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明撩暗恋!霍律师下手轻点在线阅读 - 第207章 又腹黑又坏透了的狗男人

第207章 又腹黑又坏透了的狗男人

        她讨厌死了这个欺负了自己几年的男人,在戏里欺负她,现实生活中欺负她,还要被迫当着公众的面跟他装亲密,她全身上下,每一根汗毛都讨厌死了他!

        谁要他负责?

        她脑袋又没灌水银。

        “那你想白让我睡吗?”霍白故意问。

        江茜抬头看着这个讨厌的男人,吸了吸鼻子,撇过脸沉声说,“昨晚的事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就当是被猪啃了!你给我出去。”

        “我说了会负责就负责。”

        “你负责离我远点,我就感激你的大恩大德了。”她冷哼着说。

        霍白皱了下眉,她这么讨厌我?

        “还没看够吗?你快点给我出去,我不想看到你。”江茜推开了他。

        “我会娶你。”他说完就走了出去,哼,昨晚要不是他照顾她,不得吐得满床都是?

        一起来就凶,白眼儿狼。

        隔壁主卧。

        江南也刚醒来不久,她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嗓子嘶哑了,干疼。

        喝酒喝到嗓子嘶哑?

        霍云州拿了一杯牛奶走到床边,脸色沉沉的给她:“活该……”

        江南一手捏着很不舒服的嗓子,抬眸看了眼他,呲牙,想说话又说不出来,她接过牛奶喝了几口,舒服了点。

        但还是疼,说不出话。

        昨晚自己到底干什么了?

        霍云州看着她现在只会呲牙,连一个脏字都吐不出来的样子,双手环胸,幸灾乐祸的笑了。

        “知道今天为什么说不出话吗?”他问。

        她一脸懵的摇头……

        “因为你没良心,是个白眼儿狼,坏事做多了,这是上天对你的惩罚。”他拍拍她的头说。

        江南挥开他的手,又嘶哑又疼的吐出一个字,“滚……”

        “你说什么?大点声音,我听不清楚。”霍云州故意装没听清,弯腰笑看着她问。

        她咬了咬牙,抬手推开着他,再艰难的嘶哑吐出两个字,“走开!”

        “还是听不清楚,你到底在说什么?”他脸上努力忍着笑,故意气她的又问,谁让她昨晚骂自己一两个小时了?

        江南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气得她一拳头打在他胸口上,被气得脸都红了。

        这个狗东西,还在她眼前晃悠什么?

        滚呐!

        “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来,说吧,你想干什么?还是想要什么?”霍云州很坏的再逗她。

        “……”江南狠狠瞪着这个男人,把牛奶放在旁边柜子上,伸出一条白嫩的腿,骤然朝他小腹踢了过去!

        脚踝突然被他抓了住,抬起,一巴掌拍在脚上,

        “啪!话都说不出来了还嚣张?昨天没长够教训?你真不怕老天爷惩罚你,把你变成哑巴?”

        “……”要惩罚也该惩罚他吧?她生气的用力一回缩脚,把站在床边的男人骤然扯扑了过来,把她压倒在了床上。

        两手撑着他胸膛,嘶哑的张了张嘴,只能隐约听到两个字,“走……开……”

        “你说什么?”霍云州压着她,又故意问。

        江南咬了咬唇,狠狠瞪着他,胸口重重起伏着……她想弄死这个狗!

        “噗……”霍云州看着她黑沉沉的却又可怜巴巴的小样儿,没忍住的笑了。

        捏了下她的脸,没气她了,从她身上起来,去衣柜里给她拿了套保守的藕色长裙扔在床上。

        “三个孩子要回来了,穿衣服起来吧。”说完走了出去。

        江南生气瞪着他的背影,也只能干瞪着……

        一楼。

        霍白坐在客厅看电视,今天没打算去剧组,托江茜翘工的福,他也可以休息一天。

        外面花园,倏然驶进来一辆车,他只是瞄了眼,没在意。

        没过多大会儿,几个软糯的声音传来:“爹地妈咪,我们回来啦!”

        “人呢?居然也不出来接下我们。”

        青青嘟囔着,蹦蹦跳跳的先跑进客厅,倏然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陌生男人,愣住——

        江州江北的小腿儿也迈进了客厅,看着沙发上坐的男人同样愣了住……那是谁啊?

        看着有七八分和爹地像呢。

        “我去,他们真和我哥长得一模一样?”霍白看着那两个男童,惊讶了,自己也只是和老哥七八分像呢。

        那个漂亮的小女娃要更像江南一些。

        那个女人既然都有了老哥的孩子,为什么还和别的男人结婚?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爹地的家里?”小江州看着他问。

        “我是你们爹地的亲弟弟,我叫霍白,你们要叫我小叔知道吗?来,过来小叔这里,让我好好看看……”

        霍白伸出一只手,看着那三个太漂亮有灵气的孩子,就算讨厌他们妈咪,都讨厌不起来这三个孩子。

        “哦,你是爹地的家人……”三个娃都撇了撇小嘴,没过去,奶奶说过,爹地的家人都坏得很。

        不知道这个小叔坏不坏?

        “小叔又不是坏人,你们那么警惕的看着我干什么?”霍白满头黑线的看着他们问。

        “奶奶和妈咪说,爹地的家人都是坏人,不喜欢我们妈咪的人,我们都不喜欢!”江北对他哼哼着说。

        “……”他们居然这么教孩子?这是不想他们回霍家吧?

        此时,霍云州从二楼走了下来,看到三个宝贝来了,过去就抱起了闺女,再摸摸两个儿子的头,问他们:

        “宝贝们想爹地了没?”

        “想啦,爹地,妈咪在哪里?”青青两小手搂着他的脖子,关心问。

        “在楼上,还没起床呢。”霍云州对女儿说话的语气格外温柔。

        “妈咪好懒哦,都快十一点了呢。”她嘟嘴。

        霍白站起身走了过去,对老哥打小报告的说,“老哥,这三个小家伙居然都不叫我……”

        “这是你们小叔,是我们自家人,宝贝们要叫人的。”霍云州对三个娃说。

        “那他喜欢我们妈咪吗?不喜欢我们妈咪的人,我们都不喜欢。”江州两小手环着胸,抬头看着这个小叔问。

        “就像是爹地,他要是不喜欢妈咪,我们也是不会理他的。”江北也看着他,补充说。

        霍白低头看着这个很有原则,还颇有气势的小家伙,挑了挑眉,还挺有他们霍家人的那种气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