耗材们一年的总收入了。

        浅间不紧不慢地把饭咽下,

        “那你把昨天的钱还给我,我是没意见的。”

        给自己免费打工家伙,来多少他都不介意。

        “那可不行。记住你说的话,这单是这个月最后一次委托,后面我可能真的没时间帮你了哦。”

        “放心,我这个人除了信义,一无所有。

        相反,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

        “呵呵,别等我回过神,你已经脚踏三只船了啊,【信义的后宫王】”

        “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称号,我的脚第一个踏的就是你的脸。”

        “呵~挂了。”

        花钱让间岛入校的事情,浅间已经让有马吉彦负责首尾工作,

        相信帮了这个忙,应该能猛拉一把他的好感度吧。

        看着直接缩水一半的财富,浅间并没有什么感觉。

        不过也就30封情书的事情,能赚会花,是每一个伟大影之实力者的必要特质。

        间岛麻衣父亲早逝,母亲抛弃她跟老客户私奔,叔母一家只想让她钓金龟婿坐享其成。

        这样的一个女孩,只做租借女友维持生计,已经算是出淤泥而不染了。

        浅间望着夏日晴空,

        “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他只愿这个间岛麻衣,可以再次抬起头来。

        ...

        今天的学习会,因为御行院的缘故,再次延长了时间。

        如果他未来当老师,一定会成为最不受欢迎的那个人吧。

        还好二见是归家部,浅间自己是恋爱咨询部代理部长,时间随意,

        深泽雪的茶道社本来就是打发时间的,能多陪御行院一秒钟她都乐意。

        再次被深泽拖住的御行院,面色复杂地看着二见和浅间走出自习室。

        同样是同班同学,为什么二见对我这么冷淡呢?

        难道是因为害羞?

        浅间和二见在路上聊了一下放学找工作的事,让她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会。

        约定好了时间地点,浅间向社团大楼走去。

        打开门,

        扎着四马尾,和近卫千代身板平分秋色的二条玲奈,坐在部长椅上,身体略微向后,面色微红。

        她的现任男友兼保镖——泷岛哲也,正探着身子,向二条探近。

        “抱歉,走错房间了。”

        打搅别人好事会遭雷劈的,浅间果断开溜。

        “喂!给我进来啊!大老师!喂!”

        敲了2下门,浅间又走进了感觉已不属于自己的恋爱咨询部。

        以后是不是要加张床?

        “那个,大老师,刚刚只是给玲奈大小姐捉虫而已。”

        泷岛哲也带着和善的笑容,替二条缓解着尴尬。

        “提出邀约的人反而迟到,大老师最近松懈过头了吧!”

        二条摆正姿势,不满地瞪了浅间一眼。

        “抱歉抱歉,我们班搞学习小组费了些时间,我应该再晚点到的。”

        “大老师,不应该是早点到吗?大小姐可是学生会的事情都没做,就拉着我提前1个小时过来了。”

        “哼,我只是刚好有空而已,才不是特地来协助你的呢!”

        够了够了,傲娇浓度已经超标了,要说对泷岛说。

        “泷岛,这段时间摄影技术进步了吗?”

        “托大老师的福,我已经把社交网络里大部分的摄影技巧掌握了,玲奈大小姐也很满意。”

        “谁...谁让你说这些多余的事啦!”

        泷岛是一个有趣的人,

        人们通过表象的世界观察,对本质的理解往往会有主观的曲解和客观的折射。

        我们所看到的泷岛的优柔寡断,往往以为本质是性格的懦弱,

        而实际上,是泷岛遇到问题时,可操作的选项太多。

        单纯的人,遇到什么都是单选题,

        泷岛这种人,总会有下滑几页还有选项的困扰。

        顺便一提,他的两次期中考试排名都是第三,和有马一样,属于英和学神级别的存在。

        爱情似乎给他的人生找到了中心点,任何选项都有了前提条件,

        从泷岛的眼神里,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澄净和迷惘。

        取而代之的是深邃和坚定。

        他也不再需要电子毒品去麻痹自己的大脑。

        简单说,galgame界,永远失去了一个无差别购买的忠实买家。

        而日本摄影界,一位东京达盖尔正如朝阳冉冉升起。

        ...

        半个多小时的讨论,二条玲奈的兴致更浓了:

        “也就是说,做一个一年级副会长专题,

        通过全校师生对近卫和有马的评价,还有近卫和有马的专访,提高他们人气和关注度。

        再营造出一种他们俩是天造地设一对的氛围,

        进一步炒作这种舆论,让他们两人更加在意对方,是吗?”

        “只能说姑且一试,虽然有高明的政治家也会被民意带偏的例子。

        但有马和近卫,都不会是在意舆论的人,民心这种财富,他们目前并不需要。”

        “明白了,我会和新闻部沟通清楚的。”

        “麻烦了,二条桑,又耽误你和泷岛的亲热时光,不好意思。”

        “才...才不会和这个家伙亲热呢!”

        虽然是过气属性,但说不定泷岛就喜欢这种呢?

        正当这么想时,泷岛和浅间对视了一下,心照不宣的笑了笑。

        ...

        事毕,

        浅间来到教学楼a/b栋和大操场之间的那棵大榕树下,

        和二见碰面。

        太阳渐落,所有影子向东拉伸,树冠茂密的大榕树,仍把大片阴影投到自己的脚下。

        晚风吹的树叶嗦嗦作响。

        裙摆随风而动的二见,静静注视着浅间朝自己走来,又捋起自己被夏风吹乱的头发。

        “呐,浅间君,今天找完工作后,可以来我家一趟吗?”

        “......”

        “!!!”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