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09. 夏风里的芝公园

09. 夏风里的芝公园

        “不要太相信青春期的第六感,

        弄清事情的方法不是猜,而是做。

        中国古代有一个成语故事,叫疑人偷斧,也是讲的结论预设。

        特别是消极结论的预设,这将是一个很坏的习惯。”

        ...

        “预设的结论和赌博没什么差别,并不真正对结果负责。

        越是习惯预设结论的人,越容易被预设的结论影响,

        包括来自他人的,所以会丧失独立思考的能力。”

        ...

        “前田桑究竟是怎么想的,就算当面问都不一定能得到正确答案,

        所以我的建议是,

        通过摔跤和那个大胡子艺人的话题,和前田成为共同兴趣的朋友,再进一步了解她。”

        “接下来,

        你也可以通过自己一点点的改变,和她表面感兴趣的方面靠拢,去试探她真正的兴趣。”

        一亿之男离开后,三轮大辅,同样来自一年a班的同学来到恋爱咨询部。

        虽然没戴眼镜,但三轮是那种放学回去还要上补习班到8-9点的卷王。

        他的到来可不是浅间的谋划。

        毕竟,你想掌控的事情越多,你实际掌控的事情越少。

        大部分客户都是像三轮这样,随机的自然到店客。

        恋爱咨询的目标是一年c班的前田杏,在c班人缘不错,喜欢扎着高马尾,有一双修长漂亮的大腿。

        “我明白了,大老师,谢谢您的帮助。

        之前听传言说,我们班的浅间同学在做恋爱顾问活动,我还不信。

        今天我才知道,英和学院果然卧虎藏龙!

        呃,前面那句没有不尊敬您的意思。

        大家都认为,一個一看就没恋爱史的单身,去指导一群甚至小学就谈过恋爱的人...

        就...有点离谱?

        但是我已经完全相信您了,大老师,你比之前买的那些杂志实在靠谱太多了!”

        你看,人总喜欢在没有亲历的情况下,做一些结论的预设,预设的结果就是傲慢和偏见。

        他们却觉得这是一种远见。

        当然,这种“远见”,正是浅间最好的保护色。

        “而且还是一个平平无奇、不受欢迎、来自乡下的穷鬼对吧。”

        “那倒没有说的这么过分。”

        三轮尴尬地干笑着。

        看你这表情,一定比这更过分。

        “所以说,为什么大老师伱不将自己包装的更受欢迎,

        让那些质疑你的人,变成信服你、喜欢你的人呢?”

        “你也不想前田桑的其他爱慕者也找到我这里来吧?

        还是说,你愿意像一个骑士,和一群同样得到支援的人公平竞技,最后赢得前田的喜欢?”

        “好吧...刚刚那么说,我其实是在为大老师您着想。”

        “我明白,我现在,也是替你着想。”

        说罢,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笑了起来。

        “所以,出了这个部室,还请三轮同学尽量还是把我当一个没有存在感的浅间同学吧。”

        “我明白了。”

        出了恋爱咨询部,三轮大辅脑海里的影子,居然不是c班的大长腿前田杏,而是浅间静水。

        隐于幕后,又堂堂正正不做伪装的大老师,实在是有点帅。

        嗯,主要是气质方面的。

        ...

        浅间目送三轮走出恋爱咨询部,

        君子自晦,豹隐存身。

        被西方文化洗脑的国家,已经无法理解这些了吧。

        既然要做好隐藏,那么大老师这个身份,为什么不带面具出现呢?

        首先,浅间以为,带着面具,与仍有赤子之心的高中生们分享他们的秘密,是不会得到真正信任的。

        他不设防,客户不带戒备,一开始就摆出这种互信关系,才能更长远。

        而浅间平平无奇的长相,极低的存在感,和他所做的事形成的反差,也会成为一道保险。

        其次,将私人恋爱问题托付给他人来解决的人,一般是不会有阴谋诡计的;

        有着脑子的,自己把事解决了;

        把秘密分享给他人的这种事,坏人也不会去干。

        再次,从工具论来说,你不会在炒完菜前,把锅砸了。

        最后,他只是一个代理部长,真正麻烦到来之时,一切的责任都在那个环游世界的家伙身上。

        重新作为普通学生的浅间静水,

        将借助前期的人脉,重新建立一个更加隐蔽,更加私域的恋爱咨询组织。

        除非遇上智力高达9,人脉通天的同行来砸场...

        但有那能力,干嘛要当媒婆?

        浅间是属于找到了细分领域里,有着高精尖门槛的蓝海市场了。

        ...

