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10. 晨跑 遛狗 学习会

10. 晨跑 遛狗 学习会

        “波~奇~”

        听到浅间第一次用这么柔和的声音叫自己。

        波奇气哼哼地扭头双手叉胸,脸却红了起来,声音也软了很多。

        “哼~怎么呢?”

        浅间冷冰冰的声线死灰复燃。

        “这不是没死吗?”

        “可恶啊~~~~我咬!!”

        喂,你到底咬哪儿呢!

        “波奇,你是狗吗?”

        浅间吃痛惨叫。

        两人纠缠扭打着,各自使用了十余种地板技。

        三角固、上四方固、横四方固、后袈裟固、裸绞、片手绞、横三角绞、腕挫脚固,

        波奇压着浅间,把这些试了个遍。

        而浅间也不甘示弱,

        使出了仰头惨叫、扭头惨叫、啊呀呀呀四连惨叫、丹田音长嚎等技巧,

        最后音波功学徒,狂拍地板以示投降,柔术大师获得胜利。

        体力3的浅间,从头到尾被完全压制。

        波奇起身同时,顺势把浅间的眼镜摘下戴起来,以死神小学生的姿势,用手指着浅间。

        “阿水!你这家伙,身上有奇怪女人的味道!”

        “你是狗鼻子吗?”

        “我老老实实地在家,眼巴巴等着你回来,你居然在外面花天酒地...

        我也要喝酒!我现在就要!我已经5天没喝酒了!阿水,伱快去买!”

        “扯这么多就是找喝酒的借口吧!不知道高中生买酒是犯法的吗!要去你自己去。”

        浅间开始用手机查寻【狗吃什么食物会中毒而亡】,明天装作不小心投喂就行了。

        “哪有主人让宠物自己出去买酒的?”

        “我说你,还没喝就已经开始说醉话了吗?”

        和波奇吵闹了一番,承诺2罐芬达和薯片全是她的后,浅间开始做饭。

        因为时间有些晚了,晚饭弄得很简单。

        浅间洗好碗,收拾好厨房,开始写作业,

        波奇则像一个睡罗汉,单手托着小脸,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我说波奇啊,你还不回家吗?就不怕家人担心?”

        “诶~?我没有家人哦~”

        “你准备住我这住到什么时候啊。”

        “住到阿水你去世的时候。”

        “听你这么说,我真想原地去世啊。”

        “原地是谁,你的仇人吗?”

        懒得和波奇打嘴官司,浅间又投入到了学习当中。

        沉浸于一件事情时,时间的流速就好像进入一个引力极小的空间,几個小时瞬息而过。

        浅间不仅将所有习题都完成,还速读了一本马尔克斯的短篇《一桩事先张扬的凶杀案》。

        抬头看了下时钟,时针已经指向11点,

        浅间回头看向沙发,波奇已经关掉电视,在沙发上睡着了。

        于是浅间走了过去,蹲在沙发边,

        少女的睡颜异常好看,凹凸有致的曲线,在沙发上一览无余,

        像大人一样饱满的胸脯,随着轻柔的呼吸声起伏。

        修长双腿像两道绵延至地平线尽头的,重叠交汇的雪路,凝视久了会患上雪盲。

        金色的发丝散落在脸上、脖颈上、胳膊上,

        挺翘的鼻尖,像一道无人踏足的雪峰,

        晶莹的嘴唇像深夜赤道上星空一般闪亮。

        盯了波奇两分钟,浅间脑海里浮现的,是无数关于美学的诗歌,

        拍了拍自己的脸,

        不能被这女人迷惑住了!

        浪费我的财产、霸占我的空间、耽误我的时间,还没点用的傻女人,有什么好?!

        “波奇,波奇,醒一醒,给我去洗澡去。”

        波奇嘟囔着拒绝。

        “不要~”

        浅间捏住波奇鼻子,让她睁眼后说到,

        “那给我去床上睡。”

        波奇大眼睛瞄了瞄,对着浅间举起双臂,双手打开,

        “那阿水你抱我去~”

        随着动作,带着浅浅人鱼线的小腹与肚脐露了出来,睡衣领口间也透出一抹的白腻。

        第一次看到波奇媚眼如丝的样子,浅间顿时气血上涌。

        一拳砸向波奇的脑袋。

        “清醒一点就不会说梦话了。”

        感觉脑袋被蚊子叮了一口的波奇鼓起脸蛋。

        “哼,无情、无能、无聊的男人。”

        “哼,有坑、有毒、有病的女人。”

        两人在沙发上掰手腕掰了几分钟,浅间又被从头到尾全面压制,直接被掰出亚健康。

        “不仅无能,还特别弱小。”

        波奇嘲讽了浅间一句,又乖乖拿好换洗衣服去浴室洗澡去了。

        浅间倒在沙发上喘气,当初为什么多管闲事啊?

