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07. 正义执行

07. 正义执行

        下课后,

        浅间用手机当做镜子,想再次确认二见月海的状态。

        结果座位上并没有人。

        还有一节课就放学,浅间决定主动出击,搞清楚这视线是什么情况。

        这个二见月海,一定有问题。

        以现在自己平平无奇的人设,以及三个隐蔽特性的加持,按道理来说,是不会惹人注目,特别是女生的瞩目。

        毕竟,班上18个女生,目前会和自己打过招呼的,只有社交扶贫的元气少女一人而已。

        户外课、家政课等需要团队协作的课上,也都是爱出风头的男生们和大嘴巴的堀北君为自己承担火力。

        最好的猎人往往是以猎物出现的。

        二见的视线算是一种饵料吗?

        参与过燃烧远征的老猎人浅间,非常警惕。

        一开始浅间还以为二见月海会和身后的有马发生什么恋爱喜剧。

        然而作为a班一只手数得过来的漂亮女孩,二见的交际圈子却出奇的小。

        另外,最近二见的风评并不好,传言有人在酒吧门口看见过二见,

        更离谱的传闻是,作为跨境贸易公司大小姐的二见月海,会为了钱,去做援助交际。

        这是什么等级的体验生活啊?

        有钱人家孩子们的清奇脑回路,浅间真的不太懂。

        浅间分析上一节课上二见的异常行为。

        如果是讨厌,为什么会惊慌遮脸?

        如果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请教,为什么不能下课后直接问他?

        如果是图钱的话...

        你身上连100万円都没有,在做什么白日梦啊?

        但是被这样一個女生注视差不多半节课,没有男生会不在意吧。

        第三节课已经开始时,二见月海才进教室。

        视线没有再往这边看过来,但浅间隐蔽地观察到,二见月海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太对劲。

        看那脸色,是亲戚来了吗?

        算了,先好好上课。

        ...

        放学铃响,物理老师中断了最后的解题步骤,踩点出门。

        无妨,反正这题我会。

        教室的同学们也喧哗起来。

        浅间打开手机看有没有什么预约。

        有马发信息说今天学生会事情比较多,就不碰头了。

        看来有充足时间调查二见月海了。

        少女行色匆匆地背着书包走出教室,浅间一声不吭地悄悄跟在她的后头。

        在楼道拐角垃圾桶处,浅间看见二见将拽紧的手松开,向垃圾桶里丢了一个垃圾。

        很可疑,从第三节课就紧握在拳头里的东西,为什么不在教室垃圾桶扔?

        浅间看着二见慌慌张张地下了楼梯。

        先调查一下。

        浅间打开垃圾桶盖子,撸起袖子伸手进去,把二见丢的垃圾,从桶的底部掏了出来。

        然后抬头就看见,刚刚背包下楼,用异样的目光打量自己的大辉同学,

        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崩塌了。

        朝他摆摆手,示意没事快走开。

        你不知道,垃圾桶,没有勇气的人不得靠近吗?

        浅间视线回到手上,展开手心里的那一团纸,

        上面写着【校舍b座大花坛】加一个笑脸。

        地点加表情,二见月海,这是要被告白了吗?

        看她的样子很不情愿啊,还赶过去,是准备当面拒绝吗?

        不得不说,字写的很难看,用笔记本撕下的纸条作为告白书,太不讲究。

        看来又是一个毫无经验,没有被女人的高要求毒打过的少年啊。

        少年,给我100万,我包你过。

        倒是二见月海,你要被告白,盯着我是什么回事?

        感觉,事情好像没那么简单...

        二见是往b座校舍的方向离开的。

        还是跟过去看一下吧。

        ...

        ...

        ...

        “谁来,救救我...”

        被狠狠踹了一下肚子,二见月海失去平衡,跌靠在墙角。

        “直人,你这样打女生,非常不绅士啊。”旁边的家伙像小混混一样调笑着。

        “文也,第一个这么干的人,好像是你吧。”

        “破产小姐,伱们二见家之前不是挺瞧不上十六夜吗?

        现在让你爸爸去下跪道歉,说不定十六夜会给他一个养老的职位哦。”

        被同伴叫做十六夜的男生,默不作声地走到二见身前。

        与二见对视了半分钟,看到漂亮的脸蛋上恐惧中藏着愤怒的眼神,十六夜笑了起来。

        “给你一个机会,二见。

        你打个电话,如果有人在5分钟之内赶过来帮助你,

        今天的事就到此为止,怎么样?”

        已经被持续霸凌两个月的二见听到这话,心中燃起了一点希望,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打着那个人的号码。

        这一个月,如果不是那个人,说不定自己已经放弃了。

        家庭的破碎、学业的压力、店长的骚扰、同学的欺凌...

        这一切什么时候才能终止?

        拜托了,

        一定要接啊,拜托了!

        ...

