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在线阅读 - 第398章 拉拢

第398章 拉拢

        翁灵儿自然地挽住她的胳膊。

        “我这不是快生了,怕路上出意外,有皇婶在我身边,我也能安心些。”

        连穗岁不适应的往外抽了抽胳膊,被她又用力给拉了回去。

        “母妃近来觉得身子不舒服,看太医又看不出什么,怀疑是中毒,这趟请你过来,估摸着就是这件事情了。”

        她小声提醒了一句,冲她眨眨眼睛。

        “人在没吃苦头之前,总觉得自己不会求到别人头上,所以不给自己留余地,我为之前的鲁莽跟你道歉。”

        此话一语双关,连穗岁反问道:“为哪一件事道歉?”

        “替你还是替贤妃,或者是替成王?”

        “替我自己,他们与我无关,如果有可能,我不想多一个像皇婶这么厉害的对手。”

        翁灵儿识时务,连穗岁却不打算接受。

        “我们以后还是少来往为好。”

        连穗岁抽回了自己的手。

        “奴婢见过九王妃,成王妃。”

        贤妃身边的女官迎出来,翁灵儿走路吃力,女官紧张道:“可要把贤妃娘娘的轿撵借来用用?”

        她本意是好的,翁灵儿却拒绝了。

        “大夫说,多走走有助于生产。”

        京中的贵女们大多不愿意走动,翁灵儿也是如此,如果不是连穗岁劝她几句,她在宫门口就不愿意走动了。

        “奴婢搀扶着您!”

        亲疏远近,这不就看出来了……

        连穗岁让到一旁,翁灵儿又把话题往她身上带。

        “皇婶,我找太医看过了,我这一胎是男孩儿,皇婶觉得准不准?”

        把脉的确能看出来男女,但连穗岁不想说,在她看来男孩女孩都一样,但对翁灵儿来说,估计更希望是男孩吧。

        “既然看过了,应该是准的。”

        “我也觉得……”

        翁灵儿手掌轻抚着自己的肚子,面上笑得慈爱。

        连穗岁加快脚步,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男孩也挺好,生下来不用受苦。

        风中带着凉意,贤妃宫里的门帘换上了挡风的面料,宫女们掀开帘子,房间内清新淡雅的兰花香味儿清新怡人。

        “见过贤妃娘娘。”

        翁灵儿屈膝。

        “见过母妃。”

        “快免礼。”

        贤妃上前扶住翁灵儿,看着她的肚子问道:“孩子最近还好吗?”

        “多谢母妃,孩子还好。”

        婆媳两人互相问候完,贤妃才想起来连穗岁。

        “九弟身子好点了吗?”

        连穗岁客套道:“好多了,多谢贤妃关心。”

        “有九弟妹在,九弟的腿都能治好,更不用说其他毛病了,九弟好福气!”

        连穗岁一时分不清她是夸奖自己还是挖苦她,毕竟当初横眉冷目,嫌弃她,不想她嫁给成王的也是她。

        “娘娘客气了,自己的夫君,我肯定上心。”

        贤妃噎了一下,握住她的手说道:“听说九弟累病了,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只能送些滋补身体的药材,若是有用的话,我这里还有些,我在宫里也用不着,回头一并给你们送去。”

        连穗岁默默地抽回了自己的手,上一次送药材让楚知弋丢了官职,这一次送药材不知道又想算计她什么。

        宫里的斗争杀人不见血,连穗岁不动声色。

        “多谢娘娘。”

        陪着贤妃说了会儿话,贤妃把话题拉到正轨上。

        “你们都下去!”

        房间里伺候的宫女内侍鱼贯退出去,贤妃面色严肃。

        “九弟妹医术高超,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的脉象?太医说……像是中毒,但不能确定。”

        太医医术精通,但是对江湖上的毒不太了解,贤妃从前两天开始总觉得恍惚,偶尔还表现出嗜睡的症状,太医开的药吃了没有任何缓解……

        “除了嗜睡还有别的症状吗?”

        连穗岁手指扣在她的额脉搏上,询问道。

        贤妃不好意思地说道:“还有变胖,皮肤粗糙,我的衣服都快穿不下了!”

        连穗岁掩唇,她的症状倒像是现代吃了激素,吃吃睡睡,长肉变胖,内分泌紊乱导致的皮肤粗糙暗沉……

        她脸上糊了厚厚一层脂粉,仍旧挡不住皮肤上的粗糙……

        “娘娘不如先检查一下饮食,能持续给你下毒的人,应该就是娘娘的亲信。”

        这种毒查不出来验不出来,但也有缺点,一次的剂量不能致死的话,需要多次下在饮食里。

        贤妃面上怔愣。

        “岁岁,此处没有外人,我跟你托个底,这宫里的日子举步维艰,身边的人随时都能背叛我。”

        连穗岁抬头看向翁灵儿,房间里只有她们三个,贤妃真正的意图是什么,此刻就要暴露出来了!

        她不接话,贤妃继续说道,“咱们女人这辈子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将来还要依靠自己的儿子。我当初对你有些偏见,是我不对。但你当初心里也是有过成儿的,咱们差点儿就进了一个家门,我能看出来,成儿心里也有你……”

        “娘娘,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这番话着实恶心到连穗岁了,成王心里有她?

        救命!

        贤妃盯着她的眼睛问道:“皇上有心在成儿和昀王之间选出太子,你跟九弟会支持成儿的吧?”

        她跟楚知弋的支持重要吗?

        连穗岁拧眉,这不是她的目的吧……

        “娘娘的意思是……”

        贤妃舒了口气。

        “实话跟你说吧,皇上现在仍旧犹豫,我想让成儿多几分胜算,荣太妃跟慧荣长公主那里……我想让你帮我们说说好话。”

        “条件,随便你提!”

        贤妃一脸视死如归豁出去的表情让连穗岁无语,怎么,准备豁出去成王的清白来拉拢她?

        前脚算计过她,后脚又求着她,还用这个态度?

        连穗岁没把话说死。

        “我考虑考虑。”

        她没有一口拒绝,贤妃默默地松了口气。

        “我的身子还能调理吗?”

        连穗岁笑道:“诊金给够的话,我可以亲自帮娘娘熬药。”

        那倒不必,贤妃怕连穗岁给她下毒。

        “怎么好意思劳烦九弟妹呢,九弟妹把方子写出来,我让人去抓药。”

        连穗岁被女官带到一个专门的书房里写药方。

        大户人家真讲究,她看了那么多病患,还是头一次被人给支出去的。

        身后有脚步声,她以为是来给她研墨的宫女,便开口吩咐了一声。

        “把墨研好就出去吧。”

        她低头斟酌着用药,余光瞥见一条金线绣成的缠丝云纹图案的袖子停在自己身旁,袖子下是男人的手?

        袖子的主人舀了两滴水滴在砚台上,竟真的动手帮她研墨。

        连穗岁抬头,对上成王的眼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