        我怀疑这怪力女人不仅能够一打三,还能给那些混混的小腿打上蝴蝶结。

        临睡时分,浅间对波奇提议道:

        “波奇,明天和我一起去晨跑吧。”

        “诶~阿水,刚洗完澡,脑袋里没擦干净吗?”

        “哪有主人不遛狗的,狗待在家里待出病来怎么办?”

        “你确实需要锻炼一下,生病了我可不照顾你。”

        “果然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啊咧,不知是谁,刚刚还想亲狗嘴呢。”

        “你这家伙果然是装睡!”

        “哼!你这个身上带着其他女人气味的家伙。”

        浅间无语,蒙头开始睡觉。

        ...

        波奇非常积极地起了一个早床,督促浅间出门晨跑。

        只睡了5个小时的浅间,脑袋还是昏昏沉沉的,被波奇领着,围着芝公园跑了一圈。

        2公里的路,足足跑了20分钟,全程脑海里播放着两句话。

        “pain    is    inevitable,suffering    is    optional。”

        痛楚难以避免,磨砺可以选择。

        “no    pain,no    gain。”

        没有痛苦,就没有成长。

        明明有着异国美少女陪跑,还把跑步姿势跑成濒死的状态,

        每个路过的晨跑老大爷都对浅间一阵鄙视。

        而波奇也因为浅间,不得不全程做折返跑,相当于跑了6公里,汗都没怎么出。

        回公寓冲完凉,浅间觉得自己更累了。

        想到波奇的厨艺水平,还是硬着头皮做了早餐和午餐。

        早饭结束后,波奇让浅间趴在床上,主动为浅间做起了按摩,

        “第一次这么跑,不好好按摩,会痛到不好走路哦~”

        “麻烦了,谢谢。”

        “阿水为什么会忽然想锻炼身体呢?”

        “没有好的身体,学习的时长会受到严重限制。”

        波奇深以为然的点头。

        “是的,没有好的身体,对女孩子的教学时长会很短的。”

        浅间翻了一个白眼,懒得理这个女人。

        ...

        ...

        ...

        一早拿回自习室的作业本。

        到教室时二见已经把笔记本放回浅间的桌上。

        教室里就他两人,浅间向后看去,二见朝他眨了眨眼睛。

        白天的课注意力明显不如过去集中,但是用长期主义来看,体力值的提高是必须的。

        四节课上完,浅间午饭也懒得吃,直接去恋爱咨询部补觉。

        恋爱咨询部的部长椅是herman    miller高级定制款,躺起来睡会更舒服,

        但浅间还是习惯上辈子的趴睡姿势。

        睡了大概20分钟,浅间就被电话弄醒。

        驹场打来的,随即接通电话。

        “大老师,您的最新后宫情报我给你整理出来了。

        听说你昨天赚了不少,给我一半做辛苦费,不算过分吧。”

        驹场还是懒洋洋地语气,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贱兮兮的。

        “可以。”

        浅间爽快的转了1200万给驹场,主要是客户介绍费。

        昨天十神买的东西,其实成本也就60万,只能说高仿做的好,反而能把正版逼死。

        反正假的只有品牌,品质、故事和精神都是真的,浅间在内心这么说服自己。

        嗯?刚刚情报前面两个字是不是有点不对劲?

        “先说二见月海吧,

        首先是住址,

        看最新的登记信息,二见家从千代田的2番町搬到了白金高轮靠近鱼篮寺的公寓。

        她母亲3月就和她父亲离了婚,而父亲近2个月都住在公司爆肝,基本不回家。

        所以白金高轮的新家,目前就她一个人住。

        然后是二见在外打工情况。

        二见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打工,呵呵,离你家很近,但是店长好像会对她性骚扰。

        另外是二见家的经济状况。

        他们家最初有超过60亿的负债,除了前段时间卖掉银座别墅以及一些贵重投资品,以及这周卖出的千代田的公寓,二见家已经卖无可卖,他们还差20亿的缺口。

        这两周二见父亲二见雄一已经同时联系了几个资方,准备出售公司大量股份来渡过这个难关。

        但股价已经触底,可以预见二见雄一亲手缔造的公司,几个月后就不是他的了。

        二见日后虽然不算大小姐了,但应该也能正常生活。

        最后提一句,十六夜的事,我和大辉擅自替你收尾了,他出院就会转学哈。”

        所以说,你们才是我的挂啊!

        吾得英和双杰,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如吕布骑赤兔,如刘季遇子房是也!

        浅间在心中感叹道。

        这种超强力的合作伙伴,少给一分钱都是自己的不对。

        啊咧,好像大辉只出力没赚到钱啊?

