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明撩暗恋!霍律师下手轻点在线阅读 - 第42章 谁给他洗脑了?

第42章 谁给他洗脑了?

        “不想,你没事就出去多研究研究手上的案子。”他打发道。

        “好吧,看来你并不想知道江南有没有被撞死。”

        叶铭说着就向门口走去,边走还边伸出一根手指,好嘛,还没伸出第二根手指,骤然就被某人沉声叫住了:

        “站住!

        撞的江南?”

        “你不是不想知道吗?”他就想问问霍大律师,打不打脸?

        “她有没有受伤?现在在哪里?”霍云州没心情跟他开玩笑。

        “她开车躲过去了,后面的车子遭殃了,那司机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江南的命还真是硬,上次就差点被炸个粉身碎骨,这次又让她给躲过去了。

        哎,希望下次她还有这样的好运气。”叶铭默默保佑她。

        “……”霍云州俊脸黑沉,大手紧捏了下,又松了开。

        拿起办公桌上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出去——

        “老实说,你这么紧张她,是不是喜欢她?”叶铭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和八卦。

        “我只是不想她就这么死了,没人玩儿,会喜欢她?”霍云州冷哼。

        “那你继续玩儿吧,以后别后悔就行。”他好心提醒。

        ……

        江家别墅。

        刘雪茹看到江南开着车来了,走了出去,语气尖酸又阴阳怪气,

        “你来做什么?我们家可不欢迎你!”

        “大伯母,我是特意来好心提醒你的。”江南站在车子边,笑着对她说。

        “呵,你好心提醒我?”她轻蔑的笑了,指尖轻触了下鼻尖问,

        “那你想提醒我什么?”

        江南看了眼周围,没有佣人,江曼茹也不在这里,先给她挖了个坑的问:

        “大伯母你有没有想过,我堂哥为什么会突然去杀他的亲生父亲?

        他虽然好赌好色,却从来不敢打大伯一下吧?”

        刘雪茹就是表面看着精明,论心智和反应能力,根本玩不过江南,她愣了愣,条件反射的皱眉问,

        “为什么?”

        她也一直想知道,儿子那晚为什么会发疯?

        事后她问过儿子,那小子什么都不说。

        江南见她入套了,眸子里掠过一抹笑意,解答她:

        “因为,我堂哥被人挑唆利用了,你知道挑唆利用他的人是谁吗?”

        儿子是被人挑唆利用了?

        刘雪茹脸色瞬间阴沉了,正要问是谁时,江浩突然走来,叫了一声:

        “妈!你别中了她的圈套!”

        江南惊讶的挑眉——

        只会吃喝嫖赌的锤子堂哥,竟然如此冷静的喊出这句话,着实惊到她了。

        “咋了?”刘雪茹转回身问儿子。

        “还问咋了?不是跟你说过,这个女人很狡猾,不要跟她多说话?”江浩走到母亲身边怒说。

        刘雪茹瞪看向江南,“你还不走?信不信我报警告你骚扰?”

        “大伯母,你儿子杀他父亲,是江曼茹挑唆的,我劝你们还是小心着点她吧,别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南在离开前,有意挑拨了一句,轻蔑说完就上车离开了。

        么的,到底是谁给锤子堂哥洗脑了?

        居然还把浑浑噩噩的他给洗冷静聪明了。

        她走后,刘雪茹才问儿子:“那晚,真是那个死丫头怂恿你干的?”

        “我记不太清了——”

        “你好好想想,那死丫头到底跟你说什么了?”刘雪茹怒咬牙问。

        江浩回想了下那晚——

        他和一群狐朋狗友确实喝了很多酒,回来后看到妹妹卧室的门开着。

        她身上只有一条浴巾,他当时就色迷心窍的跑去了她屋里。

        将她按在床上,那丫头也不反抗,还抱着他突然问:

        “哥,你欠的钱还了没有?”

        “哥,你不想做我们自家集团的总裁吗?

        我知道哥你也是有远大抱负的,都是因为爸爸不给你施展的机会。

        哥,我好同情你,明明这么聪明有能力,却一直被爸爸压制、看不起,还不给你任何机会。

        只要爸爸还活着,你永远只能做一个吃喝嫖赌的窝囊废。

        你也永远只能看他的脸色要钱……”

        听到她的话,江浩觉得就是老爸挡了自己的路,他不信任自己,他觉得自己一无是处。

        他拿起刀就冲了出去。

        “她没有故意挑唆我,她只是同情我,江南就是故意在离间我们,你要是信了她,是要把我送进牢里吗?!”

        江浩对老妈沉声说完就进了别墅里。

        他以前对这个养妹并不太好,现在却很信任她。

        是她教自己该如何应付警察,她教自己如何应付江南。

        她还说,要帮他拿到所有股份,帮他坐上集团总裁的位置。

        ……

        江南回律所的路上,突然接到堂妹的电话,约她到上岛咖啡馆见面。

        “二姐,我帮你叫了杯咖啡,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喝这个?”

        江曼茹一身纯白白裙,墨色长发披肩,很温婉清纯的形象,说话的语气也温温柔柔的。

        “卡布奇洛最近喝多了,不喜欢。”

        江南招手,警惕性很强的重新点了一杯拿铁。

        她淡淡一笑。

        “你约我来什么事?”江南直接问。

        “二姐,你昨晚说的话还作数吗?”她看着她问。

        “昨天发生的事太多了,我说了什么话?”江南向后撩了下微卷长发,靠在沙发背上,笑问。

        “二姐你说,只要把杀爸爸的真相说出来,就可以给我一大笔钱,是真的吗?”她一脸真诚问。

        江南没回答她是不是真的,而是只问:“那真相是什么?”

        江曼茹顿了下,“二姐你不给我承诺,我是不会回答你的。”

        “唔……你要承诺……是不是只要我给你承诺,你就可以告诉我,杀大伯的凶手,是另有其人?”

        跟她要承诺?

        江南隐隐笑了,她可以百分百肯定,这丫头录音了,而且在引导自己说出昨晚贿赂她了。

        呵,教她的人,八成是个律师吧?

        江曼茹皱眉,感觉自己被她绕进去了,不能再跟她说下去了,

        “二姐,你是在引诱我,帮你的父亲洗脱罪名吧?”

        “我可没有这么想过,是你先问我的,我只是顺着你的话问问而已,忘了吗?”

        江曼茹淡定拿起杯子喝了口咖啡,随后才说:

        “二姐,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陪你喝咖啡。”

        “嗯。”江南应了声,她的咖啡此时才送过来。