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皇叔别宠了,王妃她只想搞事业在线阅读 - 第395章 姨娘以后别惹王爷生气了

第395章 姨娘以后别惹王爷生气了

        "我们王妃吩咐了,王爷的病不能见风,若是我们王爷有个好歹,姨娘就能交代了吗?”

        气氛剑拔弩张。

        先礼后兵,霓云转了语调。

        “难道刺客真的在房中不成?我们王府守卫森严,刺客是怎么进来的?”

        疏影恼道:“大胆,你敢怀疑我们王爷?”

        房门从里面打开,连穗岁面色难看地开口吩咐道:“小桃,收拾东西,咱们回自己家。”

        “疏影,把王爷裹厚些,你背着王爷回去。”

        连穗岁没什么表情地瞥了霓云一眼。

        “劳烦霓云姨娘跟成王说一声,我们不敢在府上打搅了,这就告辞。”

        他们请人上门做客,客人来吃了一口饭菜就病了,如今半夜还把人当成刺客对待,一个小小的姨娘也敢带人搜查王爷王妃的房间,把客人逼得只能半夜离府……

        霓云往房间里看了一眼,疏影正将披风盖在楚知弋身上。

        九王爷在房间里,今晚的刺客难道真的不是九王爷吗?

        霓云慌了。

        “妾不敢,妾没有怀疑九王爷的意思,只是担心怕刺客伤到九王爷与九王妃。是妾冲动了,九王妃莫生气,妾给您和王爷道歉!”

        她本就是趁着成王睡着偷偷出来去看鬼老,万一把楚知弋逼走,等成王醒了,她没法交代!

        “王妃留步,妾不是有意的,还请王妃大人大量,九王爷的身子最要紧,您不要为了一时意气,让九王爷遭罪!”

        连穗岁摇头。

        “无妨,王爷已经起来了,在别人的地盘上休息终归不方便,不如自己家里,只是夜深了,不方便打搅成王,麻烦姨娘代为转达。”

        连穗岁又往楚知弋身上盖了一件披风。

        “走吧!”

        这是什么情况?

        夏婧儿揉揉眼睛,霓云把九王爷和九王妃撵走了?她得快点去跟王爷告状!

        霓云不敢再拦,只能一路劝着一路把人送到门口,目送马车走远,她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

        折返回去把楚知弋住过的房间翻找了一遍,在窗边发现了一滴血迹。

        鬼老的行踪暴露了?

        王府里也不安全了,但若是连成王府都不安全的话,京城还有鬼老的藏身之地吗?

        回府的马车上,楚知弋的嘴唇已经乌黑,鬼老的毒霸道,连穗岁费了很多功夫才暂时压制住毒性。

        “快点回王府!”

        车夫赶着马车跑得飞快。

        “去准备温水沐浴!”

        药已经用了,毒性要楚知弋自己运功逼出来,楚知弋跳进水里,没过一会儿,清水就变成乌黑的墨色,一连换了六桶水,才看不出颜色。

        楚知弋身上的皮肤都泡白了。

        “鬼老真的在成王府?”

        楚知弋眼中有疲惫。

        “抓鬼老的人在精不在多,别人去不过是白白送命,我去,至少他不敢杀我。”

        他的母妃是鬼老的主子,第一次利用自己这个身份。

        “把鬼老从成王府里逼出来,我们的人才能动手,派人守着成王府,一旦鬼老出府,立刻动手!”

        “是,疏影领命。”

        成王府里。

        成王觉得今晚睡得格外沉,怎么都睁不开眼睛,外面的吵闹声传入耳中,他想起身查看,却动弹不得,直到夏婧儿闯进来,跪在床边喊他。

        “王爷,您快醒醒,霓云不知怎么带了好多人去包围了九王爷住的客房,把人给气走了!”

        成王脑子惊醒,身体却仍旧沉重,好像被下了药?

        下药?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掀开被子下床。

        “怎么回事?”

        霓云后知后觉赶来给成王解释,一进门看见夏婧儿得逞的嘴脸,气得她想剐了她!

        原来以为她蠢才留了她一命,哪儿能料到她蠢成这样!

        “王爷。”

        她手臂上的伤口还没处理,往外渗着血,成王瞥了一眼问道:“刺客抓到了?”

        霓云垂头。

        “没有……”

        “除了你,府上还有其他人见过刺客吗?”

        霓云不懂成王的意思,照实答道:“回王爷,没有。刺客伤了妾身之后逃了……”

        本以为成王会心疼她,她故意割伤自己时一点儿也没留情。

        成王把手边能够着的东西哗啦一下摔到她面前。

        “你一个妾室,就是死了,能跟皇叔比吗?为了抓一个小小的刺客,把本王的贵客赶走,你让本王的脸往哪里放?”

        他手中的权被楚知弋夺了,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试探一下,却被霓云给搅和了!

        “你不是还想趁机跟连穗岁讨要几株花草?把人得罪了,你还要什么花草?”

        成王宠着她不假,答应几桩小事也无所谓,却没想到她竟然敢这么大胆,趁他熟睡,替他当家……

        如此胆大妄为的妾室,他断不能留!

        “王爷,妾知道错了……”

        成王吃软不吃硬,最喜欢女人顺着他,崇拜他。

        “王爷,是妾身考虑不周到,妾知道错了,等明天,妾到九王府负荆请罪,请九王爷原谅妾身……”

        她酝酿出几分泪意,蓄在眼睛里,怯怯地抬头看向成王,对上成王深邃的目光又低下头去,娇娇柔柔的样子十分惹人心疼。

        成王叹了一口气。

        “下不为例。”

        霓云心中大喜,就知道这一招能拿捏住成王!

        但她没敢抬头,怕成王瞧见她眼中的欣喜。

        却也正好错过了成王眼中一闪而逝的杀意。

        “王爷,霓云到底是丫鬟出身,眼界窄,办事不考虑后果,您大人有大量不跟她计较,妾却觉得过意不去,毕竟她是妾院子里出来的,她犯错,妾也有一份责任。”

        “王爷要处罚就处罚妾吧!”

        呵,耳旁一声轻笑,夏婧儿心里打鼓,万一真因为霓云这个贱婢受到处罚,她可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她的小心思,成王又岂会看不出来?

        夏婧儿一向如此,没什么脑子,胆子也小,还会为了他争风吃醋……

        喜欢了一阵子解语花,现在有点腻了,还是觉得笨蛋美人更可爱一些。

        “嗯,那就罚你去前院,贴身伺候本王起居!”

        夏婧儿心头狂喜,这是处罚吗?

        这分明是恩赐!

        她得意地瞪了一眼还在地上跪着的霓云,跟着成王出了她的院子。

        霓云并不在意成王的宠爱,她现在担心的是鬼老的处境,不能离开王府,不管今天晚上的刺客是谁的人,外面肯定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这个时候要是离开王府,就跳进了别人布好的陷阱。

        王府里暂时安全,没有皇上的手谕,谁也不敢擅自搜查王府!

        她要去跟谷主说一声,千万不能出府!

        “姨娘,王爷吩咐厨房给您送了一碗银耳羹,您快趁热喝了吧!”

        今晚厨房一直留着火,本是为了伺候客人,却没想到闹成这样。

        成王虽然生气,还是让人给她做了吃的……

        天快亮了,她受了内伤,又奔波一晚上,这会儿确实饿了,先吃一碗银耳汤再去见谷主也来得及。

        “王爷还是在乎姨娘的,姨娘以后别惹王爷生气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