        夏天的夕阳来的比较晚,估计再过几天就会有蝉鸣了。

        带着热气的风吹进房间,浅间终于切身体会东京的炎热。

        明天就只穿短袖上学吧。

        给自己泡了一杯茶,背靠椅子,以一个舒服的姿势看起了《当我们不再理解世界》。

        小说对比起哲学、社会学书籍而言,思维密度是极低的。

        但是对于标题起得好,或者作家很有魅力的小说,浅间还是会尝试读一下。

        等浅间回过神时,啊咧,已经到了6点20吗?

        感觉今天有什么flag被选择性遗忘了...

        ...

        ...

        是了,

        有马的委托。

        现在学生差不多走完了,想调查估计也没什么成果。

        今天就到此为止,

        这件事拜托给明天的自己吧。

        ...

        一如既往的归家流程,

        去餐馆买菜,

        接着去便利店给冰箱补充些汽水,

        浅间没想到,遇见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二见月海,没有在家里休息,反而在便利店打工。

        驹场的资料也不是万能的吗?

        应该是住千代田区的二见同学,不仅白天没上学,还出现在学校附近便利店的收银台前。

        其中有什么故事,只能明天再问问驹场了。

        忽然想起半泽的抱怨...

        我最近...是不是也太依赖驹场了啊...

        浅间自我反省着。

        拿了2罐葡萄味芬达,又买了一袋平时从不会买的薯片,

        浅间走到收银台结账。

        低头玩手机,应该能避免会话。

        “阿喏...浅间君,是住这附近吗?”

        二见看浅间手里提的菜,询问道。

        回避失败。

        装作惊讶的抬头,浅间回答:

        “是二见同学啊!刚刚一共多少钱?”

        “啊,不好意思,一共是2358円。”

        拿出钱包,递出现金给到二见的手中。

        发现她手指上多了两个ok绷。

        “打工加油哦!”

        浅间拿好东西,朝便利店外走去。

        “哪个,浅间君,可以稍微耽误一下吗?”

        浅间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二见收银员套装胸前的工牌,

        “不影响你打工吧。”

        二见摇了摇头,“稍等,我和店长说一下就行。”

        等了一会儿,二见已经换上了常服,从便利店走出来。

        黑色宽檐渔夫帽,黑色针织开衫,里面是一件印着一圈paris字符和红色蔷薇的t恤,下着是一条随性的牛仔短裙裤,黑色的小皮鞋搭配不过膝的黑色长袜。

        知性又随意的look,让二见像极了tgc里的模特女孩。

        二见看了一眼浅间提着菜和零食的双手,又说到:

        “浅间君,陪我走一走,可以吗?”

        浅间也对之前的事也比较在意,索性点头。

        本以为聊天的场合,会在便利店附近的狸穴公园,

        没想到两人就这样沿着小路,沉默地走着走着,

        经过开满荞麦面店、寿司店、居酒屋的街道,

        一直穿越可以通往皇宫樱田门的樱田路,来到了东京塔和芝公园停车场附近。

        游客们在一家豆腐店旁的楼梯通道处排队打卡,在这个视角很好拍和东京塔的合影。

        傍晚的东京塔已经亮起灯来。

        据说有天空树后,东京塔这个冒牌的小巴黎人气大不如前。

        但是看着塔身五光十色的圆形灯照亮夜空,还是感受到了一种杂糅着孤独和温暖的美好。

        两人走到芝公园的草坪上,路过的红色蔷薇拱门花墙。

        这里最好的赏花期是五月中旬,现在花朵都略有些凋零,渐暗的天空让花和叶融成一团。

        不少来自中国的游客操着普通话,站在拱门中打卡拍照,拱门分割出的天空里,东京塔在正中熠熠生辉。

        “不好意思打搅一下,请问可以帮我和同伴一起拍照吗?”

        一个中国游客用日语向浅间和二见询问到。

        浅间望了望二见,二见点了点头。

        “麻烦了,二见。”浅间将手中的购物袋交到二见手中

        又用中文回答到:

        “可以。”

        在游客诧异的表情下接过单反相机,为这对二十来岁的年轻情侣拍照。

        游客拿回相机,和穿着白色短裙的女朋友一起翻阅着刚刚拍的照片,

        “你看!拍的真好啊,比我拍的好多了!”

        又对浅间笑着问到:

        “你是留学生吗?”

        “不是,是日本乡下人。”

        浅间笑着回答。

        “那你中文说的可真厉害~”

        游客看了眼提着购物袋的二见,又举起大拇指对浅间补充到:

        “女朋友也很温柔漂亮!”

        “谢谢,那祝你们旅游愉快!”

        小插曲终了,浅间从二见手中拿回购物袋,两人继续向芝公园的北侧前进。

        “没想到浅间君还会中文。

        浅间君刚刚的样子,和在学校时完全不一样呢。”

        二见忽然说到。

        “哦,是吗?”

