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危险试探在线阅读 - 第五章荣总给你出气

第五章荣总给你出气

        姜醒缓慢回过神,李成江的项目,荣景叙从一开始便不怎么上心。

        能够换掉对方合作商的本事,恐怕只有荣景叙了。

        董微凑过来,笑着和姜醒说,“姐,肯定是荣总给你出气了!这个李成江真是活该。”

        姜醒微微皱眉,“怎么可能,荣总一向有他的考量。”

        荣景叙从一开始便看不起李成江。

        果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姜醒,跟我出去一趟。”

        姜醒还没反应过来,荣景叙走过来敲她桌面。“要快。”

        姜醒迅速收拾好东西跟上荣景叙。

        荣景叙步子大,姜醒紧跟在身后。

        两个人上车,荣景叙正好接听电话,“给他百分之二?”

        他眼眸溢出一抹轻蔑,“他吃不下。”

        车窗降半,荣景叙指尖的烟灰抖落,薄唇轻启,“告诉他,荣氏一分不让。”

        电话挂断,车里死一般沉寂。

        姜醒眼观鼻,鼻观嘴,一声不吭。

        荣景叙眯着眼捏着她的脸,左右摆弄,“跟我这么久,还这么蠢?”

        车内温度上升。

        姜醒小声说道,“我以为李成江和荣氏有项目合作。”

        荣景叙默许她这个解释,松开她的脸。

        “任何时候,脸面重要。”

        姜醒不说话低着头看向窗外,那是高高在上的荣景叙应该有的待遇。

        她这种人是一定要扔掉自尊,扔掉脸面才能一步步往上爬。

        如果卖掉自尊和脸面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那这个世界就简单多了。

        姜醒忍下心中所想,眼眸平静沉和。

        车子停在郊外。

        姜醒还没下车便猜到荣景叙准备干什么了。

        “你在和顾时律抢这块地?”

        荣景叙下车,缓缓点支烟,视线扫过姜醒,“公平竞争。”

        荣家财产涉及方面广,不只是实业钢铁,还有房地产,饮食业等等。

        不过郊外这块地离市区远,荣景叙要这块地干什么?

        姜醒跟他这么久,有时候也猜不透荣景叙的心思。

        这个男人的心思沉,更是步步为营,走一步想万步。

        姜醒跟着荣景叙实地考察,一直到傍晚才放姜醒离开。

        他忙着去应酬见故人,姜醒难得落得一时空闲。

        ——

        第二天姜醒请假去接姜圆一起去看姜昕。

        姜圆一看到姜醒,紧紧抱住她,“姐,我好想你。”

        姜醒捏捏姜圆的胳膊,又捏捏她的脸,“在姨妈家吃的不好吗?”

        姜圆眼眶微红,又懂事的点头,“姐,吃的好,你放心吧,我能照顾好自己。”

        出租车停在医院门口。

        姜醒牵着姜圆的手走进去,姜昕的病房在三楼。

        当年姜醒带着弟弟妹妹躲避追债,姜醒去引开那些债主,姜圆带着姜昕先跑。

        后来姜昕不小心被车子撞,变成植物人。

        姜圆心里愧疚,认为弟弟如今躺在病床上都是自己的原因。

        “姐,我要是替弟弟躺在床上,我也是愿意的。”

        “别胡说。”

        姜圆掏出一本书坐在病床前讲故事,姜醒耐心地给姜昕擦手。

        “姜昕会好的。”

        护士推门进来,“你是姜昕家属吧?这个月医药费还没补,你们不用找护工吗?”

        她皱着眉看向姜醒,“你是他姐姐吧,病人现在这个情况必须找护工。”

        姜醒微愣,随后答应下来,“您放心,我马上凑钱补齐。”

        “尽快啊。”

        姜醒送走护工,姜圆走过来,“姐,你不是把钱都打给姨妈了吗?”

        姜醒看着床上脸色蜡黄的姜昕,又愧疚又心疼。

        “姨妈不让请护工,说她亲自来照顾,我给她支付护工钱的。”

        陈蓉说护工哪里有自己家人好,一定要亲自来照顾,到时候姜醒直接把钱打给自己就好了!

        “姐,他们就是一家子无赖!现在怎么办啊!”

        “你在这儿等着,我回去找姨妈。”

        ——

        姜醒握着拳头敲门,门声如擂鼓。

        “来了,来了,要死人了啊,敲这么响!”

        陈蓉拉开门,看到是姜醒吓一跳,“死丫头你这么大力气敲门干什么?”

        “姜昕的医药费呢?”

        陈蓉手里抓着一把瓜子,又不停给姜醒使眼神,“你这个孩子胡说什么呢?”

        姜醒走进来,屋里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

        男人面相老实,戴着一副框架眼镜。

        “来来来,小陈啊,这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外甥女。”

        陈蓉拉着姜醒的手走进去,“看看我这个外甥女盘条靓顺,可是一大堆人追的呀!”

        小陈缓缓起身,害羞伸手,“你,你好,我是陈经国。”

        姜醒无视他伸过来的手,红着眼睛问陈蓉,“我问你姜昕的医药费呢?”

        “哎呀等会儿再说,我告诉你啊姜醒,小陈可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陈蓉小声和姜醒说,“他家里创业有钱的,能给你五十万的彩礼。”

        “来来来,你们坐一会儿,聊聊哈。”

        陈蓉转身拿起衣服就要走。

        姜醒忍耐再忍耐,手背上崩起阵阵筋脉纹路,“陈蓉,我问你医药费呢!”

        哗啦!

        桌子上的剩饭剩菜撒一地。

        陈蓉站在门口吓了一跳。

        陈经国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无措的看着姜醒,又往门口走。

        陈蓉反应过来想要拉住陈经国,“小陈啊,你听我说,她今天不知道抽什么风了。”

        陈蓉在楼道里喊着陈经国。

        “小陈啊你,你改天再来啊。”

        陈蓉关上门,脸色瞬间变了,她冷着一张脸走向姜醒。

        抬手就是一巴掌。

        “死丫头,我看你是活够了!”

        姜醒眸子泛红,眼底坚定。

        她在空中接住陈蓉的巴掌,“我最后问你一句,钱呢?”

        “钱钱钱!你的嘴里只有钱是不是!你钻钱眼里去了啊?”

        姜醒忍着眼泪,目光直逼陈蓉,“我要姜昕的医药费。”

        姜醒紧紧抓着陈蓉不放,陈蓉又急又气,“你个死丫头,哪还有钱了!你们家还欠着我三十万呢!”

        姜醒冷冷一笑,冷漠开口,“所以你就让姜昕躺在病床上等死?”

        “呀呀呀,你可不能张口就来啊!姜昕躺在床上和我可没有关系!”

        陈蓉撒泼耍无赖是好手,姜醒强忍怒意,“姨妈,你别太过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