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东京僚机王在线阅读 - 04. 买杂志 然后捡到金毛少女

04. 买杂志 然后捡到金毛少女

        盯————————

        无视少女的视线,浅间自顾自的脱鞋、在玄关挂钩上挂起食材和书包、进洗手间洗手、拿回食材走进厨房岛台开始料理。

        原来感觉忘了什么东西,就是这个啊。

        “阿水,阿~~~~水~~~~~,阿水!啊咧,我难道已经觉醒了隐身人的能力吗?”

        金发少女趿拉着白色拖鞋,弯腰一只胳膊撑着岛台另一端,一只白皙纤长的小手在浅间眼前晃了晃。

        浅间没有理会,洗好米开始煮饭。

        “阿水,我一个人在家好无聊啊~”

        金发少女在床上抱着枕头开始打滚。

        浅间将春笋处理好,从冰箱里拿出处理好的腊肉片,五花肉片、金华火腿放进已经开始滚水的砂锅里。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哈~~~~,果然还是得葡萄味啊!对了阿水,买了啤酒没,啤~酒~~~”

        金发少女打开冰箱,打开一罐芬达葡萄味汽水,一口气喝完后放在了餐桌上。

        浅间切好大葱,拿出冰箱里切好的洋葱、牛肉,开始热锅、下油、下菜、翻炒。

        “阿水啊阿水,你再不回答我,我脱光衣服要在楼道上尖叫咯~”

        金发少女又凑到浅间面前,看他处理着胡麻豆腐,手里捏着一瓶印着一脸不愉快的中国妇女的豆豉酱,并用筷子在豆腐上点缀着黑色的豆豉,最后撒上葱花。

        “阿水,莫不是你把我当成空气里看不见的pm2.5颗粒了吗?”

        金发少女拈起身上背心闻了闻,露出嫩白的肚脐和小腹。

        浅间看了眼已经打开的抽油烟机,又打开了家中的空气净化器,准备开始炒青椒肉丝。

        “阿水~~~求求你,理我一下嘛~~~”

        金发少女拿着书桌前,浅间和家人的照片,对着照片里的浅间指指点点

        罗素说的好,最顶级的能力是屏蔽力,任何消耗你的人和事,多看一眼都是你的不对。

        “哼,无情、无趣、无聊的男人,戳你,戳伱!我如果再理你一下,我就是小狗。”

        金发少女继续拿着浅间的全家福,对着照片里的浅间戳戳点点。

        浅间看了下表,大意了,腌笃鲜还得30分钟弄好,实在不行,做好放进冰箱,明天再吃算了。

        随意煮了两碗阳春面,浅间把菜一齐端上了餐桌。

        “波奇,过来吃饭了。”

        “好勒!还有!我才不叫波奇!”少女像蜡笔小新的妈妈美伢一样,对着浅间开展钻头攻击。

        “好的,波奇!”

        餐桌上,浅间安静吃饭,金发少女却一直大呼小叫个不停。

        “今天的菜肴也太丰盛了吧,我还以为和中午一样只能吃泡面呢!今天是個什么好日子吗?”

        “我的天,阿水啊,你就是我的天,怎么有这么好吃的中华料理!呜呜呜,为什么这个时候没有啤酒啊~!啤酒!!!!”

        “来自奇怪女人的豆豉,居然这么好吃,这就应该和鱼子酱一起放进大列巴里吃啊!”

        “我知道了!阿水,你难道是远月学园派到英和学院的卧底吗?!”

        “好香啊!比前天的竹笋炒肉还要香十倍!这个器皿是东方炼金术师用来煮魔药的吧!”

        金发少女瞄了一眼还在咕噜咕噜冒着腌笃鲜香气的砂锅,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缘,像一个废物中年男子,捂着肚子仰头感慨道。

        “大满足大满足,就等着最后一道菜啦!”

        “所以说,波奇,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浅间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一定是体内的荷尔蒙作祟,没想到身为配角,也要面临着这样的考验。

        波奇在浅间家住了三天,名字她没主动说,浅间也懒得问。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像恋爱喜剧般的状况,事情要回到上周五的晚上。

        部署完大岛一郎和中村佑介的周末行动,浅间在周五会去附近的便利店,买几本在金曜日发售的很有态度的杂志。

        绝对正经的时尚、艺术类杂志,毕竟大多数便利店已经不卖没什么利润的成人杂志了。

        浅间需要第一时间掌握一些信息,更新自己的美学数据库。

        比如中村世纪和藤原浩的新设计,戴帆和杰夫·昆斯的新访谈,或者是loewe那个社恐设计总监乔纳森·安德森的新灵感,又或者是哪个大牌与潮牌玩票的新联名款。

        作为恋爱导师,审美一定要在线,对客户的包装设计是最重要的基本功,像有马那种自成体系颜值逆天的帅哥除外。

        然后,进店前发现了一头金发,像蘑菇一样,蹲在店门口角落喝酒的波奇。

        等浅间白嫖了2本杂志,选了另外几本结账出门时。

        波奇已经在对面小巷子的角落,被几个不良少年围住了。

        尊重公序良俗的浅间环顾四周,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手机,介入进去了。

        “喂,那边的几位小哥,警察马上就来,你们动手动脚的视频我已经拍摄了,你们也不想推特上面的热榜头条,是没有打码的自己吧。”