        浅间刚刚与灵魂老乡聊天的状态,确实有点过于轻松了。

        “总感觉,浅间君对外国人更亲热一点。”

        我已经是日本版崇洋媚外了吗?

        “嗯,不能造成不良印象,总要给国家点面子的说。”

        浅间面无表情地回答着。

        “说的也是。只是没想到,可以看到这一面的浅间。”

        二见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又沉默地走了一段路,东京塔的位置,已经从北方变成了西方,

        两人在东京王子大饭店前右转继续向东。

        二见月海忽然停住了脚步,浅间也在二见前面一个身位停下。

        “那个...我们不是分到一个学习小组了吗?

        因为今天搬家,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

        我今天没来,给你们添麻烦了吧。”

        原来是搬家了吗?

        看来御行院今天是完完全全扑了个空啊。

        “不会,但明天你能来更好。”

        浅间和二见对视着。

        两人又同时移开了目光。

        “明天我会来的,不会给大家拖后腿的。”

        “嗯。”

        “浅间君,你们在line里,建了学习小组群吗?”

        “嗯。”

        “那你加我一下,把我拉进去吧。”

        虽然感觉会有问题,但浅间还是照做了。

        两人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都拿起了手机。

        果然,二见刚刚进群,御行院就发消息了

        “二见同学,你身体好些了吗?

        我按照学校登记册里的地址给你送笔记,结果邻居说你们今天搬家了?”

        “嗯,谢谢你御行院同学,我已经好了。

        是的,我搬家了,笔记我这边已经有了,麻烦你了。”

        你什么时候有的笔记?

        浅间用无语的眼神看着这个说谎不眨眼的女人。

        二见双手合十起来。

        “拜托了,浅间君。你就在我面前,这样不是更方便吗?”

        就怕这些日本人,鞠躬和合十简直是社交霸凌。

        “也行。”

        浅间把饮料和薯片放进装菜的袋子里,又拿出各科笔记本装进便利店的袋子,递给了二见。

        “谢谢。”

        二见接过笔记本后,两人望着前方的草坪,草坪上野餐或者休息闲聊的市民和旅客已经离开,天色也变得更暗了一些。

        沉默地呼吸中,浅间闻到了二见身上的香味。

        很自然的味道,有点甜,不知道是洗发水、还是护肤品、亦或是香水的味道。

        想起昨天二见被一群坏学生欺负,现在却像没事一样在外打工,不得不感慨她的坚强。

        驹场的资料里,关于二见的传闻基本全是来自十六夜的手笔。

        但她父亲的公司确确实实是陷入的财务危机,因为国际贸易大环境不好,加上日元贬值,逾期债务积累起来,这两年像这样情况破产的公司有很多。

        所以,二见才这样勤工俭学吗?

        “呐,浅间君,听说了关于我的事吗?”

        二见双手手指交叉,用低低的声音询问道。

        “哪些?如果是谣言的话,姑且有所耳闻。”

        “谣言...浅间君就这么相信我吗?”

        “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你都在便利店打工了,还能有什么?”

        二见忽然笑了,

        6月夜间的风也是暖的,

        曾经的她,站在远郊的海边,仰看满天星斗,觉得全世界都是凉的,正将把她胸中唯一的一点热给吸干。

        现在,即便向风而行,她也不觉寒冷。

        东京这美好的夏天,来的实在是太晚了,

        如果今天的事情早一点到来,或许...

        二见站起身来,向浅间鞠了个躬。

        “耽误了你这么久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无妨,家离这很近。”

        浅间已经明白了一些事,

        二见月海,

        确实是一个温柔坚强的人,与今天的深泽雪完全不一样,

        深泽雪是伪物,二见才是真正的大和抚子。

        “那...再见?”

        二见脸上露出带着心事的笑容。

        浅间看了看天色,霸凌后遗症吗?

        于是也站起身来,回道:

        “你家远不远?我送你。”

        “在白金高轮。那就有劳浅间君把我送到车站前吧。多谢~”

        犹豫着要不要送佛送到西的浅间,还是和二见在三田线芝公园站前告别。

        浅间目送二见进站。

        不一会儿,二见忽然又跑回来,站在浅间身前,盯着他的眼睛,低低地问道:

        “浅间君...昨天,是你吗?”

        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

        “啥?”

        “...没...没什么,不用在意~”

        二见笑着挥手,进站,消失在人潮中。

        平复了一下心跳,浅间感慨,

        二见在学校里是不常笑的,今天反而感觉是个爱笑的女孩。

        “反差中的笑容,更真实动人。”

        浅间喃喃自语道。

        ...

        轻触指纹密码锁,浅间回到公寓。

        一个身影跳出来,

        “阿~~~~~水~~~~~~~!我都要饿死啦!!!”

        切,居然没死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