        晚点当面对他说谢谢吧。

        停顿了一会,电话里驹场的声音又响起。

        “再说出云凯特娅吧,

        曾经的出云组,现在的山云组,这四周内并没有找回出云凯特娅的行动。

        简单的说,今年2月份,出云母亲在出轨中意外死亡,3月份父亲的帮派分裂,

        很明显,出云的父亲出云唯谷被人做了局,迫于形势,选择帮派合并以及再婚,

        但无论是新的帮派,还是新的婚姻,未来的主动权都不在他身上。

        由于是混血,出云凯特娅并不受以山县组为主导的新帮派欢迎,在新家庭里也是一样。

        她之所以跑出来,应该是不想让她父亲为难吧。”

        听完一阵沉默,二见的笑容和出云的笑容在浅间脑海里交织着。

        “虽然给大老师做这种调查总能发现有趣的事,

        但是这段时间,大老师你就不要给我派私活做了。

        游戏出新地图了,我要推一下进度,不对,我需要更多时间去筹备给英利华的惊喜。

        刚刚两人的具体调查我待会发你,给你做了文件加密。

        总之,这段时间大老师你就自己加油吧。

        未来英和的后宫王。”

        “不要扭曲【正义的伙伴】的真正含义啊!”

        “好的好的,【正义的后宫王】~”

        驹场笑着挂掉了电话。

        感觉还是没睡够,等下参加完学习小组的学习,就直接回去补觉吧。

        浅间在白天,也很少会一次性睡很长时间,那样会让自己更疲惫。

        像达芬奇睡眠法,将若干个10-20分钟时长的短睡分散于全天,更符合浅间的体质。

        给恋爱咨询部的门上,挂了个【今日歇业】的牌子,浅间向教学楼走去。

        ...

        ...

        ...

        周四下午只有2节课,

        15点20分,a班学习小组第5组的四位成员在第6自习室碰头。

        “终于可以正式开始了,只要和大家在一起的话,就觉得做什么事都能再加把劲了呢~”

        深泽雪用大和抚子的语气笑着对大家说到,

        又拿出昨天就做好框架的学习进度表,

        表上还用彩笔画了4个卡通人物并用汉字标注着各自的名字——圣、雪、海、静。

        为什么就我的名字是前面一个字啊?一看就像女孩子的名字啊喂!

        “嗯,一起加油吧。正如表上规划写的,小组的导师是我和浅间,

        今天主要内容是古典和数学,等下我们分别为大家讲梳理一下知识点。

        二见同学、深泽同学,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及时提出来。”

        “好的,有劳了。”

        御行院圣拿出平板,用动画展示了他梳理的古典知识点,涉及中国典籍6本,日本古籍4本,中国诗歌20首,日本古诗及和歌40首,成语俗语40个。

        又用动画展示并分析出历年高频错题top10。

        接着打开水壶喝了口水,继续为大家讲解了两篇汉文的通假字、虚词、难词释义和日语读法,分析汉文结构和理解技巧。

        最后给大家分享了他找东大汉学教授要来的,这学期已学课文的精注版校译文档。

        等他讲完时,已经过去了1个半小时了。

        深泽雪满眼崇拜地看着御行院,但是笔记做的还没有二见一半多,真不知道是古典文底子好,还是心思花到别的地方去了。

        浅间用眼神看向御行院,都这个点了,还要继续吗?

        得到御行院肯定的点头,无奈接过平板,

        开始对集合、数列、排列组合、概率统计、三角函数等几个知识点,边写边画进行讲解,

        先快速放了几个网上深入浅出的视频片段加强视觉认知,

        又围绕几个必背公式,用几个例题阐释了老师出题的题干信息提取方法,

        最后拿出一张自己出的试卷,里面有10道题和解题过程,每道题有注有两到三种解题思路,相当于提前为大家押题。

        二见、深泽两人拿到试卷的第一感觉是,提前拿到了月测数学的通关秘笈。

        30分钟不到解决战斗,浅间能感受到,二见的视线直接挂在自己脸上了。

        “啪、啪、啪。”御行院率先鼓起掌来,笑着对浅间说到,

        “虽然押题这种事情风险很大,但是浅间同学不愧是我们班数学第二名,今天我学到了很多!”

        “御行院君也讲的很棒哦。动画深入浅出,易懂好记,教授的注解更是价值连城!御行院同学费心了。”

        深泽这个时候不假思索地对着御行院一顿猛夸。

        “讲了快2个小时,大家都辛苦了。看有没有什么问题,接下来我们一起就具体问题各个击破。”

        御行院满面春风,视线却一直在二见同学身上没有动过。

        气氛略显古怪,深泽看着御行院,御行院看着二见,二见看着...

        好家伙,校园三角恋是吧。

        想象昨天的爆炸打击乐,浅间觉得《爆裂鼓手》这片子更应该让深泽去演。

        “失礼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没事我就先撤了。”

        身上没带胃药,看这修罗场,浅间果断开溜。

        “浅间同学等一下,我和你一起回家。”

        二见月海忽然也站起身来。

        浅间感觉身体被六道目光扎成了大出血。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