        哪怕第一次做这种事,浅间也不带怕的,甚至因为终于说出“你也不想....”这个句式,内心情绪开始高涨。

        见义勇为的日本人是真的少,但浅间的声量很高,把街道上路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正当路人们有的开始驻足,观赏接下来浅间这种愣头青在警察来之前,先被送去医院的剧情。

        没想到不良少年交换了一下意见,认怂撤离了。

        不知道是不是自我意识过剩,浅间居然听到了类似“大老师”三个字。

        来自乡下的灵敏耳朵不会骗人,那发音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完全一致。

        将疑惑抛在一边,等街道的一切平静如初后,浅间在距离波奇3米左右的位置上问道:

        “喂,你没事吧!”

        波奇抬起头,脸部微红,眼神迷离地说了一句:

        “好耶,是帅哥!”

        逢人喊帅哥,这一定是从海对面过来的售货员吧。

        自觉和帅哥无关的配角硬汉已经开始转身。

        “没什么事我就先撤了,早点回家,再见。”

        没想到波奇却一路小跑跟在浅间后面,然后维持着浅间和她的3米距离线。

        你走她走,你跑她跑,你停她停,停的时候还会望向你。

        我这是在遛狗吗?

        一直这样,走到了麻布十番的中华餐厅门口。

        “阿水,你预定的臭鳜鱼,搞到这个真不容易啊。”

        秦老板在中餐厅门口,将用锡箔纸包好,用裹了几层塑料袋的食物交给了浅间。

        浅间道谢付钱,然后走人,而波奇还稳稳掉在浅间身后。

        往公寓方向没走几步,本来间距3米左右的波奇又靠了上来。

        “啊谁?有趣的名字,啊谁,你听得懂中文吗?啊谁?”

        波奇自来熟地用从秦老板那听来的称呼,蹩脚地不断地练习着“a(三声)-shui(二声)”发音,和浅间攀谈起来。

        浅间面无表情地把头侧向波奇:“我说,你不回家吗?干嘛跟着我啊。”

        “诶嘿~我没有家啊,本来刚刚准备找个睡觉的地方的。我看啊,啊谁你家就很适合~~”

        “我不叫啊谁,日语是shizu的水。”

        “哦!~~~~shizuki酱啊,阿水,这名字很适合你哦。”

        天色还没暗下,路灯已经亮了起来,浅间走到一栋楼的门前,对波奇下最后通牒。

        “我已经到家了,你再跟着我,我报警咯。”

        “你报呗,反正我记得阿水你住的位置了,等下吃完猪排饭,我就过来找你哈。”

        “......”

        浅间终究是没有报警,在波奇惊讶的目光下,往回走,拐了两个弯,回到自己的公寓楼,然后默许着波奇跟进自己的1ldk公寓里。

        “哇,阿水,你的家很不错耶!”

        波奇像一只没经过人管教过的金毛,自顾自地脱鞋,换上属于浅间的脱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浅间床上,睁着大眼睛四处打量。

        浅间穿着袜子走到沙发处坐下,看着波奇说:“说吧,到底是什么情况?你的家人呢?”

        “没有哦~”波奇已经像一个和尚,在自己的床上盘起了腿。

        喂,你都没有洗澡啊!

        “旅客?”

        “地地道道的日本人哦!”波奇保持床上盘腿的姿势,给浅间鞠了个躬。

        “为什么不去网咖、ktv、或者24小时麦当劳?”

        “没有钱哦~”

        “不是有钱买酒吗?”

        “啊,那是最后的钱~”

        “麦当劳不是可以0消费吗?”

        “那多不好意思啊~”

        你在一个陌生的男子高生家里,就好意思了吗?

        “怎么能随随便便跟着进陌生人家里啊,我被邻居当诱拐犯举报怎么办!”

        “没关系哦,我都成年了,你看!”波奇撸起袖子,展现了她雪白的肱二头肌。

        没力气吐槽了。

        “另外,阿水,要做吗?就当做房租。”

        波奇笑嘻嘻地样子,让浅间忽然愣了一下。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快给我先去洗澡!”

        “哦~~~先要洗澡吗,我会洗白白的!对了,阿水你有换洗的衣服吗?”

        “浴室在那边,你先去洗,可以泡久一点。衣服我去附近便利店给你买。”

        浅间迅速地脱下学校制服,换上一件黑色冲锋衣,重新穿上鞋,出门第一件事,用手机搜索,【男子高生,诱拐成年人判几年?】

        充血的脑门开始冷静,胸口的帝王引擎也平息下来。

        还是太不成熟了,如果没有承担责任的能力,大人也不过是长大了的小孩。

        50岁的人了,还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吗?

        明明直接拒绝就行,还在幻想着这副尊容、这种配角人格,真会有漂亮女孩子投怀送抱展开恋爱喜剧吗?