        然而,恐惧在一瞬间笼罩全身,那一点希望的火苗也被迅速浇灭。

        面前十六夜优也的手机铃声响起,见他露出恶意笑容,接通了电话。

        “今天过的怎么样,桔子酱?”

        旁边几个同伴笑岔了气,

        “没想到吧,每天晚上听你倾诉烦恼的【咲夜】,就是白天和你玩游戏的十六夜哦。”

        没有人。

        能拯救我的,没有。

        眼泪从眼睛里瞬间涌出来,二见无力地放下了手机。

        “怎么不继续听了呢?”十六夜捡起二见的手机,点开了免提,里面传出用变声软件处理过的声音。

        “桔子酱,别放弃啊,要加油啊!”

        【咲夜】,这个通过学校论坛认识的温柔的人,她本以为是同校的女孩子...

        这1个多月来,一直鼓舞自己的安慰,居然也只是霸凌自己的余兴节目...

        “哈哈哈哈哈哈,看她这坏掉的表情,太好笑了。”

        “果然等待一个多月是值得的啊~”

        十六夜优也,这个持续霸凌自己的罪魁祸首,用轻蔑的语气,继续说着:

        “听说二见家的大小姐爸爸活生意做的不错,在delivery*里被指名的次数也不少哦?”

        *注:广发小卡片的低级风俗店

        十六夜一把抓住二见的头发,“大小姐,你有这么缺钱吗?啊?”

        “都是谣言...”

        “谣言?你爸爸外贸公司都破产了,债都还不完,你说是谣言?”

        十六夜优也,又是一脚毫不客气地踹踢。

        二见月海,彻底倒下了。

        “都是谣言...”

        “优也,你别把这么好的玩具提前弄坏了啊!”

        “那就去找下一个呗~”

        周围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慢着慢着,这个淋上去,她今晚应该是不会去做爸爸活了吧~”

        一个跟班提着一桶恶臭的水走过来。

        哗~

        二见月海被从头浇到脚,白色的丝袜也变了色。

        就像把内心的最后一点余烬也一并浇灭,

        二见的眼神开始失焦,

        还有谁,

        能拯救自己呢?

        记忆像跑马灯一样闪回。

        ...

        入学当天,清晨6点,

        “对不起,月海酱,妈妈不能陪伴你了...”

        一条短信,让自己的身体冰冷起来...

        那个将迷糊的自己从泥头车旁拉开的身影...

        喘着气,二话不说离开的身影...

        ...

        今天体育课,

        不死川同学跟着那个身影,翘掉了体育课...

        ...

        今天数学课,

        让自己措手不及地一次对视...

        ...

        浅间君...

        我如果死了,你会为我伤心吗?

        ...

        ...

        ...

        谁都没察觉到,大花坛另一侧的大树阴影下,有一个人默默注视着花坛那头发生的一切。

        十六夜优也,一个染着黄发,像男招待胜过像高中生的一年生。

        几个跟班看起来也没什么气质。

        在日本,就算是英和这种学校,也会存在这种渣滓吗......

        本以为仓廪实而知礼节,没想到还是会有这种最恶劣的校园霸凌。

        二见月海看起来很痛的样子。

        正义感已经让浅间怒火中烧了。

        什么?

        让我靠系统给的超能力,跑过去大杀四方?

        一边闭气一边使用【认真的直拳】?

        我15秒闭气连跑完40米都成问题,

        而作为体力3的人,想去解决5个男生,实在是无谋之举。

        但是,没有任何关系。

        每一个合格的学院幕后之人,都必定会有台前之人替他表演。

        大辉和平,统一英和一年级不良,并征服了周边二个学校的王者,

        这个时候也如约出现在了大花坛与教学楼之间的角落。

        在他身后,是20多个和他一样块头,从叛逆到被驯服的少年。

        听到后方骚动,十六夜优也转身面向来人。

        十六夜优也并没有被眼前的阵势吓到,不过是大阪的乡巴佬和一群猴子罢了。

        “大辉,我和你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要玩黑帮游戏就去别的地方,这里不干你的事。”

        大辉和平并没有理会十六夜,拿着电话对着另一头的人发了个语音:

        “我到了,大老师,怎么处理?”

        另一头的人秒回:

        “他们的暴行我已经录了像,不用担心,往死里揍就行。”

        “明白了。”

        并没有所谓的厮斗。

        单方面的拳拳到肉,

        单方面的捏圆搓扁,

        单方面的沙包练习,

        大辉一行人,摧枯拉朽地将刚刚还在愉悦施暴的几人锤成了烂泥。

        虚脱的十六夜以头点地,跪在地上,

        一击来自脚尖的重踢让他往右侧倒下,脱臼的手又传来刺痛,白色衬衫也被撕下一大块,

        “没力气写字了吗?没关系,没力气写字我们帮你写。”

        大辉和平,1米88的身高,却像一座险峻的山峰屹立在大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一地死狗。

        “掐人中别让他们晕过去,让他们几个血书接力。”

        ...