        明明决定恋爱绝缘。把与赚钱无关的麻烦往自己身上揽,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处理好所有事情吗?

        吾日三省吾身。

        浅间一边自责,一边横跨两丁目,去了另外一个街区的便利店,把一套睡衣、一套背心短裤、几包卫生棉、一盒棉签、牙刷和杯子等等东西买到手后,想了想,又买了几罐碳酸饮料回去。

        没想到开门,波奇已经洗完出来,穿着自己印有“隐之道”三字的白色t恤,和深灰色的内裤,大大咧咧地坐在床上看电视。

        “阿水回来了啊,欢迎回家!”

        “这个不是你的家!”

        “呐呐,我发现阿水你家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哦!这些乱七八糟的线条是什么啊?”波奇指着床头的一幅画。

        “波洛克。”

        “那这个奇怪的大楼又是什么?”波奇指向床靠墙一面的挂画。

        “基里科。”

        “那这个拿着鲜花的投弹手呢?”

        “班克西。”

        “阿水真是个奇怪的人呢~~床底下没有书,电脑里没有电影,书桌上没有漫画和模型,什么《我投下一枚炸弹》、《随机漫步的傻瓜》、《蔚蓝诡计》,都是些奇怪的书。

        阿水可真不像是身心健全的日本高中生啊,难道说,你是中国留学生吗?”

        中国留学生有这样的刻板印象吗?给我向所有中国留学生道歉!

        “衣服已经买了,麻烦把我的衣服给我换下来。”

        波奇看了塑料袋里各种东西,有些感动道:

        “哇,这些都是给我买的吗?”

        你觉得我是会用卫生棉的人吗?

        “阿水真体贴~”

        半刻钟后,浅间从浴室出来。

        “我说,你刚刚刷牙了吗?”

        “刷了啊,要闻闻吗?柠檬薄荷味的牙膏很好用哦!”

        “你...难道用的是我的牙刷吗?”

        “当然喽~”

        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你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的。”

        “我是故意的哦。”

        “以后不许这样了!”

        “嗨~嗨~明白啦,下次我会不小心的~”

        ...

        “话说,你的内衣不自己洗洗吗?”

        “诶?一起丢进洗衣机有问题吗?”

        ...

        可怕的回忆结束。

        总之,浅间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女人。

        波奇的名字,其实在上周末已经搞清楚了。

        出云凯特娅,日俄混血,确确实实的18岁少女。

        江户川玛利亚学院毕业生,今年刚刚毕业,没读大学。

        眼睛是灰蓝色,头发不是染的,皮肤白的像牛奶,身材也恰到好处。

        明亮的金发、喜欢扎双马尾,如果再加上傲娇的话,就是妥妥的恋爱喜剧败犬组担当了。

        作为一个江户川区黑帮老大的女儿,是如何不带手机、不带行李,一个人从江户川穿越江东区和中央区,来到港区,流浪了至少3个星期的。

        浅间还没有更准确的消息。

        出于人道主义考量,他没有将波奇扫地出门。

        也因为不了解真实情况,浅间也没有贸然联系警察或者黑帮。

        浅间嗦完最后一口长寿面,心里想,虽然在便利店寄钱的时候,和老妈煲了电话粥。

        但是作为在东京的第一个生日,有人陪着自己过,感觉挺好的。

        不说话的话,是个美人。

        啊咧,这种逮虾户的感觉是什么情况?

        饭后,

        “诶,阿水你做的题目怎么这么难啊,完全看不懂!”

        洗完澡的波奇,穿着睡衣靠到浅间身旁,盯着书桌上的试卷眼睛发昏。

        “波奇你真的顺利从高中毕业了吗?”

        “阿水你有没有常识!毕业这种事,可跟学习无关啊!”

        还准备让你做几张卷子当做房费的,你这家伙和宠物真的有区别吗?

        真的是除了消耗我的财产,屁用都没一个啊。

        浅间麻利的解决了家庭作业,顺便刷了2张真题试卷,又花一个小时梳理了恋爱咨询部客户的一些情报。

        在浅间工作的时候,波奇还是很配合的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回头一看,波奇已经抱着一本《金色梦乡》的正能量小说,睡着了。

        给波奇盖了盖毯子,然后开始整理沙发。

        一切准备就绪,好的,关灯,睡觉。

        揽下有马的主线任务,领取半泽支线任务的奖励,如果说人生是一场游戏,浅间正渐入佳境。

        在浅间平庸的50年里,这是一个很有记忆点的生日。

        在梦乡中,浅间成为了东京地下之王,地上的主角,全是他的棋子。

        更离谱的是,他发现自己变成了帅哥,不行不行,这个肤浅的社会,帅哥是不配成为影之实力者的!

        梦引着浅间的意识,越飘越远。

        浅间隐约听到了什么电子合成音。

        【系统更新完毕】

        【版本内容校验中...】

        【校验成功】

        【发现宿主】

        【扫码宿主匹配度...】

        【匹配度999%】

        【开始绑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