        目睹十六夜一群人当着二见的面,走完被痛殴、卸胳膊、淋尿、写忏悔血书等流程。

        浅间满意地给自己点了个赞,

        向来遵纪守法的浅间,对以暴制暴、以直报怨的行为也毫不抵触,

        相反,他更相信对付恶人,痛楚才是最好的审判书。

        向大辉发了一句谢谢,转身走人。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只是,

        浅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离开后,

        那个被救助的少女,忽然抬起头,

        眼睛盯着离自己40多米远大花坛旁大榕树下的阴影,久久失神。

        ...

        6月8日清晨。

        应波奇死缠烂打的要求,浅间一大早起来给她弄起早饭和午饭。

        味增汤、煎豆腐、厚蛋烧、牛肉胡萝卜焖饭。

        做两个人的饭并不麻烦,但是看着自己把饭做完后,还在呼呼大睡的波奇。

        还做个屁啊!

        浅间决定在亚马逊买一大袋子狗粮。

        敲狗头把波奇弄醒,嘱咐她看好家,吃完饭记得洗碗,

        在得到迷迷糊糊的回答之后,

        浅间打好领带,穿好鞋,提起便当盒出门。

        今天必须推进一下有马的委托。

        ...

        一大早教室就乱哄哄的。

        坐上位置,就听见左手边的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八卦。

        “真的假的?十六夜君住院了吗?”

        “是啊,听说不只是他,他们班5个男生都住院了!”

        “发生了什么啊?另外四个男生在争夺十六夜君的使用权吗?”

        “那也不可能把十六夜君弄住院吧?”

        “被拒绝后的恼羞成怒?”

        “你们瞎猜什么啊,f班的人告诉我,十六夜君他们是放学走路摔伤的。”

        “走路会摔到住院?”

        “也有人说是玩滑滑梯哦!~”

        “你们这个消息不对,昨天有同学看到十六夜君在学校就已经受伤了,f班的人告诉我,是他们5个受到了高年级学长的霸凌。”

        “不对不对,f班的人告诉我,是他们五个人玩【围成一圈,痛殴左边,最后一人胜利】的男孩子的游戏。最后是十六夜君赢了,但也只是惨胜。”

        “真是不懂这些男生到底在想什么啊。”

        “那个...十六夜君是j班的吧,f班的人说的消息真的靠谱吗?”

        “你们就不关心一下,十六夜君的脸蛋受伤没吗?”

        “啊,一想到帅哥的脸被打肿,我就难过的想笑。”

        ...

        可以说信息量很足了,

        昨天在大辉向十六夜展示霸凌二见视频后,十六夜他们也认栽了,

        但也要警惕对方的舆论反击。

        因此,在学校散布一些离谱的谣言,让群众变身乐子人,就能让大部分人对十六夜这些人的同情被消解,并迅速遗忘。

        第一次隐于黑暗中,成为【正义的伙伴】的浅间,心情出奇的舒畅。

        所以说,二见月海的视线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算了,不想管了。

        被人盯一下就要查别人户口,闲不闲啊?

        你以为自己是谁,一个翻垃圾桶的,以为别人会暗恋你?

        今天说好要推进有马委托的,还有时间管这些?

        吾日三省吾身。

        通过自我否定,浅间找回了内心的宁静。

        这时,现代文兼班主任的樱木老师走进教室,示意大家安静。

        “相信很多同学已经提前知道了,下周四和周五,我们会进行六月份的月考。

        经过前两次考试的摸底,这次月考会按4人一组结成学习小组。

        希望大家通过2对2的帮扶形式,被帮扶人努力补足弱势学科的短板,帮扶人通过【教学相长】增强优势学科的理解。

        相应的学习小组划分名单和细则要求,稍晚会发至各位的手机上,请各位快速进入备考状态,

        有马,这次你的小组是6个人,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老师。”

        “好,最后,容我再重复期中考试说的话,

        无论考的怎样,我们的人生都不会被一次考试的分数所定义,

        但学会认真对待每一次考验,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财富,

        预祝我们a班的所有同学,在本次月考取得好成绩。”

        离晨会结束还有8分钟,雷厉风行的樱木老师就在一堆星星眼的女生们的注视下,离开了教室。

        每次重大节点活动,樱木老师都会搞一下动员,据说b班的桂老师就完全不会这样。

        浅间有上辈子高中老师在高考前为大家加油鼓劲的感觉了。

        六月,真的是一个非常繁忙的月份啊。

        下周月考,月底还有校运动会。

        运动会是展现男生魅力的理想舞台,大岛、有马、中村前辈都是运动全能型选手,这可是一口气完成三个支线任务的最好节点。

        【滴...滴...】

        接到一条短信:

        【第一组:有马吉彦;间岛麻衣;三轮大辅...

        ...

        ...

        ...

        ...

        第五组:浅间静水;御行院圣;深泽雪;二见月海。

        第六组:不死川理世;堀北城...

        ...】

        看着自己所在的学习小组名单最后一个名字。

        到底,有完没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